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漓,可以叫我笑笑d(^_^o)
遇见你就是我青春的幸运。
 
 

【谷荆/傅任】胡言乱语

纯属胡扯,不要当真><

————————————————

 

1.

不知从何处而来的飓风将他们俩裹挟,一时间所有往事尽数被撕裂成碎片。

洛阳初见,一曲与君同。华山倾谈,动情且交心。

谁与谁并肩御敌,谁对谁抵死相救。

谁揶揄你该随我浪迹天涯好做一对神仙眷侣,谁脸颊微红反驳说你怎么不嫁入山庄享受荣华富贵。

谁一剑照彻天地,谁拨弦情动山河。

全都陌生得如同戏文里诉说的故事。曾说明日,皆为妄念,皆是无常。天降大祸,凡人如何能逃脱。

风眼诡异的宁静,他们无言相望。

傅剑寒一直觉得,任剑南有一双生得极好的眼睛,那里面盛过唯有江南水乡能孕育出的甜蜜情意,盛过懵懂惑人的醉意,盛过发狂刻骨的恨意,如今……

有熟悉有陌生的声音在旁观嗤笑说最奢侈的恩赐不过临死前能见到挚爱情人。

如今,只余一潭死水。

怎能不恨!再精妙的武功招式,亦不曾教他,若苍天无眼,该如何逆转天道!

怎能不痛!为何一人之力如同微末,又为何,一生爱武,却护不了朋友无恙,亦挽救不了知心之人。

都说浮生若梦,若能在此酩酊大醉,醒来该发现是一场怎样的荒诞大梦。最悲哀,不是识人不清,最苍茫,不是穷途末路,而是到头来醒觉,不如从未趟过这红尘一遭。

天边似有琴鸣,与当年相携踏过九溪时任剑南即兴弹奏的何其相似。天光青川走,一曲入烟云。

他忽然笑了一下,轻声喃道:“请赐教。”

他挥剑,斩断所有前尘过往。

脑海里最后响起的,却是一道清亮而期待的声音:“等此间事了,再同去我家乡如何?有好酒,有好景,到那时,我再弹新习的曲子与你听。”

“到那时……”

 

 

 

 

2.

“观众朋友们,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新一期《关你什么事》。今天我们即将对情侣们展开‘印象分大抽查’!哎陆兄,你去看看光线如何,太暗了就没法突出我三分之二的完美侧脸啦。”

“好的,现在跟随镜头我们找到了正在锻炼肌肉的荆少侠!”

“……有事说,没事走。”

“是这样的,在你心里大师兄能打几分?满分为一百。”

“嘁,婆婆妈妈,扣十。爱管闲事,扣十。自己不挑还不许别人挑食,扣十。绿豆糕派的,扣十。”

“等等等一下!再扣下去要不及格了!”

荆棘扬了扬下巴:“又如何?”

东方未明挠挠头,道:“我倒是觉得大师兄这样尊老爱幼还成立了扶老奶奶过街逍遥谷小分队的人应该满……”

荆棘打断道:“去。别人不许给他打分。”他补充道,“你也不行。”

 

“大师兄你好,在你心里二师兄能打几分?”

“自然是满分。”

“为何!”

“阿棘无一不好。”

“……大师兄,你确定不要修改一下答案吗?”

谷月轩道,“在你看来如何?”

“我其实觉得吧!这个……”

谷月轩温和地看着你。

谷月轩温和地看着你。

谷月轩温和地看着你。

“我觉得吧,像二师兄这样独一无二惊天地泣鬼神的存在不拿满分简直天理不容哈哈哈!”

 


“哎今天不行……今天真不喝,拍摄任务在身呢,传出去有损形象。咳咳,在你心里,任兄可以打几分呢?”

没想到傅剑寒断然拒绝道:“这我打不出来。”

“怎么会呢!”

“真的不行。”他认真地反问道,“剑南是有血有肉的人,又不是物件,不该被拿来打分评判。”

“原来如此。”

他仰头饮尽碗中汾酒,边用手背拭了拭嘴角,边笑起来:“他在我心里,岂是一个分数就可以概括的?”

 


“在你心里傅兄可以打几分?”

“这……我得想想。嗯,基础分是一百分的话,他仗义坦率,理应加十分。好结交朋友,加十分。武艺高强,加十分。为人有趣,加十分。但是太爱喝酒不爱惜身体……唉,加十分。未明兄,似乎已经一百好几十了,不要紧吗?”

“其他我就不吐槽你了,为什么不爱惜身体也加分?”

“这个。”任剑南为难地思考了一会儿,道,“可我觉得他无论做什么,在我这里都永远算不得减分。”

 


日薄西山,东方未明正跟摄影师握手言谢,今天真是辛苦的一天啊。有人从旁边递上一块帕子来,他接过来拭汗,转身欲走,却被一道调侃意味满满的声音拦住:“东方兄觉得在下可打几分?”

“你……你大概超出系统评测范围了罢!”

“哎,便是想夸赞我太过优秀也不必如此啊。”

“哈……哈哈……你开心就好……”

 

 

 

 

 

 

 

 

13 Sep 2015
 
评论(7)
 
热度(42)
© 花糖刺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