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漓,可以叫我笑笑d(^_^o)
遇见你就是我青春的幸运。
 
 

【瑞嘉】雷狮说我出场费很高

普通的男子中学生瑞嘉,互相吃着普通的醋~
@僵持就是胜利    圈圈我的力量之源!


1

山雨欲来风满楼。连照射下来的阳光都带着冰冷的气势。

雷狮颔首,意味深长地点燃了导火索:“还真是冤家路窄。”

嘉德罗斯一眯眼,不掩阴翳:“之前的账,该清算一下了。”

“就让我的羚角号来会一会你。”

“哼,让你死前见识见识最新型号JP13超能空战艇。”

两个人的眼神有如实质,在半空中噼里啪啦激烈交锋了数十回合。

只听雷狮选手率先发难:“我发射尾翼稳定霹雳穿甲炮弹。”

嘉德罗斯竟然也采取攻击:“次口径高燃高爆榴弹!”

两人斩钉截铁异口同声:“我有防御罩!”

因为被这同步率吓了一瞬,二人都沉默了三秒,又再度异口同声道:“你干嘛抄袭我!”

全程围观了这场惊世骇俗嘴炮之战的安迷修表示:“……”

在喧嚣吵闹的下课间教室里,这个角落发生的争斗并未过多引人注目,雷狮一只脚踩在凳子上,嘉德罗斯则干脆坐在课桌上,屁股底下还垫着生物课本!只是苦了坐在他们俩旁边的安同学。

安迷修抱着脑袋在心里无声哀嚎:有本事你们打起来阿!啊啊啊!中二爆炸了阿!比我在网上给自己取名叫最后的骑士还羞耻阿!

雷狮一脸嫌弃地搓了搓胳膊:“死小鬼。”

有机会!嘉德罗斯没有放过这个间隙,一气呵成行云流水飞快报道:“我还有同样威力的一堆炮弹穿甲穿盾穿防御罩,全部发射炸死你个渣渣!句号封锁号。你再学我你是狗。不接受反弹!”

雷狮:“……”大意了!!!

眼见取得了这一轮的胜利,嘉德罗斯得意洋洋地冲他比了个中指,跳下桌子,朝坐在窗边正在岁月静好温习课本的格瑞同学走去。

事实上,嘉德罗斯比他们低几个年级,也就只能趁大课间溜过来玩耍。最要紧的到底是找格瑞,至于为什么会发展到跟雷狮决战紫禁之巅,真的真的纯属意外。

重复一遍,最要紧的只有找格瑞。

嘉德罗斯轻快地搭住好好学生的肩膀:“格瑞,走,打弹珠去。”

但今天的格瑞有些奇怪,他的眼神像是被用502黏在了课本上,一点儿都不抬起来看嘉德罗斯。口气也比往常更冷漠:“不去。”

“哈?之前答应过每天陪我打一局的吧?”

“我很忙,没空理你。”

话说到这份上,嘉德罗斯也有些不爽了:“喂,你发什么神经?”

“每天发神经的是你。”格瑞顿了顿,凉凉地补充了一句,“你要真的这么想打弹珠,找雷狮去。”

这TM又关雷狮什么事???

嘉德罗斯:怒气值100%!

 

2

当然是关雷狮的事的。

要说他们俩的恩怨,还要从long long ago雷狮去挑衅嘉德罗斯说起。

那时候,他觉得嘉德罗斯每天乐此不疲地跑来骚扰格瑞这个事儿很好玩,便做出一副班级不良头目的样子来,说这里可是高年级的教室,你要来?得讲规矩。

嘉德罗斯冷笑:“打架?奉陪到底。”

雷狮摸摸下巴:“光打架多无聊。”

于是他们便相约……第一届全校滚铁环大赛了。

这场混战的结果,用安迷修的话来说,简直把学长的脸都丢光了,你说你自己要发疯挑衅,你有本事倒是赢阿?

雷狮用力拧安迷修的胳膊:“你特么比我名次还低好意思开口!”

他又扭头去跟嘉德罗斯说:“恭喜恭喜,第一实至名归阿。”他话锋一转,“毕竟……你的海拔跟铁环的兼容性比较高嘛。”

他还故意伸出手比划了一下自己和嘉德罗斯之间的身高差!

