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漓,可以叫我笑笑d(^_^o)
遇见你就是我青春的幸运。
 
 

【喻黄】非典型性真人PK


想写恋爱之后也会觉得对方好烦,恨不得真人PK的喻黄XD       啾啾一起开脑洞的终宝@终而复始。 爱你>3<

——————————

每一个走青春偶像路线的黄少天心里,都曾经藏着一个读作杀马特写作黑历史的梦想。

那是黄少天灵魂深处,不可触碰不可退让的底线。只恨不能血书大字:敢碰者不得超生。

“是吗?”喻文州低头看了看,一脚踩了上去,“呵呵^^”

恋爱果然是一场充斥满冷嘲热讽、明争暗斗、你来我往的持久战。

黄少天出离愤怒了,他不过是因为起床气,一不小心把喻文州踹到床底下去,第五次。未曾想对方居然如此小气,表面说着“没关系我不介意”,扭头就爆了20倍手速,凭借记忆画出一张Rock风爆炸头的正太黄少天,活灵活现,并且Po到了微博上,引发上万粉丝疯狂围观。

黄少天震惊地从首页转发得知这个消息时,恨不得昏古去算了。

他想起了自己曾立志要做全训练营最潮boy,以及在夕阳下与训练营老师你追我逃的奔跑。那是他无知无畏已经逝去的青春。

那段黑历史来去匆匆,不到一个星期他就被勒令整改发型,原因是被跟他做对战练习的小屁孩投诉了,说一看着他的爆炸头就笑得不能自理无法正常pk。

扯蛋呢,幼年黄少天忿忿地想,小爷不是爆炸头你就能pk赢了?

转眼已是数载春秋飞驰而过。

喻文州po图归po图,一句废话也没讲,不明真相的粉丝们只当作是蓝雨的队长们又日常发糖了,这还自带yy换装的,简直逼得同人无路可走。又怎么知道黄少天此时心中熊熊燃烧的烈火。

他一生气,就喜欢怒翻网上随手一搜就能下载到的喻黄合集大礼包。

“真羡慕文里那些拥有我的帅气却没有继承我的智慧的……傻白甜小公举啊。”他忿忿拍桌,“我怎么那么不服呢,你说文里那些人畜无害的喻文州是不是都是ooc?”

郑轩默默吸了一口可乐:“我不确定是不是应该吐槽一下你居然在看自己的同人文……”

黄少天假装没听见,自顾自道:“好个无情无义无理取闹的喻文州,把核弹级武器都搬出来了。果然是时间久了感情淡了。”

郑轩正在刷朋友圈,突然被可乐呛到了,哭笑不得地把手机递给他看,感叹道:“要不怎么说你俩默契呢。”

黄少天看了一眼便大怒,咕哝着“嘿呦喂你小子还学会恶人先告状了”,边拇指翻飞。

待郑轩拿回自己的手机再刷新了次:

喻特曼:时间久了,感情淡了。(3分钟前)

黄叨叨:不约炮!不搞基!钱都花到双十一!(1分钟前)

他也算是无语了:“有必要搞这么针锋相对么,你不就是不满他那幅画,但是除了咱几个,也没人知道那玩意儿当真还原历史啊。”

话虽这么说,但黄少天心里就是憋着一股子邪火,画画事小,在喻文州面前失了尊严事大。

要不怎么说相处是一门很深的学问呢?曾经执手相看泪眼,发誓一条弯路走到底的恋人们,也会因为抢厕所打得头破血流。

为什么喻文州早上比他起得早?为什么起来了就喜欢取了早报往厕所里钻?又为什么不把早报在厕所里读完他就不出来!

还没变成老头子就如此可恶,气煞我也。黄少天在外头转悠了好几圈,偏偏不去隔壁借厕所,打定主意跟他亲爱的队长死磕到底,他把收音机放到最大声,在狭窄的过道里做起了第八套广播体操。

等他做到第三遍时,喻文州终于读完了今天的晨报。蓝雨队长打开门,正正对上自家副队冷漠的眼神。

黄少天冷漠地道:“我最近一直思考咱俩之间的相处,有了一些想法。我觉得自己现在好比是在汪洋大海里。”

“所以脑子难免有些进水?”

