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漓,可以叫我笑笑d(^_^o)
遇见你就是我青春的幸运。
 
 

【瑞嘉】蛋的成长史(下)

 @僵持就是胜利     终于写完了!

蛋的成长史(上)


下  (含微量安雷)

7

鬼狐天冲是个很忙碌的人,平日里兢兢业业地承接各种业务,从跳大神到打小三,从卖安利到做表情包,等等等等不胜枚举,以此养活手下300个小弟。

总之,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做不到。

这天,他接到一个神秘来电,从话筒里传来被处理过的电子音:“药水卖吗?”

鬼狐天冲微微一笑:“你是想要变性喷雾还是信息素抑制剂?”

可惜对方完全不欣赏他的幽默,只冷冷地道:“再拿其他世界观的东西糊弄我,别怪我没给过你机会。”

现在的小年轻,真是开不起玩笑,不过鬼狐并不在意,他有种钓上大鱼的预感:“恕我直言,药水买卖事关健康安全,我是一个有原则的人,这种交易还是彼此知根知底一点比较放心,您说是吗?”

对面冷哼了一声,一阵电子杂音后,声音的主人嘉德罗斯说:“你到底为什么想知道这么多?”

因为我八卦啊——鬼狐默默把这句话咽下去,正直地重复了一遍先前的论调:“为了健康安全。”

有时候做一个有原则的人挺好的,不然怎么会有机会听闻嘉德罗斯和格瑞为了一只蛋吵架这种顶尖秘闻,虽然嘉德罗斯只是潦草带过,但鬼狐的想象力已经插上了翅膀并且脑补出十万字狗血爽文。

最爽的是,感觉自己接下来的决定好像直接决定了这篇文是HE还是BE啊!!!

鬼狐边打着电话,边指挥手下在电脑上查找着什么,待电子地图上跳出一个移动的红点时,他满意地点了点头。 

嘉德罗斯不耐烦地问:“到底卖不卖?”

“自然如您所愿。另外——”鬼狐施施然道:“非常凑巧,我的手下发现了格瑞同学现在正往赤焰山的方向走,不如我们就把交易地点也放在那儿吧。”

听嘉德罗斯刚才的意思,他不知道格瑞现在的行踪,这时候先卖个人情,还愁接下来抬不了价么?

鬼狐天冲幻想了一下美好而光明的未来,很想表演一个仰天大笑。


8

赤焰山是凹凸学院内几个特殊训练教学场地之一,平时禁止无关人员入内,顾名思义,那里有常人难耐的高温环境。不难想象也是个給蛋快速解冻的好地方。

鬼狐天冲带着药水赶到时,正好看见嘉德罗斯和格瑞在对峙,格瑞手里抱着蛋,两个人不知在说些什么,但气氛并不甜蜜。

看到他来了,两人都把目光重心移到他身上。

鬼狐天冲握了握拳,他兴奋,他激动,他觉得自己像一个单刀赴会的主角,来进行一场攸关生死的秘密交易,说不定还能见证一对著名情侣的关系破裂,多么符合赤焰山FFFFF的主题,一想到这,他那颗混乱邪恶的心就忍不住雀跃颤抖。

全校第一和全校第二,此刻终于不得不正眼看着他,将全部希望寄托于他。

鬼狐有些飘飘然,忍不住压低了声线:“I’m coming!”

嘉德罗斯:“……”

格瑞:“……”

当然,剧本还是按照大片的情节往下走了。

嘉德罗斯问:“东西带来了吗?”

鬼狐颔首:“带来了。”他从怀里拿出一小瓶绿色液体,“货真价实的修复药水,解决一切蛋类受热受凉受惊讶症状,无痛治愈,绝无后遗症。”

格瑞开门见山:“多少钱?”

来了!来了!!!鬼狐悄悄屏息,伸出一根手指。

嘉德罗斯蹙眉:“一千?”

鬼狐摇摇头。

格瑞:“一万?”

鬼狐仍是摇头。

眼见他们二人脸色凝重起来,他终于开口:“一百万。”

格瑞和嘉德罗斯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深深的无语,饶是富二代小霸王如嘉德罗斯也没有这么庞大的零花钱金库,一百万?!都能再买几百只魔兽蛋了要你何用啊!

但话又说回来,人类有时候还真就是一种奇怪的生物,我想要的,我一定就要得到!

格瑞坦率直言:“我们没这么多钱。”

鬼狐心说,我当然知道你们没钱,不然干嘛开这么高价,买卖有很多做法,既然你们给不了钱,就只能给我别的好处……

他开口:“那么……”

嘉德罗斯道:“那么,送给我们吧。”

鬼狐暗暗点头,没错,就只能送……Whaaaaaaaaaaat?!

