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漓,可以叫我笑笑d(^_^o)
遇见你就是我青春的幸运。
 
 

【速度松/色松】观心指南(1-2)

送给心友的生日礼物!生日礼物这个气氛真的好吗 

看起来大致是个贵乱,1→←3、2→←4

——————————————————

那天小松正聚精会神地搭着扑克塔,他技艺纯熟,竟已叠了三层之高。一松坐在他身边,时不时瞥他的战果一眼,更多时候只顾自己玩着逗猫棒。

打破了那个下午、乃至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和平的,是一松突然开口的请求。

“小松哥,有件事需要你帮忙。”

“哈?真少见啊一松也会求人,好吧说来听听,借钱就算了没门儿。”

“我要和轻松交往。”

话的尾音被扑克塔哗啦散落的声响盖过了。小松抬头看他,几乎是紧迫地盯视着他:“你刚才说什么?”

“我要和他交往。”

不是“我想”,而是“我要”,一松没有丝毫动摇地望着他,平静得仿佛早就经过深思熟虑,“你帮帮我吧。”

 


1

“首先这里有个问题,一松你心里的追人流程是怎么样的?”

“追人流程?”

看着一松绝对茫然的表情,小松感到略略无语:“你刚才说得信誓旦旦,我还以为你已经有了什么绝妙的办法,结果你根本完全没考虑过阿?!”他循循善诱,“你觉得一般怎么做才能追到人?”

一松想了又想,想了又想:“写信告诉他,然后跳楼、跳海、自残……”

“停停停!”小松黑线:“我要报警了啊家里好像出了个精神不安定份子啊!”

“那要怎么做?”

“唔,总而言之,先从找共同话题,增进感情开始吧。”

六胞胎之间,本也有亲疏远近。尽管看起来,一松是最不善于交际的那个,但从某个角度来说,若论与轻松搞好关系……小松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优势很大呦。”

一松若有所思地低头,将手里的逗猫棒转了一圈。

那一天,当同往常一样、从求职所铩羽而归的轻松回到家时,十分意外地看到他家寡言的四男正在听……喵酱的CD?!

他有点点目瞪口呆,那张CD的封面很眼熟,因为他已经把它借给一松足足有半年之久,早已成为一碗连他自己都不相信能卖出去的陈年安利。

可眼前又是什么状况??这种已经死心却不经意迎来的惊喜是什么?这种仿佛终于被亲近的兄弟所理解的感动又是什么?

万般感慨之下,轻松恍惚地走到一松身边坐下,他反而因为突如其来的惊喜忐忑扭捏起来。

“感、感觉怎么样?”人们总是这样期待着别人——尤其是那些关系亲密的人,能对自己喜欢的东西发表认可。

一松亦很认真地摊开歌词本指了指:“这首、还有这首,挺喜欢……”

没等轻松再说些什么,他摘下一边的耳机递过去。

“诶、诶诶?一起听的意思吗?”轻松反而手忙脚乱起来,接过了耳机。因为线不够长,他必须将身体挪得离一松更近些,两个人并肩靠着木柜坐着。

耳边流淌起已经听过无数遍的旋律时,他终于注意到,其实屋子里并不只有他们两个人,只不过那个此刻背对他们坐在桌边的人,完全不似平常那么聒噪,以至于一度像隐形了一般。

小松正在重新搭他的扑克塔,好半天也没搭完第一层,一半是因为他需得屏息留意兄弟间的动静,另一半是因为他的手有点抖。

把扑克全盘弄倒第五次的时候,他听到轻松在他身后嘲笑道:“笨手笨脚。”

放在平时,小松肯定会生气地呛回去,不过今天,他眼皮也没抬,敷衍地道:“是是是,你最强你厉害。”

轻松看看他,又看看一松:“总觉得今天你们都怪怪的,你们是不是背着我在密谋什么?”