“不。”黄少天咬牙切齿,“是苦海无涯,回头是岸。”

这话题再接下去就会往危险的方向发展,喻文州如何不知,凑近他耳边小声道:“自己选的路,哭着也要走完。”

黄少天觉得耳朵有点痒,还有点烫。

不远处传来喻文州的轻笑声:“少天你脸红个什么劲?”

黄少天:“……”很好,现在他又想跟喻文州真人PK了,

其实跟这个人相处久了,还会懂得一个真理,原来电影里的浪漫情节都是假的,撕逼情节都是真的。

真正的撕逼高手,他不一定在言语上锋芒毕露,反而春风化雨、四两拨千斤、气死人不偿命。他想,这事儿还没完,再这么下去迟早有一天他们中至少有一个会被引爆。

三天之后,当他站在寒风瑟瑟的大街上,思索着自己为什么要为了食堂伙食跟喻文州吵架最终发展到离家出走时,不禁感叹自己果然未卜先知。

伙食当然是好的,有时候,压死骆驼的只是最后一根秋葵,

但这真是一次失败的离家出走,兜里只有五块钱,再一摸兜发现连钥匙都不知所踪。

黄少天走了一站路,找到一个烧饼摊,他用全部财产买了一个如今已经涨价到五块的大饼,无所顾忌地坐在了路边。越想却越是心酸,一介联盟大神,居然蹲在路边吃烧饼,这都是谁害的?

有一双脚忽然停在他面前。

他抬头,看到喻文州带着一丝无奈的面庞,这人还微喘着气呢,他神游着想,有些奇怪自己其实并没有意外喻文州这么快追来。

“你……你谁啊我认识你吗去去去一边去别阻碍我欣赏俗世百态体悟人生。”

喻文州舒了口气,平复下呼吸:“你长得挺像我男朋友的,要再给你买个饼吗?”

“你别是满大街见着谁都说像你男朋友吧?”黄少天嘲他。

“这个可能性跟我男朋友能喜欢上秋葵差不多大。”

“谁管你……现在早就不流行这种搭讪方式了好伐?”

“那我换一个……先生,你的一块钱落在我口袋里了。”他说着,还真的像模像样地掏出了一个硬币来。

“哈,你的诚意就值一块钱?”

“当然不。”喻文州笑着从口袋里又捏出一串闪亮亮的东西,“你还落了这个。”

黄少天把钥匙接过来,扭头嘟哝:“我不是正在离家出走中吗?”

喻文州拍了拍他的头:“乖,一块钱给你了,自己坐车回去吧。”    

“等等啥叫我自己回去?那你呢?”   

喻文州叹口气:“你之前不是说想吃鸡排?烧饼不能饱吧?”

黄少天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咧开了嘴角,又有些害臊似的,赶紧轻快地站起来,拍了拍裤子上的尘土:“走走走一起去!等你给我带回来都凉透了我还吃个什么!”

就算——就算他因为生活中鸡毛蒜皮的小事跟喻文州争吵一万次,但只要有这一次,他就又可以重新喜爱上他。

那些细碎又消磨人意志的琐事,那些崭新得不曾褪色的关切。旧情成新,此中种种不足为外人道。

他们两个人的生活一定还是会这样过着,就这样,吵吵闹闹,鸡飞狗跳,又有什么不好呢?没什么比日常生活更有温度。

毕竟,也没有第二个人能把好多年前的他分毫不差地画出来,就像每一个时期的他,都牢牢地刻在那人的脑海中,不管是好的、坏的、黑历史般的、闪闪发光的。


第二天,喻文州照常起床,取了晨报,他发现厕所门上不知何时贴上了一张巨大的告示。

“少看报纸,警惕便秘!”

喻文州:“……”他怎么这么想真人PK呢?

 

13 Nov 2015
 
评论(21)
 
热度(421)
© 花糖刺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