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漓,可以叫我笑笑d(^_^o)
遇见你就是我青春的幸运。
 
 

【黄喻】仙途(上)

卢瀚文正跟只甩不掉的小尾巴似的,一蹦一蹦始终不肯放弃自己的疑惑:“为什么妖怪也要求学问道呢?”妖兽想要倚靠人类的法门修炼入仙道,真是闻所未闻。

 

郑轩被他晃得头晕,苦笑着摆手:“你为什么不直接去问黄少?”

 

卢瀚文跺脚:“我问啦!黄少说——”尚显稚嫩的孩童握着嗓子咳嗽两声,模仿道,“好你个小子,胆子肥啦竟敢指着我一口一个妖怪,今日字练了没?流云十三式记了几招?心法至几重?哈哈哈看你这苦瓜脸我就知道的差不多了,小心我跟你喻师兄告状去!”

 

卢瀚文又扁了扁嘴,控诉道:“说到这里他还捏我鼻子……”

 

郑轩被他逗乐了,笑着笑着有些发愁:“哎呀这世道……连小妖都如此有志向,我压力很大啊……”

 

小师弟眨眨眼,天真地问他:“有多大?”

 

“大概比这蓝雨山还大吧。”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哦不,山上有个派,要说这也是个奇葩地方,几乎没什么门槛规矩,看似松散得很却又自成一体,在外名头颇响亮,可惜不大好找,飘渺云雾群山环绕为它天然作阵,这对前来求道的人来说倒是首个试练了。

 

按说蓝雨已经许久没有新入门弟子,前阵子却突兀的蹦出了个黄少天。

 

黄少天是一只诞于大荒的黄鸟,三百年化智,三百年炼人身,终究成了今日这么个挺拔的模样,若是他不开口,还真有几分玉树临风的感觉。

 

虽是个小妖,抱负可不一般,他来不及好好体味烟火人间,就被勾走了心魄,历尽千辛万苦不是想投靠个愿意收留他的地方,而是想寻到那一缕在他化而为人之初轻轻牵住他的清风。

 

一路南寻。总也不是一帆风顺。

 

他修习未够,头顶毛发有一绺流金般显眼,也不懂收敛妖兽气息,往往被人高喊伏妖追逃,你说要是对方是真正高手,战便战了,他可曾怕过谁?只是那些害怕他的还有许多普通百姓呀。没有别的法子可想,他只有一心一意快马加鞭赶往心心念念的那个名字。

 

文州。喻文州。

 

及至蓝雨,守山门的弟子刚开始很是不耐:“你说你不过一介辛苦修炼才得来人形的小妖……”他揩了把额角的汗,在大太阳底下被炙烤了半天,他更是躁得很,挥手赶人,“回吧回吧,来几次都一样。”

 

他嘀嘀咕咕的:“咱们门派才不收这种邪道。”

 

抱着长剑的青年挑挑眉,深吸一口气:“哎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说话呢?我分明就是打探清楚了你们这儿压根没有半文钱偏见规矩才来投奔,你说不收就不收那你就是伤害我感情,你知道伤害我感情是什么后果吗吗吗?”

 

低阶弟子耳朵疼,脑袋也疼,还想痛苦地说些什么,从他们顶头一颗大树上传出些悉悉索索的声音。

 

青年眼中精芒连闪,抽剑出鞘:“哈哈我早就发现你在那里鬼鬼祟祟偷窥!看我教训教训你为我日后师门扫清宵小,看剑看剑看剑!”他脚蹬树干,身体几乎与地面平行,连踏三步挽剑刺去。

 

下面的守山弟子慌忙喊:“住手!他不是……”

 

来不及讲完,重叠树影里已经战作了一团。兵器相接绽开青蓝与赤红的光芒,煞是好看。

 

然后从树上掉下了个人,这人穿戴皆是门派服侍,哭丧着脸说:“是宋师兄和徐师兄遣我来探……他们说来了个有趣的家伙。”

 

黄少天显然是得胜一方,咧着嘴轻踏枝叶也跳下来,嘿嘿笑道:“以后可有的是机会叫他们好好领教我的有趣之处。”

 

他可没说假话,后来没过几日他就凭借切磋狂人的热情好好的让各位师兄弟们好好体会了把他的“有趣”,以至于徐景熙半夜去敲宋晓房门约他一起领个外派的任务好避避难。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再说回当时,场面一片混乱,有一把温和却威严十足的声音令他们都停下动作:“李远,此时你应是在修习午课。”

 

李远和其他弟子一起向他行礼:“喻师兄。”语气里带着一点点诚惶诚恐。

 

黄少天好奇地打量新出现的这个仿佛很厉害的角色,忽的笑得十分开怀:“我可算找到你了。”

 

喻文州转眸看向他,神色间有了丝柔和的无奈:“少天,你也是胡闹。”

 

