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漓,可以叫我笑笑d(^_^o)
遇见你就是我青春的幸运。
 
 

【牛及】开往时间静止处10.

我忘记撸否能直接编辑修改了,结果删掉重发了,不好意思TuT   再倒数一次20天吧!^O^

 

10.

与其说是郑重其事的确认,倒不如说是突然想到了便随口一问。

 

直到这一刻为止,牛岛也不认为他的生命里出现过什么需要他百倍费心非得到不可的东西。或许这就是他一贯展现出来的求胜欲望并没有那么强烈的原因,当胜利理所当然唾手可得时,也就不需要像少年漫画里似的喊着口号雄赳赳气昂昂地奋力前进了。

 

他本身即是实力与胜利的代名词,他已经和战斗融为一体。

 

他的确有这个念头,倘若及川在高中之后能成为他的二传手,那么白鸟泽的实力又将更上一个台阶,对于制霸全国的计划来说亦是如虎添翼。

 

这个未来规划只模糊地在他脑海里出现过短暂的时间,并不是需要仔细研究的事情,以及川的优异表现,他自然是有资格与他并肩作战的。而及川这样执着求胜的人,并且是个聪明人,当有一条便捷安稳的道路展现在他面前时,他应当知道该如何选择。

 

而如果抛开其他因素,仅从个人角度而言——

 

思及及川每次见到他时自说自话的隐忍和炸毛,他同样不否认,及川若是能跟他在一个团队,着实也算一桩趣事。那个人到底是会摆着嫌弃的脸说“你可别拖我后腿啊”,还是会装作和善实则内心炸毛地与他握手言和?

 

不论哪一种,都值得期待。

 

时间从未好心停滞来等待人们拾掇整齐,转眼便是暑气更为逼人日子。

 

牛岛某天出门帮家长采购东西时没忍住在便利店门口停下了脚步,玻璃窗上贴着的男性向恋爱游戏的海报有一个角没有粘住,被风吹得一扬一扬的,牛岛就站在它面前,深沉地思考起了人生。

 

这正是学园祭那天葉拿着掌机在奋战的游戏的……系列最新作。海报右下角是那个他曾经漫不经心地说最想攻略的开朗女性,她亮晶晶的双眼明丽又似乎带着挑衅地对他对视,让人挪不开视线。

 

“哈,小牛若你这是什么节奏我看不太懂啊?”

 

听见这熟悉的称谓,牛岛下意识地抬头,果然见到与他隔了几个身位而立的及川。

 

“真是让人意想不到……”及川啧啧有声,看看海报,又揶揄地看看牛岛。

 

的确让人意想不到,平日在街头永远碰不到的人,为什么在不合时宜的时候就会突然出现呢?牛岛道:“不是你想的那样。”

 

及川了解地点点头:“放心啦我会好好跟你的粉丝们宣传的哦,一向走高傲帝王路线的王牌突然入宅……”他比了个手势,“一定会人气大跌的。”

 

牛岛:“……”

 

及川才不会放过乘胜追击的机会:“果然人不可貌相。”

 

牛岛瞥了一眼他手里的漫画,淡淡道:“你也不遑多让。”

 

及川从鼻子里发出一个轻哼的音,索性扬了扬杂志:“我这是青春热血的宝物,跟你那种显然为了满足私欲的游戏可不同。”

 

牛岛道:“随便你怎么想。”

 

及川转转眼珠,用愈发气死人不偿命的语调道:“等攻略成功了可别忘记在Mixi上发表庆祝日记哦,会大受好评的~”

 

“……你是否能平和些?”

 

“真不幸,这三年的经验告诉我面对你时绝无可能。”

 

“弱势一方的确总是试图反击。”

 

“你?!算了……我干嘛非得跟你在这里浪费时间,你不是急着买东西?快去吧游戏迷小牛若。”总是在关键点上被噎住,及川迅速调整到冷淡的模式。

 

见及川作势要走,牛岛喊住了他:“等一等!”

 

“又怎么?”及川不耐烦地回转身,“还有何指教?”

 

牛岛微皱了一下眉,这少见的踌躇在他身上实属难得,他最终还是说出口了,以平整的语气道:“你……有在追的漫画?”

 

“……”及川神色复杂兼目瞪口呆地看他。

 

后来他们怎么散场的两人都略为恍惚不忍再提,只是当天晚上,牛岛不怎么愉快地看着被拆开扔在床上的游戏包装。

 

全面提升游戏体验,带你畅游恋爱季节的浪漫与美好,一起来制造心跳回忆吧☆ 今夏绚烂出击!

 

“还可以提高与人交往的情商哦( • ̀ω•́ )✧”

 

真是不幸,三年来面对及川的挑衅他其实也并不是可以完全做到置之度外。

 

 

 


正在大扫除的岩泉快要疯了,手机振动个不停,在他义正言辞声明自己有正事要忙之后,不懂看气氛的骚扰者又从电话改为了邮件攻击。

 

“小岩小岩,大事不好,小牛若好像被排球砸坏脑袋了!”

 

“那不是天大的好事吗=-=”

 

“到底是谁做了这样的好事,我愿意重金酬谢!”

 

“你能不能至少等我忙完再唠叨……”

 

“诶!小岩终于知道平时我被你像老妈子一样念叨是什么感受了?”

 

这个家伙!!!岩泉咬牙合上了手机盖。

 

逃得过初一逃不过十五,大扫除之后他还是被迫听完了整场事件经过之后,岩泉坐在自家床上若有所思地分析道:“你说他又买游戏又向你请教漫画……我倒觉得这不是什么他要入宅的讯号,后面那个怎么看都像是……”他艰难地酝酿了一会儿道,“呃,像是在没话找话跟你扯话题。”

 

“……为什么要跟我扯话题?”电话那头的及川好像也陷入了当机状态。

 

“照理来说是没必要。他想跟你交流……莫非?”岩泉苦苦思索,福至心灵,“他想跟你搞好关系!”说完立即为自己得出的结论感到匪夷所思。

 

“哦!那是不是意味着下次我可以对他说‘想做我的朋友你还未够格’!有点帅气哦小岩!”及川的声音兴奋起来,“真想试试看呢。”

 

他说着说着自己笑起来:“嘛,虽然小牛若那种唯我独尊的人绝对不可能有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啦。”

 

“那你说是为了什么?”

 

“搞不好是为了让我们陷入困惑的扰敌战术!嗯,白鸟泽真是有够天真啊。”

 

“有这种脑回路的你才天真啊!”

 

“不如我去打探一下敌情?”

 

打探个球的敌情,你小子有那闲工夫不如好好温习功课省得期末又来抱我大腿,岩泉犹豫了下,最后放弃般地敲打着手机键盘道:“……随便你。”

 

把手机扔开五秒钟之后,他又有点点担心地捡起它,翻阅起最近跟及川的聊天记录,仿佛这样就可以看穿及川到底在想什么似的。说真的他的发小性格活泼到有时略显古怪,譬如他现在这么仔细一想,才突然发现自己压根不明白他们跟牛若这从场上晦暗不明到场下的关系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所以牛若怎么样到底关他们什么事?岩泉忧郁地想。

 

 

01 Jul 2014
 
评论(5)
 
热度(29)
© 花糖刺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