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漓,可以叫我笑笑d(^_^o)
遇见你就是我青春的幸运。
 
 

【瑞嘉】屋顶告白的正确姿势

@僵持就是胜利    强行塞下这颗糖丸让我叶健康活力有激情!


1

伟大导师丹尼尔认为:学生就该有学生的样子,就该严肃活泼紧密团结在老师的身边,不要随便拉帮结派。

“像你们搞小团体的行为就不太合适。”他对雷德循循善诱。

“啊?”雷德十分茫然。

“比如你们拥戴某一个学生,还称呼他为老大。”丹尼尔继续循循善诱,“大家都是平等的同学,为什么要突出一个老大呢?”

我们又不是黑she会?!

“而且这种不好的风气正在蔓延,你现在张口叫一声老大,你猜猜班上有多少人转头?”

雷德表示自己很愚钝猜不出,他想了想,掐着嗓子喊了一声“老大”。

嘉德罗斯、雷狮、鬼狐天冲,还有格瑞都转过头来。

雷德惊了:“怎么连老大家属也为我转身了!”

格瑞又默默地把头扭了过去。

丹尼尔问他:“你刚才说了什么?”

雷德重复:“怎么连老大家畜也为我转身了!”他指着教室课桌上一只长得就像可达鸭亲戚的魔兽宝宝说道。

可达鸭亲戚歪了歪脖子表示:“嘎?”

丹尼尔和蔼地拍拍他脑袋:“晚了,我听见了。”

虽然本来只是想整顿班风,但是好像发现了更不得了的事情呢。


2

蒙特祖玛经常能收到情书,今天——今天比较特别,她收到了一封遗书。

#我的挚爱祖玛亲启#

我的积蓄都在床头的猪猪罐子里,留给你了。

要是有人敢欺负你,把他照片烧给我。

要是柯南完结了,也烧给我。

虽然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但做鬼也仍然忠诚于你的雷德亲笔。


3

丹尼尔办公室的老常客——嘉德罗斯同学正在出言不逊:“你们这些迂腐的人类为什么还没有抱着‘踏出校园前都是早恋,踏出校园后都是晚婚’的搞笑观念去给离婚办事处认错?”

格瑞咳嗽了一声,示意他过火了。

丹尼尔倒像是早就习惯了他的目无尊长,用原子笔点了点桌面:“首先,你对这件事的规划竟然已经到了结婚离婚这么长远,我表示欣慰。但是,决定两个人是否会分开的,并不是社会观念的影响,而是他们是否是在合适的时机遇到合适的人。”

嘉德罗斯满脸嘲讽:“哼,在学校就不是合适的时机了?看来你心里合适的时机一定是速食相亲或者毕业之后去婚姻管理局申领一个对象,敢问你的对象也是这么来的吗?”

格瑞又咳嗽了一声。不过看起来这次是为了掩饰唇边的笑意。

好学生已经彻底被带坏了。丹尼尔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他意识到这棒打鸳鸯路漫漫而修远兮,便也妥协了一步:“这样吧,如果你们在接下来一次测验里能名列前茅,我就相信谈恋爱对你们的学习没有影响,并且承认你们适合彼此。”

哈哈哈,开玩笑,什么都怕就不怕考试。嘉德罗斯和格瑞交换了一个“这波稳了”的眼神。

“但是。”丹尼尔平静地给出了条件,“如果你们做不到,屋顶检讨大会等着你们。”

屋顶检讨大会,顾名思义不但山寨了屋顶告白大会的创意,并且将其魔改成了大型公开处刑现场。

通常,屡教不改的学生们会需要站上天台,在楼下近千名学生的注视下,拿着大喇叭大声说出自己犯下的错误以及发表检讨。

“大不了就赖掉。”嘉德罗斯宽慰格瑞,他自己倒是上过好几次屋顶并且不以为耻,但是格瑞是个严格意义上的好学生,想必会有压力。

但格瑞看起来反而更坦然,轻描淡写地反问:“我们怎么会输?”

嘉德罗斯很高兴也很满意,朝他勾了勾手指,两个人躲在走廊的阴影里悄悄交换了一个亲吻。

转眼到了第二天课上,伟大导师丹尼尔提问:“元力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天赋,我们能使用它做哪些有用的事?”

他让雷狮同学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雷狮同学说:“蹦想蹦的迪,揍想揍的弱鸡。”

丹尼尔微笑中暗含杀气:“如果这次测验结束时你仍然给我这个答案,你就会迎来假期补习。”

此话一出,台下一片哗然,本来昏昏欲睡的同学们全都一个激灵吓清醒了。

这次测验来得猝不及防,而且大大不同于以往的元力强弱测试或是理论考,丹尼尔要求每个人为自己的元力找到一个良性社会用途。

对于一直用元力来打打杀杀的A班来说,太!难!了!

