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漓,可以叫我笑笑d(^_^o)
遇见你就是我青春的幸运。
 
 

【带卡】少玩游戏多恋爱

动画补到小黑屋剧情我就疯了……何以解忧,唯有割肉>_<
仔土 X 仔卡  现pa小甜饼   @终而复始。 


1

“卡卡西这个人问题很大!”

在第1048届批斗旗木卡卡西大会上,主要发言人宇智波带土这样说道。

纯粹来凑人数,以至于不让这个会议看起来很可怜的野原·卡卡西迷妹·琳真诚发问:“他又怎么你了呢?”   

“他暂时没怎么我,但他干了更可恶的事。”带土握紧拳头大声嚷嚷,“他背着我们偷偷有喜欢的人了!”

这句话一出口,心里莫名感觉更委屈了些,带土咬着牙:“这个家伙,居然什么都不跟我说。”

他铿锵有力地下结论:“我单方面宣布我跟他的关系已经降到了本学期以来的冰点。就算他拿10顿火锅来贿赂我都没用了。”

琳:槽点太多,不知道从何吐起。总之先从眼前这个开始吧。

琳:“你们不是关系不好么?他干嘛什么事都要告诉你呀?”

“这……”带土光顾着义愤填膺了,这个问题却如当头棒喝,让他一时语塞。   

琳说得没错,按照他和卡卡西平日里互相diss的节奏,好像卡卡西不告诉他才是个正常现象。他一下子糊涂了,脑子里怎么也转不过来缘由,只知道内心就是有种被背叛的感觉,非常不好受。

绞尽脑汁想来想去,才终于能辩解道;“我生气是因为他太没用了,喜欢别人居然不敢告白,只敢在游戏里偷偷摸摸意淫!” 


2

这就不得不从他们正在沉迷的“月之眼”说起了。

这是最近流行起来的一款类似于模拟人生的经营手游,每个玩家都能随心所欲地在这里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建设理想中的家园,甚至和亲手打造的梦中情人一起生活。

卡卡西给带土翻译这条广告:“这是一个不需要考试及格就能变强的世界。”他补充了一句,“太适合你的智商了。”

于是带土一边愤怒地回骂一边下载了游戏——顺便逼迫卡卡西和琳也一起玩耍。

由于玩法单机,游戏自由度又太高,很快不同人就能玩出不同的风格。

有艺术感和设计感的玩家,譬如琳,不日就在游戏里建造了一座带有欧洲风情的魔法小镇。每天一打开游戏就骑上笤帚满世界飞。

丝毫没有生活情趣和想象力的玩家(带土语),譬如卡卡西,在游戏里打造了正常到可怕的街区和家园。

而带土呢,带土建设了新农村。

正直朴实,勤勤恳恳,种地养猪,开辟了一大片菜园,办起了农场。

他还拉着琳和卡卡西——卡卡西是附带的而已,亲切讲述自己的发家致富经验,畅想农业复兴未来。

带土美滋滋地邀功:“琳你看,我按照你的样子捏了一个npc女孩,我是要成为村长的男人,你马上会成为我的村委书记。至于那个什么卡卡西,哼哼。”

对了,他还捏了个无数个卡卡西npc,有的在挤牛奶,有的在扫猪棚,有的在喂鸡,有的在拔萝卜。

现实生活里打不过也说不过卡卡西,还不允许人在游戏里爽爽啦?

卡卡西拿一只手指划拉着他的手机屏幕,半晌抬头,他倒没有对自己被在游戏里抹黑发表意见,而是真诚地嘲笑道:“你的萝卜都长得真丑。”

“你还敢看不起我的萝卜?我的萝卜还看不起你呢!”

卡卡西:“你敢更土一点吗?”

带土大怒:“你敢更欠揍一点吗?”

