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漓,可以叫我笑笑d(^_^o)
遇见你就是我青春的幸运。
 
 

【速度松】一场时髦的双向暗恋

其实并不时髦哈哈哈

 

 

那件事发生在一个玩小钢珠输了很多钱的傍晚。夕阳将孤独而穷苦的男人的身影拉得很长。

“松、松野先生——”

一瞬间,小松以为这个陌生而细弱的女声在叫他。

事实的确如此。面前站了个纤瘦的少女,因为她低着头看不清面容,但能看到一点涨红的脸色。如果要形容的话,可爱程度至少是椴松性转那个级别的。

她结结巴巴地说:“远看像您,就忍不住追上来搭话了。我与您一起参加过好几回演唱会的……上星期那次,人太多我摔到了,您扶了我,有印象吗?”

演……唱会?小松悟了。他心痛地看着眼前的姑娘,她连头都不敢抬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难怪会搞错对象,所以说这么好的妹子为什么会跟轻松那蠢货发生纠葛啊!

松野小松感觉内心的野兽快要出笼了。

他迅速整理装束,把呆毛藏好,裤腿卷得一边高一边低使得棉袜全露,衬衫衣领揉皱竖起来,最下边的扣子解开肚脐若隐若现,再将裤子往下轻轻一拽,让内裤边恰到好处地抛头露面。这一切都做好后,他捏着嗓子道:“我当然记得啦,哈哈哈。”

——这怎么可能呢,如此恶魔的做法真是太失礼了。

如果不想一个能让妹子在3秒对轻松彻底绝望此生不愿再相见的办法,实在对不起人渣长男这个名号啊喂。呵,小松露出微笑。

在他脑中思绪翻飞之时,女生又说话了:“拖了这么久,但我还是想好好感谢您。”

咦?他措手不及。

“还有……我、我十分仰慕您。”

在女生终于忍耐不住,抬头看他之际,他迅速将呆毛藏好,嘴巴拗成三角形,努力让神情更蠢更“轻松”一些。

啊,果然是个清纯而美丽的姑娘。

“轻松”慌慌张张地摆着手,脸色堪比老番茄:“诶诶?诶?这词太重了实在谈不上如此……我我大概只有当fan的资历比你老吧哈哈哈……”

女孩子被他逗乐了,忍俊不禁地捂嘴,紧张之姿去了大半。

“轻松”瞥瞥她,瞅瞅地面,瞥瞥她,瞅瞅地面,小声道:“我谢谢你才对。”

她好听的声音问道:“有个冒昧的问题,您有正在交往的,或者是喜欢的人吗?”她的双手用力绞在一起,“不是指对偶像的喜欢哦。”

这回,“轻松”似是沉默犹豫了良久,才挠着头,傻乎乎而扭捏地应了声:“嗯。”

“这样啊。”她轻声说着,也被他笑容感染了般,微微牵起了嘴角,只是不知道那里面是否有苦涩与遗憾的意味。

他有点不记得是如何道别的,反正也是平淡无奇的吧。他拨了拨头发,呼出口气来,不知为何褪下了伪装反而更觉得疲累了。

这多半不是突如其来的圣母心发作,只不过是觉得人能对谁袒露心意是一件很难得的事,要是知道自己认错人表错情,肯定会很受打击吧。

何况,他未尝没有私心。

小松就这样半垂着头,晃悠悠地开始往前踱步。

他有点想笑,以前有时候会想,轻松这家伙总有一天会有女朋友吧。不不不,不一定,笨得要死还是个废物偶像厨,这样的type也会有女生喜欢?哈哈哈,如果真的有,那这个女生挺不幸的。

他笑不出来。

如果真的有那样一个女生,与轻松互相倾心,他呆呆地想,她说不定很幸运。

空气中的绷得紧紧的那根弦蓦地——被轻轻震动了一下。

小松惊愕地抬起视线,正撞上几步之遥的、因为逆光而神情不明的轻松,那个真真切切的本尊,与他在这空荡荡的街道上,仿佛对峙一般面对面站着。

他们头顶是压得很低很低的橙红色天空。

 


家里的气氛莫名紧张起来,自打两个人一前一后进门,轻松几乎没有理睬过小松。

更可怕的是,轻松在睡前特意跟十四松对调了位置。这可是二十几年间从未出现过的严重事态。

“难道小松哥哥又偷看轻松哥哥自己发电?”椴松有理有据地分析道。

“谁知道。”一松拿着逗猫棒一会儿撩撩猫咪,一会儿撩撩正在假装自己是猫咪的十四松。

空松正坐在窗口翘着腿弹吉他:“沉重的爱♪在brother心间闪耀♪什么时候才轮到空松阁下登场♪去拯救那迷途的羊羔♪”

然而这次他们真的都猜错了,直到第三天,那两人之间也没有和好的迹象。

只好担负起操心六胞胎关系之责的椴松很无奈,撒泼打滚以死相逼无所不用其极,终于把两位哥哥连同母亲大人给的采购清单一起请出了家门。

绝对不是我懒得去采购,是想给笨蛋哥哥们制造和好机会呢。椴松心情愉悦地想。

换做往日的话,轻松必定要抱怨小松以添乱为己任,不帮忙挑选,不帮忙拎袋子,总之完全是个废物累赘。

但今天,他直接采取了暴击力度大于等于100%的无视大法,硬是提溜着两大袋鲜果生肉,一个人健步如飞。

小松也依然锲而不舍地撩他,第三天。

这人真的是有时候超麻烦的,小松的耐心值也快要清空了,索性站定不动了,大声嘲讽道:“啊啊抱歉,破坏了你今生可能都仅有福气享受一次的被告白机会!”

轻松果然停住了脚步,转过身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你是在挑衅?”

