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漓,可以叫我笑笑d(^_^o)
遇见你就是我青春的幸运。
 
 

【瑞嘉】发条鸟与梦尽头(1-5)

盗梦paro,感谢瑞嘉电影企划>3< 但我……大概也许可能还需要几更才能搞完(跪着忏悔
圈圈出题人@西瓜空调爽歪歪   希望老师喜欢哈哈哈~


1

世界上最韩剧最狗血的事情是什么?

是你站在你旧日情人的面前,你还是那个你,他却是一个失忆的他,还把这当成你们的头一遭见面。

有比这更糟心的吗?

有。那就是你的一群知道隐情的狐朋狗友们还杵在一旁围观你如何表演。

格瑞尽量心平气和地朝嘉德罗斯伸出手:“你好。”

嘉德罗斯却说:“想跟我握手?等我承认你再说。”

一旁,雷狮、安迷修、银爵都跟看戏似的生怕错过任何精彩细节,当格瑞扭头看他们时,他们又假装四处看风景。

这个目中无人的架势,和让人想撸起袖子跟他干一架的说话腔调,都毫无疑问还是三年前,乃至更早以前那个欠揍的小鬼嘉德罗斯。

格瑞心想,自己大概是真的鬼迷心窍了才会答应加入这支潜盗小组。


2

事实上,在这之前的三年间,格瑞几乎是半退出盗梦界的状态,他不太接case,断了跟同行们的联系,过起了隐居山林的日子。

这一点,前去请他重新出山的安迷修最为清楚。

安迷修是在一个很老式方正的小院落里找到格瑞的,阳光错落地漏进枝叶的缝隙中,时间走得很慢很和祥,三年前他绝想不到格瑞会跟这样的环境联系起来。

他的心里迅速闪过诸如“震惊!昔日盗梦行业翘楚,如今沦为儿童保姆!究竟是个体的堕落?还是行业的悲哀?!”之类的弹幕。

院子里快活的奔跑着一大群五六岁的小屁孩,上一秒,哪个男孩子呼了同学一个大嘴巴子,下一秒,哪个小姑娘偷偷蹭到垃圾箱旁预谋扔掉碗里的天敌胡萝卜。

保姆格瑞呢,老神在在地坐在一把躺椅上,发号施令:“狗蛋,你被打了怎么不还手。二花,你倒一勺我会给你盛两勺。”

狗蛋&二花:“……”

这下可好,男孩子们愈发起劲地去踹彼此的屁股,在地上翻滚成一团,小姑娘则捧着饭碗哇哇大哭起来。

叽叽喳喳,热闹非凡。在这个魔幻的背景之下,故友重逢了。

格瑞对安迷修说的第一句话是:“有事快说,借钱没门。”

而安迷修说的第一句话是:“雷狮要是看到你这副样子,肯定骂你不思进取。”

一如既往的不知重点,且三句话不离雷狮。

好在安迷修还保存着一点最后的眼力见儿,在格瑞真的关门送客之前,把事情的原委讲明白了,很简单,盗梦这行当中,从鸡零狗碎到惊天密谋,各种案子层出不穷,其实不是每趟生意都要请伪装者加入,而现在有一趟新活偏偏就是需要了,他们于是乎想起英明神武的格瑞来了。

安迷修补充:“而且,雷狮邀请了嘉德罗斯。”

格瑞翻报纸的手指顿了顿,说:“谢谢你帮我坚定不去的决心。”

“你是真的不想再见到他,还是怕见到他?”

格瑞这次干脆装听不见。

安迷修也无奈了,只好使出最后一击:“那么抛开嘉德罗斯,你就当帮帮金吧,我之前发的资料看了吗,你难道不顾他的安危吗。”

没错,安迷修有把握来游说格瑞,还是因为这笔单子跟格瑞的发小:一个叫金的人有关,具体情况此处还不必多说,总之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格瑞会跟他走的,他在心里笃定。

果然:“下不为例。”格瑞说。

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

本来安迷修预留了一天的时间让格瑞收拾行装,以及处理他蒸蒸日上的保姆事业,没想到格瑞几乎只花了半个小时就打点妥当了,他所有的行李只装了一只不大的旅行包,安迷修瞥到他最后将一只像玩具小鸟似的东西放进了包里。

一切的进展之快就像训练有素的专业逃犯。

三年没见,格瑞还是这么酷,冷酷无情的那个酷。


3

然后就来到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

先让我们简单的介绍一下这支小队:非常靠谱的潜盗小组组织者雷狮,常常会在搜集情报时被妹子追打的前哨安迷修,没有那么多前缀的药剂师银爵,以及——嘉德罗斯。

格瑞心里一直有对嘉德罗斯的定位。“他是最优秀的筑梦师,是我的搭档。”但时过境迁,嘉德罗斯早已忘记他是谁,他们也不再是什么最佳搭档,于是这句话没有了出场机会。

现在的嘉德罗斯说:“想跟我握手?等我承认你再说。”

在一片尴尬而微妙的气氛中,雷狮拍了拍桌子:“人到齐了,我们先开个会吧。”

这是一个空旷的废弃仓库,搭建好了各种工作台和会议用的桌椅,将作为他们前期准备时候的秘密基地使用。

雷狮拿起马克笔开始在白板上写画,格瑞暗暗吐了口气,也开始屏息凝神,试图融入久违的工作氛围。就在这时,坐在他身后的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他一回头,就见嘉德罗斯带着十分叵测的神情小声问他:

“你发型不错,哪里烫的?”

格瑞:“……”

“你知道枣子加香蕉什么味儿吗?”

