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漓,可以叫我笑笑d(^_^o)
遇见你就是我青春的幸运。
 
 

【刘许】不如相爱(下)

微草副队长生日快乐XD 许斌我喜欢你啊啊啊啊啊! 总算让我搞出来了……谢谢岚宝督促TuT  上篇:http://xilikui.lofter.com/post/e4a0d_1200f97

 

 

————————————————————

萍水相逢延伸至结伴而行之后,短暂的旅程忽然就生出许多不同的乐趣,两个人说来其实性格并不相像,却又奇妙的志趣相投,以刘小别的话来说,你是我长这么大碰到过的,第一个能理解我所有笑点的人。

 

许斌只能怜悯又慈爱地看着他。

 

世事自有它神奇的一面,你们素昧平生,可是你在见到他的第一眼就文艺范儿地预感到你们之间会有故事。

 

两人的长居地相距不远,偶尔有机会你为我接风洗尘,我带你领略家乡山水美食。

 

再一年后,某天许斌瞥到刘小别在朋友圈发了一条状态:新的生活要开始咯!其后附了一张火车站与许多行李堆叠在地的照片。

 

他蓦然惊诧之下,仔细地再次打量火车站形貌与名字,心里转开一个不可置信的猜测,犹豫着给好友发了微信询问,才知道这先斩后奏的家伙是真的由于工作调动与他更为接近了。他叹口气,头疼地想这下子以后烦不胜烦,可是唇边的笑容收都收不住。

 

自此有了更多的厮混机会,刘小别不负所望地逐渐打入许斌朋友圈内部,后来时不时跑到许斌的小公寓来作客继而留宿,日子一长,甚至能随口调侃说出咱家长咱家短这样的话来。许斌一开始还回击说你好意思不交房租?被史上最无耻的插科打诨袭击之后,也就不再提了。

 

而以上所说,其实只存在于许斌结束了天南海北的行程,回家专心修片的小半年里。

 

正赶上世界杯和许斌空闲期重叠的那一年,从夜之将晓到天光透亮,两个人都会一起东倒西歪地坐在沙发里看球。这本来是许斌的兴趣范围,却怎么也撵不动刘小别回床上休息。

 

男人气定神闲地泡了一大壶茶搁在茶几上,肃然道:“连熬夜看个球都做不到还是不是男人?”

 

许斌盯着他不说话。

 

刘小别气虚了一截,眼神飘忽着又道:“这不是怕你万一……心理素质不过硬……咱家又是七楼……”

 

许斌还是无声地瞅着他。

 

刘小别告饶了:“好好好,行行行,我奏是买了彩票怎么了!”

 

许斌这回倒是嗤了声,细小而无奈地笑了起来,摇摇头说:“德性。”

 

后半程形势一直胶着,永无止境的倒脚把比赛拖得冗长枯燥,两个人都昏昏欲睡了好几次,许斌大半是因为之前从早劳累到晚,而刘小别则是实在不能适应这几十分钟毫无水花零进球的节奏。

 

他看惯的是NBA那样紧张激烈分分秒秒激得人血脉喷张的比赛,本人也带着锐利且如风如电的一面。足球却不同,刘小别就曾经调侃说许斌你真像足球。

 

许斌道:“你才像个球。”瞧瞧这个刘小别,到底能不能跟人好好交流了?

 

刘小别忙不迭摆手:“诶不是,我不是骂你,我是觉得吧,你这气质,别说还真挺像足球比赛的……拖拖沓沓磨洋工……靠靠我不是骂你别揍人啊?!”

 

他胡说八道半天没说明白,最关键的那点没能说完。

 

就像足球比赛一样,总是给自己留下转圜余地地与你周旋,他仿佛有多于常人几十倍的耐性,随后,在你终于心神松弛的一刻使出致胜一击。

 

那一场世界杯比赛的后半程,先是许斌眯着眼打了个盹,刘小别恶作剧心起,掏出手机拍他睡颜,左右摆弄了好几个姿势之后终于兴尽,消停了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自己也迷糊起来,他不知道在他睡熟之后许斌睁开眼睛,里面哪里有一点睡意?

