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漓,可以叫我笑笑d(^_^o)
遇见你就是我青春的幸运。
 
 

【レオ司】美梦成真☆


1

先报警还是报告学生会,这是一个问题。

朱樱司保持着握住门把手的姿势,僵立在门口。

五分钟之前,在他上一次打开这扇门的时候,濑名泉和朔间凛月正在里面商谈事情。

可是这会儿……

一只毛色浅淡的小猫站在讲台上冲他抱怨道:“你怎么不敲门就进来啊。”

那只有着跟濑名前辈一模一样讥讽姿态的猫,一脸伐开心地跃到地面上,踱到正卧在椅子边酣睡的棕熊身边,拿尾巴甩它的脸:“快起来啊小熊,别睡了,这家伙看到我们没穿衣服的样子了。”

没……穿衣服?!

在这么一个奇诡的环境下,朱樱司的注意力奇妙的被这句话吸引了,他腾地涨红了脸:“失礼了!!”并且用三倍的力气关上了门。

然后他花了一分钟的时间来思考另外一个问题:所以你们到底谁啊???

“Leader!Leader!大事不好了!朔间前辈和濑名前辈他们——”

在跑路的过程里他想到一个问题,其实面临这种境况,报告leader并不是靠谱的选择!再说leader他——

朱樱司刹住脚步,迎面而来的狂风使他不得不伸手挡住脸,透过指缝,他目瞪口呆地看着楼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宇宙飞船,和正站在舱门前——哼着古怪曲调的月永leo。

Leader他也不是正常人啊!

不是正常人的leo冲他眨眨眼:“我就要出发啦哈哈哈哈,小鬼,knights就交给你们了!有缘的话在别的星系再会吧,哈哈哈哈哈!”

“Leader!!请不要自说自话!”

“哦对了,这个作为临别礼物送给你吧~接好咯!”

“什——?!”

没有做好任何准备的司强行用脸接住,那只大大的吉他正中脑门。

咣。

他就被砸醒了。

 

2

人们或许都有这样的经历,从某一段震撼人心的梦境中醒来时,却仍被梦中激烈鲜明的情绪缠住四肢,以至于生出一种难辨现实的恍惚。

朱樱司来到训练室时,其他人已经开始做准备活动了。

他走到泉的身边,摸了摸泉的手臂:“Marvelous!”

泉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喂喂,不要动手动脚。”

司的语气中带着一丝丝感慨与惊奇:“濑名前辈原来还是个人啊。”

“怎么突然骂人啊你!”

“不不,不是的。”司赶忙解释,“再见到你们,我打从心里很高兴。”

泉:“……”虽然这种喜相逢的戏码很到位,但问题他们难道不是几个小时前刚见过吗!

侧卧在地板上酣睡的凛月忽然打了个喷嚏。

泉抱怨道:“我都说过了吧,记得穿好衣服再睡。”

他没注意到,身旁的司因为他提及的某些关键词而颤栗了一瞬。

“铛铛铛~哒哒~”而难得出现在活动室一隅的leo,正眯着眼边哼歌儿,边迅速地在纸张上记录着什么。

司难以置信地望向他。

那旋律跟梦中leo离开时哼唱的一模一样。

“这、这是什么曲子!”他失态地打断道。

“刚写……喂喂你!”leo目瞪口呆地看着一头撞向柱子的司,“我的作曲已经天才到能让人这样情难自已了吗?”

司揉了揉额角:“我只是……想知道现在是不是还在梦里。”
         
连leo亦一时没能跟上节奏,哇,从来都只有别人说他行事夸张不合常理,没想到果然是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浪耶。

那天,由于司的莫名状态,训练提前结束了,在鸣上岚的劝慰下,总算把本来坚持要继续排练的小少爷送走了。

他转身便叹气:“真是的,一个两个都这样很让人困扰的啦!国王陛下到底对人家可爱的小司做了什么啊?”

Leo很无辜,虽然一百次里有九十九次都是他惹的祸乱没错,但这次真的不是他的锅嘛!“我什么都没做啊。”

这仅仅是个开始。

在之后的好几天里,司的表现确实变得很奇怪,那样一个以镇静沉着为傲的孩子,居然连连因分神踩错节拍。

总而言之,虽然司本人对近期反常举动的解释含糊不清,但集智慧与美貌于一身的鸣上岚还是通过巧妙的询问与推断,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大致缘由是小司做了一个梦,梦里有国王陛下。

国王陛下不知在梦里对小司做了什么,但小司发现这是个梦之后显得怅然若失。

最近,当大家说到要寻找去向不明的国王陛下时,小司显得焦躁过头了,可等到真正见到国王陛下时,他却又犹豫躲闪。

“呀!”岚瞪圆双眼,捧住脸尖叫。

他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什么,转而又忍不住掩嘴笑了起来,“阿拉,小司毕竟也到了这个年纪。”


3

当你发现许多难以解释的巧合时,你正在接近真相的路上。

为什么leader会唱出他梦中的旋律呢?难道leader真的是个外星人吗,又或者真的已经有离开地球的打算了……

这事儿太难以启齿了,更糟糕的是他竟然有想要去找leo求证的欲望。

不过,还没等他做出什么切实的行动来,前辈们反倒先一步找上了门来。

甫一照面,泉说:“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司君。”

司感到了心虚,自己的确是唯物论界的耻辱:“你们……”

“事情我们基本都已经了解了。”

司:“哈?可是我还什么都没……”

岚亲昵地伸出手指堵住了他的嘴和接下来想说的话:“嗯哼~可不要小看我们啊,看你最近的态度,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了。”

泉微微皱着眉:“你对那家伙……到底到什么程度了?”

