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漓,可以叫我笑笑d(^_^o)
遇见你就是我青春的幸运。
 
 

【喻黄】明撕暗秀的正确姿势

1

没有什么一见钟情,也谈不上日久生情,意识到自己要完蛋了,不过是因为某一瞬的领悟,万千美景眼前过,唯有你成功吸引了我的注意。

这事儿得从还在训练营那会儿说起。

黄少天有一个很潮的人生理想:To be a 耐撕 boy,可以在PK里输,不可以在口水仗里哭。

他耐撕生涯的第N个对手,是当年手速输人嘴不输的少年喻文州。

特别是宿舍调换至同屋之后,由于生活习惯、穿衣品味、训练日常等多方面的碰撞与摩擦,战况愈演愈烈,到了最激烈恶劣的时候,某一天黄少天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趁喻文州睡着时把他的刘海剪掉一撮,让他没有脸面再在荣耀时尚界混下去。

于是当喻文州半夜醒来时,就看见黄少天拿着一把剪刀站在他床前,一言不发幽幽盯着他。

喻文州瞬间被吓醒了,后背淌过冷汗,他默默地把被子往上拉了一点捂住半张脸,闷声从被子下面开口道:“你会后悔的。”

“呦,你有什么可让我后悔的啊?说出来听听啊,看能不能吓到我。”

其实并不是黑帮大佬私生子,也没有几个亿资产的喻文州沉着冷静地思考了半晌,方道:“我是QQ红钻会员。”

黄少天冷笑一声:“红钻也好意思出来丢人现眼?小爷还是QQ黄钻呢!空间道具免费领取、黄钻宝贝独家领养、VIP上传通道、自定义空间个性头像、视频日志在线录制、迷你屋物品免费用。怕了没?”

喻文州闭了闭眼,心知不爆家底今日无法躲过一劫,他沉声道:“我还是迅雷白金会员,独享VIP尊享版客户端,离线高速自动开启、视频任务快速播放。”

四目相对,暗流涌动,黄少天浑身一颤,微微睁大了眼睛。

喻文州补充道:“我这样尊贵的身份,劝你不要轻举妄动。”

这严丝密合的回击应和,如出一辙的耐撕风格,他像是第一次如此认真地审视他,原来,喻文州是真正懂他的人!

他轻声问:“你……明天能把迅雷帐号借我用用吗?”

喻文州小幅度地点了点头,郑重承诺道:“好。”

那一瞬间,空气也变成了蜂蜜味,从天花板与墙壁上长出缤纷的色彩来。

黄少天感受着脸上腾起的热气与手心的薄汗,默默心想,好了,我要栽在这人手里了。

 


2

“有一个人,我喜欢他好久了,但不知道该怎么办。”

面对黄少天这样的开场白,亲友团hin震惊。

“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黄●该出手时就出手●少天吗?”

“你对得起你机会主义者的大名吗?”

“对得起俱乐部崇尚恋爱自由的优良传统吗?”

“你咋这么能憋呢?昂?你到底是蓝雨出来的还是寺里出来的?昂?”

“看不下去了!说说看你喜欢谁?兄弟们帮你秒秒钟拿下!”

黄少天郑重地合掌:“我中意队长好多年。”

众人:“……咦今天天气不错哈。”

不怪柯基太能忍,原来骨头太难啃。面对如此艰巨的难关,亲友团们还是群策群力,给黄少天写了长达五页纸的告白策划书。

终于在某一次喻文州又发了“我和少天是永远的好队友”的队友卡之后,黄少天及时插话剖白:“谁想只跟你做好队友!我想做——”

喻文州迷惑地停下了脚步。

“我想做!”

喻文州耐心地瞅着他。

“我想做……”

黄少天热泪盈眶地捂眼:“我想做你的小粉丝!”

“噗。”喻文州慈爱地拍拍他脸,“准奏了,要签名吗?”

躲在墙根偷看的亲友团们hin无奈,三天后派郑轩做代表赐予黄少天一面锦旗,上书:粉得伟大,怂得光荣!

 

 

3

告白大作战以失败告终了,然而日常生活还是得继续。

黄少天倒也没多大失落,反正十几年都这么过来了,他跟喻文州还是三天两头不撕不舒服斯基,连为着民间搞的一个职业选手美貌度排行,都能咋呼半天。

黄少天很不服,为什么他只能排第六?一定是因为搞投票选照片的妹子很不专业,居然连他脸上有颗痘痘都没有P掉。

“这一定有黑幕!”

喻文州揭他老底:“大家票数那么近,要不是你自己开了10个小号去投票,可能连第六都没了。”

黄少天腾地一下脸红了,仿佛在憋气蓄力运大招。

郑轩悄悄把屁股从凳子上挪开半个,这样万一要劝架也方便一点。

黄少天恨恨地嘟哝:“你帅你了不起啊!”

喻文州:“……你刚才说什么?”

黄少天不爽:“我说你帅着说话不腰疼!喂,干嘛盯着我啊?”

喻文州咳了一声,认真的说:“没给你投票的人多半眼睛被糊住了吧。”

郑轩想,太不要脸了,还带互相吹捧的。这都不在一起,没有天理,不行我看不下去了。

 


4

“正所谓以己之长攻彼之短。”恋爱经验零的恋爱导师教导他,“要拿你最大的特长去攻略队长啊!”

黄少天了悟:“你的意思是我应该用嘴炮征服他?”

郑轩无语:“你的特长难道不应该是拉人PKPKPKPK吗?你对自己的定位到底有什么误解?”

黄少天茫然:“什么意思?”

郑轩严肃:“啥都别问直接上!一个不服就是干!”

这到底是坑我呢还是坑我呢还是坑我呢?黄少天没想明白这个问题,总之他决定试试看。

当天晚上他就怒斥兼挑衅了喻文州:“你每天早上占用厕所的时间太长了,你到底有没有团队协作意识?到底懂不懂礼让是做现代文明市民的第一步?到底知不知道我为了憋尿耗费了多大的心力?”

喻文州忙着看书做笔记,只好说:“你想怎么样?”

“这样吧,我们来决定一下以后谁能先用厕所。”黄少天拔了一只笔帽,在手心抛了两下,“来猜是在哪一只手里吧,如果你猜对了我就再也不对这件事发表意见了你就算在里面把新闻联播看完我也不说什么!反之以后要让我先用厕所,如何如何?”

“嗯,好吧。”反正你早上也起不来,口头让让你又何妨。

“那你闭上眼睛,不要偷看,我现在把笔帽藏手里。”

“就你事情多。”虽然这么说,喻文州还是闭上了眼,还催他,“快点哦。”

黄少天屏住呼吸,做贼似的观察他有没有在偷看,蹑手蹑脚地向前蹭了一步,飞快地上前在喻文州的脸上啄了一下,又飞快地退回原位。

喻文州唰地睁开眼,一时半会儿并没有反应过来。

黄少天:“其实是因为我在你脸上看到一颗饭粒。”

喻文州:“……”

黄少天:“……”

于是黄少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他的另一边脸颊上又亲了一下。

他的心脏在狂跳,脸热得不行,像是在高烧状态下云间飞行,秉持反正赚到了的心态,忐忑又期待,紧张又雀跃,轻快地道:“哦,还有一颗。”

喻文州沉默了一会儿,道:“我说小粉丝,擅自改剧本就算了,跟偶像进行这种亲密举动是要收费的。”

黄少天:“我可没有钱给你……”

喻文州眨眨眼,慢慢微笑起来:“没关系,支持肉偿。”

 

 

25 Nov 2015
 
评论(59)
 
热度(878)
© 花糖刺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