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漓,可以叫我笑笑d(^_^o)
遇见你就是我青春的幸运。
 
 

【レオ司】告白那一天

1

反复观察和琢磨之后,还是只能得出这一个结论。

“你最近脑子终于短路了吗?”

泉警惕地做出stop的手势,严防朱樱司再往他的方向踏一步。

司还在奋力挣扎,努力往前张开双臂:“濑名……前辈!我还没有将今天份额的hug传达给你。”

事实上,自从三周、或许更早些开始,朱樱司就宛如被附身一般,每天都要与knights成员进行一个友好拥抱。其他人欢不欢迎也就算了,濑名泉是绝对拒绝的。

Jesus,以前的司君明明是一个注意分寸,甚至会避免不必要接触的正常人。

“你到底什么意思?暗恋我吗?我同意你暗恋我了吗?”

“不是的!只是……我个人的secret training的一部分。”

“不说是吧?”

“……十分抱歉。”

“哦。”泉冷笑,“今天不把话说清楚,往后你就别想再在训练室找到任何一包零食了。”

“好吧我说。”司飞快地卖掉了一分钟前还在抵死掩盖的秘密,“我偶然听说适当增加肢体接触能焕发身体机能,让training事半功倍!”

这个莫名熟悉的套路……“你听谁说的?”

司老老实实地答:“同班的仙石君。”

还真是丝毫不意外。“这种白痴言论到底为什么会有人当真啊。”

“但是他们team……”

“真是的,如果他们全队都是这种拥抱狂魔,流星队早就被学校取缔了好吗。”

没想到司竟还是一副未被说服的样子,他东扯西扯,含含糊糊地胡说八道起来:“我倒觉得,确实能够活跃气氛,增强member之间的联系……嗯……呃……还能顺便练习情感表达,我认为可以作为idol修行的一部分。”

泉头疼地倒吸了口气:“听好,你要跟小熊他们抱抱我是没意见的,最多无视。但我跟你之间的好感度已经满了,所以请不要再在我身上浪费时间,好吗?”他在请字上加了重音。

司看起来非常吃惊,继而惊讶变成了感动:“我还以为,如果以100分来计算,我与濑名前辈还停留在10左右。原来在前辈心里,我们已经上升到max了……”

泉微笑着拍了拍他:“因为我们俩的上限就是10。”

且不说司到底有没有被他的无情言论打击到,但自此之后,至少他们俩之间又恢复到了和平友好有节制的交往距离,他还是挺满意的。  

如果不是leo突然找到他,他或许就要以为他们家的小少爷早已彻底消停了。

“朱樱最近有点奇怪。”leo摸着下巴,“虽然我的注意力通常都集中在创作名曲上,但有人时不时靠近过来还是会感觉到。”

“哼。”泉懒洋洋地应了声,给他解释,“司君在做人际交往和感情表露方面的训练,他觉得这对掌握偶像亲民气质也有帮助。”

“唔,是这样?这样啊~”leo听完也没多说什么,转身走开了,看起来不是特别高兴。 

或许也觉得被缠得烦了吧?泉无所谓地想道。


2

泉正在极其认真地走神,其程度让路过的羽风薰都忍不住停下、好奇地问了一句:“濑……什么同学?想什么呢这么投入。”

“啧,记住别人的名字对你来说真是难。”泉皱眉。换做平时,他可懒得搭理薰,不过这会儿他的确想找个人探讨一个学术性的问题,便问他:“拥抱狂魔这种绝症有后天形成的吗?”

“好像听到你们在谈论我擅长的领域!”守泽千秋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拥抱不错,我也经常用这种方式鼓励自家队员,来,抱一个~☆”

薰一脸受不了地推开他:“这位同学,不要自说自话地凑过来。”

千秋丝毫没有因为他的冷待而泄气,反而笑得很灿然:“我本来就准备过来跟你打招呼的嘛!”

