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漓,可以叫我笑笑d(^_^o)
遇见你就是我青春的幸运。
 
 

【喻黄】爱情上上签(续)

竟搞出了一点后续!
又名《喻黄教你用手游谈恋爱》(手游部分纯属胡编,仅供娱乐ww


前情回顾:

“宋晓,我跟你讲一个秘密。”

 

“我喜欢黄少天。”

 

“我喜欢喻文州我喜欢喻文州我喜欢喻文州我喜欢喻文州我喜欢喻文州我喜欢喻文州我喜欢喻文州我喜欢喻文州我喜欢喻文州我喜欢喻文州我喜欢喻文州我喜欢喻文州我喜欢喻文州我喜欢喻文州我喜欢喻文州我喜欢喻文州我喜欢喻文州我喜欢喻文州我喜欢喻文州我喜欢喻文州我喜欢喻文州我喜欢喻文州我喜欢喻文州我喜欢喻文州我喜欢喻文州我喜欢喻文州全程手打绝无复制黏贴。”


爱情上上签(2)

 

郑轩象征性地捂了捂卢瀚文的耳朵:“大人们令人发指的秀恩爱行为你还是不要听比较好。”

 

“剧本大概就是这个。”黄少天说完了总体思路,打了个响指,嘎嘣一下咬碎嘴里的棒棒糖:“怎么样,毫无植入痕迹又新颖过人故事性杠杠的,创意如何?”他那神情得意又带点孩子气,写满了“你们可以开始膜拜朕了”。

 

郑轩又举手道:“别的也就算了,为毛我总是躺枪,你跟我何怨何仇?还有,这是你们俩真实恋爱史改编?”

 

潜台词是:你怎么能毫无羞耻感地就这么讲出来啊喂!

 

这时候距离喻文州和黄少天两个人公开交往已经有一个月了,忙人喻文州一如既往在给游戏公司兼职搞新媒体运营,闲人黄少天帮忙做数据分析的同时竟然还有空摸鱼摸了个手游APP的宣传片脚本出来。

 

宋晓转了下筷子,道:“黄少你是本色出演没错,你把文州写成这智商他知道吗?”

 

卢瀚文摇晃脑袋:“我觉得挺正常呀,不是经常说恋爱中的人不带脑子嘛。”

 

“什么不带脑子?”喻文州来食堂比较迟,这会儿才打好饭菜坐到他们旁边,他自然而然地顺手把黄少天含着的空糖棒拔出来,带点儿责怪地道,“吃饭前吃什么糖。”一边另一手把自己盘里的鸡蛋夹了三分之二给他。

 

“这不是等你闲的无聊嘛。”黄少天也把大半番茄拨给了喻文州。

 

坐在他们对面的几个人在心底里啧啧有声。卢瀚文默默扒了口饭,觉得这俩人餐盘里的番茄炒鸡蛋大概要哭了。

 

“刚才在说什么?”喻文州还记得那个话题,“见你们挺热闹。”

 

“在说黄少百日发梦给爱情上上签做植入广告的短片脚本。”

 

“原来是这样。”喻文州笑了下,“不过最近我们这侧重推广的产品已经换成宠物部落了。”

 

宠物部落,萌系养成悠闲类手游,时下在新潮又可爱的女孩子们间甚是吃香。其实质就是养养兔子逗逗猫,晒晒鹦鹉喂喂鸡,号称让大家体验开心农场生活,被黄少天称为真男人绝不能向其缴械投降的邪教游戏。  

 

会翻过肚皮求挠痒的阿猫和冲主人摇尾卖乖的阿狗或许的确不能让他缴械,能让他缴械的向来另有他物,哦不,另有其人。

 

时至第二天早上黄少天已经成功的用“不厌其烦推销讲到你终于肯下载为止”大法为这款APP增加了数十下载量。

 

“说好的打死也不玩这种浪费青春的玩意儿?嗯?”几个寝室的小伙伴聚首打打扑克时,徐景熙幽幽地拿注视叛徒的目光盯着他,此刻他们手机里都已经安静地躺了某个连图标都萌到人心颤的游戏。

 

“话不能这么讲,经研究我发现这个游戏的趣味性和玩家之间的交互在同类产品中还是做得不错的,你看李远就适应得很好你怎么不好好学习下,话说还真没看出来他这么有少男心。”黄少天认真地教育他。

 

“李远只是对毛绒动物没抵抗力罢了……”郑轩有气无力地哼哼,“你好意思说不是因为文州才去玩的?”

