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漓,可以叫我笑笑d(^_^o)
遇见你就是我青春的幸运。
 
 

【速度松】平凡日子与不平凡的恋爱

*含材木与数字

*写完觉得太过腻歪了.......但是又觉得没有哪里不对2333

 

平凡日子与不平凡的恋爱

 

1

松野小松是个疯一样的男人。

放在小黄书里,大概就是那种想见你于是马上开好房的行动派角色。

恶劣至极。轻松这么评价道。

小松觉得很受伤,他威胁道:“说话还是要小心哦,不然你很容易失去我。”

轻松无动于衷:“啊,天哪,我到底是做错了什么才会得到你。”

小松似乎十分欣赏他这口不应心的搞笑,嬉笑着飞了个吻,将手指贴在轻松脸侧。而轻松差点没跳起来,脸色像煮熟的虾:“干干干嘛?!”

小松反而不满:“我说你啊,明明跟我交往中吧,总是躲得这么远是几个意思,连最起码的接触都不情不愿以后可怎么办啊?”

以后?以后是指什么?难道是他想的那样吗?轻松的脑袋进入了混乱状态,脱口而出道:“你追我是为了上床?”说完内心十分崩溃,天哪,刚才说了什么,说了那个词吗,真的说了吗?!不不不刚才那一瞬好像被附身了。

小松认真思考了一会儿,开心地道:“不是啊,厨房、地板、沙发都可以啊。”

轻松自燃.gif。

 

2

松野小松是个惯于缠人的男人。

他可以将一句告白在心里憋好几年,也可以在顺利交往之后逮着一万个借口黏在你身边。

甚至在睡觉前,都会凑近来咬耳朵开玩笑,说要不要像很小的时候那样手牵手睡觉?

轻松瞪他,心里紧张得要命,又碍着其他兄弟正在身边打枕头战,他结结巴巴地生着气,压低声音道:“当然不要了!被他们发现怎么办!”

这回小松还算饶过了他,啥也没说,招呼兄弟们乖乖躺下熄灯睡觉。

反倒是轻松因为那一出而完全乱了阵脚,紧闭着眼也一直无法酝酿出睡意,他在深夜此起彼伏的鼾声里彻底放弃了好眠,侧过头去,借着从窗口透进来的微光观察长兄的睡颜。

良久,终于咽了口口水。从被子下面缓缓移动着右手,悄悄地贴上小松的手。

意外的不怎么温热,他却觉得触碰到的那一刻十分安心。正要放手,没想到竟被牢牢反握住了。

一切发生得太快。轻松完全没反应过来,就见小松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睁开了一边的眼睛,这会儿正直直地瞅着他,揶揄地小声说:“你真不坦诚啊。”

……这个混蛋!

轻松几乎要涨红脸了,他不敢大声吵嚷,也没办法抽回自己的手,索性闭眼装睡。这一回,很神奇的,他真的很快就在不知不觉中沉入了梦乡。

 

3

松野小松是个没干劲的男人。

明明说要认真相处的是他,但觉得约会好麻烦的还是他。就在家里待着吧。他这么跟轻松说道。

他们刚进门,就发现里面已经被另外两人占领了。                           

空松斜倚着橱柜,捋了捋额发:“如何,my brother,你是否愿意跟我一起结伴攀登人生的高峰?哥哥我,万分想让你看到独特的风景。”

“不要。”正规矩坐着看时尚杂志的椴松果决坚决决绝地回答道。

根、根本连半秒都没有考虑啊!空松大受打击地贴着门往地上滑。

椴松撑着下巴在翻时尚杂志,突然笑起来,他说:“不过,下次一起去爬富士山吧。”

轻松默默把门关上了。

轻松:“……”

小松:“……”

轻松:“他果然什么都不告诉我们啊……”

也有点受打击的小松道:“我们还是去屋顶吧。”

没想到那儿同样被人占领了。从他们的角度看过去,正好能看见十四松跟一松正并肩坐着看日落。

夕阳的光照射下来,将他们衣衫、脸庞,连带着眼瞳都染成明亮的黄,温暖的红。

十四松保持着大张着嘴在笑的姿势,将近乎憧憬的目光投向天边的那轮红日。

他说:“一松哥哥。”

一松没有动,只是转了转眼珠去看他,回答道:“嗯?”

十四松张着嘴在笑,羡艳地看着红日。

过了会儿,他说:“一松哥哥。”

一松没有动,看看夕阳,又看看他,回答道:“嗯。”

十四松仍张着嘴在笑,他拿摇摇晃晃宛如垂耳兔的衣袖指着太阳,问道:“像不像昨天吃的大饼?”

“……”一松没有动,但他的眼睛弯了起来,他说,“嗯。”

十四松好像有点遗憾,他甩着衣袖大声宣告道:“想吃。”

于是一松把胳膊递了过去。

十四松也就真的张口,用牙齿叩住他裸露在衣服外的手腕,并且试探着用门牙磕了几下嘴间的肌肤。咔咔咔。

轻松:“……”

小松:“……”

轻松在心里感慨,不知道为什么有种哪里输了的感觉。

他正在漫不经心地发呆,忽然感觉到有个热源凑了过来,紧接着有个柔软的东西贴上了他的脸颊。

啾❤

小松亲了亲他,还亲昵地用额头蹭了蹭了他的脸。

轻松愣在原地,脑海里奇诡地放起了烟花。

小松举起手比了个V字:“嘿嘿,是我们赢了。”

 


4

如果以前有人告诉他,有一种机器,能让人看到生命中的最后时光是跟谁在一起,轻松估计会头也不回的走掉,嘟哝着这真无聊。

完全不想去看,完全不想去想,很怕自己原来到最后都是孤独一人。假装安心与毫无兴趣,也好过寂寞伤人的真相对不对?      

如果如今有人告诉他,有一种机器,能让人看到生命中的最后时光是跟谁在一起,轻松估计会思索一会儿,头也不回的走掉,笑着说这真无聊。

无论未来如何,他都拥有过这样——对于他来说已经是十分不平凡的恋爱。

对象是个疯一样的、惯于缠人的、在奇怪的地方很有干劲的存在。

因为跟自己完全不同,简直处于两个极端,才富有吸引力。

虽然这么说,但那家伙也没有到能吸引全世界、影响全世界的地步。

幸好轻松的世界不大,尚都在影响范围之内。

所以如果小松笑的话,轻松的整个世界都会开心起来。

松野小松是轻松最喜欢的人。

 

25 Feb 2016
 
评论(10)
 
热度(200)
© 花糖刺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