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漓,可以叫我笑笑d(^_^o)
遇见你就是我青春的幸运。
 
 

【周江/策乐】无言歌(1)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江波涛带着困惑呢喃。

 

周泽楷因为他的这句话而微笑起来,他的眼里有柔软的期待快乐飞扬着,像是在鼓励着什么。

 

“啊……”江波涛低呼一声,他再也不能抑制住自己,伸手抚上了周泽楷的脸。

 

是的,他想起来了,时光如同片片飞羽将他带回纯真无邪的年少,那是最美好却又最短暂的相遇,他没想到,时至今日,周泽楷仍然将他牢牢记在心上……

 

“泽楷——”他深情地呼唤道。

 

“波涛。”

 

“泽楷——”

 

“波涛。”

 

……

 

“打住!!!”江波涛提高音量将张佳乐的脑洞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

 

张佳乐正为自己的想象笑瘫在椅子上,他伸出手颤颤地指向江波涛:“这个假设不是很合理吗?”他理直气壮,“狗血八点档都是这样演的嘛,苦逼屌丝和富家千金小时候见过面,后来男的把女的忘了,然后长大成人再次相逢什么的。”

 

江波涛微笑着让一个纸团划过完美的抛物线砸到张佳乐头上:“我已经不想问你到底把谁比作苦逼屌丝了。”

 

他们正在讨论的这个深刻的哲学问题,就在于周泽楷跟江波涛到底有什么渊源,在此必须再介绍一个前提条件,关于周泽楷此人,他们除了他是艺术系的大帅比之外一无所知,就连名字也是刚打听来的。

 

这还要从一只苹果引发的人生思考开始说起。

 

江波涛虽然还只是一个一年级新生,但是他有一颗聪明发达的经济头脑,值此圣诞即将来临的好日子,他想出了一个向同级生上门兜售平安果的好主意。

 

卖掉一个进价2元售价5元的蛇果可以赚3元,一箱有50个蛇果,通常一栋寝室楼的一至两层楼就能卖完一箱。整个年级有7栋宿舍楼,每栋楼有6层,试问应该进多少箱蛇果?完售赚来的钱能够撸多少烧烤串串呢?

 

被他拖着一起来进行数学运算和苹果搬运的就是四肢健全头脑简单的张佳乐。

 

卖苹果不愧是个体力兼技术活啊,卖完一箱半之后张佳乐翻了个白眼,赖在走廊里蹲下了:“你打死我吧,打死我也不要站起来了。”

 

江波涛也很心累,没想到如今卖个苹果也需要特别的销售姿势,他讲得口都干死了,使劲咽了口唾沫道:“我们提价吧。”

 

利益是提高干劲的不二法门,前人诚不欺我!张佳乐的眼神跟小灯泡似的亮了亮,遂又不动声色地问他:“提多少?”

 

江波涛犹豫了很久,伸出一只手掌。

 

张佳乐咋舌:“呦呵,大手笔啊?!十块啊……一下子翻倍了还能卖出去么?”他眼前仿佛出现了烧烤串串堆积而成的小山。

 

“五块五。”江波涛面色凝重地纠正他。

 

其实头脑一点都不简单的张佳乐接了一个电话,被好兄弟布拉布拉的事情紧急叫走了,留下江波涛和小半箱苹果。

 

他一溜烟跑走之前还嚣张地大叫了一句“剩下那半箱我不要分成了,你自己看着办”,于是江波涛认真地数了下箱子里还剩几只苹果。

 

小伙伴跑路了,不过呢,苹果还是要继续卖的,也不知道敲到了第几间宿舍,他擦擦汗的工夫门应声而开了。

 

“哈罗!”江波涛摆出招牌笑容,友好地冲站在门里面的青年挥了挥手,因为讲了太多太多遍同样的台词,他几乎一张口就条件反射地继续道,“同学你好呀!是这样……”

 