 

黄少天正要开启滔滔不绝口若悬河mode进行深刻辩驳,放下手中牌一刷APP却徒然换做一声悲痛万分的惨叫:“卧槽卧槽文州你站出来!你对我的小白兔做了什么一夜之间它就变成个残次品了?!!!”

 

喻文州拿扑克遮着半边脸笑得无辜:“什么也没做啊,哦,之间登你的号帮忙喂了一颗草。”

 

卢瀚文凑了个脑袋过去,把黄少天手机上闪烁的宠物说明念出来:“普通兔仔,B级,擅长:睡觉/吃草。”

 

游戏里的宠物幼崽经过主人精心饲养之后,有机会进化成两种模式,拿兔子来举例,有普通兔仔和格斗兔仔两种,其中前者用黄少天来说就是个摆设,后者却是可以去跟别家宠物打擂台赚金币的货真价实劳动力。

 

卢瀚文因为还没玩过,所以不太能理解,问道:“差很多吗?”

 

郑轩道:“简单来说,就比如小卢你现在是个没进化的兔子。如果你长成功了,就会长成咱文州那样兼具智慧与美貌的成功品,如果长歪了,就会长成某人那样整天叨叨叨被人追着打的失败品,差了十万八千里呢,懂?”

 

黄少天抓了颗糖扔他,被他躲过了,他委屈道:“看吧小卢,这个人好坏好坏的,你不要跟他玩了。”

 

这里有一点特别令人匪夷所思需要说明,像是合着什么奇怪定律似的,喻文州从来养不出格斗系的宠物,全都是同他本人一样的温和卖萌系,而黄少天基本一养一个准,全都是龇牙咧嘴能争好斗的。

 

眼下他忿忿道:“你是不是就怕我家兔仔赚的比你家多又能打?嫉妒!赤裸裸的嫉妒啊!大家评评理,说说这种行为叫个什么!”

 

喻文州想了下,谦虚地道:“不战而屈人之兵?”

 

黄少天也想了想,然后拿了颗糖扔他,被他恰好偏头张了张嘴接住了。这下更没好气,翻了个白眼道:“我很生气,我决定接下来一分钟不跟你讲话。”

 

自从这件事之后,黄少天就不让喻文州给宠物喂吃的了,反而他自己经常把喻文州的号登录了去照顾对方的阿猫阿狗阿鸡阿羊。据两人的资深好友郑轩表示,有段时间经常能听到这两人的对话是这样的:

 

“文州文州,你数数仓库里钱够不够给我儿子买个新窝。”

 

“少天,该带儿子去逛公园了。”

 

卢瀚文小朋友听说以后不禁咂舌:“多大人了呀,跟玩过家家似的!黄少上次还好意思笑话我长不大呢……”

 

“以前看到那些唧唧歪歪的情话我还不信呢,这会儿是见到活例子咯。”郑轩喃喃道。

 

所谓恋爱中的人惹人钦羡,不但在他们眼中彼此生动闪亮,在旁的人看来,他们哪怕一个安静的相处也散发光芒。

 

有一次他插着耳机在寝室看电影,背后是黄少天在帮喻文州一起整理市场调研的一摞资料。

 

等他看完电影伸了个懒腰随意一回头,就见黄少天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喻文州托着下巴微侧身子在看他。

 

郑轩惊了一下,赶紧将头扭正盯着自己的电脑,纠结了不到半分钟之后机智地拿出镜子偷偷拿镜子往身后照。

 

然后他看见喻文州缓缓地伸手好像想掐掐黄少天的脸,但在快要碰到的时候却忽然停顿住,有那么几秒的时间他就保持着这个姿势一动未动,继而像是克制着放弃了什么,他改变了行进路线,很轻地摸了摸黄少天的头发。

 

郑轩默默收起镜子,谨代众多单身狗表示受到了520点伤害。

 

End

 

 

29 Dec 2014
 
评论(22)
 
热度(140)
© 花糖刺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