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漓,可以叫我笑笑d(^_^o)
遇见你就是我青春的幸运。
 
 

【喻黄】上天难,难于打荣耀

1

黄少天和喻文州,这对后来闻名联盟的黄金搭档,最早时互相都称不上多友好。

只不过一个表现在明,一个表现在暗。一个直肠坦荡荡,一个心路十八弯。

有训练营的小伙伴跟黄少天感慨:“那个喻文州其实人还不错啦,你看好多人平时叫他绰号,他都不生气。”

黄少天一开始也这么琢磨,直到某天——

咔嚓咔嚓,喻文州正津津有味地吃着奶油夹心饼干。

盒子里还剩下最后一块的时候,他抬头,正对上一座之隔黄少天直勾勾的目光,后者赶紧扭了扭脑袋假装看风景。

喻文州问:“你想吃吗?”

黄少天装模作样地矜持着:“还行啦,也没有特别想吃。”说着悄摸咽了下口水。  

“如果你想吃的话……”喻文州若有所思地低头看了看饼干,愉快地捏起它塞进嘴巴里,“自己去买啊。”

“……”黄少天目瞪口呆.jpg,黄少天咬牙切齿.jpg,黄少天掀桌.gif,“你这个人怎么这样!”

喻文州看着他暴跳如雷,暗暗在心中对自己竖了个拇指。

青春期的少男不都是通过爱TA你就欺负TA的方式来表达喜欢吗?小说里都这么写。黄少天这么聪明,一定能敏锐地察觉到这个暗示。

黄少天看见他居然露出了莫测的笑容,感到十分匪夷所思,随之而来的还有深深的失望,喻文州原来是这样的人,一点都不友好,反而十分小气,一定是记恨他叫了他178次吊车尾。

过了这天之后,郑轩莫名其妙地发现他们俩对彼此比以前更不友好了。

那时候他们三个人建了一个小群,黄少天每天在群里发单日测试成绩,得意洋洋地把喻文州晃晃悠悠坠在最后的排名用黑体加粗。

喻文州一般都潜水,只某天慢条斯理地发了一张黄少天训练时的侧影动图:神情严肃,十指翻飞,体态优美。

“本期问题,这个手速已经单身多久?”

郑轩一个没忍住,点开匿名聊天手动点赞。


2

黄少天后来也认真地问过,问他到底为什么一点都不介意别人用绰号嘲笑他。

两个人坐在小区的长凳上,并肩看繁星点点。

喻文州仰着头,神色如水般安宁:“没有不介意,但是不反驳,因为你们的确没说错啊。”

黄少天有点后知后觉的愧疚和同情,他明知或许不该问,却一时没有管住自己的嘴:“你心里到底怎么想的?”

喻文州用跟沉重话题丝毫不匹配的轻松语调说,“你们都是组队而我在单刷,这个副本不怎么友好。”

“也是哦……”

“很正常嘛,手残要做职业选手,谁敢这样说?谁觉得能够做到?”他笑了一下,将视线从夜幕上转至黄少天的面庞,继续说道,“但是没关系啊,别人不敢说的,我来说。别人做不到,我来做。”

“你……”黄少天一时哑然。

“可能我跟你们比,是走得慢很多,但是这条路。”他的声音虽轻,但很坚定,“我也一样可以走。”

朦胧而温柔的夜色,与第一次被坦诚的心迹,像是产生了什么化学反应,演变成一种畅快到微醺的心情,他们俩对视着,都觉得有些许不可思议。

喻文州在心里暗暗给自己竖了拇指,这次改走了煽情路线,看起来效果卓群啊。看看黄少天怔愣的样子,大概已经被这圣洁的灵魂之光与一大碗鸡汤冲刷洗涤得找不到北了吧?

他畅想了一下展开:

“呵,听起来很可笑吧,这么渺小的坚持……但即使是这样的我,能和你相遇,能在这里和大家一起向着荣耀奔跑,对我来说,已经是,最幸运的事了呢。”

“说什么傻话,我永远不会允许你放弃。别再一个人背负所有东西了,呐,我们一起努力,去看看蓝雨的未来吧。”

……

脑补完觉得有些醉。不过还没等他从想象里抽身,忽然就见面前的黄少天转身跑走了。

这是什么个情况,跟说好的不一样啊。

幸好黄少天不是真的准备刚听完深夜档情感倾诉就把人丢在一边,没到五分钟,他从黑黝黝地楼栋里跑出来,气喘吁吁地再一次停在了喻文州面前。

他严肃地道:“仔细想想,如果你走了,我也会很难过。你不要放弃!”

喻文州有几分动容:“少天……”

“我有个东西要给你!”他把一直背着的手抽到身前,将握着的东西郑重地交给了喻文州。那是一张他自己的照片,现在上面多了一个龙飞凤舞的签名。

黄少天说道:“万一,我是说万一,你真的因为成绩那啥了,我们也不能就这么说再见啊。这是我的签名照,你拿着,等我以后出名了,你就可以拿着这个跟别人炫耀说这是你训练营时认识的朋友了!”

喻文州无语地盯着手里的照片,一时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黄少天拍了拍他的肩膀:“加油!”


