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漓,可以叫我笑笑d(^_^o)
遇见你就是我青春的幸运。
 
 

【レオ司】神奇生物Go!(上)

1

月永leo也开始玩神奇生物Go了。

他宣称自己捕捉到了这个世界上最独一无二完美无缺深具潜力的神奇生物,拳打波克比,脚踢可达鸭。

一夜之间,一个不问世俗的奇男子,俨然将要成为附近地区的著名吹子,除了证实这个游戏有毒,还说明什么?

朔间凛月:“可疑。”

濑名泉:“太可疑了。”

鸣上岚:“可是国王陛下根本不让我们去他家,也从来不把他的小宝贝带出来呀,如何是好呢?”

濑名泉蔑视地看了他一眼:“他说不让,我们就不能去了?潜伏在他家附近等他出来不就好了。”

凛月冲他比了个拇指:“可以的,濑酱,你很有罪犯潜质。”

“小熊闭嘴。”


2

野生的月永leo今天准备出门,他戴着鸭舌帽和墨镜,怀抱一个大盒子,正往公寓外面走,十分鬼祟。

还没能溜达出这片街区呢,就被三个老熟人拦截了。

Leo多精的人啊,第一眼就看出他们来得不怀好意了,当即大喝一声:“看天上!有UFO!”

三个人没有反应,全部炯炯有神地盯视着他。

Leo:“……哇怎么这么尴尬,你们懂不懂配合啊?”

泉第一个没耐心,劈手夺盒:“废话就不必说了,把你的私生子交出来。”

“喂喂喂你这个野蛮人——”leo当然不肯给,拼命把盒子往回拽。

两个人推搡间,盒盖儿先一步被掀翻了,四双眼睛都下意识地往里头望去,而盒子里,是一只足有人脑袋那么大的鲜红石榴,它安安静静地躺着,好似也在观察他们。

泉难得迟疑:“我居然觉得一只石榴在‘看’着我,是不是被大王传染了妄想症。”

凛月好奇地弯身,戳了戳它:“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个的石榴,变异的吧?”

只有鸣上岚先一步反应过来,捂住嘴巴惊叫:“天哪!这难道就是……你抓到的神奇生物吗?”

Leo嘴角沉着,眼神郁郁:“是啊是啊,看起来跟水果市场里卖的差不多,满意了吗?”

三个人面面相觑了会儿,这……他们谁都没有贬低这只石榴的意思啊,莫名其妙的生什么气???

虽然它的确跟水果市场里卖的差不多哈哈哈哈哈。


3

普通人抓到这么大一只石榴,第一反应可能是:艾玛,新型食材啊,可以吃吗。

Leo抓到这么大一只石榴,第一反应是,艾玛,天之瑰宝啊,拿来做实验吧!

这项实验研究叫作——论科学与艺术如何完美融合之音乐对神奇生物的增益作用。

具体做法是每天对着石榴唱歌并且记录level up数据。

瞧瞧瞧瞧,这就是天才跟凡人的区别。

于是没过俩星期,这位天才就被请去街道委员会喝茶了。

原因是住在月永leo隔壁的衣更真绪受不了了,他家崽太多,足足有一只肉兔一只小火龙一只寒冰鸟那么多,很怕耽误崽们的休息,于是打了三个电话给街道委员会投诉:

“邻居天天在阳台对着石榴大声唱歌,我觉得这个人问题很大。”

委员会经过慎重的讨论与决策,给leo下了一张罚单以及警告声明,不允许他再影响邻里休息。

Leo据理力争过,大家都是养神奇生物的人啊,难道肉兔小火龙寒冰鸟就比石榴高级吗?石榴就是要听他唱歌才能蓬勃生长不可以吗?

你们这样不近人情是违反神奇生物基本法的啊!

“首先,没有这个基本法。”那个看起来很冷酷的街道委员会副会长说道,“其次,你这个石榴,跟水果市场里卖的并无区别,并不需要特殊照顾。倒是我日后会重点‘照顾’你的”

很好,这个梁子就此结下了。

在家里束手束脚怎么办,leo寻思着把石榴带出去兜风,天大地大,他就是愿意在山顶开个演唱会也没人管得着啊。  
 
——却不慎被三位老友逮个正着。

他还在忿忿:“跟水果市场里的一样?水果市场里能有这么大的石榴??”

凛月问:“假设你的歌真的有增益效果,那它岂不是会继续长大。”

岚顺着这个思路往下构想:“到时候就不是脑袋大小了,可能会比泉酱还高!”

你仿佛在针对我,泉暗暗记下了一笔。随后无情地帮他们补全:“然后就不是街道委员会来干涉了。”他指了指leo和他的石榴,“这俩家伙会被打包送到研究所解剖吧。”

Leo居然很高兴:“哈哈哈哈,濑名很可以啊!你的想象力比我的石榴膨胀得快,比这里充盈着的陈词滥调有趣多了!”

