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漓,可以叫我笑笑d(^_^o)
遇见你就是我青春的幸运。
 
 

【喻黄】攻略循环

伴随着几乎要震破人耳膜的悲吟声,黑龙庞大的身躯栽进滚烫而不会停止沸腾的岩浆,这远远不是结束,这个虚构世界里的一切:草原、森林、沙漠、谷地,海水翻腾成倾天巨幕,极地的冰雪燃起暗沉的焰苗,一切曾经繁茂或者荒芜的区域都在被侵蚀,都将化为地狱,直到两人中分出一个胜者。

 

直到那个胜者将代表着光明的白日带回人间。

 

冰蓝色的剑芒每一次闪烁都形成骇人的闪电,它现身与消失得太快以至于根本无从把握行迹,那看似轻盈的跳跃拥有劈裂天空的威力,恐怕没有什么能与之正面抗衡。而紫黑色的幽光如同伴它嬉戏,鬼魅又如影随形地跟上了它的节奏。仔细看来这两人势均力敌的交手仍在追逐逃亡中进行,直到——

 

暗夜系术法默不作声地缠上了剑客的利刃顶端,剑身嗡嗡地挣动着尖叫着,这最后的抵抗没能帮助它和它的主人摆脱审判。毫秒之内,就在这片天空下呈现出一场史上最为盛大的爆炸,距离爆炸中心最近的生命都在瞬间消亡,断然没有生还的可能性。

 

纵然相距几十公里,仍然没有人能在雷鸣巨响与刺目白光中再保持感官清醒,他们全都仰着头保持着祈愿的姿势,闭着眼睛都阻止不了泪水淌出眼眶。

 

而那个拼尽全力侥幸获得胜利的人呢?他没让任何人有机会将痛哭和欢呼掷向他,他年轻的脸庞被掩藏在兜帽之下,只从宽大的袖管里垂下一截苍白的手臂,他左手无名指上的指环静悄悄地碎裂了。

 

01.

喻文州津津有味地读完新一期《有点酷的全都是拿错剧本》,他把小开本的漫画塞进口袋里,缓慢而优雅地站起身,掸了掸术士袍上沾到的灰尘。

 

他已经察觉到自己是个二次元的人物了,既然是个二次元人物,首先应该有个拯救世界之类的宏伟目标才对。

 

“觉悟不错么,哥看好你哦。”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这一定就是传说中的世界之神传音入密技能,喻文州丝毫不乱阵脚,礼貌地对着空气问好道:“前辈。”

 

“好说好说。”世界之神慵懒的声音继续从某个不知名的角落响起了,“你在这个世界的终极任务,就是谈恋爱。”

 

他微微震惊了,多么没有追求没有抱负没有事业心的目标,这个次元一定是连制作打斗场面的经费都没有吧。

 

“具体攻略对象就是这个小子。”随着“啵”的一声骤然铺展在半空中的是一幅画卷,画中的半身人像有着棕黑色微卷的柔软头发与明亮的双眼,正沉静地眺望远方。

 

完美的侧脸线条,加十分。刚毅的眼神与唇边漾开的些微笑意,加十分。仔细一看,角落里还有一个龙飞凤舞的签名,黄少天。字还真够……难看的,减零点零零一分。

 

然而能拥有此等俊朗形貌的男子放在一般游戏里肯定也需要不一般的攻略技巧,看来还是小看这个次元了。喻文州再一次将审视与欣赏的目光投往画卷,正在此时远方传来陌生的吵嚷声。

 

举目望去勉强能看清那是一个年轻男子在与一堆低级小怪缠斗,阳光把他身上的轻甲照耀得熠熠闪光。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从几十米外飘来的聒噪声:

 

“老实说跟你们这些史莱姆战成一团真是太掉价了,你们难道以为黏糊糊的攻击我就会怕了吗?没有用的!看我攻速加倍,看剑看剑看剑!哈哈哈哈哈知道我厉害了吧?”

 

老实说,这位少侠为什么你要跟一级的怪玩得这么开心?喻文州哑然:“难道……”

 

“说少天少天就到。”世界之神嗤笑出声,径自揶揄道,“我说文州,就算你现在心里狂刷三百条这货不是少天这货不是少天也没用了,哥这里可不接受差评退货。”

 

当今世道上这种欺诈消费的行为是不会有回头客的,喻文州默然地最后看了眼画卷,微笑道:“前辈多虑,我没有这么想。”

 

“对了这儿还有个附加设定,你家少天每天睡下之后再醒来时记忆会被清零。啧啧,这设定真够恶毒的啊。”

 

到这一步,纵然是喻文州也忍不住提出质疑了:“先不说我的任务,这对那位黄少天是否太过分了些?”

 

“呵呵,谁让你选了最高等级的难度?”

 

不,谁都没有选过那种东西。但是跟这个世界之神胡搅蛮缠恐怕也不会有结果,喻文州索性不置一词,却听得这越来越让人感到厌烦的声音道:“时限是十天。大致就是这些,文州啊,你愿不愿意?”

