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漓,可以叫我笑笑d(^_^o)
遇见你就是我青春的幸运。
 
 

【喻黄】没有哄不好的柯基,只有不努力的锦鲤

1

若是让蓝雨群众们形容喻文州和黄少天的相处,一言以蔽之:间歇性鸡飞狗跳,持续性闪瞎狗眼。

谈恋爱之后,矛盾可着实不少,但模范男友总有自己的绝招。

某天黄少天莫名不开心。

伟大领袖喻队长教育我们:“吵架很正常,不能立即去哄,这时候撞枪口的几率是百分百。所以要选对方气消得差不多时。比如说这样……”说着神秘一笑。

郑轩低头刷了下朋友圈,喻文州转发了之前自媒体平台发布的剑圣专访,配字曰:“这人很帅!真人更帅!蓝雨的精神象征,我的好搭档!”

简直是一本正经地在胡说八道。郑轩无语地抬头,却看见不远处黄少天也在玩手机,然后露出了忍俊不禁的神情。

黄少天往这边瞥了眼,带着满满“哼小样儿”、“小爷这次就饶过你”的神气。

靠,这恋爱的酸臭气息,郑轩默默捂了捂牙。

喻文州暗笑着冲他比了个拇指。

郑轩说,你这么厉害,你怎么不出个上天实用指南呢?

喻文州说,这怎么可以,天不是别人能上的。

郑轩说,服了你们俩了,庙里人就是会玩。

在喻文州身边时,黄少天总是很快乐的。所以郑轩真没想到这俩人也能有闹掰的一天。


2

惊天秘闻!蓝雨正副队长反目成仇是为哪般?是权势之争,还是感情纠纷纠纷?敬请期待今晚的《走近那座庙》为我们一揭分晓!晚8点半,不见不散哦!

“什么??还闹到大庭广众之下去了?还让记者拍到了疑似打架的照片?”

蓝雨经理的内心是崩溃的,不过他没本事去惹两个气头上的队长,只好派郑轩去充当和事佬。

喻文州道:“正所谓小作怡情,大作伤身,这次我绝对不会主动去哄他。”

黄少天说:“我什么都不想说,呵呵。”

如是,又过了一天,两个人谁都不肯说出吵架的原因,也仍然没有和好的迹象,郑轩心好累,拿着大家集思广益的采访稿来找他们谈判。

他苦口婆心:“两个小祖宗啊,凡事以大局为重,如果不想死的惨惨的,咱们先打个预防针怎么样啊?就是传说中的演习一下可以伐?”

“阿轩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俱乐部难道还不相信我吗?我又不是没见过风浪的人,不可能让蓝雨落人话柄的啊。”

“我倒无所谓。”

黄少天翻白眼:“切,装什么装。”他不耐烦起来,“哎算了算了,要问什么快问。”

郑轩苦着脸念:“听说你们俩有不合?”

黄少天皮笑肉不笑:“怎么可能?”

喻文州道:“我跟这个人向来同心,并无不合。”

郑轩:“那……面对这种无依据非议和责难时,你如何应对呢?”

黄少天:“这个简单,一般我会照照镜子,看到自己这么帅,立马就消气了。”

喻文州:“这个简单,一般我看到有人脸这么大,就觉得世界很奇妙,立马就消气了。”

黄少天:“……”

郑轩:“……”

黄少天突然弯腰,把喻文州的鞋带扯开了,同时迅速离开五大步距离。

喻文州:“……”

郑轩欲哭无泪,你们两个要不要这么幼稚啊!!!他想跑路,但是不行,他可是身负重任的人,只好颤巍巍地继续问:“请、请问接下来有什么目标吗?

喻文州:“有的,努力赚钱吧。等我有钱了就把旁边这位送到最好的医院,让他好好养病。”

劝和行动第101次,失败。


3

其实关于喻文州最后到底是怎么应付采访的,其他人暂时还不得而知。只知道那天过了半小时左右,他就出来送客了,温柔又得体。

黄少天正好路过,记者本来与一同前来的摄影师并肩走着,见到是他,特意停下来,朝他露出一个恍惚又虚弱的微笑。

他莫名其妙了一下,一拍大腿想通了缘由,愤而与郑轩咬耳朵:“刚才记者看我眼神好奇怪,那谁肯定黑我了!这两天可劲儿憋大招,就瞅着这个机会呢!蓝雨要危机公关了,这锅我不背!你要做证!”

