=笑漓,可以叫我笑笑d(^_^o)
遇见你就是我青春的幸运。
 
 

【速度松】颜色搭配理论(21)

谢谢大家关心><  已经没大碍了我又活蹦乱跳了~ 今后会认真调整饮食和作息习惯,绝不随意作死。希望大家也都健健康康的!

为回报催婚委员会的大家,写了一个蒙眼play(x

 前文链接:(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

21

有时候,他相信他们之间是被神秘的线牵引着的,无论何时,无论何地,只要小松在那一头轻轻拉动那根线,他就能准确无误地回身,并且望见他。

或许他永远都无法停止追寻与注视着他了。

值得庆幸的是这点对他们而言是公平的。

仿佛经过了半个世纪那么久,小松终于走到他面前,木屐磕着地面发出的清脆声音像是也响在心上,引得轻微的颤栗。

小松伸出手,红色浴衣衬得他肤色愈白,轻松忍不住盯着那截手腕出神。

小松用一只手把面具摘下来,冲他笑,笑容比灌了蜂蜜的糖块更甜,比今夜悬挂的彩灯更亮。  

小松说:“借我点钱呗,我还要继续逛吃逛吃。”

轻松:“……”哦,他怎么能忘记了这个人帅不过三秒的设定……

一分钟以后,他拖着小松往回走。漫研部的小伙伴很茫然:“你不是才刚刚开始逛吗??”

轻松很咬牙切齿:“不逛了,我要先把这家伙揪走。”

小松还冲大家挥手致意:“哎呀我家老弟这么任性,给你们添麻烦了吧,不好意思啊哈哈哈。”

等看不见其他熟悉面孔之后,轻松才松开手,小松即刻贼兮兮地道:“既然这么想跟我共度良宵,一开始就不要接受别人的邀约嘛?你看你看,现在这么放他们鸽子,多扫兴啊!”

轻松气结:“我是怕你太丢人现眼吓到他们好吗?”

当然,小松觉得这都是违心话。他一向只听得见自己想听的部分。他问:“这就要回去了吗?”

“嗯,绕完这一圈,就回家吧。”

“可是我还没有给你捞金鱼没有给你放线香花火没有喂你吃苹果塘,我们还没有对视三秒脸红心跳拥抱在一起干一些羞羞的事情,我们这是不完整的青春啊!”

“电视剧看多了吧你这白痴长男……”

“咦!那又是什么新项目啊——”

小松根本没有在听他讲话,已经自顾自地挤入了人群中,在那一片空地上,正举行着以两人为一组参加的障碍赛,一人被蒙上眼睛,一人作指引,在行进路上不能碰倒障碍物。

十分考验默契与身体灵敏度的游戏,已经有好几组在同时挑战,一旁围观的人们也不吝发出呐喊助威,使得现场热闹非凡。

轻松摆摆手冷酷拒绝:“你就算再眼巴巴看着我也没用,拜托,都是些小情侣乐在其中好吗?我们搀和一脚很奇怪的。”

小松悻悻地塌下肩膀,嘟哝着我们明明也是情侣之类的话。

轻松觉得好笑,不过说实话,他从来不曾真正讨厌小松这些很孩子气的地方,甚至偶尔能从照顾和哄他开心的过程得到些珍贵的乐趣。

他顺手从物料桌上拿了一条蒙眼用的红布——反正这东西多得是。又拉过小松的手来,将红布缠绕了一圈,系成一个蝴蝶结。

“乖,乖,走啦。”他憋着笑。

小松不满:“你当你在哄小女生?”

“哪有啊。”轻松装傻,快步往前,料定小松一定会跟上自己。

一旦走出商业街,立刻感觉空气里的热度都下降了几分,他们二人抄了近道走,两旁树影重重,很有荒僻之势,连行人都罕见,幸好今天月光皎洁,才不至于看不清路。

小松还在耿耿于怀方才未能参与游戏,走三步嘀咕一回,话里话外都在埋怨轻松顾忌他人眼光,连难得的祭典都不陪他尽兴。

不久,轻松就被磨烦了:“都已经走出来了,那你还想怎样?”

