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漓,可以叫我笑笑d(^_^o)
遇见你就是我青春的幸运。
 
 

【牛及】开往时间静止处 11.

所以他们的确曾经有过那样的相处的,尽管在明面上当事人都不屑于提起,但私下里以微妙的平衡和谐共存着,及川抱着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的心思,心情不错时便发消息以慰问之名前去奚落牛岛。而牛岛在新近探索的领域里竟然出人意料的有耐性,偶尔会平铺直叙地下几个观想与评论。

 

及川每次看完都先觉得不爽,咕哝着抱怨:“这种事情你上揭示板去说啊,找我说干嘛我是你妈吗?”这话只能嘴上说说,发邮件过去时他会用更为皮笑肉不笑的腔调模样,譬如恭贺牛岛在修习模拟恋爱之道上又进步了。

 

“这是游戏公司的一小步,却是小牛若的一大步,了不起了不起!”

 

牛岛不可能看不出来这正反都是讽刺的意味,但也没说什么,倒是某次扔过来一个社交平台的帐号。

 

及川一边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一边嫌弃地去这个号的主页溜达了一圈,原来牛岛真的写了一篇特别简单的通关感想,他哑然了半晌,蓦地想起来似乎、可能、大概,很久以前正是自己趾高气扬地建议对方“等攻略成功了可别忘记在Mixi上发表庆祝日记哦,会大受好评的~”,可是几个月之前他哪里想得到牛岛真的会这么做?!

 

完全意义不明啊!这算哪门子示威?及川左思右想,总觉得如今这睦邻“友好”的局面哪里都不对劲,他看着牛岛的主页,简陋到好笑,也没什么内容,倒是相册里上传过一张……游戏截图。

 

待定睛一看,他脸上煞白青紫涨红各种颜色都转了一圈,气得恨不得拿排球痛扁牛岛一遍。

 

那张截图上风景秀丽的2D画面好死不死的……居然是主角骑在自行车上,对着正走远的攻略角色背影大喊我喜欢你,简直可以想象下一秒那个背影人物就会惊诧的回过头来。

 

太过相似的场景一下子让时间逆转回国二第二学期的某一个赌约。他早早的把它当作往事不堪回首,收进记忆角落打算不到老死不再回顾,没想到牛岛随随便便打个游戏都能暗设陷阱然后看着他往下跳。

 

及川浑身都热得不行,他快给气笑了,好一个牛若,敢说不是别有用意?!一定是在嘲笑他居然做过这么幼稚搞笑的告白!看,这满满的恶意都快溢出屏幕了!!!太阴险了,拿这招来羞辱人,他恨极地拿起手机,如果眼神的热力能具现化恐怕手机屏幕早已被他灼烧出两个大洞。

 

光是这样又怎么能把愤怒准确地传达给牛岛,及川打了好几遍邮件草稿,但最后均因为自觉杀伤力不够大而放弃了。

 

最后他忿忿不平地向发小发去声明:“我与牛岛若利不共戴天!”只换来岩泉司空见惯后毫无激情的回应:“是是是……早就知道了,行了快点睡觉去。”

 

至此,什么平和的假象都给撕破了,反正牛岛的入宅阶段性任务宣告完结,及川则是恶气不出懒得搭理他,两个人心有灵犀般不再有邮件往来。

 

后来岩泉很惊讶地发现及川在练习上的积极度又完成了一个飞跃,还纳闷地琢磨了会这到底是怎么受了刺激了。

 

三年级最后的活动盛宴体育大会也将要召开。这一次除了各个学校内部紧锣密鼓的训练,媒体连同大会委员会又搞出一项新的事宜,说是专门花几天时间来完成对县内几所强队的专题采访,还要召集一干主将们拍摄励志主题的宣传短片与海报。

 

“海报这个……还要去专业的摄影棚诶。”及川咬着吸管,一手把纸质通知塞给了岩泉。

 

“真是麻烦死了,中学生为什么要掺和这种事……”岩泉叹气。

 

“高中组也会去哦。”及川笑得很明媚,他捏了一下已经喝空的牛奶盒,扬扬手准确无误地投入垃圾桶,“说不定可以见到日后一起打球的前辈?”

 

“说起这个……”岩泉瞥了他一眼,“你小子有什么打算吗?也是时候考虑起来了吧,进哪所高中之类的。”

 

“哦哦,等了这么久你终于问起了,小岩如果是舍不得跟我分开的话直说就好嘛。”及川特别真诚的道。

 

“哈,自我意识过剩的家伙。”

 

“小岩在这方面还真是不诚实。”他笑嘻嘻地揽上了发小的肩膀。

 

虽说是应该考虑起来的事情,但是在一切都该顺着肆意飞扬的轨道进展的青春时期,又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暂时揭过也罢,哪来这么多立刻需要冥思苦想的事情?

 

对于现在的及川来说,迫在眉睫的恐怕还是在集合拍摄的时候会遇上宿敌牛岛这件事情。

 

令人振奋,振奋得都咬牙切齿起来了。

 

岩泉大概早有觉悟要好好看管在牛岛面前一点即燃的及川,他其实一直觉得好友是对许多事情都看得通透的人,表面再玩世不恭,内心却早早的老成起来。唯独在面对牛岛时分分钟切换到抛弃脑子的频道,着实让人不放心。

 

没想到在现场碰面之后,却是牛岛先过来打招呼,对方态度自然,偏偏自带领导视察下属的优越感——当然这可能只是出于自己的臆想,岩泉暗想。

 

“好久不见。”牛岛道。

 

及川干脆不拿正眼瞧他,用小声却足够小范围内二三人听见的音量道:“一见就晦气了不是吗。”

 

岩泉眼尖地看见有记者正向他们走来,看来说不定要给他们这对同县死敌来个突击采访什么的,他提示性地捏了一下及川的手背。

 

还来不及说什么,却见及川突然调整了一个礼貌的姿势,接着爽朗地笑着,客气地寒暄起来:“对啊真是好久不见啊,小牛若最近还好吗?”

 

牛岛:“……”

 

岩泉:“……”


 

04 Jul 2014
 
评论(2)
 
热度(29)
© 花糖刺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