“呜哇……”薰发出痛苦的声音,“我们什么时候已经发展成要互相打招呼的关系了吗。”
 
“哈哈哈,说什么呢?最近我们也来往紧密了很多不是吗,一起解救奏汰,一起给朔间同学买食物,甚至你还跟转校生那孩子一起帮了流星队的大忙。总之让我深刻体会到了你的同伴精神。”

“谢谢,你说的那些都是我最近的噩梦。”薰摆了摆手,恹恹地道:“今天还是别打扰我了,被男人黏很近,我会觉得浑身不对劲。”

他的话显然起到了反作用,千秋更贴近了一步,拿手去探他的额头温度:“怎么了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濑名泉打了个响指,引得两人都侧目望他。

“就是这些会产生接触的小细节。”泉解释,“总感觉那两人最近这种互动多了起来,碰手肘、搭肩膀、探额头什么的。”

“是你的熟人身上发生的事?”薰感兴趣地挑眉,“事实上最近我还在论坛上写了心得,就是关于如何制造肢体接触,来增加亲密感,制造正确的互动程序。”

谈论到感情话题,薰自信满满地轻笑道:“一般来说,除了这种天然……”他指了指千秋,“其他看似突然的、肢体接触领域的改变都是有理由的,比如想吸引注意力,比如想利用这种潜意识里的弱连接造成暗示,至于想暗示什么,应该不用我多说了吧?”

“天然?”千秋询问地看他。

薰不想跟他纠缠,干脆屈起食指叩了叩他的脑袋:“是夸奖啦。”

千秋恍然:“那你可以尽情地多夸一夸!”

“……真是拿你没办法。”薰继续道,“根据我的理论,预热进行到一定阶段,就该发动直球了,嘿。”

泉兀自沉吟:“我之前或许想错方向了。”

“嗯?”薰没听清他的低语。

“本来还在纠结是不是自己说错话。”泉阴沉地扫了他们俩一眼,“现在看来,罪魁祸首另有其人。”


3

“喂,朱樱。”

听见leo叫他,司慌慌张张地关掉了正在浏览的手机网页。

Leo假装没看见他的小动作,直截问道:“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做偶像训练是好事嘛!难道司真的觉得他这个leader太不称职了,才不找他商量?

“有什么事都可以告诉我哦~☆”

司迟疑了一瞬,似乎在评估他话语的可信度:“什么事都可以吗?”

Leo抱臂调笑道:“以前不是很爱撒娇吗,现在反倒拘谨起来了。嘛,说说看吧。说不定我已经猜到十之八九了。”

“你知道了?!”    

“哼哼,不要小看妄想和推理的力量。”——不要小看濑名告密的力量。

司踟躇:“我本来想挑一个更romantic的时机。”

“所谓最合适拉近(跟粉丝)距离的时机啊,就是……”leo掏出鸣上岚所著的《爱抖露吸睛宝典》看了眼台词,“就是发自内心想将充沛的情感表达出来,无论如何想要为了打动他而拼搏一把之时♪”

司微微垂着头,仿佛在酝酿决心,半晌才重新看向leo:“假如我说我喜欢你……”

Leo眼神闪烁了下,很快将一瞬的惊讶、或者还有什么其他的情绪压了下去。

他们的目光在半空中交接纠缠了一会儿。司没有再说下去,仅仅是安静地看着他的队长,脸颊慢慢红起来。 

黄昏的霞光从窗外照射进来,包裹住了他们所站立的方寸天地,他几乎要以为这是一个永恒的下午。

“90分。”leo突然开口。

“……诶?”

“刚才这种感情表达,以你的水平来说还挺到位的。最近没少做练习吧?忍不住想表扬你了。如果仅仅我是观众的话,打一百分也不是不可以呢♪”

“……”

“不过,你毕竟平日里都是精神饱满的形象,还是多试试更热情的表达如何。打个比方的话……”leo左右张望着,恰好这时训练室的门被推开了,濑名泉走进来。

“喂,濑名。”leo朝他挥了挥手,随即将收回的手拢在嘴边,喊道,“爱着你哦!”

泉:“???”

司的神情从错愕到茫然,又从茫然到愤怒,有小火苗从他的眼睛里燃烧起来:“Leader!你是个什么都不懂的骗子!    

他头也不回地跑出了门。

泉:“……”

这到底是什么偶像剧现场。


4

Leo花五分钟给泉复盘了刚才的事故,还没缓过劲来:“他居然骂我?!”

“你活该。”

“哈?!”

“司君是认真的,而你却一副明知他真心却故意戏弄他的样子。”

“喂,你什么意思?”

泉没好气:“他在认真跟你告白,你却跟我告白!你到底什么脑子啊!”

Leo生生止住想要继续辩论的冲动,最近发生的所有事情走马灯似的回放,告白这个词如同倏忽炸开的烟花,在照彻他脑海的一瞬间,让他找到了那簇被他忽略的真相。

前后关系终于被理清了,在leo搞懂自己刚才都做了什么的同时,他的神色较之刚才司的表现更为精彩。

濑名泉很头疼,好混乱,本来就一堆误会了,现在要解释的更多了!都怪这笨蛋国王!他喃喃自语:“我只想做一个当红偶像,对组成修罗场没兴趣。”

Leo很头疼,好混乱,越是混乱越容易被拉扯开注意力:“喂,濑名,修罗场什么意思?”

