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漓,可以叫我笑笑d(^_^o)
遇见你就是我青春的幸运。
 
 

【谷荆】神奇三侠(一)

荆棘有三好:嘴硬、能打、爱发飙。
谷月轩有三宝:师弟、师弟、心头好。
逍遥派有三妙:山明、水秀、捡回来的都是宝。

作为小师弟,为了贯彻本派精神,某日东方未明从神医家里捡了一只小野猫回来,美其名曰“寄养”。叮——他发现自己的技艺修炼栏里又多出了一项饲养。

三个大男人围着它面面相觑,小猫紧张地弓着背,喉头发出一串咕噜声,不知道眼前这些两脚兽们想对它做什么。

东方未明忽然将小猫举起来面朝荆棘,道,“来,看着这个人,这是你跨向成熟勇敢的第一步。”

小猫不安地扭动着挥舞前爪,奈何脸太大像张饼根本捂不住,它被迫与这个看起来对它最不友善的两脚兽对视。

荆棘眯了眯眼,试图用左眼传递不屑右眼传递恐吓。

东方未明把猫捞回怀里,郑重道:“好了,此刻开始你的猫生有阴影了。”

“……皮痒了是不是?”

或许真就应了这句玩笑话,荆棘与猫兄水深火热的日子从此揭开了序幕。

荆棘来的第一日,挠他。

荆棘来的第二日,挠他挠他。

荆棘来的第三日,挠他挠他挠他。

你说为什么是荆棘养猫?因为大师兄好忙,赚钱养家很累的。小师弟也好忙,主角要负责开剧情泡妹子泡基友顺带解决一下各个门派神奇的烦恼的好吗,哪有时间把所有技能都点到满啊?

不过五日,由于上火,荆棘发现自己脸上居然冒了一颗痘痘,但是对着只小猫,偏偏发作不出来,他那使惯刀剑的手,真要做点什么它早就一命呜呼了,到时候指不定被念叨到三更。

不能动手,便只好对它进行言语上的威胁,比如最近老胡想尝猫肉了之类的,正在生火的老胡打了个喷嚏。

这一天的人猫撕逼来的格外早。平地一声吼,逍遥谷抖三抖,吓得练功练到昏昏欲睡的东方未明从梅花桩上噗通掉了下来。

待他与谷月轩都赶到荆棘的房间,便看到躲在角落呜咽的小猫,凌乱的床铺以及死在上面的绿蛇,和一个处于爆发边缘的荆棘。

东方未明大惊失色地扑过去:“猫兄,你没事吧?”

谷月轩也皱着眉:“阿棘,你有被咬伤吗?”

两人几乎是同时发问道:“你对它做了什么?”、“它对你做了什么?”

荆棘脸色阴晴不定:“这小畜生把蛇叼到我床上。”

“唉。”东方未明叹息着从怀中抽出一本《饲猫志》,“二师兄,你昨天抓它尾巴扔进木桶里洗澡了对不对?据典籍记载,历史上共有484位兄台干过此事,第二天他们的猫都叼了蛇鼠等各种稀奇古怪的走兽回来。我最近正着手考证其间原委,它恐怕还会继续给你此类‘惊喜’哩。”

谷月轩道:“师弟,你博闻强识,饲养之技已趋大成。”

“但也并非全无解决之道,听说神医家的沈姑娘最近研制出一种药丸,服用即可改变自身气息,对飞禽走兽散发友好讯号,这样猫兄不但不会再报复于你,说不定还会爱上你哦。”

谷月轩鼓掌道:“真乃妙计。”

“……”荆棘木然,已经不知该先吐槽哪边。

戌时,忘忧谷内,沈湘芸哼着歌整理起房内的累累硕果来,她掂着两个外形极其相似的药瓶摇晃,又认真地细数颗数,突然捂住了嘴:“糟糕!东方大哥错拿了我的‘看我七十二变离魂换体大法好好好药丸’!”

