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漓,可以叫我笑笑d(^_^o)
遇见你就是我青春的幸运。
 
 

【喻黄】如你所愿

喻文州有一个不大不小的烦恼,由于有着过人的智慧及美貌,总是有很多人试图引起他的注意。

比如有的人非要搞特殊,在这个大家都叫他手残的年代,别出心裁地给他起一个什么吊车尾的外号。

喻文州又转了一圈笔,用另一只手撑着下巴,远远望着黄少天在跟别人打闹。他想了想,在笔记本上记录下:笑起来会露出虎牙,故意露出最好看的三分之一侧脸,心机卖萌。

不过如果只有这点水平的话,是没有办法打动我的。他高贵冷艳地下了结论。

于是黄少天果然如他所想,变本加厉地撒泼起来。 

魏琛私下里透露说自己准备退了的消息之后,黄少天有好几天没跟喻文州说话,不但不跟他讲话,也不太跟别人说笑了,总是独自对着电脑发狠练习。

喻文州冷眼旁观了很多次,心想你这是作给谁看呢?偏不安慰你。眼瞅着黄少天又不准备吃饭,他转身去了食堂,打了一份饭三份秋葵,搅拌在一起,确保每一颗饭粒都沾满秋葵的气息,这才满意地揣着饭盒走回训练室,端正地放在黄少天面前。

黄少天瞥见了,翻了个白眼。不过还没能开口,被喻文州抢先一步道:“食堂没饭了,这个点小区外边的便利店关门了,宿舍零食也没了。所以是饿死还是吃饭,你自己看着办。”他云淡风轻地留下这句话,潇洒地走人了。

第二天他起床之后发现自己的拖鞋不见了一只。

他只好单脚跳到黄少天床前,去推那个还在装睡的人。

“我的鞋呢?”

黄少天懒洋洋的回答:“谁知道啊,可能跳楼了也可能上吊了吧。”

喻文州单脚蹦到了阳台,扒着栏杆往外看,栏杆上绑着一根两米多长的绳子,垂直往下坠,另一头绑着的正是那只无辜的小拖鞋。

喻文州:“……”他心想,黄少天倒真是个有脾气的人,有意思。

两个人古怪而冷淡的关系终结于正式出道后。

如今电竞选手也一个个的都像明星一样,有专门的包装策略,以达成最优商业价值,蓝雨本赛季开始重推剑与诅咒,两位年轻的新队长拍了俱乐部影视宣传片,主打互相扶持、患难与共的内核。从此奠定了友好和谐的对外形象。

两个人也逐渐形成默契,在闪光灯面前相视一笑眼里都能开花,台下则冷眼相对。

喻文州暗自钦佩,没想到这个人挺有耐性,打定主意八百年不动摇地走傲娇路线了?觉得他一定吃这套?就这么想吸引他的注意力?

他鬼使神差地握住了黄少天的手。

这是在比赛开始前的准备席上。

“干嘛!”黄少天拉长脸。

喻文州保持着微笑,贴近他耳朵小声说:“你想要蓝雨这么快就因为正副队长不合而上头条吗?”

既然上升到战队层面,黄少天也没办法再多说什么,抿着嘴,喻文州握得很紧,他抽不出手,只好努力曲起手指,在对方掌心画圈圈。

比赛结束,喻文州约他回俱乐部之后到后门谈谈。

黄少天有点方,一般来讲约后门谈谈,就跟“你有本事别跑我要叫人来打你了”是一个意思。 

幸好到地方时发现只有一个喻文州孤零零的站着。 

喻文州很平静地说:“你以为我不知道比赛前你为什么在我手里画圈吗?” 

