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漓,可以叫我笑笑d(^_^o)
遇见你就是我青春的幸运。
 
 

【速度松】颜色搭配理论(6)

前文链接:(1-2)(3)(4)(5)

 

 这章写的超级开心,恋爱的感觉真好啊^q^


6

早餐时间松野家保持着说相声的优良传统。

小松正襟危坐,宣布道:“我梦见自己穿越去前天看的A片里了,好像推倒了女神还亲了她一口。”

“咳咳,咳。”轻松不小心被呛到了。

其他人对长男这种以黄色笑话作为一天起点的行为早就见怪不怪了,椴松很淡定地问道:“竟然没有被女神胖揍一顿吗?”

小松摸着下巴仔细想了想:“她只是象征性地害羞了一下,然后乖乖就范了。”

“这算哪门子女神啦,所以你们有进行下一步吗?”

“嘿,嘿嘿,嘿嘿嘿——”小松傻笑。

“那不是挺完美的嘛?”

“是啊,如果这女神不要一抬头,长着一张跟小轻松一样的苦瓜脸就更好了。”

椴松黑线:“跟轻松哥哥长一样的女神……有点吃不消。小松哥哥你口味真重啊。”

小松赶紧表示了下谦虚:“一般般,一般般。”

轻松假装什么都没听到,只把自己的所有碗碟都往旁边挪了点,表示与他划清界限。

这笑闹持续了一段时间之后,椴松好奇道:“咦?今天轻松哥哥不先走一步吗?”这真是稀奇,要知道,轻松自从立志要以优等生作为发展方向之后,单独行动的时候越来越多,他拒绝被当作搞笑团体六胞胎组合的一员。

“啊……那什么……”轻松不自然地应着,绞尽脑汁思考该怎么搪塞过去。

小松道:“我拜托他等我一下嘛,路上可以说说话,昨天老师说要提问的问题我可是完——全没有预习!”

轻松仰头把牛奶喝干,权当默认。当然,并没有预习这么一回事,他不知道为什么小松替他解了围,甚至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今天迟迟没有出门,但是,当小松大喊着“多谢!我吃饱了,先走一步!”,并蹿过来拉住他的手把他拽着一起出门时,他心知自己并无半分的不乐意。

去往学校的那条路没有变,变得或许是心态。

否则为什么会觉得今日连漂浮在空气里的花香、从街角蹿过的野猫、侧身而过的车铃声……都格外让人欢喜。

到学校之后,倒真的便是互不干涉的学习生活。

间或下课,轻松懒得动弹,会在位置上随意地翻弄课本,或者趴着休息,而小松永远像是充了百分之两百的电力,游走在教室的各个角落散播智障病毒。

想想刚才上课时老师生气的面容……上一回作文内容是“我的未来希冀”,多么烂俗而好写的题目啊,全班只有两个同学被老师点名提醒。

一个是豆丁太,他写道以后不要读书要去卖关东煮。

一个是小松,他写道希望能不浪费校园时光谈个恋爱。

……简直丢死人了。当时轻松就想改名改姓假装并不认识那货。


轻松趴着,默默地打开了文具盒,借着上面的镜子观察小松在做什么。最近十次观察里有九次都会发现他在跟豆豆子聊天,这让轻松比较不解,小松其人,若一定要数他身上的优点,恐怕死活也凑不齐一只手,到底哪来的魅力能这么轻易地跟班花搞好关系?

说实话不止是豆豆子,其他女生也蛮喜欢跟那家伙相处——哪怕是在小松干出种种丢人现眼的事情之后。

这年头大家的审美都好奇怪。

不知道他讲了些什么,豆豆子突然笑得连腰都直不起来了。

豆豆子真可爱啊。

小松真碍眼啊。

豆豆子连穿校服都这么好看。

小松反正穿不穿校服都这么普通。

豆豆子真是辛苦了要忍受小松无聊的笑话。

小松凭什么就可以跟豆豆子尽兴聊天啊。

豆豆子……

小松……

轻松啪地合上了盒盖,悲愤地把脸埋进胳膊里。

完蛋了,为什么竟然有点嫉妒呢?

这嫉妒只可能来源于小松竟然能跟豆豆子挨那么近,应该是这样没错。为了验证这一模棱两可的猜想,趁着小松不在的某一堂课间,他也行动力卓绝地去搭话了。

首先姑且随意地聊一聊:“豆豆子最近跟小松很要好?我家不成器的长男承蒙关照了。”

豆豆子:“哎,一般般的要好啦。”

“是吗。”看吧,他就猜到。

“我觉得小松不太会哄女生开心呢。”

“是的是的。”呵呵,看吧。

“他跟我在一起,却总是在说跟你有关的话题,我有点跟不上节奏啊。”

“是……诶?!”是个毛毛球!到底什么情况!

豆豆子眨着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给他举例:“他总是跟我说你的趣事呀。”

轻松懵圈,谈话进行到后来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真羡慕你们,有兄弟姐妹大概真的很棒,不然小松怎么会每次找我聊天都那么开心。”

他愣了一秒,嘟哝道:“大概吧……”

跟豆豆子谈一场话胜过听小松讲二十年废话,信息量太大,直到放学后给校园花圃浇水时,都还无法完全回味过来。

这显然是一场精心设计的阴谋,说趣事?无非就是糗事吧!小松一定是在背后诋毁他,破坏他在豆豆子心中的形象,以此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但是……但是……在别人面前却一直谈论他什么的……

轻松用力摇头,拍打自己的脸颊,冷静啊松野家三男,不要笑,控制住表情,面部肌肉,加油啊,这根本不是什么值得开心的事情?!

他头脑混乱地浇完了水,正往回走,突然感觉手里的喷水壶沉了沉——被人握住了。

“呦~”

“呦个头,干嘛突然冒出来,吓我一跳。”

从他身后追赶上来的除了小松还能有谁。

“等你一起回家咯,你动作太慢了,我只好过来看看你到底在干啥。”小松理所当然地回答道。

“我又没有让你等。”

他们边说着话边往教学楼走,始终保持着一个身位的前后距离,轻松握着喷水壶的把手,而小松也并未放手,拽着水壶的喷嘴处,亦步亦趋地紧随着轻松。

这场面对轻松而言是始料未及的,心跳微妙的加速了,每走一步,都能感觉到水壶上多出来的一份不轻不重的力道,感觉到身后还牵着另一个人。

伴随着这种形式的感受,有难以言述的安心感游走心间。

简直跟少女漫画似的……再一想,便忍不住唾弃自己了。

“哦!”小松忽然大力晃动起了水壶,“我们这算不算借物牵手?”

“不要讲这种恶心的话好吗,快放手啦笨蛋。”

“你让我放我就放?那多没面子。”小松哼哼唧唧的,“偏不放。”

轻松没好气地回头:“你这么欠扁,信不信我揍你?”

小松却回他一个无赖的笑脸:“我这么有魅力,你怕不怕喜欢上我?”

 

 

 

 

03 Apr 2016
 
评论(15)
 
热度(176)
© 花糖刺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