他假笑的面具绷不住了:“您是在说笑吗?”

嘉德罗斯伸出右手,他身后是漫天火光,大罗神通棍逐渐在他空无一物的手中成型:“我看起来,像是在开玩笑吗?”

等等,剧情为什么急转直下了,格瑞,格瑞你倒是阻止一下啊!不要冷眼旁观了啊,你的真善美设定呢?!

鬼狐后退了一步,终于发现这好像真的变成单刀赴会了,对面那两个人随便一个都是全校顶尖的高手,何况联手。打也打不过,跑也跑不掉,现在他相信嘉德罗斯能决定他是否活过这集。

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鬼狐清了清嗓子,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来:“你们误会了,我的意思是,既然你们是新客户,理应送你们一单。”

恶魔!土匪!

“如果用着感觉好,以后自然有很多往来机会。”

地主阶级!

格瑞听完,竟然点点头:“效果好的话,会给你五星好评。”

……呸!

就这样,在鬼狐心中泣血的无声嘶喊中,修复药水交易成功了。

嘉德罗斯挑眉:“就一支?”

格瑞问:“剂量会不会不够?”

鬼狐暗暗咬牙,这两个恶魔,说好的吵架内讧呢?为什么对付他就这么熟练?

“……一共三瓶,只有这么多。”

拿到药水的嘉德罗斯冲格瑞笑了,很得意的样子;拿到药水的格瑞冲嘉德罗斯点了点头,心情舒缓的架势。

此情此景唯一没有沾染到喜气的人无语凝望着苍天,直到他看见一只扑棱着翅膀的大天使……哦不是,是丹尼尔老师悬浮在半空中。

丹尼尔老师正在巡查校园,此刻面露不快:“鬼狐天冲,你为什么私自闯入训练基地。”

鬼狐简直要怨气爆表了,为什么只批评他一个呢?他边报告边转过头去控诉:“还有他们!”

然后他看见嘉德罗斯和格瑞不知什么时候围拢在一起开始研究蛋。

格瑞严肃好学:“你看,它在这种气温环境中,呈现出了很好的耐热反应。”

嘉德罗斯仔细分析:“可能跟属性有关。”

鬼狐天冲:“……”

这两个恶魔,说好的吵架内讧呢?为什么作起戏来这么熟练!

总之,丹尼尔老师说:“鬼狐跟我去办公室走一趟,其他两个人不要久留。”

善哉善哉。


9

等目送他们走远,嘉德罗斯又拿出另外一支药水,它泛着金黄的泡沫,散发着诱人的气息。

“这是什么?”

“附赠的。”嘉德罗斯耸耸肩,“鬼狐说可以改变蛋的属性。”

也就是让它从随机变成确定会出SSR。

老实说,鬼狐天冲这搞事之心昭然若揭,简直是怕他们没有理由打起来。

可惜他不知是小看了他们的脑子,还是小看了他们之间的关系。

格瑞平静地问:“你想用吗?”

丹尼尔说这是他们的孩子,所以他不会独自作出任何决定。

嘉德罗斯轻缓地转动着手里的瓶子,赤焰山永远也燃不尽的火映亮了他的眼睛,于是他眼里也像是被点亮了两簇光。

他抬起手轻轻一抛,那支药剂划过一道弧线往岩浆里坠落。

嘉德罗斯说:“我们俩的蛋不需要靠这种廉价的东西开挂。”

在他们俩的注视下,药剂像被熔掉的魔戒一样,很快彻底沉没了。

这意味着一场闹剧的收场,但并不意味着事情的结束。他们的目光不约而同落在蛋身上,这只蛋到来仅仅一周,已经给他们带来了如此多新鲜又不可思议的经历,甚至还有争吵与不快。

或许这一课还有另外一重主题,那便是爱中总有妥协与原谅,风波过去我们仍然要承担同一份责任。

“抱歉。”格瑞说,“上一周大部分时候都是你在照顾它。”

嘉德罗斯别别扭扭地接了一句:“哦,那接下来呢?”

格瑞说:“一起。”

“切,那你还把我寝室的钥匙扔了。”

敢情是记仇这件事,格瑞心里好笑。不过他们俩都是心高气傲的人,嘉德罗斯说不出要把钥匙再给他一次这种话,他也拉不下脸立刻再把钥匙要回来,便道:“嗯,我没有你寝室的钥匙了。”

在嘉德罗斯开口前,他接下去说道:“但你有我寝室的备用钥匙。”


10

嘉德罗斯有些认床,睡惯了自己的房间,突然换到格瑞寝室,他竟然失眠了。

他翻了个身,首先看到横亘在他与格瑞中间的大魔蛋,然后才看到距离他有一臂之长这么遥远远远远远的格瑞。

天啊,这个情况如果再持续下去,岂不是得一直三人……哦不,两人一兽……也不对,两人一蛋同床共枕吗?

