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漓,可以叫我笑笑d(^_^o)
遇见你就是我青春的幸运。
 
 

【レオ司】我觉得,我的leader,喜欢我

1

好奇心害死猫。如果时间能倒流,濑名泉发誓自己绝对不会多管闲事。

那天的泉兴致的确很高——事后回忆起来他觉得自己绝对是被鬼上身了,不然他为什么要关心小鬼的生活烦恼?

此处省略“关心”约等于“逼供”。

司坚持拒绝了几轮之后,终于表示妥协了,他的表述很谨慎:“其实,我有一个朋友,他碰到了感情问题。”

Jesus,这年头还有人在用这么老土的梗,抱着近乎恶作剧的八卦心理,泉抱臂继续杵着听他扯。

“他们的team里,有个前辈喜欢他。”

泉下意识想笑,大笑,嘲笑,不过他嘴角咧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意识到了司这句话的意思,然后他就笑不出来了。

不如说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这个前辈最近常常暗示他,主要通过eyes contact。”司皱着眉,比了个手势。

写作eyes contact,读作yy。 泉抽了抽嘴角,他基本可以肯定司说的这个神奇前辈是月永leo,不要问为什么,这就是男人的第七感,不过以防万一,还是需要做一下排除法。

“这个什么前辈不会正好喜欢睡觉,或者喜欢自称姐姐,又或者像我一样受人敬仰吧?”

“大概……不会。”司说,“对方是个很谜的人,不过我不能否认他的magnetism。”

平时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坦诚呢?泉烦躁地压了压自己的头发,好像有一根翘起来了,影响美观。他说道:“什么喜欢不喜欢,都是你……们这些年轻人的错觉而已,少谈恋爱多训练,懂不懂?”

司却换了个方向反问他:“濑名前辈,如果不是喜欢的人,难道会把对方的喜好时刻挂在心里,只为了送对方一件最称心的present吗?”

——呵呵,讲得跟真的似的,他不就顺手给你带了俩零食么?

“难道会故意拉过对方的手臂,在上面记录作曲灵感吗?”

——难道不是因为他正好忘记带纸了吗?话说你这码打得这么不严实简直摇摇欲坠真的好吗?太不敬业了吧!

司下结论:“所以我觉得,那个前辈喜欢我朋友。”

泉的耐性早已在负值里游荡了,他语气差差的:“哼,你觉得是就是吧。”

司的眼睛又亮了些:“本来我还不愿意相信的,经过濑名前辈的指点,我才终于肯定了。”

泉:“……”不,他根本什么都没指点。

直到司跟他礼貌道别,欢快走远,他才突然反应过来,现在的一年级小鬼,别的不行,甩锅能力倒是很强啊!

 

2

“水杯飞来!”leo忙着挥洒灵感的时候,偶尔会大喊大叫。

“水杯并不会自己飞来。”对他这种行为,朱樱司总是很苛刻地指正他。

“朱樱司飞来!”

“这一点都不好笑。”司硬梆梆地回答。

“怎样都好啦!那你帮我倒杯水拿过来!”

倒杯水是顺手之劳罢了,但司不愿意在不满状态下效劳:“请您自己去。”

“在我倒杯水的功夫世界的财富就要流逝了啊?这你也无所谓吗?”

“是的。”司赌气地补充上一句,“我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有为你倒水的义务。”

“因为你倒的水比较甜嘛~☆”

“……”

司心情复杂心跳加速地去接水了。

本来,他对leader到底是否能成为一个合格的leader,还处于观察期与追问期,他下定决心要严以待之,必要时不留情面,但是突然之间多了一个leader喜欢他的设定,两相纠葛,有点难办。

人心都是……没法那么冷硬的。

当天晚上司忧心忡忡地给濑名泉发消息——说实话,他与泉并非如此亲近,或许对方成为秘密共享者之后,两人的立场与关系有所改变。

Mail中如此写道:“濑名前辈,我的朋友快要无法hold了。”

倾吐完毕的司满足地合上眼。

最近只要给濑名泉发消息,就觉得自己能睡个安稳觉了。

 

3

最近只要接到朱樱司的消息,就觉得自己百分百要失眠了。

导致连训练都无法纵情投入,泉努力把倦意压下,暗自磨了磨牙。

他是个完美的个人主义者,他不关心身边的八卦,队友想要搞基还是搞个大新闻都不关他的事,但是站在秘密共享者的角度,他被司“绑架”了,万一,真的是由于他的响应——当然其实根本没有响应,才导致司有了不必要的期待……

“你一直盯着我干嘛?”他没好气地瞥了眼凛月。

后者难得清醒着,一言不发地撑着下巴看着他,到了泉都觉得不太自在的时候,他终于神神叨叨地开口道:“濑酱,我发现了一件了不得的事……”

“什么?”泉很警惕。

上一个用类似话术开头的人就是朱樱司,然后不由分说给他整了一堆幺蛾子。

不得不防。

“最近你好像很焦虑。”

“哈。”泉挖苦一般地从鼻子里出气,“这你都看得出来。”

凛月道:“因为你脸上长了一颗痘痘。”

“什……?!?!”