“你知道?”黄少天略心虚。

“不要小看的我的文化水平,这是从远古时代流传下来的一种祝福术,又名‘要圆不要方,莫方抱紧我’大法,你不就是想骗抱抱吗?我不会上当的。但是看在你也是一片好心想要安抚我的份上,我没有当场揭穿你。“ 

黄少天心想,卧槽这人有病啊?我就是想画个圈圈诅咒他,他为什么跟我扯这么多有的没的,完全听不懂啊!没看过喜羊羊吗?还是有妄想症啊?看起来脑子不太好啊!以后不能再欺负他了毕竟是病人…… 

没过一星期,喻文州明显地发现黄少天对他的态度改善了许多,不由龙心大悦,看吧,果然是喜欢他,被戳破心事之后就顺势为之显露本心了,啧,太嫩。

但是黄少天不再跟他斗之后,他倒也不用再玩里一套外一套的游戏了,乐得清闲。这人呐,一旦闲下来就会想找点事情干。 

喻文州决定时不时地回馈一下黄少天对他的一往情深。

这实在是一件无需赘述、仅靠天分就能完美达成的事情。毕竟他们是队友、是搭档,更重要的是还是室友,有着比普通人多得多的接触机会。

或许黄少天有不会暴露给其他人看的一面,却无需顾忌在他面前展现。 

慢慢的,两个人终于正式步入了在人前人后都熟稔亲密起来的新篇章。

有时候比赛输了,输得很离奇憋屈,黄少天就会陷入愤愤不平的低潮期,他一生气,就喜欢抓着自己的鸡仔玩偶恶狠狠地摔在床上,再捡起来,再摔,再捡,再摔。

啪嗒。鸡仔在柔软的床铺上弹了两下,掉到地上去了。

一只修长白皙的手把它捡起来,鸡仔缓缓升到跟黄少天眼睛平齐的高度,小声地叫他名字:“少天,少天。”

黄少天板着脸,一巴掌把鸡头从自己面前拍下来:“烦死了,疯鸡,别打扰我思考人生。” 

鸡仔缓缓升起:“我不是疯鸡,我是白斩鸡精。” 

一巴掌。“我管你什么精,就算是太太乐鸡精也没用。”

缓缓升起。“太太乐鸡精是什么精,有我厉害吗,我会打鸣,会报时,多种功效合为一体。”

一巴掌。“建国以后不能成精,我要把你上交联盟。”

鸡头挣扎了几下,蔫了。“居然要把我交给别人,你果然不爱我。” 

黄少天忍了几下,没忍住,笑骂道:“你痴线啊!” 

喻文州故作惊讶:“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跟我说话,文州喜欢这个挑战。” 

黄少天又笑,无力地摇头:“真是服了你了。” 

喻文州用鸡仔蹭了蹭他的脸,温和又坚定:“没事,下次赢回来,我们一起。” 

“必须的!”黄少天回望着他,眼睛亮亮的,又燃起了斗志焰苗,十分好看。 

喻文州摸了摸鸡头,心想,看看,只有我能这么轻松地哄好你,你可要好好记着啊,

  

夏休期间,喻文州跟家里人一起去了趟海边,他躺在沙滩椅上发呆时,突发奇想地拍了一张蓝天白云的照片,给黄少天发了过去。 

附字:今天的天长这样。 

不多时黄少天回复了,发了一张自拍照过来,笑得阳光灿烂,露出标志的虎牙。附字:今天的天长这样。 

哼,卖什么萌,以为这招对我有用那你真的是太天真了。 

喻文州盯着照片看了30秒,把它设置成了手机墙纸,心中有些小飞扬与小感慨,看来黄少天真的是陷得很深,看看,这都撒起娇来挑逗他了。 

最近他购买了一本新书,名曰《看偶像剧学泡仔》,里面有讲到说主角们为了在一起,必定要历经“你喜欢我但是我没感觉”,以及“你死缠烂打……哦不,滴水穿石地感动我”这样的戏码。 

眼下黄少天的计划已经实现了一大半,再接下来可能就要准备直接上垒了。 

唉,真是拿这个痴情boy没办法。 

看来夏休结束之后,自己就会迎来人生中一个重大的转折。 

“少天,该吃饭去了。” 

“好嘞!诶不对我有点事儿得先跟周泽楷说完,妹想到啊这大兄弟还有此等往事,哥现在俨然是心理咨询一把好手!”

