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漓,可以叫我笑笑d(^_^o)
遇见你就是我青春的幸运。
 
 

【速度松】一次巧妙的装醉试验

Totti助攻小天使【笔芯

 

一次巧妙的装醉试验

 

1

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临了。

松野家的空气凝滞了一般,每个人的呼吸都十分沉重。

小松面色惨白地靠在床头,他不停地咳,又担心围在他榻前的弟弟们担心似的,拿手捂住嘴,半晌平复了气息,缓缓道:“如果这次真的挺不过去了,我……”

他的话语像是一个开关,其他人忽然间都找到了自己该干的事情。

轻松正在翻电话联络簿:“我记得是要联系火化……”

一松低声道:“不用这么麻烦。”边说边拿被子把小松卷起来,“就这么扔到谁也找不到的地方去吧。”

“不用这么麻烦哈哈哈。”十四松不知何时已经穿上了棒球服,做了几个下蹲舒展运动,咧嘴挥舞着球棒,“看我用这个把小松哥哥瞬间击飞到谁也找不到的地方去!”

“不用这么麻烦。”行走在时代最前沿的椴松微微一笑,打开手机,点击“一键下葬”,屏幕上的字闪闪发光:专人管理,马上出殡,前后一条龙服务,现在订购还可获得10G免费哀乐包!他轻快地道,“看,这样就不用给我们添任何麻烦了呦。”

轻松、一松、十四松一起点头:“原来如此!”

“你……你们……”被裹成一只屈体毛毛虫的小松,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想起了某个惯常不会期待的人物,“空松那小子呢?”

“啊,去拿吉他了,准备在你的坟前唱歌吧。”

椴松郑重地伸出手合上他的眼皮,低诵道:“安心去吧,哥哥。没有你我们也会好好活下去的。”

松野小松,享年2X岁,阵亡前最后一次刷新了对弟弟们的认知。

 

2

“太无情了吧!都是人渣啊!哥哥我平时是那么教导他们的嘛?”小松醉醺醺地吐着怨言。

豆丁太不胜其烦:“说到底都是你自己的错吧,明明只是感冒而已矫情个屁啊,再说你们白痴六胞胎到底是什么脾性你不是应该最清楚吗,早在动画第二集就见识过了吧混蛋白痴可恶。”

小松也不知有没有真的听进耳朵里去,叹着气把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快把你家大哥领回家!他这鬼样子别的客人都不敢来了啊!”这回豆丁太在跟刚气喘吁吁赶到关东煮摊前的另一人讲话。

“抱歉啊豆丁太,这麻烦鬼承蒙你照顾了。”轻松呼吸都没调匀,已经着手把小松的整个身体揽过来,以半抱半扶的姿势将人往大路上带。

“既然知道抱歉……你们倒是把钱付了啊!!!”可怜倒霉又心善的摊主冲着以绝尘之速离去的两个人吼道。

“呼……哈……哈……”确保进入安全区域之后,轻松才放缓了步子,方才为了跑的快点,干脆直接把小松背起来了,跟死猪一样沉啊这大型垃圾!

而且一点都不老实——“喂……你……”小松像是说梦话似的,将脑袋深深埋进他肩膀。

啊啊啊真是的,浑身酒气臭死了啊,别靠那么近啊,

“轻松吗……轻松啊……”像小孩子一样不停地重复着。

“干嘛干嘛?”被他吵得受不了,轻松不得已地应声道。

“怎么是你啊……”

“你以为我想来吗!再吵就把你扔路边了啊!”

“嘿、嘿嘿你不会……”

“哪来的信心啊混蛋,我可是第一个说出要火化你的啊!恶人役懂不懂!”

“谁让你喜欢我哈……”

这句话有着电击般的效果,轻松手一抖松开了,背脊也条件反射地挺直,这结局便是本来背着的小松“哐”地一声掉到了地上。

这样大的撞击之下,醉鬼还是没醒,也不愧是天赋异禀,甚至还在冰凉的马路上翻滚了两圈,抱住了轻松的腿。

那天的最后,当其他兄弟们开门迎接,看见的是莫名阴沉着脸的轻松,以及被轻松以拽着一只腿的方式把人拖回来的、脑袋上鼓着大包的小松。

下一话阿松大概会叫做《暴君的回归》吧。


3

松野家的六胞胎,从懂事以来,就兢兢业业地尽着“别人家孩子”的职责。

“你可别学他们啊!”、“量多不敌质低啊。”、“要是连那六胞胎都比不过,怎么对得起乡下的妈妈!”……

——之类的。

此刻,别人家的废柴大人们正在享受不怎么温馨的晚餐。

“该说什么好啊,完全不能当加分项的家人们……”轻松小声吐槽。

小松拍他肩膀:“别说的这么无情嘛。”

“是是,你以为这是谁的错啊,完全起不到模范作用的长男大人。”

小松摊手:“哎呀,可我虽然没带好头,也没有教育你成为这样的老弟呀……”他拿腔作调起来,把身体扭成面条,“喵酱!敲~可爱!爱你,追随你一辈子呦!”