郑轩摆出了冷漠脸,后天就要打比赛了,ball ball you不要再来增加我心理压力了!

但是他们就是不放过他。

黄少天志得意满地问:“你今天中午跟队长吃饭,他是不是又说我坏话?”

郑轩冷漠x2:“没有,他根本没有提到你。”

“真的?”黄少天将信将疑地走了,没过多久,又蹬蹬蹬地跑来问:“阿轩!队长刚才来跟你讲什么?干嘛朝我这边鬼鬼祟祟地张望?”

郑轩冷漠x3:“没有,刚才在跟我讨论战术布置。”

黄少天有点儿伐开心。

下午训练结束时,喻文州来找他。

喻文州胸有成竹地问:“辛苦你了,少天又在qq上跟你发牢骚了吧?”

郑轩冷漠x4:“没有,他好像心情很好,问我明晚去不去撸串。”

喻文州有点儿伐开心。

总之这一天,在郑轩机智的转圜下,没有发生任何热战——尽管黄少天总是隔着两排电脑冲他挤眉弄眼,尽管喻文州也总是从右手边发射意味深长的眼神讯号。

睡觉前,他的手机嗡嗡嗡震个不停,打开一看,喻文州跟黄少天都发了消息过来,黄少天说的是“阿轩阿轩在不在在不在在不在,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喻文州发了一个哆啦A梦迷幻微笑。

郑轩干脆利落地发了一条:“没提起你。不爱了。自己看着办。老子要关机睡觉。”

复制黏贴再次发送一气呵成,他揉了揉脸,两眼一闭把棉被拉过了头顶。

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


4

由于不明原因,蓝雨的正选们好像都怒气值都很高,个人超水平发挥的同时也没有丢下团队合作的优良传统,在解说员们的惊疑声中,这支队伍欢天喜地地迎来了又一次常规赛的胜利。

比赛胜利的喜悦冲散了之前不快的插曲。

黄少天借了经理的车,载着郑轩一起去偏远的大型超市。

郑轩心情愉悦了,随口问道:“你俩这次到底为什么吵架啊?”

黄少天耸肩:“之前我拿小号跟黑他的人对喷,被教训了呗。我说这事儿无关成不成熟,他就不乐意了。”他扭头冲郑轩扬眉,“再来一次,小爷的键盘还是饥渴难耐不喷不痛快!”

电台里突然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前阵子登门造访的记者正在说:“经常有听众吐槽说咱们黄少真的太能说了,不知道蓝雨的大家是怎么看的呢?”

然后他们的队长的声音也从小黑盒子里悠悠地传了出来。

喻文州开玩笑道:“这个么,其实在蓝雨待久了,大家都会患上‘黄少病’。”

“黄少病?”

“嗯,就是只有待在有他吵闹的地方才能安心。大冬天的,话多一点不是更暖和么?”

记者:“哇,这个说法怎么有点意外的温馨诶,是你们对外的一致说辞吗?”

喻文州的声音在认真说:“其实也不是,这是我个人看法。”

车子里的两个人都不讲话,郑轩偷偷斜眼看黄少天。

黄少天假装很严肃地看着路况,突然小小声骂了声“靠”,噗哧笑出来,还辩解似的说道:“他肯定会说这些都是应付记者的话,你信不信。”

信就有鬼了,郑轩呼了口气,把座椅调低了舒舒服服躺好,他这俩损友啊,真是永远都肉麻得殊途同归。


5

喻文州又翻过一页书,一点儿都不受面前晃来晃去的人影响。

黄少天忍不住了,巴巴地凑过来:“队长?队长?”

喻文州神色淡淡的:“怎么了?”

“咳,我给你打包了陈记祖传独门配方礼盒装白斩鸡。”

“哦,谢谢。”

“……你没有什么别的要跟我说的吗。”

“说什么?”

黄少天瞪着他,不说话。

喻文州叹气,放下书:“下次如果与你意见不合,我还是不会迁就你。”又说,“你的确还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根本不是那些粉丝把你包装的那样完美。当然了,也没有你自己吹捧得那么帅。”

眼看黄少天要为最后半句发作了,他低笑了声,扬手捉住黄少天的衣领,将人拉低来,在他唇上啃了一口。

“但是,我就是喜欢这样的你。”

 


 

 

15 Jan 2016
 
评论(40)
 
热度(658)
© 花糖刺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