嘉德罗斯当即黑了脸。诸位看官只需想象一下就能明白,是个人类都不希望在心上人面前被往死里损。

梁子也就这么结下了。

自那以后,嘉德罗斯很忙,又要找格瑞打弹珠,又要跟雷狮明撕暗斗。有一次他们三个一起去小卖部买饮料,经过操场时忽闻远方一声惊呼,原来是女孩子们扎堆玩踢毽子时,不小心把毽子踢飞了。

毽子在空中划过一段弧度,朝他们仨直直坠落。

雷狮仰头看了一眼,估算了一下落点,然后一个侧身起脚,稳稳地踮住了毽子,再使了个花式,漂亮地把它踢抛回了女生群里,引来一串娇羞崇拜的尖叫。

他这一套动作漂亮得可以打十分,于是嘉德罗斯给他鼓了鼓掌:“挺在行阿。”再挑着嘴角比了个“娘炮”的口型。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日常互怼嘛。

关键就在于后来有一次格瑞在操场角落偶遇了嘉德罗斯,后者正踮着一只毽子练习超有难度的花样。

格瑞:“……”

其实从那时候开始格瑞就有点不对劲了,只是嘉德罗斯没能发现。

格瑞觉得自己可能从来没有了解过嘉德罗斯。

他一直不能理解嘉德罗斯当初为什么会对他产生执念以至于穷追不舍,难道就因为在全校跳山羊大赛上他姿势特别优美地拿了第一吗?!

就像他也不能理解嘉德罗斯为什么嘴上看不起雷狮,暗地里自己却偷偷练习花毽一样。

或许嘉德罗斯只是习惯性地针对强者,而这个强者今天可以是格瑞明天可以是雷狮,后天还可以是别的人,是没有多大分别的。

他为这个结论感到微妙的郁结。


3

话又说回嘉德罗斯觉得格瑞吃错药了的现在。

他自认是个脾气不怎么好的人,敢在他面前撒野的上一个人可能至今在医务室躺着,难得修炼出指甲尖那么点大的耐心,全部给了格瑞。

偏偏格瑞弃之如草芥,快气死他了!

好好吃着饭呢,嘉德罗斯打了份白斩鸡,格瑞冷不丁地冒出一句“雷狮也挺爱吃这个”。

嘉德罗斯:“?”

好好打着游戏呢,嘉德罗斯输了却尽兴,佯装不满地问格瑞是不是偷偷练习了,格瑞说“嗯,之前一直跟雷狮一起玩”。

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来找他借推理漫画,他淡淡的一句“哦,忘了,上周先借给雷狮了”。

什么鬼?明明是他嘉德罗斯先排队的好吗?嘉德罗斯牙痒到恨不得拿红色马克笔在雷狮的每一本漫画开头圈出“此人就是凶手”。

说妒忌太掉价,说羡慕也不当,嘉德罗斯对雷狮的确一直感想微妙。

因为雷狮跟格瑞是同班同学,是学科竞赛搭档,是体育课可以一起做分组练习的基友。

有时候发起神经,他会憎恨自己出生太晚,才没能赶上跟格瑞一批入学,更早认识对方。如果他有叮当猫,他就重返十年前让爹妈抓紧造人。

失了近水楼台先得月的良机,只好另辟蹊径徐徐图之。还好他天赋异禀什么都不输人,以前觉得拿第一没意思,现在却觉得若是这光环和虚名能让格瑞也打起精神回望住他,或许也算赚了大发。什么滚铁环、什么踢花毽,都在此列。

但事到如今他才明白,就算样样天下第一,还是有无法掌握的东西。

就这么冷战热战,就这么纠结愤懑,就这么过了大半个月。

就这么……连雷狮也知道了自己一直以一种鲜活生动的形式活在他们俩的日常里。

雷狮又抽了一张餐巾纸去揉自己发红的鼻子:“我说最近谁一个劲念我,害我一天打500个喷嚏。”

“骂你的人多了去了不赖我们。”

“所以呢,你也就算了,格瑞干嘛老在背后议论我?”雷狮唰唰唰地复制着安迷修的作业,随口问,“该不会是爱上我了吧。”

他说完这句话,等了一会儿,没听到对方接口,于是疑惑地抬起来。

嘉德罗斯这才缓慢又铿锵地说了一句:“停止你那下流的想象。”

雷狮顿时乐得连笔都拿不稳了。

还下流的想象呢,小朋友造句水平见长阿!

格瑞那厮喜欢的是谁拿屁股想都该早想明白了吧?你们俩这当局者迷也是迷路到天边了。

不过他才不点破,谁让他就喜欢看热闹不嫌事大呢。冷面冰山如格瑞也有愁到秃头的时候,雷狮在心里乐得直蹬腿。


4

格瑞数了一下今天掉的头发,比往常的平均量多掉了5根。

世界如此美好,他却很多烦恼。隔壁的男同学还在边嗑瓜子边乐呵呵地看着推理漫画,让他感觉更不好了。

他还能怎么办呢?当然是选择一把抽过男同学的漫画了,果不其然招致对方的怒视。

雷狮:“你干嘛呢。”

格瑞;“已经借你两个星期了。”

雷狮:“我看东西喜欢翻来覆去看三遍咬文嚼字你有意见吗。”男同学转转眼珠,拉长音调哦了一声,“怎么,你还要借给嘉德罗斯?”