他哈哈大笑:“如何?模仿三男之高♂潮表演,是不是惟妙惟肖?”

轻松没好气:“不怎样,我想揍人了。”

小松眨眨眼:“传说中的打是亲骂是爱?”

轻松握着大汤勺,恐吓道:“不要逼我,我真的会一勺拍你脸上。”

小松索性放下碗,身体后仰用手撑着地,笑嘻嘻半是挑衅半是挑逗地道:“来,用力。”他故意将尾音拖得十分暧昧慵懒。

轻松:“……”他面上忽白忽赤,心想是自己败了,当一个正常人遇到不讲理的人渣时怎么可能有办法呢?

万万没想到,他的倒霉兄弟们,当时在饭桌上摆出事不关己姿态的倒霉兄弟们,却从此记住了这个梗。

当轻松想嘲笑椴松难得对女孩失手时,椴松会无辜地道:“因为我不如轻松哥哥‘用力’嘛。”

当轻松想试着用猫咪作为媒介与自家阴沉四男交流下,一松边把猫递给他摸,边慢吞吞道:“别太‘用力’。”

还有十四松完全跟一松学坏了啊!都快想脱下裤子用屁股对着他用力憋气了。

当轻松疲惫地想找个角落哭泣一番自己悲惨的命运时,空松会叼着玫瑰凑上来,压低嗓音道:“被这沉重的命运压弯了背脊吗,我重要的brother,这方面我倒是可以传授你最珍贵的经验,如何用力活着,用力去爱——”他真诚地咏叹道。

都,给,我,去死吧!!!

小松十分无辜、百分疑惑:“你最近为什么火气这么大啊?觉醒了什么新人设吗?”

轻松没说话,他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他的确是太烦躁了,然而让他这么烦躁的罪魁祸首还在那优哉游哉嘻嘻哈哈,说是火上浇油也不为过。

小松不甘寂寞:“话都不说一句,有这么讨厌我吗?”

轻松沉默了下,低声道:“嗯,由衷讨厌。”

“啊哈哈,小轻松傲娇起来有点可爱哦,用什么强调嘛,这说明其实是喜欢吧?不要不好意思呦。”

在听到那一个关键词的瞬间,轻松整个人都被按下了暂停键。

小松维持着躺倒的姿势,一扬手把漫画书丢开了,咕噜咕噜滚了几圈,翻滚到轻松身边,仰着头看他,故意撒娇般道:“喜欢这样?”说着龇牙咧嘴地露出鬼脸来,“还是喜欢这样?”

他说的是些什么轻松一个字都没听懂,但轻松觉得自己听见了很多很多的“喜欢”,这个词眼密密麻麻、重叠交错、变换排列,把可怜的小小一方脑海淹没了。

所谓的一直缠绕着他的烦躁感,此时剥落了外壳,露出了本来面目,那是多么刺眼而灼热的“喜欢”。

小松拱了拱,伸出一跟手指戳了戳他的手背:“轻松?”

这最后附加上的热度,终于把理智烧断了。

轻松反手握住小松,旋即直接跨坐到他身上,用另一只手按住他的肩膀,趁着小松没反应过来之前,一鼓作气地低头,用自己的嘴唇封住了对方那张总是喋喋不休的嘴。

是过了五秒吗,抑或是五分钟呢?

不如说在真的这样做的了第一秒就后悔了,因此只是浅浅地唇畔相触便离开。他还保持着居高临下的姿势,却撇开目光不敢看自己的哥哥。

这之后被讨厌也好,被直接炮轰出家门也好,

小松动了下,紧接着下一秒用了很大的力气起身,顺势推了轻松了一把,后者猝不及防地被直接掀翻,还以为按照这架势接着就会有一记铁拳招呼上来。

可是完全出乎他意料的,此时调转了立场正俯视着他的小松,以盈满笑容的脸庞面对着他,说道:“这种事,知道该怎么做吗?”

“??”轻松呆呆地回望他。

小松伸手捧住了他的脸,俯下身来:“要‘用力’哦。”


4

“真有你的啊,椴松。”

“那当然,装醉这一招可是新世纪骗婚骗炮十大利器之首呢,我自己都还没尝试过,反而先传授给你咯。”

“嘿嘿,算哥哥欠你一个人情。”

 

 

 

13 Mar 2016
 
评论(8)
 
热度(194)
© 花糖刺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