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漓,可以叫我笑笑d(^_^o)
遇见你就是我青春的幸运。
 
 

【速度松】颜色搭配理论(15)

前文链接:(1-2)(3)(4)(5)(6)(7)(8)(9)(10)(11)(12)(13)(14)

 

是遥遥相望的对比色,也是天造地设的互补色><


15

自记事以来,他们就知道自己是有着相同容貌的六胞胎之一,是特殊的存在。他们在有意无意间互相注视、彼此模仿,在反复的言行趋同中获取安心,构筑出一方外人无法进入的世界来。

那时候,与其说是“兄弟”,不如说是,“我”与另外五个“我”。

外力无法摧毁的,却终有一天会从内部产生裂痕,起初只是轻微的一道,像挣扎着想要打破蛋壳,后来又是一道、再一道。

平衡崩塌的那一天,光照耀进来,他们的天地间长出了不同的颜色。

他们开始真正以兄弟相称。


“跟兄弟做这种事不奇怪吗?”后来轻松秉持着钻研精神问。

“你指什么?”

“就是说,对着六胞胎中的另一人,跟有着同一张脸的人kiss什么的,不会别扭吗?”轻松边说,边不自在地绞着手指。

“诶?不会啊?”小松吃惊,“难道你跟我kiss的时候觉得就像在……”

他寻找着合适的用词:“就像在自我亲热?”

“好像不会。”

“这不就对了嘛?”小松道,“我也不会感到奇怪。虽然我的确时常感慨自己的闪亮迷人,但你放心,我绝对不是在把你当作自己的替身哦。”

轻松略略无语:“不,谁也没有那么担心。”

小松欣赏完他的神情变化,这才笑嘻嘻地说:“何必想得那么复杂?你也知道的吧,我们除了脸以外,从头到脚都是两个不同的人啊。我喜欢的是‘松野轻松’这一个完整的存在。而不仅仅是身为松野六胞胎之一、身为我弟弟的你。所以并不会多在意兄弟的身份。”

这好像还是第一次从小松嘴里听到“喜欢”这个词,轻松心中微动,旋即努力稳住了一副不太开心的面孔,他把地图拍到小松脸上:“就算你能说出朵花来,我也不会原谅你害我拿了最后一名这个事情。”

他们果然是等到比赛结束之后,才在前来寻找的老师的带领下,走出了森林。

返程路上,轻松一直在烦恼如何跟兄弟们交待,倒数第一的名次太过丢人,他担心被嘲笑,更担心被安慰,无论如何都觉得面子上过不去。该如何表示这并不是正常水平的发挥?该怎么传递其实自己并没有很沮丧失落?

小松吐槽:“你放心,那帮家伙根本不会在意的,没准根本连你去参加越野赛了都不知道。”

“不受关注的人才会这么安慰自己。”

“是是是,你受关注,你备受瞩目……服了,到底怎么会自我感觉这么良好,简直匪夷所思!”

“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除了我哪还有人这么关注你啊,你不要背太大的偶像包袱嘛。”

“……哼。”

两个人一路拌嘴,说是拌嘴,言语间却又带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思,连偶尔对视都能从对方眼里窥出不寻常的热度。

待终于回到家,拉开大门,十四松正趴在瑜伽球上晃晃悠悠的,一松低声道了句“欢迎回来”,椴松惯例地啪啪啪敲着手机键盘,忙里偷闲地抬头问:“你们去打小钢珠了吗?怎么一脸晦气,输光了吗?”

什么小钢珠,今早出门时才跟你们说过是去参加社团活动的吧!到底有多不把兄弟的话放在心上啊!

空松道:“Nonono,早说过他们不是去打小钢珠了,他们是去参加人生的竞赛了。”

好空松,还是你有心。

空松补充道:“跟ladies联谊,正是人生中最重要的关卡啊,你们应该提早跟我请教下经验,空松阁下必当不吝赐教。”

看错你了,兄弟之间最基本的感情也没了。

小松噗地一声笑了出来,向轻松递了个“看吧我就说会这样”的眼神。后者生气抢过一松手里的布偶猫,朝他扔了过去。

“喂喂不要动手啊。”小松堪堪接住,把它还给无辜又茫然的一松。

轻松更气,举起趴在瑜伽球上的十四松,想了想把他放下,转而把瑜伽球冲小松扔过去。

小松反应敏捷地一个后仰,空松应声倒地。

匍匐在地的十四松后知后觉地咬住袖子:“轻松哥哥怎么了?”

“没事,自我意识过高斯基都这样,吃点药就会好了。”

全程事不关己脸的椴松冷不丁听到了这句,在心里评断道,完了完了,居然说出了禁词,这下他俩该上房揭瓦了。趁现在在心里给小松立个碑吧。

这两个人,虽然关系好,但性格上真的说不上相合啊,毕竟是完全相反的两个极端。

这次出乎他意料,在他玩了好几盘消消乐期间,居然奇迹般的没有再听见吵闹声,好奇之下,他总算好好的分出点注意力来。

小松已经拉着轻松到角落去了,并且一直凑在后者耳边说着什么,便见轻松脸上的愠色一点点消褪,甚至露出个短暂的笑来。

椴松有些诧异,他虽然一直知道小松哄人本领一流,却也没想到这本领还能日新月异突飞猛进,居然已经进化到能惹轻松大怒,又能让他瞬间阴转晴的地步。

算了,是那两个人的话,没什么不能想象的。

他总说他俩不合,其实合与不合,哪有什么界限可供说明?

哪怕一天吵架打架八百回合,他们还是朝夕相伴,何况很多时候那些所谓的争吵里都带着他人无可介入的亲密。

某一瞬,椴松甚至有一丝嫉妒了,他在心里叹了声气,继续低头玩手机去了。

不过是一个平常的夜晚,他们平常的相处着,每个人都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

所有颜色都在同一屋檐在安然相处着,包括本该遥遥相望的红色与绿色。

小松看起了男性杂志,不一会儿笑得满地打滚,轻松坐在他身边,雷打不动地看漫画,完全不受干扰。

那真的是个性强烈各走极端的颜色,它们难得安静相处,却时常发生冲突,看似永远无法互相搭配。

但事实上,它们从未勉强造就和谐搭配,而只寻求鲜明地共生着。

在对方的映射下,更清晰地记住自己的模样。

就像了解自己一样的懂得对方。

于是他们成为彼此无法失去的互补色。

 


 

 

17 Apr 2016
 
评论(33)
 
热度(166)
© 花糖刺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