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漓,可以叫我笑笑d(^_^o)
遇见你就是我青春的幸运。
 
 

【东卷/新荒】Circle Of Friends

 

一切都要从某一天东堂炫耀起从女粉丝那里得来的爱的礼物讲起。他再次如同小旋风般刮进更衣室时,只剩下荒北新开和福富了,三人同时抬起脸看向了他。

 

而每日都以奇妙的交流形式维持着稳固和谐的自行车部选手关系,总是会从某两个人的一言不合开始。

 

先说说东堂其人,他那比赛之余面对信赖之人时过于直率烂漫的个性,已经足够让他不厌其烦地重复着长篇大论,并且自我陶醉其中了。

 

“向粉丝的爱意致以发自内心的感谢是多么理所当然,身为活力与魅力的化身,我任何时候都不会辜负大家的期待。”他在绘满爱心又装满了食物的礼品袋里翻来找去,那里面形形色色纷繁杂乱的程度令人叹为观止,说实话他也没有刻意在挑选什么,顺手捞出一根能量棒,抵在额间自顾自摆了一个POSE,“没错,正是因为如此,才使她们时刻将视线投注在我身上。”

 

荒北切了一声,毫不客气地道:“会喜欢你的女人是眼睛有毛病吗?”

 

东堂当然要求评理,这儿首先被他选中的就是正直的福富:“阿福,说出我最大的优点。让这个人再次了解一下!”

 

福富沉思了一会儿,肃然道:“教导主任让我立刻去找他一趟。”

 

“为什么转移话题啊!!!”东堂声嘶力竭地冲着他健步如飞的背影叫道。半晌,他像是意识到这时候纠结于此也没有用场了,平静地走向了新开,一言不发地与他对视着。

 

新开没有顺利跟他的脑电波对接,他求助地看向荒北,荒北哼了声扭过头去,他只好继续转回脑袋来接受着东堂的审视。

 

过了几秒当他的目光转移到队友手上的礼物时,灵感突如其来的爆发了。新开真诚地道:“尽八,你想要吃能量棒直接问我要不就好了吗?”

 

十秒钟之后身上的怨念以具现化形式散发出来的东堂蜷缩在小角落里,开始噼里啪啦地狂按手机,若是凑得近一些,就能听见他在嘀咕类似于“啊啊这个时间训练也该结束了不是吗,小卷的话一定会给我饱经摧残快要干涸的内心注上甘霖……”

 

荒北看着他的背影道:“这死小子……”

 

新开一脸十分懂的表情:“尽八又在给裕介发mail了。”

 

“哈,除了总北的难道还会有人愿意听他啰嗦吗?”他可是都快考虑捐钱给总北办一个垃圾收容所再把东堂打包寄过去了。比赛的时候除外,不然小福会困扰的。

 

新开咬了一口能量棒,思维却似乎不跟荒北在一个频道,带着赞扬意味地微笑道:“看着尽八的表情,忍不住为这样的羁绊感动了呢。”

 

“……你也是白痴吗?”

 

“总而言之——”而在终于发送完关怀简讯之后,也不知对方回复了什么,东堂就仿佛被加了一堆增益buff般满血复活了,他昂着头踱回长椅前,伸手帅气地指向两位队友,“就让箱学第一美型爬坡选手来给你们开一堂special教程吧!”他还平举着手臂,仿佛准备好迎接鲜花与欢呼。

 

“恶心死人了!!!”

 

只有新开很捧场地为他鼓掌。

 

“从何说起,不如就从应该如何应对粉丝们热情的告白开始吧!尽管百分之九十九的人气都流向了我,但偶尔你们也应当也能体会到这种荣耀,嗯哼。”

 

“……”

 

“冷静点靖友,不可以在更衣室里打人。”

 

一个不情不愿,一个本身不太会拒绝参与热闹,两个人最后还是要一起接受东堂的辅导。东堂老师的第一个讨论话题是,如果有女生来请求交往时,如何做才是不失礼的表现。

 

新开为难地皱起眉头思索:“一时之间想象不出来这场景……”

 

荒北嘲笑他:“你也能接受告白?迟早会被以‘新开君来看我的次数比去看兔吉还少’的理由甩掉的吧。”

 

新开仿佛被他突然说了这种带着轻松笑意的调侃和语句中刻意模仿着女孩子语气的部分惊诧到了,一动不动地盯着他。

 

荒北不耐烦了,瞪回去:“看什么看!”

