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漓,可以叫我笑笑d(^_^o)
遇见你就是我青春的幸运。
 
 

【速度松】颜色搭配理论(19)

前文链接:(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

19

满怀着畅快与柔情,轻松拍了拍前座人的脑袋:“喂笨蛋小松,看星星。”

小松偷闲看了眼,不由发出感慨:“哇,像钻石一样。”

轻松揶揄他:“呦了不起,都学会用比喻了,看来最近国文课有认真听讲嘛。”

“啊——”小松拖长声音,带着憧憬道,“好想摘一颗下来啊。”

看来接下来就要说些“摘颗星星送给你”之类的情话了,轻松带着点早就看穿你小把戏的自得,飘飘然的,没注意到自己翘起的嘴角,好心配合道:“摘下来干嘛?”

“这还用问吗当然是拿去换钱啊!这都能打多少次小钢珠了啊!”

“……”

“嗯嗯?你为啥突然不讲话了?”

“你果然还是去死吧!脑袋都被小钢珠填满的混蛋!”

就如同不理解为什么小松能把最好的气氛一瞬间破坏精光,轻松同时也不能理解此人的消费观。

小松是个小财迷,这点毋庸置疑了。可怕的是他还是那种债多不愁的人,在兄弟们处皆有借钱,他能忍受一天被催债500次,却不能忍受手里没有一个钢镚!

他是这么跟轻松解释的:“我才不管手里的钱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有钱就好哇!不然怎么能及时行乐?你觉得我讲得是不是很有道理?”轻松点点头,一掌拍飞了他。

明明是长男,却惯用各种撒娇耍赖的招数,大家被缠得烦了,都会小小“资助”他一把。至于还钱什么的——按照小松的话来说就是:全凭缘分啦哈哈。

可轻松不同,说他观念保守陈旧也好,自尊心高也好,除非万不得已,否则他可做不出借钱这种事情来,哪怕是借了,也需在自己手头有钱的第一刻就全部还上,不然总觉得心上压着块石头,连玩乐都不得安生。

本来井水不犯河水,他懒得说三道四,但交往以后,多少有点想要管着帮着自己人的意识,于是每每提出希望小松改改,结果自然是未见成效的。两人为此冷战热战过数回,谁都说服不了对方。

最开始那个月,有热恋buff加成,吵架是吵不过两分钟的,但越往后,性格里互不相让的部分就越是凸显出来了。

这不,连召开家庭聚会时也远远的坐在两个对角,看都不多看对方一眼。

这时候兄弟们间其实在讨论一个青春期男生都很向往的话题,即是“喜欢什么样的人”,虽然在座大部分都是可悲的单身狗,但谁心里还没有点蠢蠢欲动的小心思呢?

轮到轻松回答的时候,他拖着自己成箱的喵酱CD与杂志说:“我的话不用说了吧,我一直觉得猫系是人类的瑰宝。希望有天去参加喵酱的……”

只听斜对面正在翻杂志的小松发出一声响亮的嗤笑。

轻松不快:“你什么意思?”

小松啪地合上杂志,无辜地道:“我是在笑杂志内容啊,有个关于妄想症是病的笑话来着。”

轻松冷眼看他:“喂,你这家伙想打架吗?”

桌边其他人都不明白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只道最近两个人情绪都不太稳定,黏在一起时愈加肉麻,吵架时也愈加针锋相对。

椴松试图缓和气氛:“好啦我们不要偏题嘛,不如小松哥哥也说说喜欢什么类型的?”

提问完他即刻后悔了,因为小松阴阳怪气地道:“我嘛,当然喜欢温柔聪明懂情趣,不会大声吵吵嚷嚷,不会神经兮兮追星,也不会管我用钱的人了。”

这就完蛋了。椴松绝望地咽了下口水。

小松还要继续添油加醋:“像豆豆子那样的女神就不错哦。”

轻松居然笑了下:“说得真好,这么看得起得自己的话,那就请你快点去找一个这样的女朋友,然后赶紧消失,省得老给我……我们添麻烦。”

“某些人也不要太自以为是哦?自己还不是尽给别人添麻烦,有什么资格居高临下啊?”

他话还没说完,轻松已经嚯地站起身来,坐在他旁边的椴松吓傻眼了,他从仰视的角度看见轻松紧紧握起的拳头,几乎以为轻松要冲过去揍小松一顿了。

然而轻松没有。轻松一言未发,气势汹汹地转身去翻起了自己的背包。

小松伸长了脖子,怪叫道:“干嘛?嘴上说不过我,这是准备去找凶器了吗?”

