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漓,可以叫我笑笑d(^_^o)
遇见你就是我青春的幸运。
 
 

【周江/策乐】无言歌(7)

最近有点忙所以更新总是断断续续,真是不好意思TvT

前回链接:http://xilikui.lofter.com/post/e4a0d_193b33b

——————————————————

“他们跑得倒是挺快啊。”江波涛苦笑着摊摊手,问周泽楷,“那我们……等下还去打台球吗?”

 

周泽楷摇了摇头。

 

“也是啊。”就两个人未免有些扫兴。看起来只剩下另一种选择。“那我们就回去吧。”他说完这句话,并未忘记留意周泽楷的神情,对方默然点头表示同意,神情举止并未有丝毫异常,但他不知怎么的竟从中看出了一丝不愿,在突然起来的冲动驱使下,他改口道,“或者我们去操场走两圈?散散步消化一下。”

 

周泽楷望向他的眼神里泛起了一丝惊诧,继而化作欣然。

 

果然,这个人是不想这么快就回寝室的。换句话说,可能是不愿意跟他这么快分开?江波涛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为这种典型的自作多情而感到了一丝害臊,他压下它,随即漂浮起来的是另一重喜悦。

 

他感觉自己开始能理解周泽楷寡言少语下掩盖的某些心思。如果不是愿意静心观察琢磨,自己肯定也会错过周泽楷真正的想法。这么想来,平时肯定也……有很多人是一直在误解他吧。虽不斥责他的不善表达,但也同样不会试图去挖掘他的真心,又或者将自以为是的想法强加于他。

 

江波涛琢磨着琢磨着,亦不知该如何称呼自己心里柔软又有一点酸涩的感情,这绝不是同情,或许周泽楷对他产生了什么化学作用,激发了他的父爱光环?他胡思乱想着。

 

夜晚的操场并不冷清,锻炼的学生,在草地上围坐成一圈玩游戏的学生,亲密依偎在一起窃窃私语的情侣,趁着散步聊起八卦的朋友,他们好像并不属于任何一种情况,但江波涛又觉得这不需要多言的气氛并不尴尬,他总是很擅长感受身边的人的情绪,从而说出顺应场合的话,而此时,他能感觉到周泽楷是开心的,这样的情绪同样感染了他。每一个夜晚都看似没什么不同,但是或许今天不一样。今天是特别的。

 

不用费心地同人周旋使他彻底放松下来,而周泽楷的陪伴又使得这种放松不至于孤单。他忽然想起来张佳乐说周泽楷为了听他主持的广播节目会特意跑来操场遛弯。

 

他忍不住笑出声来。

 

周泽楷疑惑地偏头看他。

 

江波涛笑着坦承:“我就是觉得太过荣幸了,我一直觉得学校的广播没什么人会认真听的。”

 

周泽楷懂了他的意思,慢慢的像是在思索着什么,最后回答道:“很喜欢。”

 

这么简短,又这么诚恳。以至于江波涛忍不住脱口而出了一声“谢谢”,这绝不是客气,是发自内心的感激。周泽楷却仿佛不好意思起来,低头看了下脚尖,道:“是我该感谢。”

 

“好了好了,我们不要互相客气了。我可不想跟你这么生分。”

 

“……”周泽楷好像是在默默赞同他。

 

“那我以后能换个不生分的称呼叫你吗?”江波涛顺口道,“比如小周之类的?哦如果你介意的话就算了。”

 

“可以。”

 

“……嗯……嗯。”面对他速度飞快又几乎是斩钉截铁的回答,江波涛也有点不好意思起来,他摸了下后脑勺,转移话题,“说起来,小周啊,你的女朋友是我们A5那栋楼的?上次平安夜看到你过来。”

 

周泽楷停住了脚步。

 

“不是。”

 

“嗯?”

 

“没有女朋友。”

 

“啊……是这样啊。”

 

“没有过女朋友。”

 

 

 


“我要诅咒你一辈子找不到女朋友!!!”张佳乐发出震天呐喊。他快被四个大袋子的厚实资料压得吐血了。若不是他抵死拒绝,吴羽策说不定准备往他脖子上也套一个袋子。

 

吴羽策的确是收到艺术团的通知要过去一趟,他风轻云淡地邀请张佳乐去参观参观。

 

张佳乐如果知道自己是被请去做苦力,他死都不会去的。

 

关键还在于,跟他提了差不多一样多资料的吴羽策看上去气定神闲身手矫捷,完全没有不堪重负的样子。

 

他们走在把材料运送去吴羽策寝室的路上,吴羽策领先好几步,闻言笑笑转头道:“放心吧,如果你的诅咒应验,我会让你好好负起责来的。”他在某几个字上加了重音,张佳乐蓦地想起自己那个奇葩诡异的白日梦来,打着寒颤闭上了嘴。

 

等到了寝室,吴羽策还需要再去艺术团一次整理些东西,张佳乐本来亦步亦趋地准备跟着他出门,一边念叨着体力尽失等下要再去觅一次食。不料吴羽策突然问他:“你要不要在这里等我?”

 

“啊?干嘛?”张佳乐捂紧了自己胸前的衣服。

 

“……”吴羽策突然就不是很想理他了,顿了顿才勉强耐下性子来,“我回来时可以顺道给你带点吃的。”

 

“你怎么突然良心发现?有什么企图?”张佳乐赶在他说出“那你就跪安滚蛋吧”之前飞快地继续道,“就算你有什么企图我也不怕你,你快去吧!我要一份全家福馄饨。”

 

“……出息。”

 

为一顿夜宵折腰的张佳乐表示那是什么玩意儿他才没有听说过。

 

“哎不过,你也太放心我了吧……就把我一个人放进你们寝室啊,不怕我把你深藏在床底或者哪里的秘密挖出来?”张佳乐比了个手势,脸上挂着是男人都懂的表情。

 

“你的话,没关系。”

 

吴羽策关门走人了,走之前把饮料零食都摆成了任君采撷的一堆,留下张佳乐一个人在纠结这到底是对他太过放心还是在嘲笑以他的智商找也找不到的意思。

 

半个小时以后,拎着馄饨走在回寝室路上的吴羽策接到他的短信。

 

“那个啥……那个……如果有一张床单太渴了我一个不忍心就喂它喝了点水,它的主人应该不会怪我吧?”

 

“不会。”

 

“嘿嘿,帮我转告吴羽策,他人还不赖嘛。”

 

“呵呵,帮我转告张佳乐,等着给床单赔命吧。”

 

07 Aug 2014
 
评论(8)
 
热度(45)
© 花糖刺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