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漓,可以叫我笑笑d(^_^o)
遇见你就是我青春的幸运。
 
 

【喻黄】你是我不能少的一片天

光棍节贺文!

 

A

粉丝,尤其女粉丝,是一种很神奇的生物,她们会费尽心思、灵光乍现、福至心灵地将满腔鸡血化作对偶像的爱之口号!后援会的最高纲领!以便在比赛时齐声呐喊!

黄少天的粉丝们显然将这项技能点到了Lv.99。

宋晓转述给喻文州时,笑得不能自抑。

喻文州在他的指点下,踩着hiphop的节奏,摇头晃脑地复述了一遍:“少天,少天,你是我不能少的一片天。”

他们面面相觑了一会儿,感到无数鸡皮疙瘩争先恐后地冒了出来。

两人正要走进厕所,不料在拐角处迎面撞上话题主角。

黄少天正笔直地杵在厕所门口,面部肌肉扭曲着,嘴唇和下巴都在打颤,似笑非笑,十分可怖。再然后,使劲眨巴了下一双大眼,竟连眼圈都红了,泛起涟涟泪水来。

喻文州被吓了一跳,他刚才在跟郑轩聊天时,其实也并没有嘲弄黄少天的意思,顶多想着以后调侃一番,没想到对方反应如此激烈。

黄少天没跟他打招呼,径直快步走出了厕所。

他心里生出半分内疚,唉,以后还是对少天好一点吧,不偷偷给他夹秋葵了。


B

起初听到粉丝们的爱之口号时,黄少天是拒绝的。

他边掩面,边用枕头欢快地抽打郑轩:“去去去!什么鬼!我怎么可能好意思回应啊!真是的,哈哈哈!”

郑轩欲哭无泪:“明明很受用你装什么装啊……”

啧啧,也不能说不受用啦,但总归太肉麻了嘛!

这个想法一直保持到某次他正在厕所洗手,忽闻有人用饱含的深情,宛转的语调,念诵着对他的爱之口号,说不清是惊是羞,他被吓得突然很想打喷嚏。

喻文州就这样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万万没想到,队长居然也是自己后援团的一员。那种会在背后偷偷诵读最高纲领的死忠铁杆粉。

四目相对的一霎那,时间静止天荒地老的一霎那,他觉得自己看穿了喻文州眼底百转千回的欲言又止,此处不应有喷嚏败兴。

他忍了又忍,喉咙和鼻子都很痒,憋得他眼眶发酸头晕脑胀,他想展现一个偶像的完美微笑,不知道成功了没有。

走出厕所的时候,他迷迷糊糊地想,咦,这句口号写的还是不错的哈,朗朗上口,给满分。


A

喻文州总觉得最近黄少天有点不对劲,已经到了要将每一件少男心事事无巨细向自己禀报的地步。

就比如现在,黄少天正在试图为脸上突然冒出的一粒痘痘找到十万种起因。

他扶额笑道:“我的天,你连这都要跟我说?”

不知怎么的,当他这句话出口后,黄少天像是突然被重击般愣住了几秒,又突然跳将起来,以一种分不清是兴高采烈还是气急败坏的语气道:“等等等等,你为什么要这么亲密地叫我,凡事讲究天理循环有因有果循序渐进你懂什么意思嘛?就算咱们关系已经很好了也不能直接跳跃过30集直接冲进大结局啊观众会投诉的耶!”

喻文州:“???”


B

黄少天严肃地发问:“一个问题,队长有叫过你‘我的轩’吗?”

郑轩打了个冷战:“没有!他为啥要这样叫我……好恶心。”

“那他有叫过‘我的晓’、‘我的熙’嘛?”

“……你到底犯得啥毛病啊今天!!!”

黄少天幽幽地叹了口气,意味深长地看着他:“没有恋爱烦恼的人是不会懂的。”


A

喻文州正在沉思。

最近黄少天愈发奇怪了。害得他几乎把所有与荣耀无关的时间都用来钻研这个千古之谜,这样不好,很不好。

他有很规整的记日记习惯,这会儿边下笔边思考,不知不觉走了神,竟然在天气那一栏上写了黄少天的名字。待反应过来,有点点失笑,也不打算改了。

那天晚上他梦见自己开创了气象学体系中的新分支。

大晴天、阴雨天、雾霾天、下雪天,和黄少天。

各位居民,现在发布黄少天三级预警,请紧闭门窗以防被声波伤害。

天上飘的不是云,是文字泡。心中积郁的不是情,是好烦好烦。

他在梦里都笑出了声。一年当中,他有365天被黄少天笼罩着。


B

黄少天长到这么大,第一次知道了溺毙于深情是什么体验。

他想,自己不过是帅得惊天动地了一点,手速远超常人了一点,这些都没办法,毕竟是天生的。除此之外,到底何德何能,能成为某一个人日记里抹不去的印记。

这个人为什么要在每一页的天气里填上我的名字?我愿意写一首长长长长的诗歌来直抒胸臆。

最终他没有去写诗,只是抓起手机发了个短信:“队长队长,快到双十一了哈。”

喻文州很快回复过来:“少上天猫买吃的,最近感觉你脸圆了些。”

“卧槽卧槽怎么还带人身攻击,吃你家米了吗,用你家钱了吗?胖怎么了胖又不犯法!”

“少天把淘宝帐号给我下吧。”

“呦?队长要帮我付钱?”

“不是,我帮你清空购物车。”

喻文州打趣完他,没想到不一会儿对方真的发了一个账号过来。他好笑地回问:“密码呢?”

几乎秒回的黄少天却颇花了些时间才给到回复,像是忐忑欢喜着,终于鼓足勇气踏出这一步。收到信息的一瞬间,喻文州愣住了。

“……你自己身份证后8位记得不?”


AB

“魔法少男们☆”微信群。

喻文州:召唤术·真·奥义·单身狗之雨

宋晓:汪!(ღ˘⌣˘ღ)

李远:汪!(ღ˘⌣˘ღ)

徐景熙:汪!(ღ˘⌣˘ღ) 

郑轩:汪!(ღ˘⌣˘ღ)

卢瀚文:汪!(ღ˘⌣˘ღ) 

喻文州:乖^^   顺便宣布一个事儿,少天。

黄少天:今天是什么日子呢?没错,双十一,独“一”无二!在这个独一无二一年一度热烈欢度举庙同庆的重大传统节日里,却有一件深表遗憾的事情发生了。

郑轩:说重点……

黄少天:蓝雨从此少了两个像我一样优秀无双的单身人士哈哈哈。

[喻文州给你们发了一个红包]


 

 

10 Nov 2015
 
评论(41)
 
热度(432)
© 花糖刺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