轻松打定主意不理他,动作狠厉地翻找了半天之后,又走回桌子旁,大家看清他手里拿的是自己的钱夹,却并不清楚他的意图,都屏息看着他,其中小松带着点挑衅。

轻松啪啪啪啪地把往大家面前按下了四份纸钞加钢镚。然后重新站起身来,冷冷地睨了小松一眼,他说:“这家伙欠你们的钱两清了。”

说完扭头出门,没有一丝眷恋。

他甩门而去发出的响动仿佛带着回音,一下一下的在众人的脑袋里回荡着,一气之下就把对方欠别人的钱都替他还清了?!好奇特的发火方式……

半晌,椴松才回过神来,他数了数自己面前的钱,确实正好是之前小松跟他借的数目,他喃喃道:“小松哥哥……”

小松刚才也处于懵圈状态,被他一叫,跟被按下开关似的,目光炯炯地望过来:“什么?”

“轻松哥哥这是不是要跟你决断的意思啊?”椴松小声问,含着同情的。

小松此时的状态很古怪,不复之前的攻击性十足,而是带了几分恍惚,他笑道:“没想到他这么好。”

好个鬼啊,你脑袋出问题了吧,他很生气啊!这恐怕是算完账恩断义绝,以后再也不想管你了啊!

连一松都看不下去了,槽道:“你真是活该自己作死。”

小松摇摇手指:“不不不,这个不叫作死,他可从来不是会多管闲事的人。”他想了想,一跃而起,匆匆拿过自己的外套跑出门去。

“稍等my brother,让经验丰富的空松阁下送你一样perfect求和道具。”

……

小松找到轻松时,后者正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发呆,像是在看不远处嬉闹成一团的幼童,又像是什么没有在看。

小松哒哒哒地跑过去坐下,觍着脸道:“轻松。”

轻松懒得理他。

“轻松?”

轻松假装看风景。

小松右手缓缓地挪了一点又一点,戳戳轻松的腿:“我说……轻松啊。”

这次轻松终于有反应了,但开口就是冷硬的一句:“真抱歉啊,我既不温柔也不聪明还完全不懂情趣。”

小松刮刮脸:“你记性真好……不过刚才那些都是我乱说的,你不要往心里去啊。”

轻松自顾自继续说:“我就是容易生气大吵大嚷。”

小松严肃响应:“真性情。”

“我就是个无可救药的追星党。”

小松竖起拇指:“有追求。”

轻松淡淡瞥他:“啊啊,对了,我还就是没事找事非要管别人怎么用钱,搞得大家都不自在。”

小松十分狗腿地答:“幸好有你这样靠谱的人在,不然有些人可能早就债台高筑饿死街头了。”
 
“你不是喜欢豆豆子那型的吗?”

小松老实地道:“年纪小不懂事的时候的确喜欢过。”他深谙说话技巧,有时候如何把漂亮话说出真诚感来呢?首先就是不能全盘否认自己说错的话做错的事,留点余地总是好的。更何况他有信心把轻松带到他的节奏上去。

轻松微不可闻地哼了声,不置可否地道:“哦?”

“后来懂事了,就发现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这句是前不久电视剧里学来的台词。

“哼,跟你合适的人还真不多见。”

“这不是有一个最合适的,不久前还替我还了钱吗?”小松冲他挤眉弄眼,讨好之意溢于言表。

轻松扬眉,似笑非笑地望着他。

一见时机差不多了,他突然从背后变魔术般拿出一枝花来:“送你。”

“这啥?”

“有人给我出主意说带着这个来你就会原谅我了,如果不成功的话我等下回家揍他。”

“……”轻松扯了扯嘴角,“看在兄弟的面子上。”他最终还是把那朵鲜艳的红花接过去了,他明白收下即是代表原谅,这比他心中预想的早太多了,或许他是真的从来就拿小松毫无办法……把玩了会儿之后,他叹了口气:“多少自己成熟点吧,钱什么的,还有其他各种事情,不要总让我操心啊,我难道能时刻管着你吗?”这话早在两人未向对方坦诚心意前,他就说过。

“一点都没有长男样,真是的,你说不定该跟totti调换下才对。”

小松装疯卖傻地道:“你这么想排我前面占我便宜啊?也不是不行啦,轻松~哥?轻松哥哥带我去买冰激凌喵,轻松哥哥我萌不萌啊喵?”

轻松被他逗乐了:“恶心死了给我正常点!”

见他终于露出笑脸,小松放下心来:“明明是你说喜欢猫系嘛。”

小松心底里是有点不以为然的。他过滤掉了轻松说的某些话,因为可不就是能时刻在一起吗?轻松怎么会有无法管他的一天呢?

 

 

 

24 Apr 2016
 
评论(32)
 
热度(153)
© 花糖刺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