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漓,可以叫我笑笑d(^_^o)
遇见你就是我青春的幸运。
 
 

【瑞嘉】蛋的成长史(上)

1

“你们即将有一个孩子。”

听到这句话时,格瑞忍不住转头看了嘉德罗斯一眼。

此时当有一个情意绵绵难诉尽的对视,来应和他三分无措七分期待的心情。但尴尬的是,嘉德罗斯并没有心意相通地也在看他。

嘉德罗斯正在激情燃烧地跟雷狮互怼。

通俗总结一下,大致是“我比你强,我男人比你强,我娃肯定也比你强,我们就是全家都比你强!”,与“呵呵,上一个这么毒奶自己的人正抱着狗粮卡哭晕在厕所呢”……之类问题发言的碰撞。

此时比格瑞更加无语的,大概就是丹尼尔老师。

“把养孩子比喻成抽卡成何体统,每一个生命都是珍贵而独特的。魔兽孵化训练不是为了攀比竞争,而是为了让你们初步理解何为孕育。”

丹尼尔老师走下讲台,走到格瑞和嘉德罗斯身边,用手指轻叩了一下他俩的魔兽蛋——它是淡黄色的,足有成年男子的两个拳头这么大,仔细看能发现上面奇特的纹路和斑点。

每个小组都已经领到了专属的蛋,有各种颜色,一只只立在课桌上十分好看。

“还记得我们今天教了什么吗?格瑞同学配合一下。”

丹尼尔曰:“母不嫌儿丑。”

格瑞对答:“我不嫌蛋弱。”

丹尼尔满意地点点头:“没错,这句诗期末会考,大家做好笔记。”他话锋一转,严肃起来,“如果以为这门课很轻松,那就错了。一旦蛋破了碎了,或者到期没有成功孵化,你们就会……懂?”

金举手:“老师,万一就是孵不出来我也没办法啊!”

丹尼尔微笑着:“这学期你拿不及格我也没办法啊。”

金吐了吐舌头,不敢多话了。

被他这么一吓,刚才还沉浸在新奇雀跃里的同学们又有点儿紧张了。

打完一棒当然还要给点糖啦,丹尼尔放柔了声音:“怎么把魔兽孵出来,就要靠各位开动脑筋了,热水袋、棉被、元力供暖……一切你们能想到的举措都可以。说到这点,宿舍区域是禁用元力的,但是在训练课期间,你们将获得暂时的使用许可。”

他突然觉得有点绷不住笑脸了,因为他看见坐在最后一排的雷德拉开一条巨大横幅。

“雷德,你去外面罚站,横幅没收。”

横幅写道:热烈庆祝雷德&蒙特祖玛第一次组建家庭! 


2

养蛋第一夜。

自从开始养蛋,爸爸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没借口去同学房里过夜啦!

格瑞刚推开男朋友的寝室门,就看见一只球……哦不是,是球一样的嘉德罗斯杵在屋子正中央。

“……你穿了多少衣服?”

“大概七件。”嘉德罗斯看起来行动起来很吃力,间接影响到了表达能力。因为他穿的衣服可都挺厚的,现在他体验到了一个三百斤的胖子生活多么不易。

“所以这是什么行为艺术吗?”

嘉德罗斯冲他翻了个白眼:“拜托了格瑞,你能别讲不合时宜的冷笑话吗。”

他抬起重逾千斤的手臂,拉开棉袄的拉链,又拉开里层夹袄的拉链,如此反复了多次,跟剥洋葱似的终于深入到了最里层,掏出一只放在心窝口袋里的蛋来。

“这是为了取暖吗?”

“是有这个考虑。”

“为什么不用元力?”

“啧。”嘉德罗斯感到无奈般地皱了皱眉,老实说,他倒是很擅长用元力搞破坏啦,但是用元力搞这种娘炮兮兮的事,还是算了吧,他跟格瑞打趣,“你要是已经给它想好了墓志铭,我倒是可以试试。”

他故作神秘地补充:“还有,哼,我们必须藏好了,不然明天就会被雷狮那家伙故意弄𤭢。”

他话语里的认真让格瑞顿时哭笑不得,该怎么说呢,到底是有多无聊才会一天到晚觉得别人会对一个蛋痛下杀手啊!

