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漓,可以叫我笑笑d(^_^o)
遇见你就是我青春的幸运。
 
 

【瑞嘉】炸鸡游戏

1

近日凹凸市里很不太平,老牌连锁快餐店像什么肯der基、麦duang劳,但凡请小明星做代言,小明星就会出事上热搜,一试一个准,一请一个凉。

在一片焦灼中,有一支新生的力量突围了!要问为什么,因为这个炸鸡店不请代言,只把自己老板的等身海报张贴在门墙上。您还真别说,这小老板长得好看,又有一头金灿灿的头发,表情嚣张中透露着凶残,活像炸鸡成精,跟店面十分搭调。

用自己的照片做宣传当然是没问题的,问题在于他们的老板画像旁还贴着一句大大的宣传语:爱吃吃,不吃滚!

市容大队的新队长格瑞站在炸鸡店前:

一仰头,店名叫做“嘉的味道”,社会中带点莫名的社情。

略一低头,“爱吃吃,不吃滚”,带着威震四方的雄霸之气。

格瑞飞快地贴了一张整改通知单,正好贴在小老板画像的包子脸上。

正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炸鸡店当然不是唯一一个倒霉的,格瑞工作的头一周里业绩翻了三番,他还把在大街小巷发传单的某安姓男子教育了五次,并由此顺藤摸瓜找到了传单里的烧烤店,并对店主某雷姓男子进行了严肃批评。

等他终于可以喘口气清闲一下时,又想起给炸鸡店的整改时限快到了。

这是一个周末的深夜,但人民的好公仆格瑞队长还是起来了!出门了!只为让市民们都能在健康的环境里睡一个好觉!

可是……当他在寒风中,看到那明晃晃的六个大字原封不动地贴着时,他就not very happy了。

突然有个声音冷冷地从身旁冒出来:“喂,你看够了没?”

竟然是海报上的小老板,就像从画上走了出来一样,此时正站在他面前,真人好像更好看些。

格瑞瞥了一眼海报,在最底下找到一个签名:嘉德罗斯。他又默默地在心里加上一条评语:偶像包袱很重。

他主动开口:“嘉德罗斯,我知道你很久了。”

这是格瑞式批评教育的标准开头,不过这次没能讲完,因为嘉德罗斯打断了他,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进来吧,算你运气,刚好还有最后一份。”

饶是格瑞这么见多识广,也内心动荡了一秒,光天化日之下,竟公然向执/法人员行/贿!

小老板自顾自先进了门。在他开门的一瞬间炸鸡的香味飘散出来,而他那不争气的没吃晚饭的肚子被引诱得咕噜了一声。

好吧,今天不是工作日,我甚至都没有穿制服,格瑞心想。我且深入敌营加强了解,明天再来批评教育也不迟。


2

他可真的没有想到这么好吃!

快餐店做的炸鸡一般不会这么自然柔嫩,但他现在尝在口中的却口口香酥。

炸鸡的灵魂在于脆皮,香料的调味、厚薄度的选择,都是影响口感的重要原因。

而眼前的这个,显然就是完美的典范。撕开一丝时,花椒粉和黑胡椒的香味便钻入鼻腔,金黄熟透的外表又让人的食欲更近一层。

“怎么样?”嘉德罗斯睨着他。

“不错。”这个点头发自内心。

“呿,还用你说。”嘉德罗斯嗤笑了声,踢开一条凳子坐在他身边,话锋却是一转,“这么杰出的艺术品,却总是要被一些渣渣来找茬。”

格瑞:“……”

嘉德罗斯自顾自往下讲:“前不久,有个什么市容巡查队的虫子,来给我的宣传广告贴了整改单。”

格瑞:这个节奏好像哪里不对,请我吃炸鸡,又把狠话提,不是想搞基,就是要送我归西啊!

嘉德罗斯又一转,终于把矛头露出:“你也觉得我的广告不合适?”他笑起来,有一点狰狞的味道,“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人敢管我要做什么。”

一定是炸鸡有毒,不然他为什么会觉得嘉德罗斯这句话有种莫名其妙的孤独,仿佛在说“反正也没人管我”。

于是他也莫名其妙地改了说辞:“你的海报拍得很好看。”

嘉德罗斯:“?”

格瑞:“如果宣传语太显眼,别人对海报的注意力就会下降。”

那不是挺可惜的吗?