 

喻文州道:“我愿意这三个字是不可以随便乱说的,前辈。”

 

这当口,黄少天先生一边破坏着植被一边发出的巨大动静由远及近了,喻文州自然而然地扭头去看他,两人的视线在半空中完美地相遇,他看见他眼睛微微睁大继而微弯起来,咧嘴笑道:“咦,原来有活人啊!”

 

比画卷里……更要好看许多。他这么想着,连世界之神最后飘散在空气里的一句“现在的小鬼真是不可爱”都没听见。

 

“我叫黄少天,是个剑客。”黄少天饶有兴致地打量着眼前这个温文尔雅、年纪看来跟自己差不多大的青年,“你也要去轮回城?既然同路不如搭个伴吧兄弟。”

 

“轮回城?”

 

“搞什么嘛,你原来不知道啊?任务坐标啊!”

 

“任务……坐标?”

 

黄少天更惊奇了,拍拍他兄弟:“谁让我的终极任务是拯救世界呢?我说老兄,你长着一副智力点数很高的样子,什么都稀里糊涂的可是没办法在这个次元混下去的哈。”

 

不,我只是没想到连区区一个攻略对象都有自己的终级任务而已。所以搞了半天为什么黄少天的角色看上去才更像男主角呢?喻文州不露声色地将他搭上来的手拍掉:“我只是为你的终极任务感到敬佩。”

 

“没办法,我这样高数据的神级设定如果不去拯救世界也太浪费了。对了,说起来你的任务又是什么?”

 

“大概是……协助你吧。”

 

“哦,是吗?”黄少天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一副精明得看穿了一切的样子,而喻文州也就坦然自若地随他看去。他看上去情绪高涨,遥遥地指了一个方向:“既然这么巧,你愿意跟我一起走么?”

 

喻文州看着他,并且能感觉到他带着温度的视线牢牢包围了上来。

 

“好,我愿意。”

 

 

 


轮回是一座沉寂了数十年的古城。

 

相传这是一个百姓安居乐业、各项收成指标都年年愈上的地方,被评为“世界十大幸福居所”以及“城主颜值最高的地方”,每一个居民都发自内心地爱戴着拥护着他们年轻俊美如同天神一般的城主。

 

然而不幸的是,这一任的城主周泽楷从小就被诅咒,会因为喝下有毒的百事而永久沉睡,直到有一个真心爱慕城主的人前来献上亲吻,城主才会醒过来。

 

“看来这个传说是真的。”黄少天眯了眯眼睛,用冰雨劈开坍塌古朽的两根木梁,率先走入宫殿。

 

轮回的时间被停止在了城主陷入沉睡的那一刹那,宫殿中所有的守卫与女仆也一同睡去,他们都还保持着各种各样古怪的姿势。神奇的是,摆在餐厅里的美味佳肴竟然也被魔咒笼罩了一般,色泽鲜润,完全没有过期!

 

“文州你要不要尝一个?味道还是不错的。”黄少天自称大无畏地以身试毒,已经在把第三个奶黄包塞进嘴里了。

 

喻文州无奈地看着他:“你等下吃出问题来了可别找我,我没点治疗技能。”

 

黄少天吃尽兴了,掸掸手,毫不介意地耸了下肩膀:“没事儿,我是能吃亏的人吗?必然不是啊!等会儿我跟那个城主小白脸讨要医药费跟精神损失费的时候你多帮衬着点。不过话说回来咱们是不是应该想个办法先叫醒他?”

 

谈话间,他们已经第二次走到了城主的房间。

 

衣着华贵面如冠玉的青年保持着斜靠在床头的端庄姿势,双目紧闭,看上去就像几分钟前才刚刚开始小睡一样。不知是不是离他最为接近的缘故,这儿的一切摆设都光鲜夺目富丽堂皇没有沾染一丁点儿尘埃。

 

喻文州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又看了下黄少天,有点走神地想,人不可貌相,万一等会儿醒来又是一个话痨可怎么好。

 

黄少天则饶有兴致地绕着床脚转圈:“泼水是不能够了,罪证不好销毁,照脸打一拳呢?总不能真的去亲他一下吧!不是我说,万一最后只能走传统路线了,是你上还是我上啊?咦文州你……”

 

之间喻文州淡定地走到床边,拿起那瓶罪魁祸首百事可乐看了眼,拧开了瓶盖,轻声道:“你中奖了,再来一瓶。”

 

黄少天瞪大了眼睛,他灵敏的耳目已经发现了这座宫殿里有什么正在发生,是一切复苏的征兆!

 

壁炉里窜起了火苗,窗帘蓦地拂动,放在圆桌上的书被风翻过一页,玫瑰篱笆下落叶亲吻着泥土,奇妙而短暂的平静之后,外面传来了脚步声和惊异的讨论声。

 

年轻城主的眼睫毛颤了颤,终于睁开了他已经阖上数十年的清澈双眼。

 

黄少天环顾四周,还在为这神奇的节奏惊叹着,他冲喻文州比了下拇指,赞道:“你……太厉害了!是不是事先查了攻略啊说说说说说!”

 

看着他夸张又生动的表情,喻文州也忍俊不禁,难得不谦虚一次地道:“我还需要那种东西吗?”

 

 

27 Jun 2014
 
评论(1)
 
热度(54)
© 花糖刺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