这跟单身有什么区别?!

虽然事到如今他对能孵出个什么东西都不care了,但如果说对这蛋有什么期望,那就是——期望它能快一点孵化吧!

正当他这么思忖着的时候,黑夜里传来极其细微的咔嚓一声,嘉德罗斯听到了,他死死地不可思议地盯着蛋,直到更响一些的裂缝声传到他耳边。

现在,适应了黑暗的眼睛能看到蛋上出现了一条清晰的裂痕。

嘉德罗斯飞快地起身,绕过蛋扑到格瑞身上,连着捅了他好几下:“喂,格瑞,快起来,蛋碎了,蛋碎了!”


11

“这是目前为止班上第一组也是唯一一组孵化成功的同学。”

丹尼尔边说,边在名册上记录:“接下来就有请雷狮和安迷修展示一下你们的魔兽。”

他话音刚落,一团小小的白影就自发自觉地蹿上了讲台。

这是一只十分漂亮的幼狮,通体雪白透亮,两只眼珠是莹绿色的,尾巴轻甩着,神态中已有了一二分王者之气,奈何体型所限,不但不凶猛反而横生萌态。

它抬了抬一只前爪,隐约可见细小的电流在指甲尖流窜。

丹尼尔点点头:“电系,稀有度A+,日后大有可为。”

白狮对什么夸奖什么评定都似乎没什么兴趣,缓缓地踱着步,像是在巡视这个新领地。

全班纷纷感慨,亲生的亲生的,不但能力像,连嚣张跋扈狮眼看人低都这么像。

等展示也展示够了,被认证是亲爹的雷狮在台下发号施令:“回来。”

稀奇的事儿来了,小魔兽舔了舔唇抖了抖耳朵,竟然睬都懒得睬他一眼,兀自拿讲台当磨爪板,吭吭吭挠得木屑四溅。

雷狮气笑了,当他不要面子的吗,他当即就想解放元力当它知道到底这个家是谁说了算。

全班又默默吃瓜,亲生的亲生的,自己人都不放过的臭脾气也这么像。

安迷修看得直摇头叹气,只得亲自出马,他发出一声哨音吸引到魔兽的注意力,接着冲它拍手,语气温柔:“嘿,布伦达,到这里来。”

那小白狮斜眼看了他一会儿,一跃跃进他怀里。

哄笑声与雷狮越来越黑的脸色交相辉映,这时候有人突然高叫:“咦?不对啊。格瑞和嘉德罗斯的蛋也孵出来了。”

这声音冒出来得十分突兀,格瑞和嘉德罗斯同时转头,试图用眼神凌迟这位猪队友。

金缩了缩脖子:“房间隔音不太好不能怨我啊。”

雷狮同学终于找到了一个撒气口,敏锐出击道:“不像你啊嘉德罗斯,藏得这么深,难道真的被我预言中——抽了张狗粮?”

嘉德罗斯:“呵,我是怕闪瞎你。”

事已至此,格瑞从桌子里抽出一个鼓鼓囊囊的包来,拉链没有拉死,待他一开包,里面立即翻滚出一团黄澄澄的毛绒东西来,摇摇晃晃地爬上了桌子。

在全班同学加丹尼尔的屏息注视下,金指着这只小魔兽哈哈大笑:“这我认识!这不可达鸭么。”

嘉德罗斯:“……”

蓬松柔软的黄毛,呆滞又无辜的眼神,胖胖的鸭蹼。客观来讲,它就算不是可达鸭,也应该是可达鸭三辈以内亲戚。

格瑞咳嗽了一声,低沉地下达指示:“你……走一个。”

“可达鸭”眼睛一亮,服从命令地立即用可笑又短小的翅膀捂住耳朵,身体蜷成一团,它的每一根绒毛都竖立起来,散发出柔和的光芒。

光芒越来越盛,逐渐变得有些刺目,它像是个浓缩的光源,只待引爆。

每个人都屏息等待着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这个大招蓄力条看起来很不得了啊!

十秒钟,没有发生任何事。

半分钟,没有发生任何事。

一分钟,没有发生任何事……

格瑞缓缓开口:“其实,没有然后了。”

众人哗然:“那你不早说!”

格瑞心想,不这样你们怎么能体验我和嘉德罗斯昨晚的心情。

雷德试着戳了戳小鸭翅膀,费解道:“它只会发光吗?”

