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漓,可以叫我笑笑d(^_^o)
遇见你就是我青春的幸运。
 
 

【速度松】颜色搭配理论(3)

前文链接(1-2)

 

3

那本来应该是很好的一天的。

——如果不是到学校之后他就发现稿子不见了的话。

轻松手心都是汗,将自己的所有东西翻了个遍,可是没有,没有,哪里都没有。

他确信自己将写得密密麻麻的讲稿放在课桌的桌肚里,前一天回家前还好好确认过。

若不是他的记忆力有误,只能推测是不是稿子被别人动过。恶作剧?小戏弄?

拜托了,怎样都好,不要挑这个时候啊!!!

满心焦灼之下,轻松有些无措地转向邻座的同学:“抱歉,你有看见过我放在这儿的……”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没有没有!我还有事回头再说哈!”对方匆忙地跑出了门,甚至不给他把话说完的机会。

教室里一如既往的喧闹,没有人注意到在一隅发生的独角戏。

怎、怎么办,轻松不自觉地捏紧了左手,指甲深深地嵌入掌心,他试图用疼痛来保持清醒。

对……需要重新写一份稿子,现在的话,现在的话还能来得及,他重新摊开一张纸,努力想要想起大纲里的字词,却绝望地发现,不要说完整的句子,他连最简单的词组都无法回忆起来。

整个人都如同被人扔进冰窖里冷冻了一回,全身都是僵硬的,他难过地想,是不是老师把这个任务交给他就是个错误决定呢?他只是外表伪装成了可以应付一切事宜的样子,可是其实他不是,他只是一个会轻易慌神、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的劣等生。

全员去列队前,刚从洗手间回来的小松似乎注意到了他的异常,疑惑道:“喂,怎么了吗?”

“没、没什么。”轻松回过神来,深吸了口气,将压在右手下的那两张纸叠好,塞进了制服口袋里。他用了太大的力气去假装平静,以至于没注意到小松带着担忧的目光。

第一反应是假装什么都没发生,是不让人看见自己的失态,他所拥有的,也不过就是这点可怜的自尊罢了。

——尽管这自尊很快就会被烈日灼烧成灰。

……没有时间了。

松野轻松平生第一次有机会站在全校师生的面前,所有人都保持着仰望的姿势,等待着他的精彩演说。而他看着两张空白的稿纸,脑中亦是一片空白,只有无力与自卑拧成无形的气流,伸出利爪扼住了他的咽喉,让他说出断续而蹩脚的话来,像滑稽的小丑一样博取大家的嘲笑。

轻松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下的台,双膝软软的使不上劲,手指抖个不停,他听不真切,或许有人在窃窃私语询问同伴,或许有人在细声嘲笑。在询问这么丢脸的人究竟是谁?在讽刺他不自量力?在痛骂他给班级丢脸?难以计数的目光像蛛网一样,缠得他动弹不得。

他脑海里所有杂乱无章的文字重新排列组合,最后成了无声的悲泣:如果能消失就好了。

为什么像我这样的人还存在在这里。

明明想着要好好表现,明明一直害怕着去表现,明明好不容易下定了决心,他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做错了哪一步。

能消失就好了。到没有任何人的地方去吧。

他不得不逃离,就像想要逃离噩梦一样迈开双腿。

时间被拉得无限长,又嗖地一下缩短,经过了空荡的电车车厢,经过了夕阳照耀着的小河,经过了宁静偏远的公园,他走到了尽头,在大树前停下了脚步。

轻松抿紧嘴唇,将手按在树干上,半晌,像找到了依靠一样,慢慢滑坐在地。

这时候他意识到自己其实不是漫无目的地在瞎走,这是他陌生而熟悉的童年乐园,很久以前如果他有不能解决的烦恼就会到这里来。

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国小毕业之后,乐园变成了他再也不愿意踏足的噩梦之源。

没想到在最不清醒最不理智的时候,再一次回到了这里。

像是一个怪圈,兜转了半天,最后连目的地都在嘲笑他只能一辈子活在阴影里。


天气正在逐步转暖,因此白昼也被拉长,轻松保持着同一个姿势呆呆地看着太阳,他对时间失去了概念,不知道自己已经一个人待了多久。

等到黑夜终于舍得降临时,它虽然带走了大部分的光源,却又为他带来了别的东西。

那一连串急匆匆奔来的脚步声,最终停在了离他不过几尺之外。

轻松朝声源转头,夜色里,看不清对方的神情,但他感觉对方明显的松了口气。

“你……”他试图说些什么。

可小松已经走上前两步,毫不在意尘土,就这样半跪下来,俯身抱住了他,一只手按着他的发顶,另一只手一遍又一遍地轻轻拍打着他的后背。

他带来的温度太过炽热,轻松像是被烫伤了一样忍不住颤抖了一瞬。

“真是的,不要连声招呼都不打就乱跑啊,净给人添麻烦。”

这就是最后一击了,他想,突然涌上心头的委屈让他不得不咬紧牙,才能勉强抵抗住想要流泪的冲动。

其实在自己待着的这段时间里,他觉得已经想得够清楚了,什么嘛,也不过就是一次失败。

不用担心的,本来就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角色,没人期待他做出多大的成绩,无非是多了一个被取笑的梗而已,多被笑两次也不会少一块肉。

他想他应该若无其事地回去,假装混不在意,

“乖,乖,没事了,哥哥我在这里。”

可是小松小心翼翼地抱着他,轻声哄着他。

他闭上眼睛,终于肯让眼泪掉下来。

 

害怕、无措、找不到指向的愤怒、对自己的唾弃,种种憋闷了一天的情绪找到了宣泄口,一时半会儿无法止歇。

“小松你这个骗子!再相信你我就一辈子娶不到喵酱!”

“呃你本来也就娶不到啊,话说为啥突然骂我……”

“什么幸运樱花,幸运个P!”轻松还带着哭音,含糊不清地骂他。

“好好好,我的错……”小松压力山大地背下了这口锅。

“我的稿子不见了。”

“好好好,我的错……”

“我应该万无一失的。”

“好好好,我的错……”

就这一次,让你无理取闹吧。

等到轻松看起来逐渐平复了情绪,他才清了清嗓子,掏出准备已久的说辞来:“该怎么说来着,虽然在全校面前出丑的确很糟,但是反正不是第一次了,不要在意那么多嘛,往好的方面想,以后说不定会有更丢脸的时候呢对不对?”

“……”轻松觉得眼睛里的液体擦都擦不完了,他就像回到了很多年前那个被大狗追堵的午后。

没有人可以求救,而唯一站在他身边的人脑子不太好使。

人生,真的是太艰难了。

他用力地把鼻涕跟眼泪全部擦到小松的衣服上。

 

 

31 Mar 2016
 
评论(11)
 
热度(168)
© 花糖刺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