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漓,可以叫我笑笑d(^_^o)
遇见你就是我青春的幸运。
 
 

【速度松】颜色搭配理论(17)

前文链接:(1-2)(3)(4)(5)(6)(7)(8)(9)(10)(11)(12)(13)(14)(15)(16)

唉,帅不过三章

 

17

想要在六胞胎这么拥挤的家庭中——在一个抬头见一松,低头见totti,左转肋骨痛,右转脑壳痛的大环境里,搞搞隐秘的地下恋情,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情。

对此小松的看法是,有什么好藏的嘛,让那帮单身狗们羡慕个够啊!也让他们好好学习一番哥哥的泡仔技术。

他义正严词:“搞地下恋是没有前途的,是不自信的表现!轻酱,我都给予你百分之两百的信任了,我们为什么不能坦白?”

轻松很老实地拒绝他:“你是没所谓,我感觉丢脸。”

“哈?几个意思啊?”小松抗议。

“就是会被兄弟们嘲笑一辈子的意思。”

小松不愧是小松,他的注意点永远十分奇诡,琢磨轻松的话三秒之后,他傻笑道:“原来你都考虑到一辈子那么长远了啊。”

轻松看着他发愁,小松本来看上去就够蠢了,这谈恋爱之后更蠢了可怎么办才好。

经此一出,他也算知道了小松的意愿。知道归知道,对于他自己来说,要在兄弟们面前公然出柜,仍是一个需要充分心理建设的挑战。

把大家都聚集起来然后牵起小松的手,堂而皇之地说“我们在一起了”,是行不通的,耻度max,超出心脏负荷能力。

思来想去,轻松决定先从家族里第二聪明的常识人开始,旁敲侧击一下。

“Totti,我们聊会儿天吧。话说……你为啥一直在玩手机。”

椴松拇指翻飞并不停歇:“这个不是在玩啦,我在写今天的专栏。”

轻松吃惊:“啊?你有自己的专栏吗?”

“嗯,是啊。毕竟是时尚版块的版主嘛。”

为什么要用这么理所当然的语气来说呢?专栏什么的版主什么的,这种事情他根本是第一次听说啊?!轻松想,算了,重点不是这个,他清了清嗓子,抛开踟躇,勇敢地踏出了第一步:“你怎么看待……同性爱这回事啊?”

“取向自由,挺好哒。”

松了松捏得死紧的拳头,轻松偷偷呼了口气:“那,那如果如果咱们家兄弟里有人这……”

话未说完,被打断了,椴松重重地一搁手机,颇有气势地大声道:“这种事情!”

轻松不自觉正襟危坐。

“其实我早就在怀疑了!”椴松严肃地补充完。

“啥?”轻松傻眼了。

“轻松哥哥你不了解行情吧?现在的趋势是这样,传说三个男人在一起是很危险的,有个叫做修罗场的概念,而我们家有六个同龄男性,这意味着什么?排列组合有几种修罗场的可能?”

“不……不太清楚,我数学不太好。”轻松还处于懵圈状态。

“没关系,我也算不出来。其实修罗场不是重点,我想讲的是,在这么一个孕育着无限可能的摇篮里,大家都是直男,概率太小了,反正我是不信的。”

“……”虽然很想大骂你这什么乱七八糟的逻辑,但一想椴松说的结论确属事实,轻松觉得冷汗都要下来了,十分心虚。

“所以我一直在暗中观察,边思索,边想象。”

轻松现在已经对“想象”这个词敬而远之了,他觉得眼皮在狂跳,却不得不假装镇静地问:“你都想象了什么?”

“你看,如果一松哥哥跟空松哥哥在一起,就是虐恋情深。”

轻松想了想每天都被打的空松,同情地点头:“确实挺虐的。”

“如果一松哥哥跟十四松哥哥在一起,就是跨越种族的爱。”

“恩没错,十四松是一个崭新的种族。”

“如果空松哥哥跟十四松哥哥在一起,那就十分傻白甜了。”

“甜不甜不知道,傻可能是真的。”

椴松冷不丁道:“如果小松哥哥和你在一起。”

“诶?!”

椴松盯着他看了半分钟,拿起手机来:“啊我还没写完专栏,今天先聊到这里好吗?”

等等!为什么话要说一半?!好在意啊!Totti看我一眼??看我一眼!!看我……一眼……

任凭轻松心中风起云涌,面上却有苦难言,最终只得憋屈地走开了。

后来小松从外面回来,见他一直保持着放空的姿势,根本没在看摊开在膝盖上的漫画,便高高兴兴地走开去把漫画扔开,自己则舒服地躺下,拿轻松的腿当枕头。

轻松发了好一会儿呆,终于意识到他的存在了,迟缓地道:“哦,你回来啦。”

小松仰视他:“你受啥刺激了一直发呆。”

“嗯……”轻松很深沉地回答,“空松哥和一松和十四松是一个修罗场。”

“修罗场?那是什么?”

轻松自己也是现学现卖,根本解释不清楚,等他纠结完该如何表达,再低头去看时,发现小松已经彻底睡着了。

不聒噪的时候倒是有几分可爱……轻松下意识的连呼吸都放轻,微微弓起背,以便能更清晰地观察他的睡脸。

他小心地伸手,碰了碰小松的头发,然后是眉间,顺着鼻翼往下,来到唇边。

诶嘿,软乎乎的,还挺好玩。第一次戳小松的嘴唇只是无意之举,没想到却激发出了难得的童心。他好奇地沿着一圈戳戳碰碰,戳完上嘴唇又戳下嘴唇,根本停不下来。

睡梦中的人被惊扰到了,咕哝了两句听不清的低语,随即泄愤一样扭头,咬住了那根逗弄他的手指。

轻松被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地发力后又硬生生卸去力道,他怕弄醒他,反复犹豫之后还是不敢硬将手指抽出来。

举着一只手是很累的,但是没关系,千金难买我乐意嘛。轻松边抵抗着手臂酸酸麻麻的感觉,边在心里酝酿出了一点柔情。

毕竟小松难得这么安静又可爱,像婴儿一样毫无防备地熟睡着……

巨婴没有前兆的一歪脑袋,呸呸地吐掉了他的手指。在睡梦中都做出了一个略略嫌弃的表情。

轻松:“……”

可爱个毛毛球,这混蛋,还是趁早灭口算了。

 

19 Apr 2016
 
评论(28)
 
热度(156)
© 花糖刺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