“不用你管。”

嘿嘿,他偏要管好么。“未成年也要遵循先来后到基本法阿。”

格瑞用一种看无赖的眼神凝视了雷狮半分钟,终于点点头:“你说的对。”

他把漫画递还给雷狮,然后他说:“凶手是[哔——]。”

雷狮:“……”

格瑞死亡凝视.jpg。

雷狮:“…………”

造反了。这日子没法过了。嘉德罗斯和格瑞这两个祸害为什么还没有和好?


5

雷狮和嘉德罗斯的QQ都快因为天天聊,聊到巨轮的级别了。

雷狮决定今天就让这艘巨轮彻底沉没。

[雷:有个事儿跟你分享一下]

[嘉:懒得听。]

[雷:哦,那我去跟格瑞表白了。]

[嘉:你再说一次?!]

[雷:你瞎吗不会自己翻记录再看一次?我还特意为你放大加粗了字体。]

[嘉:你什么意思。]

[雷:没什么意思啊,就是觉得挺好玩的,上次你不是说格瑞暗恋我嘛,还老偷偷在背后议论我。]

[嘉:放屁,我没说他暗恋你。]

[雷:随便啦,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成年人要去寻找自己的乐子了,小鬼别跟着上蹿下跳,乖。]

[嘉:雷!狮!!!]

[雷:又干嘛?你今天是磕了炫迈吗这么一惊一乍。]

[嘉:你跟别人怎么着我不屑管,但你玩我喜欢的人试试。]


雷狮把手机+聊天纪录甩到格瑞面前,没好气地问:“满意了没?能让我功成身退了不?下次可得管你收出场费了,我很贵的知道嘛?”

格瑞不动声色地接过手机,从上往下划拉着看了一遍,又下往上划拉了一遍,又从上往下……

雷狮一把夺回了手机:“行了行了别搁这臭美了,我截图发你找个角落慢慢欣赏去。”

格瑞(表面)矜持镇静地点了点头:“谢谢。”

他忽然注意到今天是个美好的大晴天。

虽然会有冷战热战,会有纠结愤懑,会陷入无法掌控对方的焦虑,会不可免俗地患得患失,但全都比不上拨云见日那一刻的通体舒畅。

原来只需要这么简单的一句确认。

就像被人拔掉了瓶塞,好多好多的“喜欢”插上了翅膀迫不及待地、争先恐后地飞舞出来,嗡嗡嗡地在他耳边、在他心间吵个不停。

格瑞想起一件事,便对雷狮道:“之前说[哔——]是凶手是骗你的。”

“哈?”

格瑞冲他摆摆手:“你慢慢看吧,不用着急还我。”

完了,连走个路都感觉下一秒可以飘起来。


6

太阳一定是打西边出来了——格瑞居然主动约他打弹珠。

嘉德罗斯眯起眼观察格瑞,凭直觉判定对方情绪不错,他有些狐疑,又有些不是滋味地试探道:“格瑞,你是遇到什么好事儿了么,难道有人跟你告白?”

“没有。”格瑞专心致志地击飞嘉德罗斯的最后一颗弹珠,赢了,他却指出,“你没认真打。”

嘉德罗斯难得兴致缺缺,坦率承认了:“嗯,有点不在状态。”

“那玩点别的吧。”格瑞顿了一下,“一二三木头人之类的。”

嘉德罗斯楞了一下,随即憋不住地乐了:“你今天是怎么了,梦回幼儿园吗?”

格瑞:“一二三木头人。”

嘉德罗斯下意识地停止了任何动作保持僵立不动。下一秒就十分唾弃自己的条件反射。

在格瑞看来,却是可爱非常了。

他不在意自己真的因此笑出声来,反正,他一开始的目的就不是做什么鬼游戏。

他微微俯身,趁嘉德罗斯还保持着木头人的姿势,飞快地在其脸颊上亲了一下。

不过他没料到的是,亲完之后嘉德罗斯像是变成了真正的木头人了,怎么连眼珠都不会转了!

“游戏结束了……你怎么还不动?”

还有为什么连耳朵都红得这么厉害?

 

 

03 Nov 2017
 
评论(42)
 
热度(803)
© 花糖刺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