3

虽不知他的加油到底起了几分作用,但喻文州到底还是顽强地留在了蓝雨,不但留下了,而且留得很漂亮。

愈来愈多人看向他的目光里裹挟了惊讶与钦佩。俱乐部的战略规划里有他,蓝雨的未来里将会有他。

他离人生梦想的实现又近了一步,离另一个目标的达成却还是很远。

有天他碰巧窥见了黄少天跟郑轩的秘密对话。因为距离缘故听不太清,隐约有几个关键词钻进耳朵里:“我要带文州……孔明灯……许愿纸……”

扒着墙角的喻文州心满意足地走开了,都没发现自己的嘴角是微翘的,开窍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少天还挺文艺,居然用这么老套的方式,还请了技术外援,实在是十分上心。

等他将接受告白的台词准备到第十稿时,黄少天终于偷偷摸摸地在深夜将他约到了俱乐部后门的一处石阶旁。

石阶旁还站着一个郑轩。石阶上放着一个碟子和三个白白胖胖的大馒头。

黄少天正在往馒头上插蜡烛,点着火之后,又恭恭敬敬地在馒头后面放了一张他们三个人的合照。

“……”面对这个很眼熟的程序与形式,喻文州冷静了一下,“这是我们仨的遗体告别会?”

黄少天道:“怎么可能!这是很神圣的仪式好伐!象征一个新的开始!”

郑轩看不下去了,招供道:“黄少本来想说大家一起放个灯,许愿下赛季出道顺利,蓝雨一往无前之类的,结果我们没买到灯也没找到地方放灯,只好将就下用馒头代替了。”

这中间的逻辑关系到底在哪里,喻文州心里有淡淡的惆怅,还以为是真情告白,没想到是馒头三结义。

黄少天皱眉:“我们是不是应该说点什么?就这么站着好傻,有没有口号之类的?”

三个人你瞅瞅我,我瞅瞅你,终于,喻文州叹了口气,把他们俩拉到身边。

“馒头在上,蜡烛为证……我们三个……不求同日剃度出家,但求同日登顶捧冠。”

“哇哦,有文化就是不一样!”

“好羞耻啊,压力山大……”


4

很多年以后,馒头三结义成了黄少天心底的一段黑历史,本着不能只有我一个人黑的社会主义共同繁荣精神,他也积极地给其他人创造着黑的条件。

面对喻文州同志,他更是充分坚持了没有黑点制造黑点也要上的原则。

“如果你输了,就要发一张撩起刘海的自拍到微博上哈哈哈哈哈!”

撩起你的刘海来,乃是现代社会针对男神群体最不友好的酷刑之一,它能分分钟让号称360度无死角的小明星变成一个笑话。

黄少天边笑,边做好了喻文州也用同样刁钻方式回击的心理准备。会让他在微博上自曝糗事还是怎么样呢?不管了!先爽过这把再说!

喻文州不是很爽,他心里烦躁,难得空闲又想起了尚未实现的大计,这么多年下来,媳妇都该熬成婆了,这个人还在他面前活蹦乱跳什么都不知道,想想就让人更没心情了。

追人怎么这么难,比打荣耀还难。

“我不想玩打赌。”

“怕了直说嘛!你是不是怕了是不是!”

“别闹。”

“哈,你承认你怕了我就大发慈悲饶过你这回吧。”

怕个鬼。喻文州紧盯了他会儿,点点头:“好,我接受。”

“呦!爽快!”

“那如果你输了……就做我男朋友吧。”

一室谜之寂静。

黄少天拽了下耳朵,舌头有点打结:“你、你说啥?”

喻文州心平气和地重复道:“做我男朋友吧。”

“喂,等等,这个已经不是捉弄人的范畴了吧!”太过分了,黄少天心想。

“不是捉弄人,我认真的。”

再然后他全身上下写满的认真就把黄少天吓跑了。

这一次黄少天没有在五分钟之后又跑回来。

十分钟。

一个小时。

喻文州耐心地看了看表,机械地继续整理着书桌。

纵然他身为蓝雨的脑最擅长深谋远虑,也总有不愿意再拖沓,想要速战速决的时候。

如果他都这样对他好了,如果他已经告诉他这些好就是因为喜欢他了,还是不能有个好结果。

那也只能……

那也只能再思考下一个对策了。这下子连直球都用过了,下一次用什么好呢?难道要直接上大盆狗血吗?


5

喻文州心里的狗血三十六计快成形之时,黄少天终于磨磨蹭蹭地找上了他。

“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个。我觉得以你的性格一定会先听坏消息。”

喻文州说:“那就好消息吧。” 

“现在我脑子里有俩小人,一个跟我说不要接受不要接受这个世界是不真实的,但还有另一个,跟我说要消灭掌握你黑历史的敌人就要先亲近他进而感化他正所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咳,其实试一试说不定也不赖哈。”

“坏消息呢?”

“另一个不一定打得过赢啊!”

“哦。”喻文州微笑起来,走上前一步,轻轻拉住黄少天的衣领,嘴唇吻住他的额头:“赐你力量。”  

额头下的脸蹭的红了。

“怎么样,打得过了吗?”

过了半天,黄少天才嘟嘟哝哝地说了一句:“靠,你太粗暴,前一个已经空血了。”

他们望着彼此,起先还不太自在,每当视线相交便害臊地挪开,又忍不住在下一秒偷偷看回去,如此反复了几次,终于同时笑出声来,脸热得不行。

黄少天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了很多年前的某一个夜晚,也是同样的难以平复躁动,也是同样的话在心底口难开。

“嘿嘿,现在不觉得是一个人打副本了吧。”他不自觉地喃喃,无法掩饰开心。

这么没头没脑的话,喻文州却在一瞬间就懂了,也笑起来:“早就不是了。”

黄少天像是下定了决心,闭上眼凑过去。   

“喏,给你通关奖励。”

他亲了喻文州一下,小心翼翼地,欢天喜地地。


 

 

19 Dec 2015
 
评论(35)
 
热度(676)
© 花糖刺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