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漓,可以叫我笑笑d(^_^o)
遇见你就是我青春的幸运。
 
 

【レオ司】他和他的云(中)

居然做到了双更......................我不再是从前那个我了!长大了!(。

 

5

对方如此有诚意,朱樱司觉得自己再死较着不给面子就不太对了。

他问Leo:“你需要我帮你实现什么愿望?”

Leo道:“对你来说很简单。”

他又开始在他的云里翻翻找找,最后捧出个玻璃瓶来,那里面装满了五颜六色的星星,每一颗都闪烁着不同的光芒,像是有自主意识似的缓慢沉浮飘动着。

司忍不住赞叹:“Wow,多神奇的器皿!”

Leo:“哈哈,说实话那只是我喝完酸奶废物利用的空瓶。”

司:“那里面那些派大星又是什么?”

“我谢谢你小少爷,那是‘愿望集合体’。”

“愿望集合体?”

Leo也正注视着那些它们。“你不是问过吗,为什么我一直在云上。倒不是我愿意啊,而是下不来。”他瞥了眼司,看后者一脸疑惑的样子,就知道他又有一肚子的问题想问了。Leo耸耸肩,“不用想得太复杂,就像自然法则一样,你不能飞,我不能离开我的云。”

司好心地替他转折:“但是。”

“但是,如果能收集到100颗星星——它们都是人类替我许下的愿望——那我就可以摆脱这倒霉的枷锁了。”

Leo总结了一下,自己啪啪啪鼓掌:“恭喜你,你就是我找到的第100个人。”

是拼图上缺失的最后一块。

司微微屏住了呼吸,他长这么大还从没有被如此需要过。或许这就是他一直期待被赋予的独一无二的使命?

好有形式感!

他喜欢!

他又将目光投向了Leo的云,那云看起来软乎乎的,像巨大的棉花糖,它能下雨、能鼓风,同时也是超酷的空中移动工具,更不用提云上还配制了万全的生活道具。

说不定未来的人们真的会建造出这样的云车来。

对司这样十几年都规矩地生活在地面的孩子来说,Leo的云简直是童话中的宝物,他尚不能很好地理解为什么Leo称它为枷锁。

不过若是换个角度思考,即便那是非常好的云,是Leo奇异能力的来源,却也将Leo从正常人们的社会里剥离了出去,让他永远永远只能做一个观察者,一个游离者。

也让司自己在看得见Leo的同时却无法真正地触碰Leo。

“我希望你能离开它。”他情不自禁地喃喃。

当他这样讲时,玻璃瓶里,有一颗新的星星诞生了,它和其他那些都不一样,它有着红转橙的渐变色,浮在最接近瓶口的地方。

Leo无声地弯了弯唇角。

“看,你挺无师自通的嘛。”

“这……这就是我替你许的愿望?”司努力地踮着脚张望:“感觉看不太清楚,是我视力有问题吗?”

“不是。这小家伙刚出生,还娇弱着呢。”Leo用哄孩子似的柔和语气说。

“……小家伙?请不要用那么奇怪的形容。”司脸红,“听起来像是我给你生的一样。”

“本来就是我们爱的结晶,你害羞个什么劲。”Leo毫不感到羞赧。转而又批评起司来,“不过它这么小这么透明,说明你爱我还爱得不够,你就不能更用力点吗。”

“……怎么用力。”

“唔,不如我们先来培养感情吧,哈哈哈。”


6

提起培养感情,司的脑海里不由自主地出现了一个词:先婚后爱。

不,或许根本是先孕后爱?先生后爱??

他使劲晃着脑袋把这些奇怪的念头都赶走。

不管怎么说,挺开心的不是吗。

当他要给庭院里的花草浇水,Leo就帮他下雨。

他要在院子里做手工课的作业,Leo就为他遮阳。

他想在小吊床上睡个午觉,Leo为他扬起惬意的微风。

周末的时候,司跟父母报备要和同学出去野餐,因此获得批准拿走了那个巨大的情侣双人野餐包。

他当然没有忘记准备双份的茶点和饮料。

“作戏也不必这么全套吧,带两份你也不嫌重。”Leo乘着他的云,忽上忽下忽左忽右地飘着。

“你做那么多,我又吃不到,怪不好意思的!”

司一直低着头铺餐布,这会儿才抬起脑袋来看着Leo,他刻意保持着一本正经的声线,但还是透露出些许轻快和得意:“那真是太遗憾了。”

Leo眯了眯眼,反应过来,哈,敢情从一开始就不是为他准备的!

“有人说过你其实骨子里很有坏孩子基因吗?”

“没有。”

“有人说过你小心思挺多吗?”

“没有。”

“那……”Leo忽得一转语调,“有人说过你很有趣吗!”