嘉德罗斯愣住了,显然这样一个暗藏温柔的回答并不在他预料之内,他思考了一会儿,才慢慢说道:“有点意思,你是第一个这么讲的人。”

小老板意味深长道:“作为奖励,我可以满足你一个要求。”

“……能再来一份吗?”

“没了。”嘉德罗斯似有深意地问:“对了,你是做什么的?”

此时暴露自己的小队长身份就太傻了,格瑞灵机一动:“无业游民。”

“既然如此——”嘉德罗斯拉长语调,“明天开始来上班。”

“……”格瑞恨死了自己的灵机一动。

直到他回家给市容局领导发请假信时,他还在疑惑,究竟为什么会答应嘉德罗斯来着?

他想不起所有的前因后果,想不起为何对话进展得如此之快,只记得分别前嘉德罗斯仰着头看他,说会为他保留那个实现要求的机会。

格瑞在心里叹了口气,好吧,我且深入敌营加强了解,等搜集了更多证据再来批评教育也不迟。


3

即使身在敌营,格瑞的一颗红心却仍然向着组织。

上班的第一天开始,他就表达了希望更换广告语的坚决意愿。

嘉德罗斯是这么教育他的:“背诵我店宗旨。”

格瑞:“……一切为了更好的炸鸡?”

“错。”嘉德罗斯皮笑肉不笑道,“是完爆雷大大。”

隔壁街的雷大大烧烤,跟嘉德罗斯的炸鸡店就像这一片区的双雄,即便门类根本不同,但仍然在拉客业绩上争斗得你死我活。

但是你那恐吓式的广告语不是会把客人都吓跑吗?格瑞不明白。

嘉德罗斯不无得意地道:“自从我用了那个广告语之后,来吃炸鸡的人反而变多了。”

格瑞:……凹凸市民们是有多抖M啊。

不过他向来接受能力良好,甚至发挥自己作为市容巡查队长的管理经验,迅速提炼出一种新的思路。

他姿势很帅地转了一下筷子:“我们可以换一种方式。”

从那天之后,来店里寻欢作乐的小市民们惊奇地发现,吃炸鸡都要讲规矩了!

吃两口炸鸡必须蘸一口酱,步骤错的,滚出店。

每一口咬下必须全心感受,玩手机的,滚出店。

盛配汤的碗必须完全干净,有咂屑的,滚出店。

而且还真不是说说而已,但凡违规被发现的,店长嘉德罗斯亲自出马赶人。

“嘉的味道”一战成名!无数小市民听说了这繁琐规矩之后,反而更加好奇,一时竞相上门体验,甚至故意做错就为了被嘉德罗斯赶出去。

所以说凹凸市民们真的好抖M啊!

不管怎么说,格瑞提出的战略完美实现了,从店面拥挤程度来看,一定比隔壁街的雷大大火爆五十倍。

就这样忙忙碌碌,就这样充充实实,格瑞甚至在想,倘若日子能够一直这样下去也不错。

而古今中外各种故事告诉我们,一旦有了这样的flag想法,也就离安息不远了。


4

那是个电闪雷鸣的雨天。

有位不速之客收起伞,抖了抖兜帽上沾到的雨水,冲正站在柜台前的嘉德罗斯露出一个假笑:“呦,好久不见。”

嘉德罗斯一见他,脸色迅速垮掉:“雷狮,你来做什么。”

“来取取经咯,我可没听说进你们店门也有规矩。”

嘉德罗斯把菜单砸到他坐的桌前,老实说,可以的话他更想砸他脸上。

雷狮却好整以暇,丝毫不受影响地点起了菜:“香脆甜辣,全鸡,来一份。”

嘉德罗斯在心里把他当炸鸡切了一遭,这才转到厨房去跟厨师交待。

转头又跟格瑞商量:“我们要不在酱料里加点东西,让雷狮以后都不敢再踏进我们店门。”

格瑞心里一惊又一沉:“你说……雷狮来了?”

嘉德罗斯还全身心地陷在自己的思考里:“啧,算了,不能砸自己招牌。”他没发现格瑞的不对劲,随意差遣道,“一会儿做好了你给端出来吧。”

于是十五分钟之后,当嘉德罗斯正在餐厅一角和雷狮抬杠时,忽见一个戴着墨镜口罩鸭舌帽全套武装的……服务生出现了,手里还端着一盘炸鸡!