——他还真敢。卡卡西转头就冲带土比了个拇指向下的手势,二两拨千斤地完美表达了自己内心的不屑一顾。

带土:“……”

此处如果不是琳死活拦着,已经可能成为一桩校园暴力事件的斗殴现场了。    

说回此时此刻,正在参加第1048届批斗卡卡西大会的琳,她突然想起一个关键问题:“所以说,卡卡西他究竟喜欢上了谁?”

带土沉痛又神秘地宣布:“我不认识……是一个叫[鸢]的女生。”


3

其实从卡卡西刚开始玩月之眼时,带土就在暗中观察他了。

但不怪带土失望,此人无趣到连给游戏小人捏名字都是一股子退休老干部风范,首先一二三四来一套,不够用了怎么办?甲乙丙丁再来一套!

终于——有一天带土打着哈欠用余光瞥见卡卡西点开了游戏邮箱,里面出现了一个画风完全不同的名字:[鸢]。

名侦探带土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当时他并没有想明白这是为什么。只是后来当他偷窥卡卡西玩游戏时,越来越常见邮箱界面里出现这个名字。

直到有一天他陪琳看偶像剧,看见里面傻逼呵呵的男主角每天起床第一件事是点开邮箱,看看有没有女主角的来信时,带土仿佛被雷劈中般顿悟了。

卡卡西这个人,问题果然很大啊!

但话又说回来,他苦思冥想了一圈,也不记得自己班上或者隔壁班上有叫“鸢”的女生。

好你个卡卡西,真是长大了,还知道取化名使障眼法。

这会儿他给琳讲了,琳也是毫无头绪。

第1048届批斗卡卡西大会,就这么无疾而终了。

当然卡卡西是不知道这些的,他忙着清日常做任务赚金币,养活他的一二三四甲乙丙丁们。

于是带土郁闷地发现,他们俩之间的交流简直是以肉眼可及的速度在减少,以前两个人都觉得对方是个大傻逼,吵吵闹闹倒也颇为得趣,现在可好,别说带土单方面宣布关系冰点了,卡卡西压根懒得搭理他。

“第1049届批斗卡卡西大会”应运而生。

带土愤怒十级:“辣鸡卡卡西,笨蛋卡卡西,他还给他的npc对象邮寄生日蛋糕,却不记得我也是上周生日。整天就知道沉迷游戏!”

琳:“带土,你干嘛老是针对卡卡西呢?”

带土辩解:“我、我这哪是针对!我是怕他废寝忘食打游戏,都不好好学习了。”

“卡卡西明明昨天考试还是全班第一吧?”

“……”

“其实,你要是真的这么介意他有喜欢的人这件事,可以直接去问问他呀。”

这回带土倒是不假思索地拒绝了:“不行啊。他都没追到他暗恋对象呢,我跟他提这个事,他会伤心的。”

琳有些惊讶地看了他一眼。

带土瘪了瘪嘴,唉,做个好人真没意思。以前他能365天天天新花样地攻击卡卡西,其实反而是因为他觉得卡卡西是个没有弱点的人。

现在一旦发现那人也会有求而不得,说不定也会在夜里辗转苦思。不但不敢幸灾乐祸,还要担心戳了人家痛脚。

他沉重地摆了摆手:“琳,不要夸我,我也知道自己就像天使的化身。”

琳:“……”

带土又说:“算了,真没意思,卡卡西爱喜欢谁关我什么事,我要跟他划清界限。”他发散思维地想了一下,“要不然课桌上也画个三八线吧。”

琳不作声,心说您这言不由衷一脸失恋的样子,才真的是问题很大啊!


4

宇智波带土说的话要是能作数,母猪都能上树。(旗木卡卡西语)

不错,以带土三天两头仰卧起坐的性格,很快他就忘记了自己要跟同桌划清界限的事儿。

每次卡卡西把手机藏进课桌抽屉里,打开月之眼时,他的余光就跟汤姆见了杰瑞似的不由自主被吸引过去了。

百般纠结之后他不得不承认了,人类的八卦之心果然只会愈演愈烈,他真的好想知道这个[鸢]到底是谁啊!哪怕卡卡西让他见一眼这个游戏小人,他就能认出来了啊!

