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漓,可以叫我笑笑d(^_^o)
遇见你就是我青春的幸运。
 
 

【レオ司】恋爱不是两个人的事

1

一开始朱樱司向濑名泉求助时,后者是拒绝的。

泉冷酷无情地插着口袋:“不要,绝对不要,你的请求都超——麻烦!”

用脚指头想想都知道,肯定就是想骗他去做助攻,开什么玩笑,他又不是这种角色设定。

司有些泄气:“濑名前辈……”

“干嘛不找其他人。”

“关于这件事,我想请教一个有决断力、善于发散思考、了解team members的前辈。”

泉一条条听下来,得,这不就是在说他吗,倒也难怪司只能找上门来。如此一想,他便难得的慈悲为怀了:“哼,这次就勉为其难破例吧。”

司:“不胜感激。是这样的,如果遇到一件important却又难以抉择的人生大事,该如何处理?”

人生导师濑名泉左眼透出老神在在、右眼彰显深不可测:“既然是大事,选了就不能后悔,必须保证方向正确和实行顺利吧。”

“是的。”

泉清了清嗓子:“所以就抛硬币吧。”

司呆了三秒才反应过来,不禁肃然起敬:“原来如此!有时候最朴素的路反而通往truth,也即是传说中的返璞归真。”

泉:“……嘛,差不多是这个道理。”这小鬼真能给自己洗脑,这胡扯一堆搞得他都要尴尬了。

他们长篇大论地浪费了约莫半个小时,抛个硬币倒仅仅半秒钟就完事儿了,很遗憾的,当它咣当落在桌面上,代表着不去的那一面明晃晃地呈现在了两人眼前。

泉:“既然如此——”

司飞速接口:“既然如此我觉得应该再给自己一次chance。”

泉:“……”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司继续进行抛硬币大业,直到硬币终于肯赏脸翻个面儿,把肚皮露给他们。

司忐忑又期盼地看向他,先是抿了下嘴唇,紧接着,唇角眉梢都忍不住透露出些克制的喜意,语气却很大义凛然暗藏感叹,仿佛真的背负了沉重得逃不开的命运:“我想,这就是我的destiny。”

吐槽好累,泉选择了冷漠杀器之你开心就好。

到底什么是命运呢?

是只要有难得的休息时间就会被被后辈强行骚扰,还是不管有没有他搀和一脚都会付诸实践的选择,又还是……那之后不过三天,司宣布的喜讯。

哲人濑名泉没办法继续思考命运了,因为司很不会读空气地使用了点名技能。

司是个感恩图报的小伙子,他怎么能忘记为泉歌功颂德一番,所以他表示:“这次我能成功向leader表白,多亏了濑名前辈的鼓励。”

凛月发出了一声千回百转的:“哦~”

岚发出了一声饱含深意的:“诶~”

泉挥了挥手,表示够了你可别添乱了快退下吧。

岚笑嘻嘻地搭上他的肩膀:“你呀,在这事上闷声不吭的,却做了大功臣呢!”

“呃不要靠我这么近。”泉站远了一尺,“接下来我可不管了,恋爱什么的都是那两个人自己的事了吧。”


2

——怎么可能呢?

这不,那两个人才交往不到一星期,学校里就流言四起了。不过主角倒并非朱樱司和月永leo。

游木真是第一证明人:“最近经常看见泉前辈和朱樱君交谈,说说笑笑的。”

守泽千秋说:“濑名还挺会逗人开心的嘛!”

紫之创也听说了:“濑名学长很厉害……随便讲两句话,就能让人笑得直不起腰来。”

羽风熏很吃惊:“什么?泉君不做偶像,改行去说相声了?”

新晋相声演员濑名泉气吞山河地一掌拍在桌子上,磨牙嚯嚯向司君:“喂,你为什么最近一见我就笑?我长得很好笑吗?”

此时的活动室更像是逼供现场,三位高年级的坐在桌子一侧,而另一侧,嫌疑人朱樱司端坐着,惭愧地低下头:“我感到万分抱歉。”他偷偷地抬起一点头,又在看到泉面庞的瞬间破了功,嘴角一咧笑出了声。

“……”泉转头问鸣上岚,“他是不是找茬。”

“小司当然不是这种人啦~”岚秉持和事佬设定,“你看,他也冲我们笑啊,只是单纯的笑点失常了吧。”

“笑点失常?我看是大脑短路才对。嘁,我的声誉都被拉低了。”

伏在桌上的凛月插嘴:“说不定反而是正面宣传。”

“你到底是站哪边的?”

凛月脑袋一歪眼睛一闭:“好困,我睡着了,什么都没听见。”

司还在想该如何解释,或许应该从前因后果细细梳理,他想说自己平时其实是试着控制的,只是不经意间想起与leo在交往的事实,想起他与leo闹过的乌龙,想起好笑又好气的相处……有太多细节在主宰着情绪,它们总是在他一不留神的时候就蹿进脑海……

“想到竟然不是做梦,就觉得很高兴。”

一时间没人讲话了。

直到泉的声音十分突兀的响起:“虽然此处应有感动的掌声但不好意思我就是这么没有人情味……我只有一个问题,司君,难道你是没谈过恋爱的幼稚小鬼吗?”

