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漓,可以叫我笑笑d(^_^o)
遇见你就是我青春的幸运。
 
 

【速度松】颜色搭配理论(14)

前文链接:(1-2)(3)(4)(5)(6)(7)(8)(9)(10)(11)(12)(13)

 

14

假设有人让松野轻松形容一下他们家的长男,他会说,若是人类能靠智障发家致富,小松早已腰缠万贯。

八九不离十会收到同情的注目礼:“啊?这么夸张?挺不幸的吧,难道不会觉得没有这大哥更好吗。”

那样的话,轻松却又会严正地反驳道:“话也不是那么说。”

小松从来都不是零星、单调的一些词汇可以拼凑完整得了的。他知道他999副不同的面貌,他能用999个词组描绘他,他能说出他999个缺点。而当轻松意识到这点的时候,那所有的999,已经在心里重新交融,最终被烙刻成了另一个词——无可替代。

再也没有人会这样,总是嬉皮笑脸地凑过来闹他,强硬地要分享他所有的时间。再也没有人,能在他掉转头离开的时候第一时间找到他,能抱住他说一声没关系。   

所有这些独一份的东西,随着年月的流逝,都洗净了表面夸张的修饰,唯独剩下一份真实而不容忽略的情意,留在了他心底。

他没有办法不喜欢他。

也正因为小松的温柔以待,让他得以在许多年后,最终还是把那句话说出来:

“对不起……”轻松看着小松的眼睛,又重复了一遍,“对不起,小松哥哥。”

六年前,最终导致家里报警处理的那件事,其实他不是很记得清是怎么收场的。只知道自己回家之后就发起了高烧,那之后的记忆一直断断续续,或许是身体的自主保护机能在运作,知道他的恐惧,想帮助他遗忘。

对不起,当年以不可原谅的方式作弄了你。

对不起,让你一个人在森林里待了一天一夜,肯定忍受了很大的痛苦吧。

对不起,那之后从你身边离开,没有一句解释也没有一句道歉。

逃避是没有尽头的,唯一让噩梦彻底停止的办法,是醒过来。

他知道小松能懂。

“干嘛突然这么严肃,好不习惯,搞啥啦……”小松小声地嘀咕完,晃晃脑袋笑起来,“不过,好吧,我接受。”

“嗯。”轻松也缓和了神色,点了点头。

“不过既然要算账,还有件事不如一并算算?”小松忽的露出狡黠笑容。

轻松没反应过来:“还有什么?”

“‘小松哥哥,我把你藏起来的小黄书卖了’、‘呆松,废柴松,智障松。’”小松边模仿着,边观察着对面人的神色,意味深长道,“还要我继续提醒吗?”

顺着这些形象生动的提点,轻松彻底当机了。

今天的旧事重提,怎么都如此出神入化震撼人心,让人想穿越时空去掐死当时鬼迷心窍的自己。

“你你你……你都听到了!”他颤巍巍地说。

小松很是得意:“老弟,你该不会以为你那些三流小把戏真的能骗过我吧?说起来,那算什么啦,现在连三流电视剧都不兴那么演了哎。”

“可、可是你那时候在听歌!!”

“很不幸,那时候在间奏。”

“我我我……”轻松我了半天,也没我出个所以然来。他左右看了看,很想找棵最近的大树撞死算了。

“你说,咱们这账是不是应该清算下?”小松不让他逃,不但用带着热度的火辣视线锁定着他,连身体也越贴越近,像是很欣赏他这种局促到爆炸的反应似的。

轻松被逼得不得不稍微后仰,用手撑着桌布,视线乱飘,额头冒汗。

小松心里在爆笑,面上却无辜:“你很热吗?”

“还、还好。”轻松极勉强地应着。

“你是不是有点紧张啊?”

“嗯。”只听他声音越来越虚。

“你在紧张什么?”

话说到这儿,小松预测他只能说出“对不起小松哥哥我不应该那时候变着花样骂你”之类的求饶话来了。同时也准备好,此后放过他的几个要挟条件。

但哪怕他那么了解轻松,对方还是能冷不丁地出乎他的意料,并且带来些美妙而奇诡的展开。

轻松估计还在重启阶段,于是十万分老实又窘迫地说道:“我觉得你这样子就好像准备亲我。”

这个结结巴巴又土气的回答,确实很有他的风范,却在瞬间让小松心跳乱了一拍。  

God,这人要不要这么可爱?!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一切要素以及化学反应都已经具备,如果不顺势而为还是人吗?所以小松当机立断一气呵成行云流水地……把这个“好像”落成事实。

都是初次接吻,但相比轻松的毫无章法,小松更快地帮助两个人都加深了状态,并且逐渐占据了引导的地位。他用一只手轻轻地揉着轻松的头发,将人往自己怀里带……

等到双方微微喘着气分开时,轻松睁大眼,还带着几分懵懂地问他:“你……你怎么这么熟练?”

小松眼睛亮亮的,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这个……那个……虽然我没有实操经验,但是我有想象大法呀。”

“想象?”轻松一时嘴快地好奇道,“怎么想象的?”

小松竟也有点害羞起来似的,眼珠转啊转就是不说话,看看天,又瞥瞥轻松,看看地,又看看轻松。

在他这样暧昧隐晦的暗示里,轻松突然领悟过来,同时羞愤欲绝地抬起袖子捂住了脸。

他活到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被当成过意淫对象?!这到底该生气还是该开心啊!

小松这时候往后挪了挪,吐吐舌头道:“还是分开点哈,我感觉你快要控制不住想打架了。”

“你的算账方式真是特别啊!”轻松脸上红成一片,语调古怪地说。

“见笑见笑,这是针对你的特别算账套餐。”

“那现在两不相欠了吧?”

“呃,说实话还没算完。我本来打算说,你上次一共骂了我4句,礼尚往来我该还你4次。”小松诚恳地继续解释,“但是不能再继续了,再继续我把持不住的。”

光天化日之下,要点脸成吗!!!脸皮薄又自尊心高的轻松快要昏过去了。

“你不要激动嘛小轻松,我这算是在回应你的告白诶,不应该开心吗?”

“开心你个大头鬼!去死!白痴!”轻松爆炸式地吼完,瞪了他几眼,终于嘟嘟哝哝地小声道,“那、那是怎么个意思?你这是……接受了吗?”

他的恼怒和期待,羞愤与喜悦,纠结与释然,全然坦诚地展现了出来。

小松咧嘴笑着,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像是连眼睛都不舍得眨一下:“你说呢?”

无论是伤害,是道歉,是告白,亦或是其他的什么,是什么都可以,因为他早已决心接受来自轻松的一切。

 

14 Apr 2016
 
评论(43)
 
热度(189)
© 花糖刺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