嘉德罗斯:“……”

雷狮:“……”

雷狮咋舌:“你们店的服务员挺有个性。”

嘉德罗斯一脸“有个性也是老子的你别肖想”,不耐烦道:“关你屁事。”

他们说话间,身材修长的服务生已经把餐盘放下,准备转身回厨房了。

“等等。”雷狮喊住他,“我怎么觉得你有点眼熟呢?”

隐匿在口罩后面的那颗脑袋摇了摇,似乎在说你认错人了。

在服务员即将走出他们视线范围的最后一刻,雷狮的声音再一次响起:“我想起来了。”

服务员脚步一滞,颇带有已明白无转圜余地的了悟。

“这不是市容巡查队的格瑞队长么,怎么在这里打起来零工?”

除了窗外沙沙的雨打蕉叶声,再也没有别的杂响。

雷狮补刀道:“你可对我进行过不少思想教育,我不会认错你的。”

半晌,格瑞叹了口气,将一件件伪装用的装束摘除下来,得亏他还为此折损了今天的发型。

早该明白会有这么一天的,但是真的来临了,他还是没有做好面对嘉德罗斯的准备——他感受到对方身上的气压从未如此之低。

大概是震惊之后气坏了,也是,竟敢欺瞒和玩弄这样一位极度自我中心的店长大人,说不定马上就要被扔进炉里跟炸鸡作伴,格瑞苦中作乐地想。

嘉德罗斯的声音里似有千钧之压,也似带有无穷尽的厌恶:“我最讨厌别人坏我兴致。”

格瑞沉默了很久,在这样一个有外人在场的环境里,他说不出任何自我辩解的话来,最后只道:“我会递交辞呈。”

说完便出店离开了。

这厢,雷狮虽然是个看惯热闹的,但事情的发展远比他想象的要狗血复杂,他没想这时候再给嘉德罗斯捅刀,便默默吃起炸鸡来。

谁知嘉德罗斯还是不放过他,阴恻恻地剜他一眼:“两口炸鸡蘸一次酱,你给我出去。”

雷狮看着面前没有被动过的酱料,彻底无语了。

先不说你们这反人类的规矩你现在根本是迁怒你知道吗!


5

事情在格瑞的猜测里,则完全是另外一个版本。

从头到尾这件事的确是他做得不对,而雷狮只是一个真相的揭示者。说不定嘉德罗斯会承情觉得雷狮做了一件天大的好事,又终于可以不用再见到自己,两个人因此快乐地开起了炸鸡派对?

那天晚上他梦见炸鸡店换了新的广告招牌:雷狮来,打五折;格瑞来,打骨折!

醒来时觉得有几分不是滋味。

更让人不是滋味的是这个梦足足做了一个星期。

周末时,发小金来他家蹭吃蹭喝蹭游戏机,金此人,智商情商的上限下限都十分叵测,此时格瑞已经病急乱投医,假装不经意地问:如果总是梦见同一个人想打自己,是什么意思。

金转了转眼睛:“你是欠了人家什么吗?”

“不算……但也可以算。”格瑞含糊不清地回答。

此时显然双商是+∞的金嘻嘻一笑:“那就说明你很在意TA呗,你觉得TA恨你,但你并不希望这样。”

金撑着下巴:“格瑞,虽然你是个言不由衷的大傲娇,好歹行动力挺强呢,怎么现在婆婆妈妈的,你有去确认过人家到底怎么想的么?”

格瑞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除了傲娇那一部分以外都很有道理,于是他行动力很强地迅速穿鞋准备出门。

金:“我们格瑞终于也长大了,嘿嘿。”他傻呵呵笑完,蓦地察觉到不对:“等等?!你现在别走啊!我还没吃中饭啊啊啊啊!”

炸鸡店。

嘉德罗斯抱着臂冷脸看他:“呦,辞职信都用寄的,这会儿倒是肯出现了。”

格瑞:“……”有点开局不妙。

嘉德罗斯:“我讲过的话永远不会收回。”

格瑞回想起来不欢而散的那天他说的,最讨厌被人坏了兴致。话已至此,基本GG。

“你有什么想说的么?”