机会要么不来,要来就来得简直让人有点措手不及。

这天正是午休,带土趴在课桌上假寐。卡卡西突然被老师喊出去了。带土悄悄睁开眼睛,发现同桌搁在桌肚里的手机竟然没有锁屏,还停留在游戏界面。

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脏越跳越快,鼓动声震得他一时听不见任何其他声音。

心里的小人在打架,一个说“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一个说“随便偷看别人的隐私不好吧”;一个说“你自己的游戏都不介意给他看,必须看回来才公平”,一个说“这都把持不住,你还算是个人吗”。

带土挣扎了三秒,决定不要做人了。他飞快地抬头望了眼窗外,卡卡西还没回来。

他指尖颤抖,手心出汗,默念着抱歉,最终还是一咬牙把手机拿了过来。

首先是打开瞥见过无数次的邮箱界面,里面有很多一二三四甲乙丙丁的来信,这是创建人物之后,系统会自动设立的交互。这些npc们会根据被设定的性格,跟主人公进行往来,时而寄邀请函,时而送小礼物。

他点开几封[鸢]的来信,[鸢]时不时也会寄小礼物来,芝士蛋糕、奶油夹心饼干、夏柑糖、牛奶果子冻……

居然是个甜食派,这品味,可比笨卡卡好多了。带土咽了咽口水,心里犹豫着不知该不该给她加10分。

他又打开卡卡西的月之眼世界地图,果然在街区角落的一座公寓楼上找到了[鸢]的名字。

点击前往好友的家在游戏系统里只需要一秒钟的时间,可带土的心里却已经走过了九曲十八弯。他竟然比被扉间主任叫到办公室训话时还紧张。

“哈?!”

带土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npc小人,又飞快地捂住嘴巴。

屏幕上,[卡卡西]的对面战着一个Q版的戴着奇怪面具的……男孩子?!

带土使劲眨了眨眼睛。

后来他是怎么点开[鸢]的资料档案的,他已经记不得了。也很难描述当他一眼扫过[鸢]的生日、血型、星座、身高、体重数据时是什么心情。

毕竟人的一级懵逼和十级懵逼虽然壮烈程度差很多,但是从感官上来说也没差多少。

他甚至有一秒冷静地在想:卡卡西有点厉害,他居然连我今年重了0.5公斤都知道。

他在心里默默地念了几遍“鸢”,终于抓住了一点点早该发现的端倪。而他的手指已经点开了npc的装备栏。

【是否解除装备[特制面具]?】

【是】   【否】

带土的指尖抖了一下,这时候他终于又能感觉到一丝胆怯和退缩了。

从不知为何有些疼痛的心里,一个小人钻出来小声说:真的要这样做吗?现在停手还不晚。如果你撞开了这个秘密,就没有办法再和卡卡西回到以前的相处状态里去了。

另一个小人也钻出来了,只说了很短的一句话:所以他其实记得你的生日。

宇智波带土,被激励得头脑一热,勇敢地点击了摘除面具。

半分钟以后他悄悄地呼出口气,然后迅速把游戏界面复原,把手机放回了卡卡西的课桌抽屉里。

他把脸埋回臂弯里,现在可不是假寐不假寐的问题了,他觉得自己快过热自燃了。


5

祖训有云:一个合格的宇智波,要知隐忍,晓进退,思想灵活,走位飘忽。说人话就是等着装高冷、耍心机、被人追。

就像带土在知道了卡卡西的秘密之后,极其迅速地分解出了骄傲和矜持两种情绪,哪一种都让他决心按兵不动。

他甚至幻想好了未来会在怎样剑拔弩张的情境里听卡卡西自己说出真相,也有可能是在一个风雨飘摇的夜晚卡卡西哭着抱着他的大腿不让他离开……

而他,一个早已看穿一切的他,始终安如泰山不露端倪。

但他总是忘记自己偶尔还是个非典型的宇智波。

那天他等卡卡西一起回家,对方却在空荡荡的教室里给月之眼清体力,死活不挪步。

正所谓放学不积极,脑袋有问题。带土一个劲绕着卡卡西转圈,嘴上还叨叨着:“你听到我说话没?别玩游戏了,看看我啊。”

卡卡西懒懒地嘲讽他:“你有什么好看的?”