问得好。事实上两个爸爸也真的很努力地想要明白这只魔兽到底是什么情况,但任何一本图鉴里找不到它,更别提弄清楚它到底有什么技能和发展前途了。

最郁闷的要属嘉德罗斯,SSR药水扔的时候很爽快,还一度觉得自己帅爆了,结果虽然帅过了三秒但帅不过这狗血的命运。

唯一大悦的是雷狮,他虚情假意地安慰道:“挺好,至少能照明。”他再接再厉,“你以后带着它,走路都像自带聚光灯,回头率百分百,人群中最亮的星。”

嘉德罗斯二话不说,抄起鸭子往他脸上扔。

小东西一受惊吓,骤然又亮了好几度,雷狮猝不及防地面对仿佛见到天国的亮度,被刺激得差点热泪长流。

妈的,终于知道嘉德罗斯为什么说闪不瞎你了,难怪这么自信!


12

格瑞熟练地倒了两杯牛奶,招待一位操碎了心的老父亲安迷修。

安迷修这样描述雷狮和小魔兽的关系:“天天打,天天打,上房揭瓦。简直像叛逆期碰上更年期一样恐怖。”他又问,“你那边如何?”

格瑞想了想,觉得自己的生活居然还算和平:“最近,嘉德罗斯在教小崽子识字。”

“……是我耳朵出问题了还是我耳朵出问题了?”

“没听错,嘉德罗斯的目标是从社科人文层面培养出魔兽界的翘楚。”

原话是这样的:务必精通六国语言,伸爪速配化学方程式,张嘴倒背十大物理定律。

“哈哈,传说中的另辟蹊径?”

“大概吧。”

安爸爸忧心忡忡:“会不会给孩子压力太大。”

格瑞摇摇头:“没事的。”

毕竟,嘉德罗斯会逼,人家未必就不会逃啊。

它学不会六国语言不一定代表它真的笨,至少它完美继承了格瑞的优点:能搞定嘉德罗斯一次,就能搞定他第一万次。

这不——

你一凶它,它就眼泪汪汪好不可怜地做戏给你看。

你一没脾气,它又一骨碌爬起来屁颠屁颠黏着你。

格瑞去嘉德罗斯的寝室看望他们时,正好看见这鸭双爪朝天口吐白沫地装死。嘉德罗斯则恨铁不成钢地使劲戳它脑袋:“厉害了你,死乞白赖,你到底像谁?”

格瑞走过去坐下,中肯地评价:“黏人像你。”

嘉德罗斯不甘示弱地反击:“戏多像你。”虽然一个是内心派一个是恨不得全球巡演。

好吧,破案了,这鸭你我都像。

在他们争论的时候,小东西又跑了个没影,老半天才不知从哪个犄角旮旯里钻出来。

它见嘉德罗斯又是一副要揍它的架势,赶紧滴溜溜地往格瑞的怀里缩。格瑞觉得好像有什么坚硬的东西硌着肚子,拎起它一看,才发现它嘴里衔着一枚亮闪闪的钥匙。

应该正是格瑞发脾气时扔下的那枚,待看清时,两个人都愣了。

嘉德罗斯的第一反应是撇清关系:“我可没教它这么做!”

格瑞取过钥匙攥在手心,道:“嗯,是我希望它这么做。”

嘉德罗斯:“……”

所以才说傲娇偶尔的直球令人难以招架啊!

他不自在地移开目光,正巧又和“可达鸭”一双乌黑的大眼直直对上,像是被戳破了什么亏心事似的,恼道:“看什么看,不会自动消失吗,电灯泡投胎啊你?”

“嘎~”几日下来被养得越来越胖的小东西欢快地应了一声,像是很满意自己的新名字。

“别黏过来!”

格瑞置身于这场吵吵嚷嚷的争斗之外,他正在把钥匙重新仔细地串回环扣里,绝不会再轻易丢弃了。

他绝不是一个会把“喜欢”、“爱”这些露骨又热烈的词挂在嘴边的人,可是事实是,总有那么一两个瞬间,会让他的心里刻满这些东西,会让他甚至蛮横又自豪地冒出一个想法:嘉德罗斯很好,好到全世界都该爱他。

下一秒,矜持与逻辑或许会把这些想法带走。

但拥有曼妙的这一秒就够了。

格瑞看着他们的小魔兽四肢并用地拽着嘉德罗斯的裤腿往上爬,嘉德罗斯一脸濒临爆发但还是没把它踢开。

他忍不住露出微笑,就这样吧,这样成为吉祥如意的一家又有什么不好。


END


——————————

=元力学院系列= (按时间顺序排列)

★都是情书惹的祸

★新手教学

★雷德的忧郁

★蛋的成长史(上)/(下)

★屋顶告白的正确姿势

02 Dec 2017
 
评论(16)
 
热度(387)
© 花糖刺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