司懵懵的接口:“Exactly,我是第一次……”

“重点根本不是这个!”泉烦躁地抓了抓头发,“恋爱是你们俩的事吧,真是的,不要影响别人。”

濑名前辈已经这么努力生气了,司觉得自己总得好好配合,他克制住了眼下突然想笑的欲望,用手按住鼻梁,遮住了半张脸,信心满满:“请前辈们放心,我已经想到了解决方法。”

 

3

隔天,司以全新的面貌出现在大家的眼前——他戴了口罩。

他展示了一下他的想法:“这样一来,就没有人能看见我的表情了。”

剩下的几人显然是被他的智慧惊呆了,一时忘了接话,唯独对前情一无所知的leo好奇:“这是干什么?”

司闷闷的声音从口罩后面传出来:“我正在进行收收敛表情的secret training。”

Leo笑:“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非得这样?很不习惯啊。”

司:“会习惯的。”

Leo:“看不见脸就只能想象你是个没表情的木头人,未免太无趣了啊!你的笑脸不是很不错吗,我想看那个。”

“Leader……”

“哦哦~你等等。”Leo掏出一支马克笔来,一手扳住司的后脑勺,一手在他的口罩上画了个咧开的嘴巴,“哈哈哈哈我是不是天才?这样就没问题啦!”

司回身往镜子里照了照,对于口罩上正露出八颗牙齿的笑脸,他诚恳评价道:“太丑了。”

Leo:“不用回答,我感受到了你的雀跃。”

司:“并没有。”

Leo:“对吧哈哈哈哈,我知道你肯定会开心。”

“Leader!请你好好听人说话……”高声说到这里,司自己先忍不住了,扭开头去,肩膀一耸一耸的。

“喂喂,能够戴着我的杰作的确是你的荣幸,但你也不至于这么激动吧!”

司笑完了,重新转过头来:“并非激动。在我瞎掉以前,不能违背自己的审美。不过……”他话锋一转,柔软了许多,“我并不介意戴着它。”

他的体内像是被装载进了一台快乐制造机,多余的部分通通从身体里溢出来,从他的语调里,从他弯起来的眼睛里,藏也藏不住,使得整个人看起来都闪闪发光了。

司咳嗽了一声:“好了,其他前辈还在呢,我们到此为止吧。”


4

如果你们懂什么叫到此为止,宇宙人都真的存在了——by knights内部感情生活观察员濑名泉。

有一次司因为给老师送材料而迟到了训练,他一推开门,leo就转头朝他扬手打招呼:“呜啾☆~”

司在局促和懵懂中条件反射地回道:“U……呜啾☆?”不知道发音是否标准,他心里有点小忐忑。

泉面无表情地拍了拍手:“打断你们的外太空通讯真是抱歉哦,我们能不能赶紧开始训练。”

“好的!”司埋怨地看了leo一眼,用眼神传达:Leader,都怪你。

Leo眨眨眼,意思是:不怪我啊,我只是一个无辜的地球人。

司用眼神说:下次请不要这样突然发难了。

Leo用眼神回复他:哎呀,这个要看下次心情!

我,的,天,哪。泉边压腿热身,边思考着是否有禁止在公共场合眉目传情的可能性。

不过如果真的需要出台秀恩爱禁令的话,那内容可就多了去啦!

有时候,他们“偶然”发现司在Ins上分享的平民料理,其实属于一家餐馆的限定情侣套餐。

有时候,他们“偶然”发现,司和leo交换了当初转校生送予他们人手一个的写真手机壳。

泉提出质疑:“我可是好不容易才脱身,没想到居然还要天天听这种汇报……话说你到底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他们的第一手消息?”

岚笑得很神秘:“这可是人家的独门秘笈!”

凛月比划:“不是有那种吗,传说中的狂热CP粉。”

“呃……哇……”泉发出显然是难以接受的感叹。

“讨厌~并不是那样啦!”岚也拒绝被贴标签,“不过恋爱可不只是两个人的事情哦,我们作为相亲相亲的队友,不是也应该多加照看?”

“我就免了,把我除名好吗。”泉摆摆手,“不过他们又跑到哪里去了,麻烦死了,不要一个两个都玩失踪啊。”

 

5

“Lea……leader!”司上气不接下气,不得不出声提醒。

在他前头、拖着他手一路狂奔的leo闻声回头,大笑道:“怎么了怎么了!不是你说要感受一下我平时如何接受inspiration的指引吗?”

“我……”司有苦难言。

Leo逐渐放慢了速度,倒不是说体谅司,而是他自己也有点喘:“好奇怪,往常那种轻盈的感觉消失了……”他低头看了看两人交握的手,豁然醒悟,“司你是不是最近胖了?拖着你好吃力啊!”

“没有的事!”司感觉脸要烧起来了,被男朋友这样指控未免太过丢脸了吧!

羞愤转化为动力,他深吸一口气,攥紧了leo了手,自己加紧两步,反而跑到了前头。

他模仿着方才leo回头看他的姿态,对leo说:“既然如此就换我来吧。”

“哦?”leo颇感兴趣地扬眉。

“不就是快跑吗?”司回望着他,脸仍然红红的,话却真挚。他说:“如果您感觉累的话,无论什么时候,我会拉着你一起往前的。”

反正,我们的终点在一起啊。

 

 

 

10 Jul 2016
 
评论(3)
 
热度(455)
© 花糖刺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