小松抱臂淡定地站着:“咦,我有吗?”

“你没有吗?谁给你权利替别人说话做决定?目中无人也要有个限度吧!差劲!”

“哦,这会儿生气了,那当时我和那女生交谈的时候,正躲在附近阴暗角落里偷看的你,又为什么不直接跳出来拆穿我呢?明明全都听到了吧。”

轻松一时无法辩驳。

“如何?说说看原因?”小松勾起了个嘲讽的微笑,继续说下去,“我们可爱单纯的三男呦,没有当场跳脚,无非就是那个原因啊,你真的跟我说的一样——

“你的确有喜欢的人了。对不对?”

轻松张了张嘴,下意识想反驳,被对面打断了。

小松背光站着,身影被夕阳拉扯摇晃着,单薄得像是随时会被风吹散开去,连声音也是。

这场景跟三天前何其相似,只不过此时立场对调,咄咄逼人的变成了小松。

他一字一顿地说:“你想清楚再说,看着我的眼睛说。”

轻松下意识便顺着他的视线,与他目光相缠,也在与此同时,震惊地发现了那双总是蕴着笑意的眼睛里,深藏着的寂寞与认真。

所有堵在嗓子眼的话都烟消云散了,他有种终于明悟的欣喜与更大面积的难过,什么都说不出口,丧失了所有力气。

小松耸耸肩,翘起嘴角:“哥哥我啊,不是胡乱就点头应承的人,之所以敢那么说,是因为你最近要么忽然傻笑要么自言自语,连看漫画都会神游天外,还会超级恶心地脸红起来。”

他的声音像最震耳欲聋的落雷,字字砸在了轻松的心里,那里面夹杂的莫名愤怒与悲哀,简直要将他锤打得体无完肤。轻松身体里的某一部分痛苦地蜷在了一起,在小声说:不是的……

小松自说自话着,端着快要维持不住的假笑,声音微微颤抖着:“小轻松终于有喜欢的人了其实也是好事,抓紧时间去追求吧哈哈!不过你的眼光一向都不怎么好,本来应该交给我审查一番啧啧。”

不是这样。

“果然还是哥哥我最了解你啦。好啦好啦,别在意这个,就当是我提供的免费service,替你挡掉这回吧。”

不是这样。不是这样。

“嘛,你一句话都不说我也怪尴尬的,回头见吧。”小松把一只手揣进裤子裤袋里,另一只手朝他挥了挥,转身朝着夕阳沉没的方向走去。

不是……不是这样!!!

为什么脑袋这么疼?为什么眼睛也重得厉害?轻松捏紧拳头,终于忍无可忍,他冲着大哥离开的背影,撕扯着嗓子喊出声:“混蛋王八蛋兔崽子你站住!!!”

他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将自己的心剖开来:“是,我是有喜欢的人了!但那又怎么样,这是我自己的责任,我不需要任何人替我传达!我什么都不敢说不敢做哪怕跟喜欢的人朝夕相处连睡觉都挨在一起!我根本不敢奢求他也用同样的目光看我!什么被告白的机会?我怎么会介意那种东西?因为根本今生今世都不会有!有一点你说对了,我的眼光不好,烂到极点了!才会喜欢上那个永远自以为是自作主张妄图替我做决定的蠢货!!!”

小松的脚步停住了,怔忡地缓慢转过身来。

“你这个人啊……到头来一点余裕也不给我……”轻松失了力松开手,他提着的袋子跌落在地上,水果滑滚出去。失控之后,竟连泪腺也莫名地管不住了。他咬着牙,假装不知道自己脸上淌落的液体,只倔强地瞪着对面的混蛋。

而小松,逼迫他说出了这一切的小松,永远漫不经心而冷静的小松,第一次这样慌慌张张地朝他跑过来,这样笨拙地伸出手想替他擦拭眼泪,这样——用力地拥抱住了他。

谁的苦侯,谁的纠结,谁的不抱希望,谁的终于死心……所有无法公之于阳光下的悲哀,在这一刻,仿佛被拥抱带来的温度消融了。

他们沉默了很久很久,直到轻松突然“啊”了一声:“我说,那些刚才滚得满地都是的水果呢……”

小松松开手臂,四下张望着,失笑道:“大概被路人捡走了吧。”

什么?!路人什么鬼!那我们在这里拉拉扯扯上演言情戏码岂不是也被看光了吗!重新冉冉升起的羞耻心让轻松很有撞墙的冲动。

两个人合力把残存的采购物清理到了一个袋子里,小松假装不经意地从轻松手里把袋子拎过去:“今天突然想练练臂力而已。”

轻松有些不好意思,也伸手去与他一起拎,不可避免的,两人的手背总是相撞,肌肤相贴激起奇妙的触感,像过电一样。

这样走了一会儿,小松突然说,“有件事说错了哦。”

“啥?”

小松极轻地嘀咕着:“你这人就是太悲观嘛,今生今世都不会有?怎么可能……”

“你说啥我听不见。”

“我说——”小松偏头去看他,露出灿烂明媚的笑脸,“以后请多指教啊!搭档!兄弟!家人!”

“什……”轻松或许是反应过来了,涨红了脸没往下说。

家人这个词是很重的,它意味着几乎是强制性地将他们的生命牵系在了在一起。

也意味着,虽然吵架、打架,偶尔很想掐死对方,虽然会做错事,虽然会有迟到的表情达意……但最终还是想包容并且接纳你的一切,与你一直在一起。

小松稍微动了动手腕,把塑料袋换到另一只手,而空下来的那只则紧紧地牵住了轻松。

他们并肩走在回家的路上,迫不及待探出脑袋的晚星为他们照耀着前路。

 

 

01 Mar 2016
 
评论(11)
 
热度(175)
© 花糖刺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