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漓,可以叫我笑笑d(^_^o)
遇见你就是我青春的幸运。
 
 

【速度松】摘朵心花送你(3-4)

《颜色搭配理论》番外~正篇戳我XD

 

3

事情照这样发展下去,本来应该各怀心事,彼此愧疚,却还算相安无事地长大成人。

——如果他没有对轻松怀上别样心思的话。

说来话长,前提却非常简单:有这样一个与你朝夕相处的人,他与你闹过最严重的矛盾,他不小心“害”过你,但他又为你考虑,用最笨的办法想要保你平安,你怎么能不对他多一分在意和留心呢?

他们逐渐找到了新的相处平衡,小松从短期的焦躁中平缓过来之后,仍保留了挑衅与逗弄轻松的习惯,而后者也逐渐从忍耐变为积极反抗。

这点让小松惊喜非常:“哇,轻松,你还是会爆发的嘛!平时装什么圣母白莲花啊!”

轻松送他一记白眼:“滚蛋,去死。”

“我死了你怎么办?”小松故意说得暧昧,可是说完这句话他即刻后悔了,说者无意,但万一勾起轻松某些不好的回忆就糟了。

果然,轻松的脸色变得有点苍白,动作也僵硬,一时好像做不出反应。

小松本应插科打诨地糊弄过去,可是一股奇怪的冲动控制住了他,他竟鬼使神差地往下问了一句:“你好像很舍不得,那你会陪我一起吗?”

真的是一句,危险而奇诡的问话。而那时候的小松并不知道,他的话是最顶用的潜意识植入,让轻松直到很多很多年之后,都一直记住了他的“请求”,宛如共死的请求。

轻松低着头,半天才说:“会。”

午后宁静的室内,他们咫尺相距,轻松为他许下了一个关乎生死的承诺。

小松觉得自己的心跳加快了,在不太真实的恍惚感里,他的心里升腾起奇异的幸福和悲伤。

可是他能说些什么呢?他只能笑起来:“哎呀可别,我开玩笑而已,你愿意我还不愿意呢,怎么着也该要个漂亮妹子陪,才不要你。”

轻松的脸色已经好看了很多,顺利地借口讽刺:“别太抬举自己了,哪有漂亮妹子看得上你啊。”

“怎么可能没有!!!”

4

事实上,直到国中一年级的时光走向尽头,还真的就没有女生看上过他。

在这样一个早恋意识深入人心的时代,10岁小学生都争先恐后教你虐狗的时代,实在是非常可耻的事情。

小松自觉匪夷所思,自己简直是进可打架退可卖萌的人间国宝,竟然没有人喜欢,这就和越来越阴沉的四弟一松总是很招猫咪喜欢一样,是松野家两大未解之谜。

说起猫咪,一松捡了一只受伤的猫咪回家,猫咪很黏一松,对轻松的逗弄也并不抗拒,却偏偏对小松怀有敌意,每次都直接上爪子招呼。

小松巨冤:“太不公平了吧?!明明都是一样的脸啊,这猫怎么跟轻松一样不讲理。”

“肯定是因为你臭臭的。”轻松嘲笑他。

“哪有臭臭的!”小松愈加不服了,死皮赖脸地挤到轻松身边,跟他肌肤挨着肌肤紧紧相贴,“你闻闻!”

“我才不要……”轻松一面躲开,一面莫名其妙地脸红了。

猫不理人不爱的局面并没有打击小松的积极性,他深谙投其所好的策略,去买了一大堆的小鱼干来诱惑它,不过一星期,猫咪竟真的对他态度好转。

“可见再傲娇的角色最终都会拜倒在哥哥我的魅力之下。”他十分得意,转天便准备趁一松不在,带小猫咪出门玩儿。

“走走走,遛猫去了!”

轻松怀疑地看着他:“猫需要遛吗?”

“当然啊,你看它这小眼神儿,就是因为久久呼吸不到外面的空气而忧郁着。你要不要一起?”

轻松犹豫了下,还是同意了,不过他强调道:“我只是想帮一松照看他的猫而已。”

“那种事随便怎样都好啦。”小松心情大好地招呼道:“走咯!白痴猫!”

小猫似乎听懂了他在说它坏话,高亢地“喵”了一声以示抗议。

说是遛猫,结果刚走到河边的草地上,小松就一屁股坐倒不干了,原话是,让它自己跑着玩儿吧,咱俩先先歇会儿。

说着,他居然就真的合上眼皮睡着了……着了……了。

好在轻松本就对他的不靠谱多有领略,没对他有过多期待,干脆懒得吵他,带着猫咪在不远处玩耍。

等小松睡饱悠悠醒转,惬意地伸了个懒腰,一侧脸便看见轻松在他身边坐着,正低头给猫咪顺毛,神情淡然而温柔,而那猫咪舒舒服服地蜷在他的大腿上,脑袋上挂着个小花环。

小松像是看呆了,半晌才找到神智,扁了扁嘴,伸出手指戳戳轻松的膝盖。

轻松疑惑地看向他:“你醒了啊,怎么?”

小松表示宝宝很委屈:“你给轻酱编花环!我都没有!”

轻松黑线:“轻酱是什么鬼,不要随便给一松的猫取这种名字,吵死了,没有花环。”

“凭什么它有我没有!”

“……你为什么要跟一只猫争风吃醋啊!”

小松愤然:“谁让你宠它冷落我?”

他这幅把三岁幼童演到底的架势实在好玩,轻松很想笑,却非要板起面孔来:“冷落你又怎么样。”

“……我回家告诉老妈去。”

轻松感想十分复杂,心情在“我家长男如此丢脸”与“真不想承认居然有一点点可爱”中徘徊不定。

而小松呢,他过足了这场戏的瘾,很快就忘记了这码事,兀自闭眼哼起了歌。

“喂……手伸过来。”轻松突然唤他。

轻松重新折了一枝野花,绕成了一只小小的指环,他托着小松的手,很小心地把指环给他戴上。

小松看看轻松,看看自己手上的迷你花环,又重新抬眼看他。

轻松被盯得不自在,干巴巴地道:“干嘛?还不是你非得要……”

小松认真地道:“你给我戴戒指,是不是准备嫁给我啊?”

“你有病吗!白痴吗!怎么可能!”轻松条件反射地骂道,“再说明明是我给你戴,要嫁也是你……呸呸呸,我才不娶你!”

他说着说着,把自己给绕进去了,用眼神做刀瞪着小松,羞愤得快要昏过去。

小松看着他,又要忍不住发怔了。

明明是一样的脸,明明已经看了这么多年了,却突然觉得,这样的轻松真好看。他真喜欢他。

 

 

17 May 2016
 
评论(20)
 
热度(123)
© 花糖刺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