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漓,可以叫我笑笑d(^_^o)
遇见你就是我青春的幸运。
 
 

【周江/策乐】无言歌(2)

前回链接:http://xilikui.lofter.com/post/e4a0d_18a08a8

 

 

告诉他们住在A区123室的究竟是何许人也的那位好伙伴,曾甩给了他们一份校艺术团的宣传册,倒数第三页上面有一张周泽楷的单人照片。

 

张佳乐一边念念有词一边仔细欣赏着无需化妆都足够上镜的帅哥,冲江波涛挤眼:“我说的是不是很有道理?”

 

江波涛叹了口气:“张佳乐小朋友,如果我小时候遇见你后来又忘了你,那是符合人类逻辑学的,但是对象换成周泽楷。”他比划了一下,“你觉得合适吗?”

 

你看周泽楷哪里长得像能被人过目就忘了?他意味深长地留下这么一个眼神,出门了。

 

张佳乐用一边的虎牙轻磕着苹果核,深沉地点点头:“有道理啊……”又过了一分钟他突然反应过来,冲着紧闭的宿舍门大叫:“不对啊为啥忘了我就符合逻辑!你几个意思你给我回来说清楚——楚——楚——”

 

张佳乐生气的时候就喜欢去操场上遛弯,正着走半圈,倒着走半圈,由于后脑勺上没长眼睛,他突然感觉自己的脚后跟踩上了一个柔软的东西,那个柔软的东西跟他一接触之下即刻逃开,这时候张佳乐意识到那是别人的鞋面,他踩了某个人一脚,尽管是无意的。

 

“抱歉我……”他跟兔子似的蹦了一下转过身来,他看到了他踩的究竟是谁,然后他吃惊道,“哇,周泽楷!”

 

周泽楷觉得怪怪的,他有一种被当成动物园的观赏生物的错觉。“哇,大猩猩!”这个面生又踩了他一脚的同学就用这种语气跟他打着招呼。

 

但是他的涵养让他只是默然地点了点头,便准备绕开这个奇怪的同学继续散步。

 

张佳乐没多想,他看见周泽楷走了起来,只好自己又维持着倒着走的姿势,以便能够面对面地跟他交流,为了消除周泽楷的戒心,他想先套套近乎:“我们挺有缘的哈。”

 

“?”周泽楷用眼神询问他。

 

“我们……都爱饭后散步!”

 

“……”

 

“哦对了我想跟你咨询个事儿。”

 

“?”

 

“你是怎么认识江……”张佳乐的话还没讲完,这时候操场四周的空中突然传来了悠扬的音乐声。而几乎就在音乐声响起的一瞬间,周泽楷停下了脚步,神色一凛,严肃地冲他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张佳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好乖乖闭嘴。

 

音乐前奏放送完毕之后,立柱扩音器里响起了一把温和的男声:“各位老师和同学们,晚上好,欢迎收听《有事说事》,首先我们来关注一下近日在我校有学生男扮女装潜入女生宿舍楼被抓获的事件。”

 

是江波涛的声音。江波涛是广播社的社员,每天会主持十八点半的新闻播报,这一点张佳乐是知道的,不过对大部分学生而言,吃完晚饭这段时间实际上比较尴尬,如果窝在寝室里很有可能听不见广播,而如果出门散步大多数人都沉浸在与同伴的交流中,基本不会分神注意广播。

 

所以张佳乐看着周泽楷此时此刻流露出的完全不像作假的倾听神情,他目瞪口呆了。

 

他喉结上下滚动了几番,咽了好几口口水,终于想出一句打破僵持的话来,但又怕影响到周泽楷收听广播,于是他小小声地说:“你……你这么喜欢听这个啊?”

 

周泽楷,这位实打实的校草级帅哥,无言地冲他点了点头。其实一般当他沉默着时,还是能让人感觉到无形的压力与些微冷峻的,但此时的他尽管仍未说话,却给人一种诡异的柔和起来的感觉。

 

张佳乐真怀疑自己从他的神情里看出了陶醉。他觉得鸡皮疙瘩都竖起来了,周泽楷这是没吃药啊,怎么听个新闻都能听出少男情怀来了。如果周泽楷用此刻的神情跟任何一位女性讲话,那她百分百都会感受到被丘比特在心上开了个洞。

 

“我、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他往旁边蹦了两步,一溜烟跑走了。

 

周泽楷目送了他两步,便再也没有兴趣继续了,他只是慢腾腾地沿着操场边缘走着,他看不见身边叽叽喳喳走过的女孩子们时而投来的目光,甚至看不见夕阳最后的光辉映红了远山。他只觉得自己被温温柔柔的声浪裹挟着,暖洋洋的,舒服极了。

 

再说说张佳乐,他一个人去办了点事,回到寝室时里头空无一人,他在不到十个平米的小空间里来回焦虑地踱着步,连灯都忘了开。

 

他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才听到外头有钥匙开门的声音,他打定主意不给江波涛喘口气的机会,跟倒豆子似的倒出了自己想说的话:“我知道周泽楷为什么认识你了!”

 

“哈?”

 

“他好像是你主持的那档广播节目的粉丝!!!”

 

他喊完这句话之后寝室里安静了一会儿,张佳乐心跳很快,他觉得自己像是个了不起的中情局探员,揭破了一个可怕的秘密,他等着江波涛发表一些感想。

 

“啪。”

 

江波涛打开了电灯,在一瞬刺目的光亮里,他站在灯泡底下威风堂堂:“是吗?我要升他做我的粉丝团团长。”

 

张佳乐很想掐死他:“你有意识到这个事态严重性吗?”

 

“严重?”

 

“周泽楷,20岁,射手座,血型A,身高181,至今未有女朋友,不擅与人交谈,连同班同学都搞不清他在想什么,除了参加艺术团以外没有特别的兴趣与爱好,每天晚上6点半准时出现在操场散步,没有任何人陪同。法号‘无解的男子’!”

 

“等等等等——”江波涛打断他,匪夷所思道,“你去哪里搞来人家隐私啊!”

 

“这个不是重点。”张佳乐觉得很烦躁,“重点是孤僻的他为什么会喜欢你那个鸡毛蒜皮毫无营养的节目?他执着的又是什么?我觉得很可疑,这个事情必须调查清楚!”他掷地有声。

 

江波涛很感慨,张佳乐的脑洞怎么这么大,怎么这么能发散,也是蛮拼的。

 

同一时刻不同地点,吴羽策倚在床头安静地看着书,见周泽楷回来了,身上却带着点不似寻常的气息,便问道:“怎么了?”

 

周泽楷摇摇头,谨慎地措辞:“遇到怪人。”

 

吴羽策有点点失笑:“怪人?怎么样的怪人?”

 

“他……”周泽楷面色凝重:“倒着走。”


 

 

28 Jul 2014
 
评论(22)
 
热度(88)
© 花糖刺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