在泉手忙脚乱地翻镜子的时候,凛月像是终于满足了自己的恶趣味,哈哈笑着伸了个懒腰:“骗你~的!”

泉闻言,气急败坏地扭头瞪他,他怎么会有这样的队友,一个个平时都指责他没有团队精神,然而当队伍面临着存亡危机之时,在他忍辱负重殚精竭虑水深火热之时……

看看那边在研究护肤品的死人妖,活得多开心。

看看这边正以捉弄他为乐的小熊,活得多开心。

看看妄想自己是宇宙人的大王,看看妄想跟宇宙人谈恋爱的小鬼……

这个队伍,除他以外,全员开心。


4

伐开心的濑名泉决定跟leo谈一谈。

其实若真的说起来,无怪司总是抱怨leo不好好听人讲话。哪怕让泉去直面leo,亦只会处在相仿的境地。

“事关队伍,我希望你竖起耳朵听我讲。”

Leo不理他,径自哼着歌儿。

“司君对你有奇怪的误会。”

Leo不理他,径自写着谱儿。

“他大概以为你喜欢他。”

Leo突然停下了手舞足蹈,转头直直地盯着他。

泉略略得意,哦呦,终于舍得回神啦?

Leo眼珠慢慢地转了一圈。在泉发话之前,他忽的用乐谱遮住半张脸,小声又认真地问:“我表现得这么明显?”

泉抬起下巴,哼,吓到了吧,这就对了,让你浪让你作,吓坏了吧?他又还揣着些别的腹稿,比如希望leo能在尽量不要伤害司感情的前提下了结这件事。这都是后话了。

不过好像哪里不太对。

他冷静了一下,问:“你刚才说了什么?”

Leo眨眨眼:“咦,我说话了吗?”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地对视了老半天。

泉伸出手,在leo头顶“砍”了一下。

Leo嚷嚷起来:“嫉妒我的天才大脑也不要突然袭击啊,inspiration会飞走的笨蛋!”

泉:“我试试能不能把你身体里的恶灵驱逐出来。”

听他这么说,leo反倒乐了:“濑名最近也开始说些不着三四的话了哈哈哈~”

你还笑得出来?泉又气又恨:“喂,不负责任也要有个限度吧,你知道自己刚才都说了些什么吗?”

“说什么?我刚才哪有说什么?”Leo摇头晃脑的,他像是终于理解过来泉的质问,将挡在脸前的乐谱,连同另一只手上攥着的大把纸张一起,扬手抛起。

所有翻飞的纸页都如同正欲展翅的白鸽,从它们纯洁无垢的羽翼间,泉看见leo制服的纽扣熠熠地闪着光,看见leo在大笑,那笑容像个得意的小孩。

Leo说:“国王说出口的话就是诏令,绝对不会更改,哈哈哈哈!”

此情此景,即使是濑名泉,也不得不为之动容,他动容地想,你们果然是伙同好来害我的。

 

5

朱樱司最近有个不大不小的烦恼。但本来他有一个秘密后援。

——遇到感情问题怎么办?

——为什么不去问问神奇濑名呢?

可是今天神奇濑名罢工了,让司以后不许拿私事打扰他,同时还威胁说三天之内搞不定感情问题的话,knights内部就要实行禁snack令。

他不禁吸了口凉气,这真是……太令人发指了!

现在他漫无目的地走在校园里,他没有抱着随便走走就能碰上leo的心态,这不切实际。说实话他还什么都没准备好,但他知道自己不能永远只是拥抱着99.9%可能性的猜想。

当他想起leo,他忍不住笑,顺口嘀咕了一句leader飞来。说完便觉害臊,边吐槽自己被leo传染,边偷偷打量近里,确认没有被人听去。

有一只栖于草丛间的大白鸟被他惊动了,哗啦啦地甩着翅膀逃跑。

司下意识地被响动吸引,顺着那只鸟飞行的轨迹望去,然后便看见了他上一刻还念在嘴边挂在心上的人。

Leo正倚住双杠,舒展着双臂,不知道是在感受风,还是接收来自宇宙的电波。

几乎是在他停住脚步的同时,leo有所感应般地回头,与他视线相交,十分自然地朝他招了招手。

他们相隔的距离不算太远,也不算太近,刚好足够让司看见leo微动的口形,刚好足够让他猜出他在叫他的名字。

而那才是,真正让平凡生活中绽出曼妙花朵来的咒语。

仅仅是那样简单又意料之外的一个照面,仅仅是无数个让他难抑心动的瞬间之一。

朱樱司朝月永leo走过去。他还是什么都没准备好,只有满脑子尚未成真的胡思乱想,可是他不想再给自己留后路了。

他觉得,他喜欢,他的leader。


 

 

01 Jul 2016
 
评论(33)
 
热度(1163)
© 花糖刺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