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漓,可以叫我笑笑d(^_^o)
遇见你就是我青春的幸运。
 
 

【喻黄】王杰希的烦恼生活

昨天跟终终聊天,说到想看喻黄戴头上长草那个发夹//////  

于是写了写,感谢终的灵感与动力加持(合掌

——————————

作为第二赛季观赛时就认识的小伙伴,黄少天跟王杰希私交也是不错的。

某日黄少天突然兴起,清唱了首一眼万年发送给微草队长,问他唱得如何。

王杰希正在忙,哪有空点开那一条接一条长长长长的语音,又见他问得急,遂客气地迅速回复道:“蛮好。”

后来回想起来,他十分后悔自己的轻率举动,因为这无异于一种鼓励,黄少天盛赞为他乡遇知音场上死对头场下好朋友,并大受感动地表示以后每当有新作品都会第一时间发给他以求指点,甚至还同他畅想了一下未来,比如若是退役之后去参加中国好声音,他一定会站在舞台上感激爸爸妈妈以及王杰希。

可怕极了。王杰希艰难地想道。

但是有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他听着微信里黄少天粤语版的哔哩吧啦哔哩吧啦,心中十分好奇,为什么这货除了最开始的一眼万年,永远只会唱儿歌,加上今天的樱桃小丸子主题曲,已经足够发行一张蓝雨儿歌合辑。

而且……这歌真魔性啊。他忍不住跟着耳机里黄少天欢快的节奏唱了一句,用稍微走调的粤语。

“哔哩吧啦,哔哩吧啦,天天身体会增高。”

正从他身后经过的刘小别脚滑了下,差点跌倒。

如此相安无事的过了好几个月,王杰希心情不好的时候不回复,心情好的时候还会点评一两句。比如当黄少天给他唱“我有许多的秘密,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时,王杰希心情很不错,就回复地比较粗长:撒什么泼,抽什么风,你又不是小龙人,谁想知道你有什么小秘密。

“嘁,你就算想知道我也不告诉你!”

瞧你那小样,“你最大的秘密难道不就是陷入少男恋爱烦恼了吗,看你面相我就知道。”

“&(@……*!#你听谁乱说啊!我怎么可能喜欢我们队长!告你诽谤啊!”

“……我哪有说你喜欢你们队长,你自己说的。”

“好吧,我把前一条消息撤回了,麻烦你也撤回下,我们假装刚才那两句对话不存在吧。”做完一系列掩耳盗铃的举措之后,黄少天又有点苦恼地问,“我没有恋爱经验啊,万一做错什么怎么办?我看现在的人告白程序都很复杂的。”

你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剑圣原来也有胆小的时候,“那你喜欢的人有恋爱经验吗?”

“没有吧。”

“那不就是了,反正你错了他也不知道。”

“话不能这么说,要给就给最好的,怎么能出错。”

烦死了,于是隔日他给黄少天寄了一大堆私家珍藏的恋爱符咒占卜锦囊,以及助爱情运的橄榄石月光石红纹石过去。

黄少天收到以后很震惊地表示:“靠靠靠没想到你真是搞封建迷信出身啊!而且你居然不要脸地用到付!如果这堆东西没有用我就要举报你了!”

然后黄少天足足有10天没来骚扰他。

世界终于清净了。王杰希满意地把签名改成了日行一善。

这桩喜事肯定是成了,你问为什么?因为黄少天后来不唱儿歌了,开始改唱美人如喻剑如虹。

这人不久前还连喜欢都不敢承认呢,终于跟喜欢的人好上了就得瑟得跟什么似的。

王杰希又想到完成一次漂亮助攻的自己。以后退役了可以考虑开一个皇家占卜馆,开业致辞那天他要感谢爸爸妈妈与黄少天。


后来他去G市作客,作为东道主的两位蓝雨队长带他出门闲逛。

吃饭时有路人不小心把他们的包撞掉到地上,包没拉严实,里头散乱地掉出些东西来。

黄少天蹲下来帮他整理时发现了他一件件深绿浅绿的耳机笔记本餐巾纸,还大笑了一番。

那天逛了什么地方说实话王杰希都不记得了,只记得黄少天一路叫嚣着剑圣所过之处寸草不生,说着就!说着就……把路边商店里所有的“头上长草”发夹都买完了。

这头上长草也是一大奇物,其衍生产品还有头上长蘑菇头上长小花等等,满足了人们发芽卖萌的一系列需求,走在大街小巷上,能从个个高矮胖瘦不同的脑袋上发现。

且说黄少天实现了垄断的壮举之后十分骄傲:“哈哈哈哈你想要吗想要就求我啊。”

王杰希很无语:“不要。戴那个跟插草卖身一样。”

黄少天:“会吗?可能这是要看人的吧,你戴就比较像卖身,你看像我戴了!”他转头去问喻文州,“如何?”