“司君误会你喜欢我之类的。”

Leo惊恐又嫌弃:“呃……我怎么会喜欢你啊!”瞅瞅泉神情不对,他机敏地补充道,“怎么看我们都只是朋友。”

泉皮笑肉不笑:“从现在开始连朋友都不是了。”

两个人又面面相觑了一会儿,leo发愁地望着他:“现在连去哪里找他都不知道。”

“去wifi信号最强的地方找他。”

“咦?”

泉咳嗽了声:“或许……他需要刷个失恋教程平复心情。最近有很多无聊的人会在网上发布情感帖子的。”

Leo眼睛亮了起来,抓到救命稻草似的,以几乎是跳起来的姿势,搂住泉的脖子亲了他一口:“虽然完全不懂你在说什么,但如今也只能全心信任你了,我去了,在心里替我应援吧!”

望着他消失在门后的身影,泉冷静地捋平衣角。嗯,幸好乱成一团时,leo没有想起来其实当时是他告诉他,司只是在做偶像练习罢了。


5

找到司的时候,leo已经因为狂奔的关系只能弯腰扶着膝盖喘气了。

Leo:“哈啊……你还真是能跑。“

司撇了撇嘴:“我又没有拜托你追过来。”

“因为有些事情今天非要弄明白不可……”leo差不多平复了呼吸,重新挺直背脊,“你之前说喜欢,究竟是什么意思?”

“……”司沉默了一会儿,自言自语似的说,“Leader要是训练时也能主动到不让人操心就好了。”

他转了一个看似不相关的话题:“说实话leader在我心里,虽然有值得praise的地方,总体仍然是以给人添麻烦为日常,自说自话的角色。

“唱歌跳舞即兴发挥,总是不按照说好的步法来,训练时甚至跳到凳子上去。

“‘不要随处画乐谱,好歹分分场合’这样的话无论是说多少遍都当作耳旁风。

“把控大局都不提了,至少在knights接到新工作的时候该好好出席吧?!

“动不动就搞失踪,完全不考虑跑遍校园找你的人是什么心情。”这句他说得尤为生气。

Leo听得目瞪口呆:“呜哇……批斗大会??你意见还真是多……”

司站在离他不过几步之遥的地方,观察着他浮夸的反应,像是回忆起了什么似的,露出了一点点无奈却甘心的笑意。

风把他的最后一句话轻柔地送到leo耳边:“即便是这样……或者说,正因为这样?……呼,一小时内要把这句话重复两遍确实需要courage。

“我喜欢你,非常喜欢。”

“……”leo定定地看着他,“说完了?只有你一个人唧唧呱呱的说不太公平吧。”

司不明所以地眨眨眼,就听leo继续道:“我也是很早就想说说你!哼哼。唠叨和冒失的部分平时已经教育你很多了,那来说点别的♪

“‘能一口气说出格力高所有pocky的口味’这种技能到底有什么用?

“到底怎样的人会拿曲奇饼干蘸着沙拉酱吃啊?

“蜜饯栗子一口气吃三袋也太可怕了吧!

“说起来啊,从很久以前开始,包括濑名在内的大家都会觉得我是个很怪的人吧?”他蓦地一转话锋,然后像是不太自在似的,刮了刮脸。

所以?朱樱司用眼神追问他。

Leo望了望天,又飞快地再次将视线锁定在司身上。

这回轮到他有些脸红了,真奇怪,那些他往日引以为傲的灵感们这时候竟然都销声匿迹了,他用别扭的语调说道:“仔细一想还蛮般配的。”

他苦恼着自己看起来肯定不如平时那样自信飞扬,跟他所创作出来的名曲相比,这一生一次不会重来的告白可真是逊色笨拙极了。

他做好接受嘲笑的准备,抬眼却发现司还在发呆。

或许是因为此前的受挫,这次他甚至不敢立刻高兴起来,只是用一种极其克制的,带有期待与恳切的目光,在leo脸上试探般地扫视着。

没有任何一刻比此时更能诠释“心动”这个词的含义了。那是一种直教人一颗心从外到内层层消融的柔软力量。

他忍不住笑起来:“说起来,今天份额的拥抱是不是还没有给我?”

司的眼睛终于彻底亮起来。

Leo朝他张开双臂:“过来吧,司。”

 

 

 

04 Dec 2016
 
评论(12)
 
热度(460)
© 花糖刺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