“格瑞,格瑞,你过来下……”嘉德罗斯嚷嚷着让他过去帮忙,“可恶,我拉不上这个愚蠢的拉链了。”


第二天,嘉德罗斯裹着他的七件衣服摇摇晃晃地出现在了教室里。

但十分意外的,并没有收获很多围观群众,因为大家都很有想法。

金拿矢量箭头做了个秋千,凯莉坐在上面抱着蛋摇来荡去,她无辜地说:“金,宝宝说让你摇得再高些。”

蒙特祖玛和雷德给蛋做了一个金属摇篮,不过远看比起摇篮更像是什么武器好吗。

全班都沉浸在一种喜气洋洋的“今天我来把爹/娘当”气氛中。

在一派祥和中,雷狮登场了。雷狮这位好同志,他在肚子前面绑了个箩筐。

仔细一看,框里竟然有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个蛋!

他得意洋洋:“就算是嘉德罗斯想暗算我的蛋,也没那么容易找到哪个是真的。”

格瑞:“……”

安迷修:“……”

真的有啊!一天到晚觉得别人会对一个蛋痛下杀手的人这里还有一个啊!


3

其实最开始知道他们要养一只蛋的时候,格瑞是有点担心的。

倒不是担心真的会挂科,而是他怕嘉德罗斯对它不够上心,不在意它,不保护它。

但是事情变成这种走火入魔的另一个极端也好让人害怕啊……

怎么说呢,还好天涯同有沦落人——

安迷修一张脸皱出了六十个褶子:“昨天雷狮非得花钱请人做了一堆仿冒蛋,拦都拦不住。”

他痛心疾首:“最白痴的是,他忘记做记号了!搞到最后我们自己也分不清哪个蛋是我们的。”

他苦不堪言:“然后他就开始拿着锤子一个个砸,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近距离欣赏砸金蛋,心脏都快不好了。”

他生无可恋:“他还说,‘如果一锤子下去就碎了,不配做我的蛋。’”

格瑞听完觉得甚是同情,只好分享一下自己的经历表达安慰:“昨晚睡觉前,嘉德罗斯给蛋讲睡前故事。”

安迷修一脸惊恐加绝望:“雷狮也讲了。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与其说是睡前故事……”格瑞顿了一下。

安迷修战战兢兢地接上:“不如说是恐吓,对不对?”

“嗯,嘉德罗斯讲了一个不肯好好孵化的蛋最后被人吃掉的鬼故事。”

他们两人大眼瞪小眼地互相凝视了一会儿,终于同时举起手里的被子相碰了一吓,再一饮而尽。

这借奶消愁的惆怅人生啊!


4

养蛋第二夜。

嘉德罗斯从噩梦中惊醒,一横胳膊,连着捅了睡在身旁的格瑞好几下。

“格瑞,快起来,蛋碎了,蛋碎了!”

格瑞正在一个“我很强壮,因为我经常喝牛奶,我是发胶侠格瑞”的梦里拯救世界,猝不及防反派们都消失了,他在无穷无尽的睡意和困倦中,十分痛苦地呻吟了一声。

这蛋碎的人生……等等,什么蛋碎了,谁的蛋碎了?他突然反应过来刚才听到了什么,骇然睁开双眼,愣是惊出一身冷汗,然后哐当一下撑着床头坐了起来左右查看。

这一看也是服气了,蛋哪儿碎了啊,这不是好好的被你抱在怀里吗!

嘉德罗斯没有回答——他已经异常神速地一歪脑袋又睡过去了。

这家伙倒好,把他折腾得睡不着了,自己却一副砸吧嘴开始做美梦的样子。

格瑞轻手轻脚地从他怀里捞出蛋来,悄声地抱着它下了床。然后东翻西找地掏出一只马克笔,在蛋上严肃地画了只小王八。

舍不得在嘉德罗斯脸上画,只能委屈你了。

他完成了自己的艺术大作,借着从窗口映射进来流水般的月光欣赏了一番,很满意地把它放在地毯上,自己则端正地盘腿坐在它对面。

他突然就想跟它说说话。

这个念头刚一萌发便想嘲笑自己,之前还说嘉德罗斯幼稚呢,自己也不遑多让嘛。

他清了清嗓子:“我对你没有很高期望。”

别别扭扭鬼鬼祟祟地说出了第一句,之后的话好像比较容易了。

“胖瘦无所谓。”

只要能健康就是好的。

“强弱无所谓。”

想来我们也舍不得你去涉险。

“……还有一点。”格瑞又压低了一点声音,像是怕惊扰了什么般,轻轻说,“嘉德罗斯人不坏,你要喜欢他。”