喻文州严肃地比了个拇指:“超萌的。”

黄少天便得意洋洋地冲王杰希炫耀,直把后者弄得不堪其扰,正想跟喻文州说你管管他,就回头看到喻文州不但已经往脑袋上戴了草,还正在往领子上和袖口上也别上发夹。

王杰希:“……”

喻文州:“这是给你们微草做宣传呢,开心点。”

王杰希:“我看开心的只有你们。”

“是啊,他开心我就开心咯。”喻文州带着一脸“这么简单你怎么就是不懂”的神情,坦白又愉快。

居然这么不要脸的就说出来了。

其实喻文州平时是温和又内敛的形象,而黄少天更是精明锐利的人,只是自从搞对象之后他们俩总以这样幼稚不堪的形象成双出现。

王杰希觉得自己发现了一个大秘密,蓝雨可能正在筹划用基佬射线消灭其他战队,以达到统治全联盟的目的。

身旁的人犹自喋喋不休,王杰希问喻文州:“平时要堵上他的嘴都这么难的吗?”

黄少天猖狂大笑:“哈哈哈向队长求助也没有用,这点我是绝对不会妥协的。”

“嗯……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啦。”只见喻文州凑近他身边小声地说了句什么,用粤语说的,说得飞快,王杰希没听懂。

但效果显著,黄少天马上不笑也不唠叨了,瞪着喻文州,不客气地回敬了一句:“你试试。”

用脚指头想想也知道肯定说的是非礼勿听的话。不过这种欺负外乡人的行为,差评。

黄少天显然不是真的生气,脸色微红地胡乱岔开话题,问王杰希晚上要不要陪聊,要的话他就不回宿舍了。

出于一种绝对不是想看好戏的心理,王杰希道:“哦,好啊。”

喻文州闻言微笑道:“那好,我跟少天回蓝雨拿一下洗漱用品。”

等等,什么叫你跟少天,为什么你突然也好像受邀了一样。

仿佛知道王杰希心里在想什么,喻文州解释说:“我们是买一赠一产品,不用客气。”

王杰希:“……”

最后他们当然没有真的强买强卖追随王杰希去酒店,只切切嘱咐明早要一起喝早茶。

这一天下来身心俱疲,各种意义上的,王杰希回到房间时突然觉得背包里有声音在响,仔细翻了翻才发现声源是一支录音笔,可能在各种挤压的过程里被拨开了播放按钮。

录音笔的背面贴着一个标签,用龙飞凤舞的笔迹写着黄少天三个字。

应该是包包撞落整理东西时误把黄少天的东西装进来了。明天还给他好了,他想。而另一边录音笔里的声音还在继续。

这首歌王杰希很熟,哦,是被迫很熟,这不就是黄少天最喜欢给他唱的数鸭子嘛!只不过现在在唱的人却是喻文州。

他点了暂停,退出界面,发现接下来的一溜歌单都被以“队长001”、“队长002”的方式命名着。

他没有打探别人隐私的习惯,不过却忽然有了一个合理猜测和大胆想象,其实刚才不慎听到的那一首歌里,喻文州唱时的声音并不很清晰,身边还有一些杂音,倒像是被偷偷录的。

难怪黄少天那段时间只唱儿歌,是自己听多了被洗脑了吧。这只录音笔难带是每天随身携带的?

看来黄少天曾经说他有好多小秘密不是骗人的。

看着他们这么生机勃勃地恋爱着,王杰希也难免有些感慨,他打开微博,看见喻文州新发了一张合照,是两个人戴着头上长草的照片,配字也很可爱,今天你发芽了吗?

最后没有忘记友情艾特他。

唉,这种心累又烦恼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呢?

 

 

 

05 Dec 2015
 
评论(49)
 
热度(631)
© 花糖刺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