 

许斌总是知道他的小伎俩的,知道他总是偷拍他睡觉的样子,说不定正准备着发上哪个社交网站或者在朋友间打趣用。许斌轻手轻脚地去拿他手机,想要回敬般的拍一张刘小别自己呼呼大睡的样子,等他看到时一定会吓一跳。

 

顺利地输入密码之后,正是密密麻麻的相册界面,他一眼瞧见其中一张,呼吸轻颤了下,他没控制住自己把它点开。

 

不知道刘小别是什么时候拍的,拍的是许斌真正睡着时,自己作势要亲他脸。许斌怔愣了会,他忘记了自己本想做的事,把手机锁了屏原模原样地塞回刘小别手里。

 

他善于观察同时感官如此敏锐,如何分辨不出哪些是纯开玩笑哪些是含了别样心思?他太了解刘小别了,哪怕是呈现在照片上的一个神情、一个动作,他都知道那其中有什么特殊的含义。

 

再过了没几天就是他生日,刘小别那天加班到很晚,许斌也早就跟兄弟们出去玩了一圈,深夜时终于在家里跟匆匆赶来的刘小别会合。

 

男人拎着一只小蛋糕,擦着额头上的汗水,笑容明亮:“还是赶上了哈。”

 

接下来点蜡烛、唱生日歌、许愿,一样样程序走来,刘小别在这件事情上意外的像个甜梦少女般非要紧盯着他做完,眼巴巴地看他许了愿,忙打听内容,不过两秒又自我否定:“不成,说出来就不灵了。”

 

许斌睁了眼,在满室黑暗和蜡烛摇曳出的星点光芒中定定的凝视他,直到把刘小别盯得不自在了,催他吹蜡烛,他才突然把脑袋凑近过来,亲了刘小别的嘴角一下。

 

刘小别傻掉了,圆瞪着眼不知该作何反应,他听见许斌模仿着他平日里得意且游刃有余的腔调说:“我许的愿就是这个。”

 

当真是……不出手则已,出手必然致胜。

 

自从正式确立关系,才发觉原来桩桩件件生活中本以为的平凡小事,都有机会被镀上新的光彩。那些成日你抄我我抄你的营销微博里所讲的,什么当你爱上一个人后世界就从标清转为超高清效果的胡话,其实并不是没有道理。

 

他们一起上街购物,刘小别戴着顶棒球帽,一路都时不时拿手背去触碰许斌,又在半秒不到的时间内自然地缩回,继续假装看风景。

 

这种若即若离的小孩子式挑逗说得好听些是情趣,难听些就是纯犯傻,许斌自己有许多选择,他大可以若无其事随刘小别自己骚动去,毕竟比起耐心来他才是占优的那个不是么?

 

不过他没有那么做,他大大方方地牵住了那只还在试图搞小动作的手,果然,一扭头就对上那人吃惊的目光。

 

他笑得更开心些,全然不管这落在对方眼里只有狡黠意味。您那些情趣在我这儿可都是低段数啊,许大哥分分钟教你谈恋爱。

 

后来刘小别有事没事要感慨他的奔放,吃着饭要讲,剔着牙要讲,刷着碗时还要讲。

 

许斌端正地坐在客厅审阅报纸,闻言从报纸上端露出眼睛来,眨一眨道:“那不是为了迎合你的秉性么。”

 

刘小别加快速度把最后几只碗甩得跟杂耍似的哐当扔进碗橱里,纵身一跃气势万千地扑向恋人,没个正经地道:“奥是的,我拉低了咱家水平,请组织不要嫌弃我。”   

 

许斌没憋住,喉咙里颤悠悠又模糊的笑音被刘小别听了去,后者立刻得意起来,夸张地道:“我就知道组织还是器重我的。”

 

许斌拍他脑袋:“组织不会放弃任何一个脑残儿童的。”

 

这一玩起来就收不住,刘小别当即横眉竖眼转了脸色,捏住对方下巴抬起来些,装模作样地训斥:“哎呦呵,你真要造反啦?”也不给人驳斥的机会,直接上杀手锏呵人痒痒。

 

两个人翻滚做一团,在凉凉秋日仍能折腾出热意薄汗。许斌被压在下面,两个人气喘吁吁地对视了一会儿,他突然说了一句:“你跟第一次见时一个样。”

 

刘小别一时没有理解他话里轻微的感叹,腾出一只手来摸摸下巴摆出故作深沉的造型:“难道不是应该更加有成熟的男人味了?”

 

许斌没想着要好好跟他解释,有些事他感受得清楚,却也未必能好好表述。他只是觉得,这个人仿佛从始至终是拿同样的眼光在看着自己。

 

他看向这个世界时,目光精干沉稳,可是当他们视线相接,许斌只从里面找到柔软又热烈的美好感情,从未变过,这让他有时候恍惚觉得甘心溺于此。

 

他已经不再是曾经那个会为了拍不出满意的人物照而苦恼的青年,自从他得到了一张拉开一切崭新生活帷幕的照片开始。

 

但时光走走停停直至今日他仍然拿不出一张最好的人物照。

 

最好的永远在对视间被他的眼睛记录;最好的永远存在于脑海,同时日日翻新;最好的与他灵魂同在。

 

 

24 Jun 2014
 
评论(2)
 
热度(13)
© 花糖刺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