是这样,我这儿呢有一批品质优良包装精美的平安果,真正的蛇果哦。这眼看着就要圣诞了是伐,此时,它不仅仅是一个苹果!它是炽热的心,是奔腾的情感,是美好的祝愿,哎我讲的通俗一点吧,女生要是收到平安果会非常高兴的,男人嘛,把握机会很重要。

 

他的台词本来是这样的。但是他讲着讲着,还没讲完呢,就有些尴尬地缓缓收声了。

 

他面前站着一个长得……帅到走在街上必须回头率百分之两百的的男生,而这个大帅比,此刻正全神贯注地对他行着注目礼。面对这种根本不需要平安果,只要用颜就能掳获少女芳心的顾客,江波涛忽然忘词了。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地互相注视了一会儿。

 

美少男被盯得不好意思了,蓦地低下头,似在踌躇着什么,半晌抬起脸来说了一句:“你……稍等。”

 

江波涛满脸问号地呆站了小半分钟,半掩着的门再次打开了,还是刚才那个人,他把一个装了大半杯水的一次性杯子递给江波涛。

 

这这这?!

 

艾玛这个人长得好心地还善良……江波涛感觉整个人都语死早了,揣着丝丝感动接过水杯,真心实意地道了声谢谢。没想到再一次把对面的帅哥搞得不知所措起来,是很明显的害羞姿态。

 

可爱过头了吧……犯规啊!江波涛在心里又感叹了一声,然后他想起来自己其实是来干正事的,他咳嗽了一声,捏了捏水杯,琢磨着怎么开口。

 

没想到帅哥先开了口,冲小箱子轻轻颔了下首,略微困惑地问:“……卖?”

 

“啊?啊……啊对。”江波涛难得的连话都没说利索,下意识地又接了一句,“你要买吗?”

 

帅哥被他逗得笑着抿了抿唇,再次点头,他的话总是很简洁,却坚定有力:“嗯,全部。”

 

上帝!这是你派来的天使吗!一瞬间,江波涛仿佛看到了闪烁在这位同志身后“我是土豪”的金色光环,他恍恍惚惚地补充一句:“那……我那里还有10箱。”

 

帅哥露出了为难的神情:“不用……”

 

江波涛赶紧摆手:“哈哈哈,开玩笑而已,不要在意。”

 

对方犹自组织着语言,道:“一下子,吃不完。”

 

哇,这人……真的有考虑过买十箱吗?!江波涛的困惑跑出来溜达了一圈之后,被他好整以暇地收拾回心底,可能这哥们好几年没吃过苹果了,一下子见到了感觉特别亲切呢?他呼出口气,眯着眼睛笑:“你已经帮大忙了,那我帮你搬进去吧?”

 

总而言之,这就是一个意外之喜,省去口若悬河天花乱坠的功夫,成功而圆满地结束了一箱业务。

 

问题就在于江波涛收完钱准备走人时,这位同学送他到门口之后,流露出了一点点的安安静静的留恋不舍,搭配上完美的脸蛋,就显得明媚动人起来。人的眼睛是不会骗人的,他确信他从他的眼里读出了这个信息。

 

江波涛又十分友好地冲他挥了挥手,转身离开了,他还没走出几步,突然听到身后飘来一句音量不大的:“江波涛,加油。”

 

Whaaaaaaaaat?江波涛略带惊恐地转过头去,恰巧看见那扇门悄然合上了。

 

加油,我是能理解的,卖苹果加油。但是他是怎么知道我名字的呢?难道我已经成为“一年级那个卖苹果的江波涛”——这样的名人了吗?事后,他这样向室友张佳乐阐述了自己的疑惑。

 

于是张佳乐喀嚓喀嚓地啃着一个蛇果,给他讲述了一个连演台湾偶像剧都嫌过时的狗血剧本。

 

 

27 Jul 2014
 
评论(15)
 
热度(78)
© 花糖刺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