 

没想到新开的眼神与往常相比更别有深意了些,神情也十分温柔而认真:“不是这样的,靖友,如果是正确的对象的话,我也愿意好好尽陪伴的责任。”

 

荒北:“……”跟我说干嘛?我又不想知道!

 

“很好很好。”东堂冲新开打了个响指,面向荒北教授道:“看到他刚才自带的花瓣与柔光效果了吗?确实很有高手风范哦。”

 

“荒北你又怎么说呢。”东堂亢奋起来就会十倍入戏,他含情脉脉地牵起荒北的手:“来,把我想象成那个热情的女粉丝。”

 

荒北粗声粗气地道:“喂,把你的爪子拿开。”

 

“没错!就是这样!”东堂甩开他的手,精神奕奕地朝新开道,“看到了吗隼人,这就是完全失败的案例!”

 

“混蛋你不想活了对吧!还有那边那个你再敢拿出笔记本来试试看?”荒北暴走mode on。

 

东堂丝毫未受影响,碎碎念着:“偶尔也会有太过热情情绪失控的粉丝,上吧,隼人。”他咏叹般道,“让我看看你的应变能力。”

 

新开屈起手指,闭上单边眼睛,朝荒北做了一个在你心上开一枪的动作:“BQN!☆”

 

荒北:“……”

 

连番大吼之后纵然是他也觉得气力被消耗了许多,更何况猪一样的队友有一必有二,他用仅剩的精力跟掸苍蝇一样地挥开东堂:“这种无聊透顶的教程留着给你的小卷去做,不要来污染我们耳边的空气!”

 

没想到这句话却像什么开关一般,东堂脸上的笑容突然凝固了,他就像在瞬间开启了沉睡爬坡mode般,整个人安静肃立了三秒,而当他再次开口时,气场已然大大不同,带着些微恍惚的诡异眼神轻声开口:“小卷可是不能够随便接受告白的哦,你们都知道的吧,作为宿命的敌手,他要跟我一起爬坡,只需要跟我一起爬坡就好了。”

 

他这没吃药的状态愣是把荒北都惊愣神了一秒,喃喃地道:“这是一码事吗?”

 

东堂的眼神立刻扫射过来紧紧盯迫他,甚至转化出了一点咬牙切齿的悲痛意味:“小卷这个人责任心这么强,一旦接受了谁的告白,就无法把全部心思都用在跟我交手上了啊!这种事……这种事我怎么能忍受它发生?小卷就应该和我肆无忌惮地朝着山顶线冲刺,享受互相追逐的过程。”

 

他摇摇头,呼出一口气,自信到几乎是自负地说:“不过小卷也不需要女朋友,女朋友能做的,难道有我东堂尽八不能做的么?”

 

“等等?!”荒北敏锐地抓住了关键词,惊喝道,“你刚才做了什么危险的发言你自己知道吗!”

 

新开安抚地拉住他:“尽八说的只是平时的提醒和关怀啦。”

 

东堂抱起了手臂,挑眉道:“正是如此,荒北,你有什么疑问吗?”

 

不!怎么听你刚才的口气都不止是这么简单!还有新开你这家伙!为什么总是莫名其妙地跟东堂站在同一条战线上?!

 

荒北恶狠狠地瞪着新开。后者无辜地眨眨眼,叼着能量棒高举双手示意自己根本什么都没有做。这才是更让人上火的地方,几乎每日都以不同形式展开的定番,为什么总是沦落到以一挑二的境地?

 

但是新开其人,还有一神奇的特质,他总是能在荒北爆发的前一秒安抚他。

 

“靖友,现在急着回宿舍吗?有空陪我趟书店吗?”