小松朝他伸出手:“给我钱我就告诉你啊。”

“大白天就开始做梦了不愧是你啊混球长男?”轻松道,不知是不是因为此刻心情不错,连同着笑骂的音调都软绵绵了些。

小松捻着兰花指做挥弹状:“去去,没钱就不要跟我说话了,哥哥我很忙的。”

轻松没有继续纠缠这个问题,因为他本来也对深究小松状态没什么兴趣。他从包里掏出路上买的漫画杂志翻阅起来,他的左耳里还插着耳机。

小松转头去看他们的时候,轻松正低着头,而一松朝他无声地做了个谢谢的口型。

真是群让人操心的弟弟啊,连这种事也要大哥来做助攻什么的……这么想着,小松冲他眨眼,回以一个OK不用客气的手势。

很些事是不能回头的,一旦走出了第一步,将错就错也罢、违背着本心也罢,只能笑着把自己的绝学倾囊相授,并非因为慷慨大方,只不过是条件反射的想要装作毫不在意而已。


2

“别看轻撸撸斯基不承认,他可喜欢购物街新开的那家咖啡店了。”

……

“唱歌他也喜欢哦,他们那群宅友不是定期要开歌会么,他还会偷偷做事前练习咧,哈哈哈全部被我听见了!”

……

“心情不好的时候,喜欢在公园发呆。”

……

轻松正巧走进来,顺口问:“喜欢啥?好像听到你们在说喜欢。”

一松稍嫌紧张地把手里的笔记本往桌下藏了藏。

小松反应迅速地兜了回来:“在说喜欢小钢珠啊!最近店里进了新的机器哦,感觉手气也会跟着提升耶。”

轻松黑线:“不要自说自话地亢奋起来笨蛋,我对你喜欢什么一点儿兴趣都没有。”

“诶,真是个无情的弟弟啊,这么多年的兄弟情都被狗吃了嘛?”小松对此深表遗憾。

一松突然开口插入他们中间:“买小鱼干……一起去吗?”

“诶?”轻松左右环顾了下,才敢确定对方是在征询自己的意见,嚯,这可太稀奇了,一松会主动邀约什么的。

他尚在神游,一松已经把手里的超级猫塞到他怀里:“走吧,带它一起。”

“哦哦。”轻松颇有些受宠若惊,往常要是空松想要逗猫咪玩会儿,一松都会暴起揍人呢,怎么今天……他忍不住笑了起来。

一松疑惑地瞅着他。

“没事。”轻松笑道,“就是想到空松。”

一松皱眉:“怎么突然提起臭松。”

“嗯?也没什么啦,别在意。那么我们先出门了,小松哥哥。”

“走好。”小松懒洋洋地冲他们挥手,他举了老半天的手,直到门被合上,直到手开始感觉酸麻,直到屋内钟盘的滴答声转了一圈又一圈,才轻轻放下。

这会儿真的只剩他一个人了。

小松慢吞吞地走到柜子前坐下,插上了耳机,打开了喵酱半年前发售的专辑。

有一段半睡半醒的时间里,他以为自己陷入了短暂的梦境,一切都不那么真实,连同从两天前开始的这场滑稽的闹剧。

他突然觉得有哪里不对,事情不该是这样子的,到底在哪一步微妙地岔弯,想要折返时却又找不到前路。

他想起不久前他跟一松侃侃而谈的那些、关于轻松的“喜欢”。讲的时候,他唧唧呱呱开心激动,带着奇妙的自豪和当时连自己都没有发现的倨傲——又有谁能比他更了解轻松?

反过来看倒像是个讽刺了,没有人,想要像他了解轻松这样地去了解他。

有什么关系呢,小松大人就算自娱自乐自言自语也很开心。

“比如说我喜欢钱!”

没钱就别谈那些赌博游戏啦,

“喜欢跟兄弟喝酒。”

嗯哼~假装先醉了赖掉结账这个环节尤为喜欢。

“喜欢关东煮。”

虽然豆丁太最近态度越来越差了,超过分的。

“……”

如果时间能倒流一回,他会说些什么,大概还是措手不及,还是慌乱不堪。

“我也喜欢他。”

 

 

 

 

25 Jun 2016
 
评论(18)
 
热度(137)
© 花糖刺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