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漓,可以叫我笑笑d(^_^o)
遇见你就是我青春的幸运。
 
 

【速度松】我是你的什么?

难得一个双休不用加班!做了个小甜饼请大家吃>3<

顺手捞捞颜色搭配理论的通贩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32960059843&spm=a310v.4.88.1

 

————————————

1

“我是你的什么?”

“呃……甜瓜熊和桃太郎之类的吧。”

“原来我是吉祥物啊!是因为我可爱?”

“不,是因为你除了当摆设别无用处。”

“……轻酱,我觉得你已经不爱我了。”

“哦,被你发现了。”

“哥哥的心都被你伤透了!我现在郑重跟你提出分居,直到你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听到这里,轻松终于忍不住笑了,嘲笑的笑:“请问小松哥哥你要拿哪里的房子来跟我分居?”

当天晚上他见识到了小松所谓的“分居”,正当他舒舒服服地躺下准备睡觉时,小松高冷地走到他身边,高冷地拿起了自己的枕头,跟椴松的枕头对调,高冷地说:“喂totti,今天开始我们换一个位置睡觉。”

椴松:“???”

轻松:“……”

不过他要是连这点突发状况都应付不过来,也枉费这多年来与小松争斗的经验了,几乎就是下一秒,他亲切又同情地握住了椴松的手,真诚地道:“太谢谢你了totti,这下子晚上睡觉时总算不用担心被烦人的家伙打扰了。”

小松瞪他,重重地道:“哼!”

轻松懒得看他,轻飘飘地:“哼。”

带着莫名的胜利情绪,与小松“分居”的头天,轻松睡得很香——当第二天看到小松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时,他明快的情绪更是到达了巅峰。

猜想对方因为愤怒而一宿难眠的境况,让他得到了莫大的满足感。今天的求职说不定会很顺利呢。他忍不住高兴地这样想道。

这真是有点变态,看起来他们俩一点儿也不像新近开始交往的恋人,倒像是欠了对方五百万没还的仇人。他心里暗自咋舌。

唯一扫兴的是,临出门前,小松阴森森地晃悠到了他身后,开口就是状似诅咒的赠言:“你会后悔的。”

 

2

事实上轻松真的后悔了。

他很后悔早上出门前没有把小松揍得爬不起来,再拖到小树林里埋起来。

如果他那样做了的话,至少小松就没办法给他发后来那些勒索敲诈的简讯了。

简讯上如是说:鉴于你最近的恶劣表现,我做出了严加管教的决定,在你出门的这段时间里,我已经把你放在柜子里的丽华专辑和杂志拿出来代为保管了。

[图片]

视你之后的表现如何,哥哥我会考虑要不要采取进一步的举措,比如离家出走。

PS:离家出走时我会带上丽华周边和你的漫画集。

轻松每看一个字,就忍不住加大一分捏着手机的力道,到最后他忍不住当街破口大骂,顺便把这声咆哮的怒吼也通过简讯传回给了小松。

“松野小松!!!!!”

不一会儿,伴随着嗡嗡的振动,手机亮起来了,那厮还故意卖萌:“小松在蹲坑呢,我是小松的手机。啥事儿?我转告他。”

“让他有本事一直蹲着!”

“小松说,人质在手,劝你不要轻举妄动,万一他一个失手把丽华的特供耳机掉进马桶里就不好了。”

事关周边生死,轻松忍了又忍,妥协道:“你到底想怎样?”

“嗯哼☆”

照小松所说,他想要的其实是很简单的恋人日常。无非就是,对视要用含情脉脉的,吃饭要用喂的,上厕所要用牵手的……以此来安抚他之前被轻松打击的脆弱的心灵。

不不不,这哪里简单了?!简直是挑战人类耻度极限。

这又哪里正常了?!家里出了一对基佬已经是很匪夷所思的事情了,有必要还这样高调宣扬吗?

是可忍孰不可忍?