时间在悄悄流逝。

逐渐有学生提交了自己的答案,或艰难或轻松地通过测验。

其实答案就在生活里,就在每一个突发状况和琐碎细节里。

金用矢量缠绕制止了实验型魔兽的暴走。

蒙特祖玛驱风吹散了雾霾。

安迷修用凝晶给滚烫手机降了温。

雷狮发明了新型充电大法。

格瑞用烈斩给校园观览车上了发条。

……

以及,全班都觉得嘉德罗斯已经站在挂科边缘了。

雷狮幸灾乐祸:“你为什么不试着用你的棍帮丹尼尔挑行李,说不定他心情一好就给你通过了。”

嘉德罗斯召唤出他的大罗神通棍,皮笑肉不笑:“我不如帮学校铲除你这祸害,说不定他心情一好就给我通过了。”


4

晚上,嘉德罗斯一个人坐在屋顶吹风。

格瑞上来时,看到的就是这幅孤独中还带点唯美的画面。

“怎么,已经开始预演怎么检讨了吗?”他边说边递了一瓶可乐给嘉德罗斯。

后者接过饮料,大大地伸了个懒腰,基本是认命状态地说:“格瑞,这个测验跟我八字不合。”

“嗯。”

“我虽然不怕那劳什子屋顶检讨,但我真的挺不想因为这个事检讨。”

“嗯。”

“其实我想出了一个不合格的答案,你想看看么?”

他不等格瑞回答,便站起身来。再一眨眼的功夫,神通棍已经现形浮在空中。

他轻轻一跃,竟直接站在了自己的元力武器的一端上。

嘉德罗斯挑了挑嘴角:“等我给你摘星星去。”

他又喝了声:“神通棍,长——!”

随着他的号令,神通棍形体巨变,这才显出它通天彻地的真面目来。一头稳稳地立于屋顶上,另一头高高耸起,矗进云霄,把嘉德罗斯也送进了深邃的夜空深处。

格瑞颇费力地仰着头,唉,雾霾又回来了,啥都看不清。

直到真的有一颗星星朝着他的头顶飘飘摇摇地落下来。快落到地面时,它散作了点点金粉。

紧接着,又是一颗,再一颗。

数不清的星星从空中掉下来,包围着格瑞,把整个屋顶衬得闪闪发亮。

最终,那颗属于他又点亮了他的世界的星星笔直朝他坠来。

那是多么耀眼而温暖的金色。

他伸手接住他,两个人因为冲击力倒在地上,倒在那堆星星化作的金屑里。

格瑞:“……你打掉了这么多,明天又要被丹尼尔骂。”

嘉德罗斯看起来得意坏了:“哈,反正都是要检讨,错多不愁。”

他趴在格瑞身上,用双手支撑着地板,低头轻问:“怎么样,格瑞老师,你喜欢我的答案吗?”

格瑞把他重新拉进怀里,吮吸他的嘴唇,含糊不清地说:“给你一百零一分。”


5

没人想到,最后是格瑞主动要求作为代表上屋顶检讨。

乌压压的人群,一颗颗仰起来的脑袋,无数双闪烁着震惊不解的眼睛。

格瑞打开他的扩音喇叭。他想到以前嘉德罗斯总是会因为跟雷狮打架上来检讨,忽然就觉得有些新奇和有趣。

他用一如既往寡淡的语气陈述着:“上个月底,我跟A班的嘉德罗斯同学交往了。”

底下爆发了一阵山呼海啸般不可置信的哀嚎。

“我对以下内容感到抱歉。”

台下的起哄渐渐弱下去了,都在安静地等待着他接下来要说什么。

没人注意到嘉德罗斯悄悄捏住了拳头。

“其一,致使同学们此刻聚集在这里,耽误了各位的时间。”

楼下,雷狮小声跟安迷修吐槽:“喂,他到底是在检讨还是在做学生会会长发言啊?”

格瑞的声音通过扩音器飘荡在每一缕空气里。

“其二,未来还会因此多次耽误同学们的时间。”

开始有人悉悉索索地、疑惑地交头接耳。

嘉德罗斯抿了抿嘴,把一丁点笑意藏了回去。他预感到了什么,并因此连眼珠子都亮了起来。

那是一段挺远的距离,不能像在办公室时仿佛肩并着肩在作战。

格瑞站在屋顶,他眼神的落点只在一个人身上。

纵然不是触手可及的距离,他的手心里却还留有那人的温度,屋顶的凉风未能将它吹散。因此没有什么可烦恼、亦或是犹豫的。他想,他可能比自己想的更喜欢嘉德罗斯。

于是他说:“因为我打算一错到底。”

全场安静了五秒,几乎都是被他震惊到的。

安迷修跟雷狮说:“恨不得表演一出我为格瑞把call打。”

这句话的话音未落,学生们再一次爆炸一样地掀起一股轰动狂潮,格瑞大概这辈子没干过这么离经叛道的事情,他第一次成为火种,就点燃了整个学校。

有人在鼓掌,学生们诧异地发现竟然是丹尼尔老师。这下真的毫无顾忌了,他们吹着口哨起着哄,把嘉德罗斯簇拥到中间,为楼上楼下的两位主角疯狂鼓掌。

不知道的还以为格瑞是在搞屋顶求婚呢。


6

伟大导师丹尼尔曰:“这就是青春。”

他翻了翻名册:“不过嘉德罗斯还是要参加假期补习。”

 

 

27 Oct 2017
 
评论(84)
 
热度(1094)
© 花糖刺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