话赶话,带土心直口快道:“切,那你有本事也别在游戏里天天看我啊。”

说完他恨不得赏自己一个大嘴巴子:糟了,说漏了。

卡卡西猛然朝他看过来,如果眼神能化作实质,眼刀估计已经足够把带土凌迟了,卡卡西看起来比往日更为冷肃,甚至隐隐看起来要发怒:“你什么意思?”

但在带土看来,现在的卡卡西不过像是强撑着最后一道脆弱壁垒的刺猬。

他无法为掌控了对方弱点而感到喜悦。他甚至为此感到难过。

因为卡卡西是个很好很优秀的家伙,不应该有人有权利这样逼迫他,即使是带土自己也不行。

带土说:“我的意思是,只能在虚拟世界里做梦的人很可怜。”

卡卡西:“……”

带土又道:“月之眼算什么东西,我如果喜欢上谁,一定要在现实里堂堂正正地跟他在一起。”

他话里的“跟他在一起”有阴阳之分,带土心想这暗示总该够明显了吧。

卡卡西的半张脸都被面罩遮挡着,可是这一刹那,带土确信自己读懂了对方眼神里来不及隐藏着的所有情绪变化,不可置信也好,小心翼翼的推测也罢,又或者是再之后刻意的冷静,就像是为了降低期待落空的打击,而不得不提前死心似的……

最后那一点让带土又开始难受起来。

卡卡西果然是个笨蛋。

要是他没有发现[鸢]的真实面目,要是他没有偷偷翻他的手机(但愿他做了这么多好事的功德能抵过翻了别人手机的罪孽吧!),这个笨蛋要怎么办呢?

他生平第一次,这样诚恳地向人表白:“喂,卡卡西,你愿不愿意……”

卡卡西微微睁大眼睛望着他。

“愿不愿意……跟我一起卸载游戏好好学习!”

卡卡西:“……”


6

后来他们开始以各种好好学习的名目黏在一起。

带土做了会儿作业,突然咬着笔杆开始发散思维:“卡卡西,我觉得你的兴趣爱好有点变态。你自己喜欢戴面罩就算了,不能也强行给(游戏里的)我戴吧?说起来你长得也不难看,为什么老遮着脸呢?”

卡卡西早就写完作业了,正躺着看小说,突然小说被带土的脑袋拱掉了,带土伸手就把他面罩往下扯。

卡卡西:“大白天的,别动手动脚好吗?”

话说这么说,他又不是避不开,分明就是懒得避开,嘴上还要给自己找个托词。

带土才不管他这些小傲娇,伸手戳了戳他露出来的脸蛋,感慨道:“算了,遮着就遮着吧,只给我看也不错。”

卡卡西抬脚踹他:“谁要给你看,起开。”

带土抱着他不撒手,嚷嚷道:“不给我看我就不写作业。”

卡卡西也是服了:“你看我就能写得出作业了?”

“不能啊。”

“那你看我做什么?”

“这……那什么……”带土开始言辞闪躲支支吾吾。

就在卡卡西觉得他能怂第一百次的时候,带土忽然小声说:“因为喜欢你呗。”他耳朵都红了,说得绵软却恳切,像是在心里演练过一万次似的。

卡卡西心想,这人真是太要命了。

那就把命给他吧,也没什么大不了。




14 Jan 2018
 
评论(54)
 
热度(392)
© 花糖刺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