她脸色苍白,这药丸实际上十分危险,因为服用者的魂魄需得前往最令其安心之处寻觅暂栖之所,若是寻不到,便落得永世在蒙昧中飘荡的下场。

话分两头,荆棘屋内灯火犹亮,他运气行毕周天,心平气和地凝视了放在帕子上的药丸半晌,终于捻起来,仰头咽下。万万没想到霎时如遭雷击,天旋地转。

意识仿佛抽离躯壳而去,在混沌中举步维艰。

像是坠入一场迷蒙的梦,梦里他不记得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将要往哪里去,只知深陷无边而阴冷的黑暗。

忽然,前方闪现出一道微弱的光亮。有声音轻柔地拨开了迷雾。

“阿棘……”

阿棘是谁……是他吗……又是谁在唤他?为什么无端熟悉,为什么无端不安,他有些想推拒,有些想靠近,自相矛盾着无法动弹。

“阿棘。”那声音又呼唤了一遍,温柔而眷恋的。

他睁开眼。

他闭上眼。

他张开眼,使劲眨了几下,抬起雪白的前爪瞅了半晌,扭头看了看甩得正欢的尾巴。

好一个东方未明,诳我与小畜生搞好关系,却害我莫名其妙进了小畜生身体里。天凉了,以后该多找小师弟练功了。作为一个点过智商树的角色,他镇定自若地接受了灵魂互换的设定。

我的魂魄在这里,不知躯体如何了。此刻他想先去找找自己倒霉的身体,万一失去意识后落地姿势不太对恐怕有损形象……思虑间,他蓦地意识到另一桩事,这个连豆大点光亮都没有的房间,这个在夜视功能下布局熟悉的房间,是属于……

“猫兄?过来罢。”床的方向传来悉悉索索的响动,青年温润的嗓音传来。

这死猫,连睡觉都缠着他师兄?荆棘猫烦躁地挠了挠地,敏捷地摇尾转身,三步蹿上了床。极其意料之外又难以适应地、整个身体被谷月轩的手抚盖住了。

这种感觉十分诡异,荆棘猫挣动了几下,背上的毛都根根倒立,难耐到了极点,利爪却收了又放,放了又收,唯恐伤着谁,只得在床铺上扎出许多细小的窟窿。

只听谷月轩道:“怎么睡觉也跟阿棘当年般不安份。”

小畜生晚上不睡觉本来就很正常为什么非要逼它,再说为什么要扯上我,荆棘竖起了耳朵。

谷月轩这时候继续道:“小时候他不睡……我就给他讲故事。”

记忆匣子一旦打开,再难收拢。

彼时他俩躺在一张床上,小荆棘扭来扭去,拱得两人都睡不着,谷月轩只好侧着支起身子,给他讲故事。

可是他也不会讲什么好玩的山精妖怪,无非讲些英雄出少年,拳脚平天下的段子,只不过到最最昂扬飒爽的部分,他总是说:“这个少年面对恶人,朗朗有声道:‘我乃逍遥派二弟子荆棘,尔等还不速速伏诛!’”

幼时的荆棘听到这里就会绷不住笑。笑了半天才拿拳头捅他,又问:“你……你希望我成为这样的大侠?”

谷月轩便笑着回望他:“阿棘自己呢,不想这么威风吗?”

小荆棘思虑来思虑去,他的一只手被谷月轩温热的大掌包裹着,心里也暖乎乎的,道:“勉强想一下吧。”又急切地补充道,“你以后不要跟我抢台词,刚才那句归我了。”

“好,都是你的。”

……

谷月轩顺了顺猫毛,不自觉地念出了日夜捂在心间的名字:“……阿棘啊。”似有感叹,似有欣慰。

荆棘猫一动不动地趴卧着,羞耻感漫过头顶,他快要窒息了,却不知怎么的,不太想动。

尴尬又莫名有一丝丝温情的气氛里,忽然东方未明破门而入,上气不接下气地喊道:“大大、大师兄,不好了!二师兄不知犯什么病,这会儿非要在谷里裸奔啊!”

 

 

04 Sep 2015
 
评论(23)
 
热度(67)
© 花糖刺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