有些原则性的问题他是绝对不会——

轻松舀了一勺汤,抽着嘴角命令道:“张嘴,白痴长男。”

“是是是。啊~~~”小松得逞地张大嘴,眉眼都是弯的。    

一松看向椴松,以眼神询问:“他们又在搞什么?”

椴松眨眨眼,意思是:“谁知道呢?”

一松轻微地摇头,表示:“不是很想懂。”

椴松小小地点了下头:“赞同。”


3

准备改行做爱情砖家的大裤衩博士这样解释:“他心里有个袋子,你装了很多爱进去,使它变满。但那个袋子的底部有一个很小的洞——源自他的不自信和不安,当然,他自己也能发现那个洞。”

轻松茫然:“所以爱会从那个洞里慢慢的漏掉?”

博士点点头:“嗯,虽然速度很缓慢,但是会造成些影响。”他又说,“我这里有一种新的药水,你可以拿回去给他。”

“能把洞补上?”

“不会,但是能让他暂时忘记那个洞。” 

听起来有点治标不治本,但转移了注意力的话,小松或许就不会这么乐此不疲地给他添麻烦和黏着他了,也不会再在兄弟们面前大肆秀晒炫,这不正是自己想要的,保有合适的距离感的常识人的恋爱么?

揣着药水,直到走回家,轻松仍踌躇不已。

而那厢,小松抬起眼皮,见到是他,便高兴地招呼道:“呦,过来一起吃薯条吗?难得没有那几个饿死鬼在。”

轻松坐到他身边的时候,发现整包薯条都不在它们原本的容器里了,它们倒霉的被小松放在托盘上,拼成了一个歪歪扭扭的脑袋形状。

轻松勉强辨认了下,从嘴巴部分被组合成三角的薯条上依稀辨认出一点自己的模样,黑线道:“这是什么鬼。”

小松装傻:“呀,我也不知道……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这样了。”

“太肉麻了吧,这还让不让人吃了啊。”轻松吐槽道。

小松冲他挤眉弄眼:“还有更肉麻的呦。”说着,他拿起番茄酱,在薯条轻松的“脸颊”上浇淋出了一个爱心来。看着轻松本人一脸的受不了,他哈哈大笑起来,“怎么样,这个睹物思人的创意是不是很棒!”

“思个什么劲儿啊,我不过就出去了半个小时好吗,你什么时候变成这么黏糊的女中学生设定了喂。”

“好歹也是初次恋爱,你这样一点儿都不黏糊才是不正常的啦!”

是吗……是这样的吗。

“我说,小松哥哥。”

“啥?”

“现在这样感觉开心吗?跟我在一起之后的这段时间。”

“嗯?嗯!”小松摸了摸鼻子,竟似有点儿害羞,“不如说,超开心的?”

轻松便也笑起来,他松开了插在口袋里、攥着药水瓶的那只手。

说不定,就这样也挺好的。

小松可能是真的傻,自己的袋子都破了洞,还想拼命地从里面掏出爱来给他。

那么他能怎么办呢?可不是也只好源源不断地往袋子里装进新的爱了么,让它永远是满着的吧,让小松,永远是开心的吧。


4

分居计划实施了总计一天便宣告破产,趁着另外几个兄弟都睡着了,小松轻轻地推搡了身边的人一下:“哈罗?睡了嘛?”

轻松本来已经陷入了梦乡,此时被打扰最为不痛快,迷瞪地软声应:“……干嘛?”

“我说啊,你还没有反省过自己的错误吧?”

“嗯……嗯……”

“别睡啊,至少先回答完我的问题?!我是你的什么?”

“……甜瓜熊、桃太郎。”

小松气急败坏地小声道:“哈!?怎么还是这个!”

轻松嘟哝着,断断续续地道:“因为……这是我……从小就喜欢……”

目瞪口呆地捕捉完轻松细微得几乎如昆虫拍打翅膀的尾音之后,小松放弃继续骚扰他了,他闭上嘴,翻身正对着天花板,怔愣地想,这可能又是一个不眠之夜吧。


 

 

 

19 Jun 2016
 
评论(8)
 
热度(172)
© 花糖刺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