要像我一样喜欢他。


5

丹尼尔老师曾经在课上说:“新鲜期是会过去的,热情也会消褪,希望同学们不要忘记第一次捧着你们的蛋时,发誓将会保护它的心情。”

但那时候同学们都沉浸于喜悦中,没有人听他在说什么。

事实上他的忠告是有道理的。

至少度过了第一个星期之后,嘉德罗斯又穿回了短袖短裤。他之前嘴硬揽下了全天候照看的职责,现在当然不好意思反悔,但是他发现这蛋还真的挺耐磕碰抗打击的,这一旦放下心来,又见一直没有孵化迹象,也就犯了懒病。

蛋开始出现在各种神奇的地方,像是个被随手扔在那孤苦伶仃没人管的小可怜。

有时候,格瑞在床底找到蛋;有时候,格瑞在洗衣篓里找到蛋;最过分的一次,是他们上体育课时,嘉德罗斯不知躲哪里睡觉去了,雷德突然走过来戳戳格瑞。

“格瑞老哥,你看那边那群踢球的人,他们踢的球跟你们的蛋长得好像啊!”

格瑞:“……”

他真的今天都不想跟嘉德罗斯讲话了。

等他第五次在脚盆里看到这只蛋的时候,他终于受不了了。

他端着脚盆出来对峙:“嘉德罗斯,你能不能管管它。”

嘉德罗斯满不在乎:“我怎么没管,你没看到我昨天还特意把它放在电视散气口保温吗。”

“我想我们说的管不是一个意思。”

嘉德罗斯闻言定定看了他三秒,突然爆笑:“喂,格瑞,我们现在难道像为小孩吵架闹别扭的小夫妻。”

格瑞高贵冷艳地俯视他,心想你这人能不能有点反省意识,还吵架?还闹别扭?格瑞大人的词典里没有这么不端庄的词语。

——有一天格瑞回宿舍,看见嘉德罗斯津津有味地在看大逃杀真人秀,沙发上薯片可乐摆成一排。

嘉德罗斯一见他,把薯片扫成一堆清理出个空档来,拍拍身边的座位,颇有“快来与朕一起当条快乐的咸鱼”之意。

他们随意聊了几句,格瑞定睛发现今天那只蛋不在散气孔上,不禁表扬:“总算没有乱放蛋。”

“蛋?对了,你一说我才想起来,今天那蛋突然变得好热。”

好热?格瑞登时警觉,迅速在脑海里搜刮相关的知识点,魔兽蛋在培育一个星期时会出现温度骤升的状况吗?难道是快要破壳了吗!还是说是生病了?

嘉德罗斯继续说:“我看他太烫,就放冷冻柜降温了。”

格瑞:“?!?!?!”

他差点一口老血呕出来,声音都拔高了八度地急道:“蛋呢?”

嘉德罗斯没见过他如此发作,先是茫然了一秒,继而露出思考的表情,恍然般道:“哦!我忘记拿出来了,还在冰柜里。”

格瑞:“……”

他真的这辈子都不想再跟嘉德罗斯说话了。

大多数情况下,格瑞是个冷静而自制的人,往往这样的人爆发起来更失控,他甚至都不记得嘉德罗斯有没有跟他对骂,只记得自己在带着蛋甩门离开之前,还做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他把嘉德罗斯寝室的备用钥匙拿出来,重重地扔在了桌子上。

而被他留在门内的嘉德罗斯到底是什么反应,会暴跳如雷吗?他当时真的没有顾得上想这个。


6

嘉德罗斯没有暴跳如雷。

又或者说,生气只是他复杂情感中的一种,以至于掀不起风浪。他死死盯着格瑞留在桌上的钥匙,思考这是几个意思。

他想,很好,格瑞胆子是越来越大了。

他又想,蛋放冷冻柜里真的会出问题吗。

他又又想,配偶带着孩子离家出走,该怎么挽回?

 

———————— 

大家好!这就是之前说好的学院系列之魔兽训练课~

@僵持就是胜利     某一天我奋发图强地想,我要写一个有爱有成长的励志故事,于是写……嗯……噫……咦???这么个南辕北辙的玩意儿诞生了(。

特别感恩@阿尊一个人  提前听我讲完并且鼓励我把这个撒夫夫的故事写出来( •̀ ω •́ )y


 

 

24 Nov 2017
 
评论(54)
 
热度(586)
© 花糖刺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