……

“少天,不要老玩手机。”

“哈哈哈队长你要不要一起来看看韩文清打快板,张佳乐同志给我发了个他们去年庆功宴的小视频。”

……

“少天,一起去超市吗?”

“稍等下再说,正跟咱大魔术师学习如何通过一个人的气色判断他最近招惹了多少桃花呢!我去,这招学来也不知道有啥用,这家伙果然是个神棍!”

喻文州:“……”

没想到放了个暑假回来,人生果然遭遇了重大转折,以前怎么没发现少天有这么多蓝颜知己???

喻文州若有所思,看来是时候跟他谈谈了。

正好没过多久就迎来了一个特殊的节日。喻文州先是没收了他的手机,这才意有所指语重心长地道:“今天是平安夜。”

黄少天:“……”

喻文州又提醒了一次:“平安夜。”

这次,黄少天终于严肃地点头:“既然是平安夜,那有几种可能,可能是女巫救了人或者守卫守对了人又或者狼人故意空刀,接下来局势很复杂,我会先根据大家的陈述来观察,如果真的是女巫救了人,那这个信息很重要,一定要想办法传递,总而言之普通的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村民,就这样,过。”

喻文州:“……”

黄少天保持着严肃的姿态,又过了几秒,终于没绷住,扑哧笑起来:“哈哈哈好啦!段子而已!Don't care!所以平安夜怎么了嘛?”

“少天,你不要以为现在竹马系还有很大的优势,国际上的主流早就变成天降了,如果此刻不努力,长久以来经营的优势就会化为乌有。”

“Excuse me,请说人话?

“你最近太没有危机感了,总是在我面前还经常跟乱七八糟的人发信息聊天。”

“……请说人话?”

喻文州沉默了三秒:“好吧,跟我在一起。”

“噗。我没理解错的话,你是在跟我告白?那之前扯那么多有的没的干嘛?哈哈跟你说说实话我早就看出来了,早在训练营那会儿起你就总是贼眉鼠……哦不独具慧眼地偷偷观察我,我就琢磨着你为什么一直对我这么好呢,果然是有所图谋啊。不过显然你的诚意还是很有用的,本剑圣居然也不知不觉着了你的道啧啧。”

喻文州想,好像哪里不太对,为什么有种被抢了角色定位和台词的感觉?

常言有曰先告白就输了。果然如此!

“谁说是告白,你想多了。”思及此,他果断使出了“地球人都看得出这是告白但是我非要否认”大招。

黄少天却笑吟吟的:“你不干?那我来啊。队长,跟我谈个恋爱呗?”

“为什么我要同意?”

“这谈恋爱谈恋爱,最重要的就是谈,你见过全联盟有比我更会谈的人吗?”

喻文州笑:“倒的确没有见过比你更会谈的人。”

黄少天说:“我也没见过比你脑洞更大的人。还记得那个什么魔咒么?”他说着,拉过喻文州的手来,这一次没有在掌心,而是以食指指尖抵着对方手指指根,绕着它轻轻划了一个圈,喃喃自语,“嘿,不要方……”

他小心翼翼地把另一只手覆上去,掌心向下。

喻文州觉得被他指尖划过的那一圈皮肤酥酥痒痒的,又突然一凉。

黄少天把手松开了。划过不要方好运咒的那一圈上,完整地覆着一只闪闪发亮的指环。

他挑挑眉,笑起来:“竹马系的平安夜礼物,喜欢吗?”

喻文州满意地倾身,用自己的唇堵住了那张还想再发表些什么高见的嘴。

看看,这个人连告白道具都准备得这么齐全,果然是暗恋他很久了。

那么,如你所愿。从今往后,为你万死不辞。

 

 

 

 

27 Dec 2015
 
评论(58)
 
热度(572)
© 花糖刺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