格瑞:“香辣烧烤全翅,外带谢谢。”

嘉德罗斯:“……”


6

“所以你跑出去见人一趟,该问的都没问,就叫了个外带!”金用抓狂的眼神扫视他。

“他不想跟我谈。”他把和嘉德罗斯说的话简单重复了一遍,带着一种放弃挣扎的平静。

在嘉德罗斯心里,恐怕已经给他永恒打上了坏人兴致的标签,并归到了再也不想有交集的一类里。

金大口吃着炸鸡,含糊地说:“可是他也没有明说到底不会收回什么话啊。”

格瑞皱着眉:“他并没有跟我讲过别……”他突然顿住,继而因在脑海中抓住了不可思议的光点而微微睁大眼睛。

有的。

其实是有的!

在那个初遇的深夜里,嘉德罗斯曾经在店里暖融融的灯光下说:“作为奖励,我可以满足你一个要求。”

“等你想到了告诉我。”

如果那句话并不是个单纯的玩笑呢?更不是真的要奖励他称赞他的海报好看。

如果说……嘉德罗斯是为了让他在坦白些别的事情时,能有条后路呢?

格瑞如遭晴天霹雳地领悟到一件事,所以嘉德罗斯其实从一开始就知道他的身份?!

格瑞猛地站起身来,用力过大撞翻了凳子。

金被吓了一跳:“哇你怎么了?”

格瑞没听见发小的询问,不如说他现在满脑子都被那个人填满了。他转身冲出门,沿着那条已经走过无数次因而无限熟悉的街道飞奔而去。

他从一开始就知道他的身份,却没有即刻拆穿,反而给了他一个这样的高傲的承诺。

那个人,就像一个还带着戒备和自尊,却无法抵抗被新鲜玩伴吸引的孩子。他不会说出口,至少曾经不可以。但是他的确就是这样想的——

他想要格瑞留下来。

沿途的风可真大啊,吹酸了眼睛。


嘉德罗斯没有料到他去而复返,讥讽地看着面前因为一路跑来而气喘不止的男人:“今天是什么好日子,能让格瑞队长大驾光临两回。”

“……不是队长了。”他在嘉德罗斯微微讶异的眼神里继续说,“给你递辞呈之后,也辞了市容巡查的工作。”

嘉德罗斯漠然道:“哦。”

格瑞看着他:“我现在是失业游民。”

“关我什么事?”

“你以前说过会答应我一件事。”格瑞掐着手心的手指在对方见不到的地方悄悄捏紧了些,用平淡的语气掩饰着内心的汹涌情绪,“那么,我要在这里工作。”

他无法形容当他说出这句话时,嘉德罗斯的神情。

对方起先一直紧迫地盯着他,一直到听他讲完这句话,那望向他的视线里终于带上了一点……“对,我想听的是这句”的欣然——也或许这只是格瑞一厢情愿的错觉,谁知道呢。

隔了好一会儿,嘉德罗斯说:“你隐瞒身份,这没什么,我一直很期待你能给我带来怎样的好戏。但是那天你直接走了,让我很失望。”

嘉德罗斯稍稍侧了侧头不看他:“你作为我的店员,竟敢放任雷狮在那坏我兴致。”他说得任性,听起来像是赌气,在埋怨格瑞不同他站在一起对外。

格瑞道:“我辞职前,又给雷大大烧烤开了很多整改单。”

也算替我、替我们报仇了吧?

嘉德罗斯定定地看他一会儿,终于勾起一抹笑:“哼,格瑞,你被破格录取了。”


7

炸鸡店如何蒸蒸日上甚至成了感动凹凸十大美食之一,这都是后话了。

有一天,格瑞突然问:“嘉德罗斯,你的店为什么叫‘嘉的味道’?”

嘉德罗斯挑眉,用大拇指比划了下自己,傲然道:“只有我嘉德罗斯的店能做出来的味道。”

“这个店名不太合风水。”格瑞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换了吧。”

格瑞出主意:“叫完爆雷大大也行。”

他觉得无所谓,店名爱叫啥就叫啥。反正,嘉的味道,还是只有他知道就够了。





——————————————

你们不会知道我一晚上试了多少次才终于把这篇发出来ㄒoㄒ……已经无法对lof保持围笑了(手动再见

19 Nov 2017
 
评论(55)
 
热度(511)
© 花糖刺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