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漓,可以叫我笑笑d(^_^o)
遇见你就是我青春的幸运。
 
 

【喻黄喻】您的植物已经修炼成精

建国以后的动物不许修炼成精,只好让植物上了(x
又在玩植物大战僵尸,玩着玩着脑洞之门突然对我敞开了!

 


最早的时候,庭院里只有豌豆射手黄少天和向日葵喻文州。

 

据说黄少天一开始还是一株比较含蓄的绿色植物,然而欲练神功必先话多,他的每一句话都会变成豌豆子弹向外投射,为了不浪费每分每秒只好硬生生把自己锻炼成了无间断噗噗噗小能手。(此时接受采访的黄先生表示“只好”两个字是多余的)

 

“我这个人就是实在,没有什么只好,我就是乐在其中怎么了?听说有小观众来信吐槽我话痨啊,还说我对僵尸太残忍,但我不能倒下,我背后还有文州,我得保护他。嗯?你说我现在这个表情很不错?嘿嘿那麻烦摄像大哥给我来个特写。”

 

方才已经说到喻文州是一株任何时候看起来都和和气气的向日葵,他总是不紧不慢地编织着阳光,给前线战士能量补给,简单而言是个后方军需担当。这份场下场下的从容悠闲也是他获得超高人气的原因之一。

 

战况愈演愈烈之下,庭院boy疯狂的戴夫又给他们送来个新伙伴,樱桃炸弹张佳乐。张佳乐此物,就皮相而言新鲜水嫩,又有着樱桃特有的忧郁气质,他刚来到院子时,面对黄少天的招呼“你就是那颗新来的……”,高冷地打断道:“请称呼我的英文名字Cherry Bomb。”

 

黄少天果然被他的贵族范儿打动了,凑到喻文州耳边嘀咕:“此物多半有病。”

 

Cherry Bomb先生没能高贵很久,因为他本质上显然也是个过于精神旺盛的,半天以后他已经跟着黄少天一起叽叽喳喳地把院子里最后两只愿意留下来筑巢的鸟雀吵走了。

 

他们唯一的矛盾点在战场上。

 

“文州你咋这样?!你一个CD7.5秒也就算了,你生个阳光还要24秒!慢成这样是植物干的事儿吗?”每次直跳脚只能眼巴巴看着他们却没有机会上场show show身手的张佳乐伐开心。

 

“嘿我这暴脾气……不行我得跟你好好说道说道,文州慢归慢但是他懂掌握时机,你虽然爆炸威力大但成本高成什么样儿了自己有带面镜子照照吗?算了我跟你讲这个你那颗樱桃脑袋也理解不了。”黄少天嘴上没停顿,豌豆子弹也随着他的超高语速糊了僵尸满脸。

 

“少天……”喻文州在织阳光的间隙里轻声喊了喊他的名字。

 

黄少天挺了挺背脊,留给他一个酷炫狂霸拽的背影:“我负责搞定这些丑八怪,你负责阳光灿烂就好。”

 

“这话怎么越听越别扭?”闲着没事儿干的张佳乐嘟哝着。

 

红色警报响起,一大波僵尸即将来袭!!!

 

这会儿可连黄少天都没心思斗嘴了,一门心思应战,张佳乐屏住呼吸待命,随时做好迎击准备,而他们的脑,那位有条不紊的军需官,那位不让他们真正失望的指挥家,测量估算着最险要的区域,在千钧一发的关头挥挥手在漫天散落的阳光里把张佳乐送到了精确的坐标上。

 

樱桃炸弹爆裂开的威力将方圆三米内的僵尸通通一波带走,清扫出了一片铺满僵尸残骸的战场,也为革命的最终胜利争取到了关键时间。

 

“哈哈哈!”张佳乐高兴了,扭头就跟黄少天一甩发,哦不,一甩头顶叶子,“战斗力高,就是任性。”

 

“呦呦呦瞧瞧你这一次性用品得瑟的嘴脸。”黄少天也不乐意,还想张嘴说些什么呢,后劲被向日葵柔软的花瓣抚过。

 

他的指挥家给他捏捏肩松松筋骨,再说上一句“少天辛苦了”,黄少天同志立马觉得一切都值当了。

 

某天张佳乐跟黄少天控诉这种明着肉麻暗着矫情行为十分令人不齿,后者哼哼唧唧道:“你懂个啥年轻人好好跟着学这叫少玩僵尸多谈恋爱。”

 

“啊?你已经给他表白了?”张佳乐诧异。他可不是睁眼瞎,这小同志天天上演骑士守卫战的戏码,他不累,张佳乐的眼睛很累,其中门道有谁看不懂呢?也就当事人两个,跟约定好了似的死活不肯碰那条底线,你说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搞柏拉图呢?幼稚!跟不上潮流!