两人间亲切熟稔的气息仿佛只是两个相伴多年刚分别两日的挚友。

 

后来黄少天顺利通过掌门试练归于蓝雨门下,众莫再有疑议。探究猜测黄少天与喻文州之间究竟有什么前尘往事,则成了山上弟子们为数不多可以表达对同门关心之谊的渠道。

 

这二人显然是旧识,看上去黄少天寻来蓝雨也与喻文州脱不开干系。但若直接问及当事人……呃,他们是没胆量去喻文州那儿讨教绵里藏针的回应的,而黄少天,他绝对会狡黠地说如果你切磋胜过我我便全盘托出。

 

这越是得不到真相,越是引人好奇。

 

作为当时正在现场的第一转达人李远拍了拍大石块:“上回说到喻道长舍己救妖,最终二人暂时放下恩怨,联手破了那桃花迷阵。”

 

卢瀚文抱着郑轩的胳膊听得津津有味:“后来呢后来呢?”

 

宋晓附着徐景熙耳朵悄声道:“我总有种不祥的预感,若是出了什么事我数一二我们就偷溜走。”徐景熙回以一个你真机智的赞同眼神。

 

李远感觉自己脱胎换骨,被发掘出了另一桩技艺的无限潜能,他的脑洞也随之越来越大,此时他的话本里已经将喻文州比作了上天入地修仙破案无所不能的奇人,而黄少天正是他命定的敌手。   

 

“却说那危机甫一解除,化友为敌哪里需要转圜时间!峭壁边上寒风凛凛,黄少天嘴上功夫没停,暗暗以内力击出三颗小石子,直捣喻道长避无可避之处!”

 

“啊!”卢瀚文惊叫,脸色都变了。

 

李远以为他完全沉浸入气氛里,得意起来,问道:“敢问这种行为放在一般江湖人士口中被称为什么呢?”

 

“机智无双?”

 

“错了!”李远眉飞色舞,忽的觉出哪里不对,他醒悟出这把突兀插入的声音来自何人的当口,额角有冷汗滴落。绝望地一扭脸,就见方才配合他玩了抢答游戏的黄少天正冲他挑眉呢。再往边上,喻师兄虽是笑吟吟的,但怎么总给人感觉特别意味深长呢?

 

他张张口,想向旁人求了个助,转眼一看本来好端端坐着的四人早已都不见踪影。

 

李远在内心大喊吾命休矣之前,眼前晃过的最后一副画面里,那两个人在阳光底下比肩而立,融洽得仿佛生来就该站在一块儿。下一次再玩说书,还是把他们评作绝世无双的挚友与搭档吧。善哉善哉。

 

黄少天悟性高进境快,蓝雨上上下下虽嘴上都要怨他话多,实际上并没有人不喜爱他。

 

有时有客来访。

 

有个从北面来的说不清来历的叶修,来蓝雨不过一日就惹得黄少天连连炸毛。

 

“你看看你,就长着一张让人只能用拳脚跟你沟通的脸。我猜你平时仇家肯定一箩筐,错没错?”

 

叶修沉思片刻,凝重点头:“这倒不假,嫉妒我才华的人岂止一箩筐。”

 

黄少天呸他:“太不要脸!”

 

“混了几百年从鸟混成人,少天,你作为一个鸟人也怪不容易的。”

 

黄少天便翻着白眼让他滚:“你能出落得这么欠揍也怪不容易的。”

 

有个从百花谷来送礼上门的张佳乐,跟黄少天一起把蓝雨山闹得鸡飞狗跳。

 

张佳乐跟他描述种种少年游侠醉语红尘的梦,精神奕奕地比划着说:“路见不平拔了个剑!”多么快意潇洒。

 

他把黄少天勾得蠢蠢欲动,直到黄少天也忍不住觉得自己大概是无法满足于山上种种按部就班生活的。但他本没打算这么快离开。他不舍师门兄弟,尤其不舍被他成日腻着的喻文州。

 

他已然活过那么多年月,他敏锐,老练,看得通透。然而对于这俗世中不可理解的部分,又始终怀着不屑于与它们同流的固执赤诚。为什么“在意”偏说“不在意”?为什么明明两心相许却难付诸行动?若是他喜欢了谁,定要让那个人完完全全知晓,不错过任何一丝情意的。

 

所以黄少天的心分了两半,他爱蓝雨山上的草草木木,也爱山下热气袅袅缠绵至巷口的包子铺。或许因他本身经历过太多才能以人的姿态行走于阳光底下,他远比一般人们更热爱万物,仿佛永远拥有无限的热情与精力。他恨不得将世间百态收于外层,可他只把喻文州一人收于里间。

 

——————————

生贺也要分期付款我真是……(跪)  千言万语……我爱你啊,生日快乐啊男神!!!

 

09 Aug 2014
 
评论(1)
 
热度(73)
© 花糖刺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