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漓,可以叫我笑笑d(^_^o)
遇见你就是我青春的幸运。
 
 

【喻黄】分手大作战(1-2)

@终而复始。 联动的一个有病脑洞。      终宝的复合大作战戳我><

 

腾空完成480度高难度花式翻转时,黄少天第一次意识到,原来自己和倒霉是一对同义词。

昏过去的那一秒他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为什么浴室的地板上会有一块肥皂?为什么人类会因为失脚踩上肥皂而滑倒?试问如何拯救0.3秒内将像行星撞地球一样砸进地砖的——你的小脑瓜?

我叫黄少天,是一个正直善良从小在寺里学习打坐念经的运动boy,打游戏大概也算运动的一种吧,万万没想到,我要以踩肥皂跌倒的精彩死法永垂蓝雨史。

最关键的是,当他们发现我的尸体时,我是裸的。

 

1

黄少天睁开了眼睛。不熟悉的雪白天花板,不熟悉的柔软薄被,他惬意地打了个哈欠,没想到天堂福利待遇这么好。再舒服地翻了个身,忽然发现自己身边躺着一个,熟悉的身影——裸着的,喻文州。

嗯。嗯?嗯?!!!

他当机了三秒,偷偷把自己这侧的被子掀开一点,成功发现了一个果然也是光溜溜的自己。

喻文州被吵醒了,迷迷糊糊地伸手揽他,顺势凑过来在他脸蛋上亲了下。

黄少天抓狂:“啊啊啊啊啊!!!”

喻文州棒读:“啊,啊,啊,啊。”

黄少天混乱:“队、队队队长?”

喻文州无辜:“嗨。”

嘀嘀嘀,闹钟突然报起时来,下意识望去的黄少天瞥见上面显示的年月日期,一时失神得无法挪开目光——那是与踩到肥皂滑倒时相比,遥远得多的未来。

1,2,3,4……5。

荣耀女神在上,如果他不是在做梦,那就是……没想到他不但穿越到五年后,而且还穿越到另外一个世界观里了。根据现在已知的线索,他跟队长是可以裸抱睡觉,早上不刷牙就亲亲的关系,问题是这个世界到底是个什么设定。会不会一出门就看见王杰希和叶修手牵着手蹦蹦跳跳从眼前经过?

他镇定地伸出一只手指:“一个问题,你现在的职业是什么?”

“我在电视台工作呀,你失忆了?”

“果然不是在打荣耀,哈哈哈吓死我了我就说嘛。”

“荣耀?”喻文州若有所思地看着他,“我们已经退役了啊。”

我叫黄少天,是一个正直善良从小在寺里学习打坐念经的运动boy,打游戏大概也算运动的一种吧,万万没想到,在同一个世界观下,五年后我居然去做了基佬。

 

2

“我们分手吧!!!”

喻文州刚洗漱完,闻言丝毫不惊,慢吞吞地换着衣服,抽出只手来,以摸狗头大法拍了拍黄少天的脑袋:“一大早怎么又想闹了?这招上周已经用过了。”

黄少天急了:“我是讲真的,宇宙无敌的认真!你不答应我就咬舌自尽血溅当场!”

“乖,上次你也是这么说的。”

黄少天咬牙:“其实我是从五年前穿越过来的!”

喻文州笑:“这招上上周用过了。”

黄少天:“……”WTF!已知线索二,五年后的自己好像很会玩的样子,又是寻死觅活又是脑洞大开,day day新花样周周不重复,简直浪得飞起,结论:能穿越回两周前捅死自己吗?

根据他纵横电视剧与狗血小说多年的经验,用踩肥皂这种时兴方法穿越,大约是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回到五年前了,现在有很多事情急需解决,最重要的一件就是唰唰唰斩断眼前这个神奇的关系,拯救失足直男。

想他根正苗红二十余年,听共产党话,跟共产党走,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睡了自家队长。

“我去买早饭,你要一起去吗?”

“不去。”党的小跟班冷漠脸。

大门被关上的一瞬间,死死盯着门口的黄少天一跃而起,飞快地游走在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翻箱倒柜,兴风作浪,简直恨不得幻化出八个影分身来。

等喻文州回到家时,一打开门,恍惚间竟然觉得自己其实不是出去了一刻钟,而是有半个世纪那么久,否则,眼前的黄少天为什么会变成如此惊天地泣鬼神的样子?

只见这个邪道用发胶定型了一个浮夸的飞机头,戴着白框眼镜,皱巴巴的白衬衫竖起领子盖过屁股,下身一条花花绿绿的沙滩裤——还露出内裤边,再往下,是透明袜子与大拖鞋的完美搭配。

bgm是欢快而熟悉的口水金曲,动态视效是黄少天在欢快地跳。

爱情不是你想卖!想买就能卖!让我挣开!让我明白——

“放手你的爱!”黄少天高举双手扎着马步唱道。

喻文州震惊得忘记了言语,好半天才找回舌头:“少天……你怎么了?”

黄少天得意地扶了扶镜框:“哼哼,我突然觉得这个style比较适合我,从今往后我就走这个路线了,怎么样,如果你非要继续跟我在一起,就要连我的造型一起接受!要不然算什么喜欢?”

看着喻文州露出了“黄少天被塞一嘴秋葵.jpg”的复制版表情,他在心里狂笑不止,好你个喻文州,这下总该拿我没办法了吧?看我如何把分手锅狠狠地甩在你头上哈哈哈。

果然,喻文州艰难地道:“你让我冷静一下。”说着把早饭往桌上重重一摔,夺门而出。

咔嚓。世界清净了。

“哦耶!”黄少天握拳,十分幸福十分兴奋地踢飞了凉鞋,得瑟地扭了扭腰,转身飞扑到桌边狼吞虎咽起来。他的小心脏扑通扑通跳得厉害,是时候吃口早饭压压惊了。

等他吃饱喝足,喻文州却还没有回来。

他终于有一点点忏悔和不安起来,现在他一个人被扔在完全不熟悉的世界里了,唯一有一个亲近的人还被他赶跑了。

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

黄少天踌躇地站起来,第一次还算平心静气地环视着自己所处的居所。简洁大气的装修风格,的确是喻文州会喜欢的风格。就连刚才乱翻乱找时,他都没有仔细观察过任何一件家具,因为只要稍加细想,不真实感便扑面而来。

五年后的黄少天,是把这里当作自己的家吗?

他站在镜子前,屏气小心翼翼地打量着镜像,有一点点突如其来的酸涩与感慨,几乎让他眼底浮起热气。这个打扮,真,特么,丑啊。

他泄气地坐回椅子上。其实他本来应该有很多问题可以问喻文州,你现在还定时泡脚吗?还喜欢白斩鸡吗?甚至还可以淡定地调侃说你好像眼角有皱纹了耶。

这才是老朋友相见的正确模式,但是五年后的喻文州一上来就用kiss kiss么么哒来打招呼,搞得他不知所措慌乱至极,这真是他从未敢想过的那一种未来。不管怎么说,虽然他不能跟他在一起,但是或许也不应该采用如此激进的办法去伤害他。

就在他被罪恶感团团包围,心乱如麻时,大门再一次打开了。

黄少天扭头,目瞪口呆,嘴张成O型,他被吓得打了个饱嗝。

“我仔细想了很久,如果少天喜欢的话,那我也只有奉陪了。”顶着爆炸头戴着金项链的喻文州微笑着说道,然后从裤袋里掏出一副墨镜戴上。

分手大作战第一回合,黄少天惨败。

 

 

02 Dec 2015
 
评论(58)
 
热度(373)
© 花糖刺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