 

“呃……”黄少天难得卡壳,微红着脸连连挥手,“天天在一起已经挺足够了,我告诉你啊,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做植物——尤其是做一颗新时代健全发达打得了僵尸下得了田,耍得起流氓卖得了萌的豌豆射手,就不能够讲求贪心!”

 

“呵。”张佳乐嘲讽脸看他,“你不就是不敢告白么。”

 

“呸呸呸呸呸呸你才不敢。”黄少天朝他脸上连吐一组豌豆。

 

他俩这儿正悄摸摸说小话呢,张佳乐来了兴致:“谁不敢了?”他嘹亮地冲两条道儿开外的向日葵大吼,“文州啊——我贼喜欢你——”

 

向日葵先生笑笑:“我也喜欢你啊。”

 

张佳乐得意地瞥了一眼内心羡慕嫉妒恨的火山已经蠢蠢欲动的黄少天,只觉得这么多天来郁结在心口的气啊那都烟消云散不是个事儿哇!这舒畅也舒畅够了,朋友的忙还是得帮不是?他琢磨着兴许像喻文州那样有点文学气质的,还真不是一般方法能够拿下的,怎么着也至少要返璞归真写个情书。

 

他把这想法给黄少天说了,结果黄少天揶揄他:“你讲得这么头头是道,你也谈过恋爱?”

 

“别瞧不起人了。”张佳乐道,“老子喜欢隔壁村那老大老大只的坚果时,你还不知道有氧呼吸几个字怎么写呢。”

 

那你俩现在怎么没在一起了?黄少天想这样问,但下一秒他看着张佳乐忽然郁郁寡欢的面容有点儿惊恐,那位素昧谋面的坚果大哥可别是已经给僵尸当夜宵啃了啊?!本着不能戳他人痛脚的优良本质,他难得的沉默了。

 

张佳乐使劲一吸鼻子,声音还是闷闷的,语调却高昂:“干嘛说到我身上去,说你说你,你俩再不发生点实质性进展我就要给气死了。”他蓦地生出种感慨,这俩玩意儿不在一起把他给急死,在一起之后他又要给闪死,横竖都是个死,他怎么就那么心地良善惹人喜爱呢?

 

别看黄少天面上仍有余裕,心里也是一阵一阵的暗潮汹涌,他从来不觉得自己缺乏勇气,面对成群结队的僵尸他尚能面不改色,何况喻文州又不会吃了他。可总有种感情让人止步不前。依恋被给予的陪伴,更害怕一旦戳破了窗户纸就会失去现状。

 

其实怎么会不贪心?有所愿,有所求,怎么能不贪心?

 

他也想杀出条血路,从星夜战到破晓。

 

他也想亲口说给喻文州听。

 

黄少天深呼吸了一下,刚想说话,张佳乐在旁边蹦达了一下:“你觉得拿你吐的豌豆摆成一个心形文州会喜欢吗?”

 

黄少天送给他一个“你真恶心”的的眼神。他觉得张佳乐从前表白的时候说不定是在那位坚果大哥面前砰地爆炸成一个心形,活生生把人家吓到就范的。

 

写情书真是门技术活,在他们联手下丧命的僵尸手拉手可绕庭院233圈时,黄少天终于写完了,磨磨蹭蹭地蹭到了他告白对象面前。

 

“文州啊……”他憋憋憋了半天,张佳乐恨不得把自己从空中远程投射到他身上炸他一身樱桃汁。

 

喻文州一直是认真聆听的样子。

 

黄少天豁出去了,手指轻抖着展开情诗自己打节拍朗诵道:“啊,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打一辈子打僵尸,又或者,靠在你身边,光合作用。”

 

“……额滴个娘啊。”张佳乐想伸手捂眼,突然想起来自己尚不具备此等高级人类功能,只好摇晃着用两片叶子试图遮住圆滚滚红艳艳的身体。他很想掐着黄少天的茎叶问他您能不那么逗比吗,简直丢我们植物大家族的脸!

 

黄少天自己也感觉到了,他放弃地把情书纸拿了下来,半耷拉着脑袋,觉得自己搞砸了什么,但他还有未说完的。

 

“你不能接受也没关系,只要别困扰就行,只要你以后还能自在地待在这里我就觉得没有遗憾。”

 

这时喻文州笑了起来,他像是终于放下了什么心事般地展露了笑容,现在他整个身子看起来都仿佛在发光了,他把那朵编织了很久很久的、最大的阳光放到豌豆先生的头顶上,让他也被暖金色的绒边包裹着。

 

“这也是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

 

 

03 Dec 2014
 
评论(33)
 
热度(242)
  1. tonia扑克 转载了此文字
© 花糖刺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