为什么天空一定要是蓝色的?为什么人笑起来一定要咧着嘴?为什么桌子不能有六个角?

——为什么不一起来创造一个更有趣的世界呢?

Leo的心情变好了,他笑起来,低头冲着他的石榴说:“爱你呦~”


4

送走三位好友,日子还是波澜不惊地继续下去了。

足有脑袋这么大的巨型石榴没有继续膨胀,或许它也知道自己如果再变大会惹来麻烦,便乖巧地维持住了现状。

有时候leo带着它一起采集灵感。

有时候他把石榴留着看家。

那是稀松平常的一天,一个被蝉鸣拉得无限长的夏日午后。

Leo从外面回来,他打开门的时候,看见一个素昧谋面的男孩子正站在屋内,帮他整理着散乱一地的乐谱和笔记。

Leo呆了一下,倒退了两步仔细对照了一下门牌号,又看向门内,嘴巴慢慢的从一个o变成一个0。

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男孩子有着颜色鲜艳的头发,和清秀好看的面容。一开口,连声音也好听温柔得不像话!

“欢迎回来,我是……”

“停停停不要说!”千钧一发之际,leo大吼一声,“不要在这种时候说出来!让我来想,让我战胜这场记忆的角逐!”

他的眼珠子转了又转,狐疑地打量着对面的人:“来催债的?”

“并非如此,我与您是……”男孩子想了又想,斟酌着用词,“算是家人吧。”

这问题就很大了!他月永leo可不会突然冒出什么奇怪的亲戚来,非要想种可能性的话那就是……

“你对luka做了什么?已经到了要成为家人的地步?我有同意过吗?你就得寸进尺了?”

他气势汹汹地往屋内踏了一步,咣当把门关上了。

对方被他吓了一跳,有点点慌乱地问:“Luka是谁?”

“不认识?”

“不认识。”

“……”

“……”

Leo眯着眼睛紧紧盯了他一会儿,平铺直叙地问:“那你谁啊?干嘛出现在我家里!”

从天而降的少年抱起那只leo用来装石榴的盒子,现在它空空如也:“您看这个,如何,有头绪了吗?”

Leo看看盒子,又看看他,不敢置信地瞪大眼,声音都抖了:“啊!你这家伙——!!你把我辛苦养大的石榴给吃了?!”

 

5

五分钟之后他们友好地坐在沙发上谈话,气氛轻松,仿佛之前的剑拔弩张都是幻影。

这当然得归功于男孩——他自称朱樱司——他在五分钟之内紧急解释完了来龙去脉前因后果。

Leo大力拍他的肩膀:“你早说嘛!早说你就是那个石榴不就没这么多误会了啊。”

司觉得他手劲有点重,却不太好意思说,只强调道:“我的名字是朱樱司,不是‘那个石榴’。”

“咦,你不是石榴变的吗?”

“Exactly,可以理解为是您unlock了我的拟人化技能。”

Leo话锋一转:“不过啊,从开始到现在都是你一个人在说,你有什么办法证明呢?除了你的脑袋跟石榴长得一模一样以外。”

“您这个形容有点失礼……”朱樱司低下头思索了一会儿,嘴角绽开一个细小的微笑,“不过,我的确有办法prove。”

他清了清嗓子,开始唱歌,是leo在前一天晚上才刚写好的新曲,他是它诞生的第一个见证者,的确没有比这更好的证明方法了。

一曲毕,他微微鞠躬:“很荣幸为您献上live performent。”在leo观察他的同时,他也在观察leo呢,此时见到leo怔愣的样子,不由在心中给自己打气。

不能浪费这么帅气的开头,该进入正题了。

“据我所知,现在team里只有你我二人。但我认为这不是问题,我朱樱司有信心取得任何比斗的胜利。从今天开始,我会尊您为leader,辅助您成为最优秀的神奇生物训练师。”

他说:“世界这么大,我们一起去看看。”

慷慨激昂的尾音在空气里停滞了很久,没有等来回应和鼓掌。

正在司略略尴尬的时候,leo突然一激灵回神了,嚯得站起来。

“……Leader?”

Leo开始打电话:“喂濑名?听得见吗?我要跟你讲一个秘密了,你别怕,先坐稳。”

司:“……”

Leo继续打电话:“我家石榴,你猜怎么着?”

司:“……”

Leo还在打电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司:“……”

Leo笑够了,得意洋洋又神秘兮兮地压低声音:“进口的,会说英语。”

 

 

23 Jul 2016
 
评论(40)
 
热度(507)
© 花糖刺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