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漓,可以叫我笑笑d(^_^o)
遇见你就是我青春的幸运。
 
 

【周江/策乐】无言歌(6)

前回链接:http://xilikui.lofter.com/post/e4a0d_192b368

 

 

张佳乐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不zhuo寸缕地躺在半个被窝里,他抱着由于宿醉而沉甸甸的脑袋,痛苦地呻吟了一声。

 

眼前是一个陌生的、还算整齐明亮的小房间,隔壁有淋浴的声音,他呆滞地转动了一下眼球,这是怎么一回事?

 

哗啦,淋浴间的门被打开了,从里面走出来的人他绝对不陌生,吴羽策穿着半敞的浴袍,滑溜溜湿答答的带着水汽和沐浴乳香气向他走近了两步。

 

“张佳乐,带着你的东西从这里消失。”

 

“等等,我不是……”张佳乐从干涩的嘴巴里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够了。”吴羽策面容冷淡,“你是不是故意的都无所谓,我也不会因为你不负责的态度就切断你的老二。真的不会哦。”

 

张佳乐惊恐地看向了自己的下身。

 

……

 

吴羽策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伸出一只手在张佳乐面前晃了一下:“你大白天瞎意淫什么呢?半天不说话。”

 

“啊?啊!哦……”张佳乐打了个寒颤,从不知所谓的脑洞里清醒过来,耳边喧嚣的人声逐渐清晰响亮起来。天哪,都怪他们班的女生,没事给他推荐一些从名字到内容都奇奇怪怪的小说,害他的脑子总是走失。他下意识地将目光往自己的腰下下移、下移、下移。

 

吴羽策无语:“喂,你注意点影响。”

 

张佳乐带着警戒的神色远离了他两部,重复自己的问题:“你刚才的话什么意思?”

 

吴羽策昂起一点头,用令人琢磨不透的目光扫他一眼:“没什么意思,逗你玩呢。”

 

“……”张佳乐用一种“见鬼了”、“我是第一次认识你吗”的眼神瞪视他。

 

尽管吴羽策轻飘飘的表示这就是个玩笑,但他认定那两句话别有深意,却又探不出究竟。吴羽策真是成功吊起了他的胃口又不给他投喂饵食,活生生要把他憋死。或许这招对别人没用,但对于好奇心旺盛又敏感的张佳乐来说,可真是一杀一个准。他隐约觉得这种被耍着玩的感觉似曾相识,让人怀念……不,让人牙痒痒,偏偏怎么也想不起来。

 

做人难,做名侦探更难,前一个谜题还没解决,后一个又扑棱扑棱地摔到了你的脚下。

 

江波涛发现了一件神奇的事情,往常一直叨叨叨周泽楷如何如何的张佳乐不知从哪一天开始,开始变成了叨叨叨吴羽策如何。

 

譬如当他们晚上去商业街新开的店面吃饭,又兴致突起地想找人一起玩时,张佳乐咬着筷尖提议道叫吴羽策也过来,在江波涛的逼问下,他心虚地表示完全没有这回事,遂改口道自己的意思是叫周泽楷和吴羽策一起来。

 

那两人也正好闲的无聊,不到一刻钟就赶到,又有一段时间没有这样齐聚了,大家都很高兴,说着等会儿吃完可以顺便去打会儿台球。由于其实另三个都不是本市人,热情的江波涛又跟他们讲了讲这个店其实在市内还蛮有名的,开了好几家分店,在这里的话必然能吃到最为正宗的招牌菜。

 

干脆将菜单轮转着,各自点想吃的菜。令他有点惊讶的是,第一个接过菜单的周泽楷前后翻了几次,连一点犹豫都不带的,就唰唰唰地打了几个勾,完全是熟客的感觉。勾到酒水栏时,他动了两次笔,才把菜单递给了江波涛。

 

后者接过来看了眼就愣神了。是巧合?周泽楷点的几样都是他吃了十多年之后才得出的钟爱菜品,十分具有江波涛个人风格——唯有在美食方面他不走寻常路线。但因为拿不准大家口味,便没有先做推荐,难道周泽楷竟然跟他如此心意相通?翻到周泽楷点的饮料时,他算是彻底哑然了,妈妈,周泽楷是他失散多年的兄弟吗?不然再怎么说也不能用巧合来解释了吧!

 

这时周泽楷问他:“你不喜欢?”

 

在那样诚恳又夹带着不易察觉的忐忑的视线里,江波涛摆摆手:“不是不喜欢,只是……”他斟酌着用词,“一时感想还蛮复杂的。”

 

一顿饭他都在走神,在飘忽地思考一个问题,巧合or非巧合,心友or阴谋,话说,周泽楷会不会连他喜欢的沐浴乳和胖次牌子都知道啊?

 

这时候他才突然的想起来一段时间以前,在他跟周泽楷刚刚认识的时候,张佳乐曾经说过“他是你的粉丝啊”,那时候只觉得是玩笑,虽然有讲不通的地方但从未多想,如今两相联系,突然细思恐极起来。如果他现在要去写一本小说的话,名字会叫《我的校草系粉丝》,怎么突然想给自己缓缓跪下呢?

 

到底怎么回事,好像从一开始就错位了。

 

纵是吴羽策和张佳乐,也能感受到他的神游天外了,差不多酒足饭饱之后,吴羽策突然说自己有事要回一趟艺术团,便拉着张佳乐一起跑掉了,跑前还一本正经地让剩下的两个人好好玩。

 

江波涛恍惚地挥了挥手,过了两分钟,他看着默默夹菜的周泽楷,突然发现一个新的问题,吴羽策跑也就算了,为啥要拉着张佳乐一起啊?!

 

张佳乐自己也不懂,他被拽着袖子一路向外拖,不过让他不满的是吴羽策仿佛非常嫌弃却又不明讲般,是用两只手指捏着他的衣袖,张佳乐伐开心,甩甩手啪嗒搭上了他肩膀,偏要换上更亲密高调的行进方式。

 

然后他感觉到吴羽策身上的气息又冷了好几度,为了给自己壮胆,他胡扯道:“你要去艺术团自己去就行了,非得拖上我,我们这样自己跑了,算不算私奔啊?”

 

“再乱讲小心我把你抛尸荒野。”

 

“那你到底干嘛非要跟我待一块?”

 

吴羽策不耐烦地觑他:“因为你有病,我有药。”

 

“药在哪里?没见着啊!”

 

张佳乐跟他离得很近了,他几乎能从他眼里看见一个清晰的自己。吴羽策缓缓吐了口气,抬起手,使劲在张佳乐腰上掐了一把。

 

05 Aug 2014
 
评论(19)
 
热度(45)
© 花糖刺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