老实讲真不想问这种肉麻的问题啊!

司:“在看不到他的时候,的确会感到anxious。”

很担心他被外星人拐走。

泉咋舌:“这不已经是没救了么!”

现在的后辈真是让人有点害怕。

“有、有如此夸张吗?”司再一次感到了惭愧,“因为我的strange behaviour,让前辈们劳心了。”

泉扬眉:“既然知道是个麻烦,就爽快点去解决掉如何。”

岚会心地接上:“找国王陛下说个清楚吧。”

司踌躇道:“我尚未下定决心。”

直截了当地问leo到底跟宇宙人有什么关系,听起来很傻。

没想到下一秒被岚抱了个满怀。

“真是个让人心疼的孩子。”岚拍了拍他的后背,“勇敢点去吧,说不定是两情相悦。”

两情相悦?Leader跟外星人两情相悦吗?意思是应该尊重leader即使是放手?司为难:“这……不太好吧。”

泉亦不轻不重地敲了他的脑袋一下:“是男人就上,快点解决掉,我可不想再因为这种事情被牵扯进来。”

司握了握拳头,尽管没明白这跟是不是男人到底有何种联系,但是前辈们的支持和鼓励他确实感受到了。

这样一个不成熟的自己,却得到了如此厚爱……

“我一定会全力以赴的!”

“嘻嘻,那么后援的工作就交给我们了~”

 

4

当天下午的放学后。

朱樱司与月永leo在装扮一新的活动室里面面相觑。天花板上飘着粉色的爱心气球,地上洒满了玫瑰花瓣,甚至还有一张摆满了蜡烛、香薰和巧克力的小桌子。      

前辈发来的mail上这样写道:“我们几个好不容易才逮住他呢,你可要加油哦(。˘•ε•˘。)”

Leo坐在长桌的另一头,笑盈盈地望着他:“好大阵仗诶。”

“是鸣上前辈他们的安排。”司还是选择坐到了leo的对面。

“嘛,大致事情我已经从濑名他们那儿听说了。”

司不自觉地握紧了双手:“抱歉。”

“诶诶,这有什么需要道歉的地方吗?”leo道,“总之你是想要我的答复吧?”

“是。”

“我本来没想说的。”

司郑重严肃的点点头:“嗯。”他有那么点儿紧张。

“前不久我也做了跟你差不多的梦。”

“嗯。”毕竟是leader,会做这些奇怪的梦很正常。

“既然如此我们就在一起吧哈哈哈☆~”

“嗯……嗯???”

从leo的角度望过去,这一刻茫然又震惊的朱樱司带着无可救药的迷人气质,这就像……怎么说呢?一个得到了意料之外的糖果奖励的小孩,看,他一定是因为狂喜而无法做出反应了!

不错不错哦,能感觉到inspiration也正在节节高升啊哈哈哈哈!

事实上,司的确很懵,他努力地寻找着leo话里的逻辑,但在此之前还有另外一个问题:“在在、在一起是指?”

Leo站起来,以双手撑住桌面,他推开了面前那些碍事的蜡烛,倾身向前,亲吻了司的脸颊。

……

这到底都是什么情况,什么情况,什么?!

现在他们挨得那么近,以至于司确信自己竟然能从leo的肢体动作和神态里窥出了一丝僵硬和紧张。

说实话,这太不leader了。

司有一项本能,就是越在奇诡莫名的大环境中,他越是会被奇妙的细节夺去注意力。

这时候他不再记得他那个关于熊和猫和宇宙飞船的梦了。

他只是也很紧张地屏着呼吸,回望着leo。

有很多酸的涩的甜的情绪从心尖冒了出来。

他是他心中矛盾的根源,当他看着leo的眼睛时,立刻能回想起来,他带给过他的所有情绪,困惑与释然,失望与期待,担忧与安心,全部不可思议,全部意料之外……却又如此的充满想象力,像是陨石不由分说砸进心间,变成了最珍贵的来自宇宙的礼物。

朱樱司仰起头,接受了leo的亲吻,这一回它完美准确地落在了嘴唇上。

 

5

“Leader,我觉得待在地球挺好的。”

“突然之间说什么呢?真有趣啊你这家伙,不愧是我看中的人哈哈哈哈哈。”

司便又感到寻常的气馁了,不过……这次就算了吧~

“说起来,leader……你前几天新作的那首曲子,有名字吗?”

“有啊,叫做《美梦成真》☆~”

 

 

26 Jun 2016
 
评论(15)
 
热度(615)
© 花糖刺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