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漓,可以叫我笑笑d(^_^o)
遇见你就是我青春的幸运。
 
 

【速度松】颜色搭配理论(12)

前文链接:(1-2)(3)(4)(5)(6)(7)(8)(9)(10)(11)

 

下章开始下砂糖雨><

12

“喂喂你怎么了啊!”小松震惊地伸出两只手,掐住轻松的脸,使劲往两边拉,“干嘛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看到我来了就这么激动吗?我知道我很有魅力但你也不至于这样吧。”

轻松真的要哭了,疼的,他一巴掌拍掉小松的手:“住手呆子!”他掩饰般地背过身去,“我、我先去跟老师确认下。”

这次带队的老师查了下名簿,点头道:“嗯,的确是临时调换了队员,现在你们组确认参加比赛的是两人,松野轻松与轻野小松。”他笑道,“是兄弟的话,默契肯定很好吧,比赛加油哦!”

又过了差不多半小时之后,老师冲他们招手:“可以出发了!”

小旗子挥下的那一刻,阳光里好似有无数的尘屑在飞扬,轻松下意识地闭了闭眼,而再睁开眼时,却见它们忽而变作透明的多边形玻璃,每一片晶莹剔透的面上都印照着六年前那个,和今天同样明媚的艳阳天。

 

……

“轻松你还在为昨天的事生气吗?”

“没有啊。”

“嘛,那就好。”小松笑起来,“如果我能不小心拿到第一的话,就请你去吃好吃的,所以你不要再生气了。”

“呦,这么大方?”

“嘿嘿,那当然,我们可是搭档。”

这时豆丁太看着表,发出号令,“小松,出发!”

小松边跑还边与他挥手道别:“一会儿见!”

待他跑得不见人影之后,豆丁太转头问现在唯一一个留在起点的轻松:“喂,你们这样真的没问题吧?这森林里有没有野兽什么的啊?”

轻松没回答,慢吞吞地做着伸展运动,等一套操做完,他才说:“放心,没问题的,等我也进去之后,你就骑着你的小三轮到终点去等我们。”

“好吧。”豆丁太看了看表,在笔记本上写下数字,“你也该出发了。”

是在进入森林之后,轻松心里才开始有了一点点不安,他需要几乎每时每刻比对着地图来确保自己不走错路,说实话他根本没有想到里面的地形会如此复杂。

那家伙……不会有事吧。

他加快了步伐。

等他到达终点时,首先就看到了空松和十四松神采奕奕地跟他打招呼,十四松欢呼着把棒球帽高高抛起:“我是第一!我是第一!”

再接着,一松……椴松……可是小松迟迟不见人影。

轻松努力地压下心头的异样感,怀疑地四顾着:“那家伙不会早就出来了然后躲在哪里,等着看我们笑话吧?”

“不会吧,连十四松哥哥都没看见他,但若是他第一个到的话,肯定早就跳出来炫耀零用钱都归他了。”椴松有理有据地分析。

于是他们继续枯等着。

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

开始焦灼,开始小心翼翼地交流,开始冒汗。

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

没有人敢把心里的担忧说出来,他们都是共犯。

……

可他们在视线相互接触时,都能看见对方眼里的恐慌。

太阳迟缓地移动着,终于将要完全沉没入西山。

他们始终没有等到小松。

最初谈笑的景象早已不复,椴松突然哭了起来,十四松想冲回森林里去找,被一松死死拽住。

“要是连你也在里面迷路回不来,我们剩下的人该怎么办啊!”素来寡言的猫系少年第一次这么严厉地吼人,十四松被训之后啪嗒啪嗒地掉眼泪,一松把他和椴松都拉过来揽着,低声道,“乖,乖,会没事的……小松他肯定只是多花了点时间……”

轻松失魂落魄地死死盯着森林的出口处,空松按住他的肩膀:“Brother……你还好吗?”

轻松这时才如梦初醒般,转头看着他,眼底浮现出蒙蒙的水雾来,他注意到了夜晚的将要降临,心里的绝望越来越深重。因为事前预想不过是两个小时就能走完的路程,所以他们的背包里根本没有照明设备。这就意味着,若是身处森林的小松再想随意走动,会很危险。

他慌乱地擦着眼睛,语无伦次地说:“怎么办……空松,我、我……是我的错,是我不好,我不应该把地图换掉的,他其实很不喜欢一个人待着,我却……我却让他一个人在里面……”他呜咽着,崩溃地跪倒在地。

空松跟着蹲下,牢牢地箍住他的肩膀:“听着,不是你的错,主意是我们一起出的,我们一起承担后果,OK吗?”

轻松哭得接不上气来,他被自己的种种猜想吓坏了,他想,森林里会不会真的有野兽,又会不会有很深的河流,小松会不会失足掉下去……越想越害怕,断断续续地说:“怎么办,爸爸妈妈都出门了……我……我……”

“这样,我们分头行动,你们留在这里等,说不定一会儿小松就出来了。豆丁太去找最近的便利店,给你们带一点吃的,一天不吃东西可不行。我现在赶回家,去给爸爸妈妈打电话。我们会解决这件事的,不要把事情想的太糟,好不好?”

轻松什么都没听进去,只紧紧地抓着他的手臂,哀求地问:“小松没事的对不对?”

“对,他不会有事。我跟你保证。所以现在你不要哭,我们都冷静一点,看着我的眼睛答应我,轻松。”

轻松听他的话,死死咬着牙,任凭眼泪再怎么肆意流淌,都不再发出一点声响。

豆丁太叹了口气,依照嘱咐走了。

等空松也走了之后,轻松又恢复了呆呆地注视着森林出口的姿态。

若是时光能倒流,他宁愿自己是那个拿了错误地图的人。

但做下的每个决定都是一条无法回头的路,这条路上时常充斥着后悔与不甘,却唯独没有重头再来的法门。

正因为世事如此,人们才会将满心激烈而又难以实现的渴求寄托于虚无的存在。

轻松就像抓住了最后的稻草一样,将指甲深深嵌入掌心,他在心里无数次地祷告,说服自己小松只是安静地待在森林里的某一处,等着大家找到他。

不要乱走,不要出事,不要……

神明什么的,不都是会为好孩子满足心愿的吗?那好,从今以后他都会好好的,都会乖乖听话,做一个正常人。再也不出这样损人利己的主意,再也不恶劣处事,再也不以特立独行而自豪。

把从前的自我抛弃也无所谓,从此承受报应也可以。

『神啊,如果你能听到我的祈求,求求你,把他还给我。』

请救救他最重要的人。

 

 

11 Apr 2016
 
评论(21)
 
热度(140)
© 花糖刺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