司坐得规矩端正,仰脸冲他笑:“谢谢。”

得了便宜还卖乖,这孩子真是前途无量。Leo饶有兴致地这么想着。

他们俩时常观察新诞生的星星的成长情况,每次见它比之前更清晰结实些,便自豪满满,只是从司的角度而言,还兼杂了些不可言说的害臊。

Leo心情好的时候,会给他讲星星们的故事。因为它们都代表了Leo的一段曾经,所以司听得很认真。

从司仰视的角度看,总能看到瓶底有那么一颗紫红色的星星,他一直觉得它亲切又好看。

“这颗啊。”Leo趴在云上,枕着自己的手臂,歪头拿食指叩着瓶壁,“是第一个替我许愿的人留下的星星。”

“那应该已经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司问,“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比你帅,比你脾气好,比你能干。”

“……”

“呦怎么了,干嘛摆出一副不爽的样子来,我会以为你在争风吃醋哦。”

“我才不会那么无聊。”只是生气你贬低我罢了。

Leo给他讲自己那个又帅又能干脾气又好的朋友的故事。其实在司听来,他的很多描述言辞颠三倒四的,根本拼凑不出一个清晰的形象来。

奇怪的是Leo记得很多很多特别鸡毛蒜皮的小事。

他记得第一次见面时他的朋友穿着什么颜色的服饰。

记得他的朋友讨厌的菜肴。

记得他的朋友说的蹩脚的脏话。

司并不能明白为什么人的记忆会如此奇怪,但他毫无来由地感到有一点难过。

他突然想起Leo曾经说过的话,Leo说,看着人类活了死死了活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他是不是一直很想念他的第一位朋友呢。

“后来有再见过吗,我是说……去找他的转世。”司说,又有点解释的意味,“如果是我的话,我会再一次去认识他,说起来转世了也就算是不同的人了,还可以请他再一次祈愿。”

“嚯,没看出来小樱你还是个投机作弊高手哦。”

“不要叫我小樱!”

“哈哈哈。”Leo笑够了,擦了擦眼角的泪花,仍是一副浑不在意的样子,“我才不会一次又一次去认识那家伙呢,你以为在演三流肥皂剧吗?我的才能和时间如果都花在这上面简直是世界的悲哀了吧。”

Leo做着鬼脸:“第一次分别的时候那家伙居然哭了,哇真的超麻烦的,我可不想每次都哄他。”

司侧耳留神,还以为他要继续说些什么。结果Leo什么也没说,仅仅是挥挥手说睡前故事讲完了小孩子快去睡觉。

司有点不满,他发现自己挺不喜欢Leo拿他当一个什么都不能理解的小屁孩的。


7

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这点从他只花了一周就把Leo作的曲子练习得十分熟练就可以看出来。

才一周哦?哈,他简直怀疑自己是个天才。

关键是这一周他特意将所有的练琴时间都放在了私教的家里,仅仅是为了在家不露端倪,然后等到大功告成之日施施然地在Leo面前展露一手,让Leo大跌眼镜不得不对他另眼相看。

“怎么样?”司小心地掩饰了下心情,不知为何有种突然站在阅卷老师面前的错觉,指尖都还是火热的,不知道是因为刚才的激情演奏还是因为紧张。

Leo:“第二章是不是有个小节错了?哈哈哈不要想骗过我的耳朵!”

司:“……”

他很丧气地耷拉下肩膀。

Leo大声道:“好!我宣布你合格了!”

“合格什么?”司还陷在打击里没走出来,带着些微不满讽刺了句,“您是要同意我加入你的team然后我们就此成立个组合么?”

Leo的云随着主人的话音轻快地抖动起来:“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司喃喃道:“这么crazy的想法……”他顿了顿,忽然抓住了某种闪现的灵感,并因此咽了下口水,又咬了咬下唇。现在是个好时机吗?他可以装作只是顺着Leo的话往下讲吗?

“那我们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首先要在组合name上好好下功夫,或许你以后可以教我作曲,我挺感兴趣的……”

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司无意识地交握住双手,微微绞紧手指。他仰着头紧迫又焦虑地看着那片云。

在相处的这些日子里,其实他一直快乐却有隐忧,这忧虑来自于Leo的设定太过奇幻飘忽,就像能随时能驾着云乘着风消失在天边。

他没有问过关于愿望实现之后、Leo能离开云之后,对方到底有什么打算。

但他真的很想要一个能让他安心的约定。

留下来。

你能留下来吗?

司衷心这样祈祷着。

不知过了多久,Leo才开口:“可能要对不住你的期待了,但我如果能离开云,没打算就这样……你应该懂的吧?”

相当冷酷无情不给转圜余地的回答。

司还坚持仰着头,在Leo看来那姿势非常僵硬。他心里有不忍,动了动唇最终忍耐住了,他确实没法就这样应允些什么。

或许司终于觉得消化得差不多了,他伸出手捂住后颈,嘟哝道:“脖子疼……我得休息下。”说着进屋去了。

虽然没有质问也没有哭闹,但他的消沉显而易见。

Leo望着那扇紧闭的房门,小声叹了口气。

怎么搞的啊,每次都弄得他跟利用完就抛弃人家的负心汉一样啊?

他想起了一件事,赶紧将装着星星的玻璃瓶找出来,那颗由司的愿望化作的星星,几乎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黯淡下来,失去了原本的光芒。

 

 

 

28 Jan 2017
 
评论(16)
 
热度(184)
© 花糖刺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