 

还没等荒北已经在喉咙里蓄势待发的那句“鬼才跟你一起去浪费时间”出口,新开已经自然而然地接了下去:“总觉得跟靖友一起的话,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

 

他说这话时,眼神专注而柔和,仿佛要把一腔真心都都透过短短话语倾倒出来似的,轻而易举的便让人能体会到……该玩家操纵的角色正在被攻略!正在被攻略!好的现在攻略加速了!!!  

 

被这样期待着,恐怕没多少人能够拒绝。

 

“……”所以说会用天然攻势的家伙全都犯规,荒北暗自挫了挫牙,心里的气被泄了一大半,他可不承认他在新开面前总是扮演着被缴械的角色,不耐烦地虚张声势着:“怎么这么麻烦?真没办法……那……”

 

“那我也一起去!”东堂高声打断他,坚定地接上一句。

 

荒北头皮一炸,这眼熟的一幕,似乎与曾经无数的场景都交叠重合了!

 

想要陪新开训练时……陪新开看望兔吉时……陪新开……哦,这么一计较似乎哪里不太对,等等,这不是完全被人牵着鼻子走的节奏吗?

 

“既然被我听到了,怎么能少了我呢?”东堂得意洋洋地宣告着自己的决定。

 

被夕阳拉长的是结伴而行的影子,谁又开始讲只有他自己能领悟到笑点的段子了,谁一脸恨恨的紧紧遏制着自己踹人的冲动,谁时不时左右看看自己两个重要的同伴。

 

新开看上去真的对三人行很满意,凑到荒北身边去,意图跟他并肩走,而再次陷入不高兴状态的荒北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热死了给我离得远点。”

 

于是新开默默跟他拉开了好几个身位。

 

荒北却只觉得更不爽了,回身看到他似是带着委屈又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只是甘愿受罚的神色,大吼道:“你走这么远不是好像嫌我是瘟疫一样吗!”

 

新开迷茫了:“那靖友你的意思是?”

 

东堂哼笑了一声,潇洒地一撩额发,伸手一把将新开推到荒北身边,似模似样地教育道:“去吧,不会看气氛的少年呦!”

 

最不会看气氛的明明就是你……荒北翻了个白眼,瞥了一眼身边的人,嘀咕了句:“呆茄。”

 

到最后荒北也不知道东堂为何执意跟来的原因,或者这家伙只是闲不住,也不愿意把自诩苍天垂怜的美貌禁锢在学校里罢了,招摇过市并且满足了展示欲之后,东堂再一次专心致志地敲打起了邮件。

 

他这举动荒北可不会漏掉,说实话这正是引起他越来越大烦恼的根源。

 

“这不是把最糟糕的一面都让总北的知道了吗!会不会被他们投诉啊!到时候小福会很难办。”荒北蹙着眉,他平时可懒得盘算这些,牵扯到人生导师福富时难免不同。

 

新开捏了捏他的肩膀示意放松:“虽然话是这么说,但同时也见到了尽八最好的一面不是吗?”

 

那是顶尖的爬坡选手才能相互触及的灵魂部分呢。

 

“谁稀罕知道那帮爬坡家伙们的一面又一面,喂,新开,你要摆出这么恶心的表情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牵着我的手,小学生吗?!”

 

“因为……”新开眨眨眼,“靖友总是在说别人的事情啊,寿一、尽八,唯独把我忽略了……”

 

这正是个演技派,不要被他装出来的失落欺骗了。虽然这么提醒着自己,但果然……荒北暴躁地压低声音:“你整天都在我面前晃来晃去!还需要提吗!”真是烦死人,最近的位置都留给你了,到底还在抱怨什么啊。

 

不远处,东堂心情大好地哼了两句歌,恋恋不舍又果断决然地啪一下合上了手机盖。

 

From 小卷:
麻烦死了,不要跟我汇报你们箱学的日常……既然都到了要打起来的程度,你还是去顾着他们吧。

 

From 东堂尽八:
没关系哦,旁观者以为的“忍受”,难道不可以是当事者的“享受”吗。哇哈哈哈,小卷有没有觉得说出这样帅气台词的我更有魅力了呢!一定内心都颤动了吧,不要不好意思承认哦❤

 

24 Jun 2014
 
评论(7)
 
热度(79)
© 花糖刺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