小松哼了声:“你要是有诚意将功赎罪,就闭上眼啊。”他边说边把手上的红布条扯了下来。

轻松瞥见,心中已有所悟,想来自己有些理亏,不忍再扫对方的兴。他停下脚步,闭上眼,甚至配合地低下一点头:“先说好,如果你想玩,不许故意走错路陷害我,不然回家你就死定了。”

“多疑的轻酱,好烦好烦。”小松语调都是上扬的,高高兴兴地将红布蒙在了轻松眼上,绕过两圈在他后脑勺上系紧。

没想到不透光性那么好,轻松感觉着他的动作,心中不免有点点紧张,说实话,被剥夺了视觉的感觉并不好,再加上小松那么不靠谱,他已经开始反思自己是否不该这么轻易同意了。

他的呼吸稍微急促了一点,然后,他感觉到小松牵住了他的手。

温柔又带着笑意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别怕,我牵着你呢。”

就是这样才不放心,谢谢。他在心里吐槽。

起先,他步子迈得很小,生怕一不小心就踩空或者被绊倒,好在这些状况全都没出现。小松带着他走在十分平坦顺利的道路上。

到后来,他便慢慢放松了,终于有闲心聊天:“你真的就是想试着玩玩看这个吗?没有别的企图?”

这回,小松的声音里带上了点感慨:“说你傻还真是傻,这都猜不到吗?这样就可以光明正大牵你的手了啊。”

“什……!”轻松僵了一瞬,

“而且还可以肆无忌惮地看你啊。”

这次轻松差点甩开他的手,可惜小松早有防备,用更大的力道握住他。

小松哈哈大笑:“你干嘛这么紧张啊?同手同脚了诶!不要害羞,我们都老夫老妻了。”

“夫……夫妻……”轻松左脚绊了右脚一下,差点直接扑倒。

小松赶紧扶住他,咋舌道:“哇,你有一激动开心就要冲我行礼的习惯?”

轻松:“我……你……”

“你喜欢我嘛,不用重复啦。”

“你!!!”

“我特别好嘛,我知道的呀,干嘛老夸我?”

轻松不说话了,他觉得自己现在的智商可能不太适合斗嘴。

而小松偷笑着,看着他的脸色逐渐向着红布的方向发展。

他凑到轻松耳边,小声说:“你跟红色真的很配诶。”没等轻松回答,他又说,“我能亲亲你吗?”像是不愿意欺负他看不见,一定要给他留个反应时间等他许可似的。

而什么都看不见的轻松,沉默了会儿,挣开了他的手,摸索着,稍微用力抓住了他的衣襟。

这就是默许了。

小松揽住他,小心翼翼地亲了亲了他眼上的红布,又亲了亲他的鼻尖,最后才献给他一个湿热而柔软的、真正的吻。

接吻练习做了这么多次,轻松早已成为会试着反击(但是从未成功)的半老手。可是这一刻,或许是先入为主地认为自己被蒙着眼,从开始就处于劣势,轻松又带上了他很久都未曾展示过的局促与僵硬。

小松一直很欣赏他的这种反应,十分青涩十分可爱。

他感觉到轻松将整个身体的重量都交给了他——完全沉迷其中并且信任着他的表现。

这正是小松想要的全部。

其实刚才有句话他没讲完,或许并没有告诉轻松的必要。所谓的蒙住眼睛呢,还可以有最后一重欲想。

他一手环着轻松,一手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串崭新的项链。

想要你的全心依赖。

他替轻松戴上项链。

想要你只能在我身旁。

他留恋地隔着红布抚了抚轻松的眼角,伸手去解那个系得很紧的结。

但是不行,不行啊。

没有办法永远这样。

不能永远这样。

比起实现他自私的奢望,如今更想要……

轻松甫一得回视觉,不太适应地揉了揉眼睛,这才低下头,用手指反复摩擦着项链上坠着的许愿瓶,“你真的写了新的啊……不过。”他语气一转,“我还没看过啊你就把纸条放进去了?!这下子又拿不出来了啊笨蛋!”

“嗯哼,要的就是拿不出来啊。”

“你写了什么?”

小松笑眯眯的:“秘密。”

“太狡猾了吧!”

“嘛嘛,等实现的那天就告诉你是什么。”

“那万一实现不了呢!”

“不会啦哈哈哈,轻松你这种消极的性格真该改改了哦。”

只有这个愿望,一定会实现。

因为我是如此地相信着你。

 

 

29 Apr 2016
 
评论(21)
 
热度(148)
© 花糖刺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