格瑞:“……”

“你上一次被人睡是什么时候?”

格瑞:“……”

最终还是安迷修忍不住,咳嗽一声制止他:“嘉德罗斯,别闹了,开会呢。”

嘉德罗斯对此的反应是十分响亮地哼了一声,他把所有人地目光都吸引过来,然后指着格瑞说:“这么个无趣的渣渣,近几年都没有像样的成绩,要我怎么相信他能胜任,而不是把我们都拖累死。”

空气一片寂静,格瑞一言不发地看着他。

嘉德罗斯又向雷狮开炮:“你居然找了个性冷淡来当伪装者,真不怕砸自己招牌。”

雷狮假笑了一下:“说得像你见过多少伪装者一样,闭上你的嘴,梦里会见真章的。”


4

三年前,格瑞第一次跟雷狮合作,一上来就被某个一头金毛戴着发箍cos俺老孙的小伙子怼了。

当年嘉德罗斯也是这么说的:“你居然找了个性冷淡来当伪装者,真不怕砸自己招牌。”

所谓伪装者,是盗梦行当中的一个职业,负责在梦中伪装成特殊人物,以便更好地从潜意识层面影响目标人物,获取相关信息。虽然大部分生意中无需伪装者来掺和一脚,但一旦需要,就对其观察、模仿、表现、应变等能力都有很高的要求。

而内敛少言的格瑞,真是跟伪装者这个角色看起来八竿子都打不着。再加上对于这支队伍来说,格瑞是一个刚加入的萌新,被瞧不起纯属正常。

被嘉德罗斯如此羞辱,格瑞却没有当场翻脸。倒不是因为涵养好,而是在憋大招。

第二天他们进行了梦中训练,嘉德罗斯刚走进一间酒店大门,就忽然被人拽了一把。

一阵幽香从鼻尖掠过,他被一个穿着高分叉紧身裙的冷艳御姐以绝佳的擒拿技巧逼迫到了墙的夹角。女人正是此次任务中需要被伪装的角色——目标的情妇。

她温暖的手指划过嘉德罗斯脖子部位的皮肤,她笑起来时还带着一点介于天真与算计之间的媚态,像是个随时准备摄人魂魄的暗夜使者。

女人几乎整个人贴在他身上,同时用膝盖似有若无地蹭着他的双腿,她俯身用红唇贴着他的耳朵轻轻吐气,说道:“是不是性冷淡,你亲自来试试。”

嘉德罗斯看向酒店的玻璃墙,从那里倒映出的是格瑞伪装前的真实样貌,镜子里,格瑞将他压在墙边,神情不再是死板而冰冷的,而是带着一种奇异的畅快,嘴角微微上翘,似乎是在嘲笑嘉德罗斯之前对他下的判定。

他们的视线在镜子里交汇,嘉德罗斯觉得小臂上甚至起了鸡皮疙瘩,因为亢奋。仅仅那一瞬间,他突然明白过来,格瑞的确是个值得期待的伪装者。

这个男人不是没脾气,也不是缺乏幽默感和想象力,相反只是藏得很深,又或者说根本懒得在平常对他们展示。

只有在梦里,在这个无拘无束被创造的世界里,才肯露出一点端倪。

而嘉德罗斯天生注定被这样的锋芒吸引。

更有趣的地方来了,在展露了一手,成功博取嘉德罗斯的注意之后,格瑞却反而对他退避三舍了!

嘉德罗斯跟他打招呼,他很敷衍;嘉德罗斯约他吃饭,他很敷衍;嘉德罗斯给他看迷宫设计,他还是很敷衍,并且一幅“麻烦你有事快讲,讲完goodbye”的姿态。

偏偏嘉德罗斯就吃这种撩完就跑的套路,格瑞越是跑,他越是穷追不舍。到后来雷狮看不下去了,问他:“你最近到底搞什么飞机,不会是想泡格瑞吧?”

嘉德罗斯居然自己也很吃惊,像是没想到过这层,认真地反问道:“我是想泡他吗?”


5

作为一个还剩0.001%良知的人类,雷狮心想……格瑞到底是做错了什么才会被嘉德罗斯看上啊!

但是作为小队长,他决定还是要助嘉德罗斯一臂之力,不然这祸害把他辛苦找来的伪装者吓跑了,他找谁说理去?

于是雷狮老师让嘉德罗斯给说说都是怎么追格瑞的,以便做出进一步的指点。

片段一;

两人去C市跟前哨接头,上飞机时格瑞就有点儿昏昏欲睡,他懒得同嘉德罗斯说话,索性戴上了耳塞以防被骚扰。

嘉德罗斯坐在靠窗的位置,甚至很贴心地帮他放下了遮光板。

然后就在他终于快要沉入梦乡的那一刻,有一束、或者说是一片猛得扑来的强光生生阻止了他,眼皮被灼的酸爽让他费力地睁开了眼,就见嘉德罗斯又把遮光板打开了,光就是从那儿刺进来的,时机掐算之精准让人叹为观止

罪魁祸首一扭头,假装惊讶:“咦?哎呀!我不是故意的。”

%&¥#%*¥#%&(……才怪!格瑞在心里恨恨地把眼罩加入了下次出行必带清单。


片段二:

他们走在路上的时候,格瑞不得不聚精会神地提防着嘉德罗斯,以防后者有什么惊天之举。

走着走着,嘉德罗斯就落后了,一直保持着三步身距缀在后头。

格瑞放慢速度,嘉德罗斯也放慢。

这种跟屁股后面绑定了一个定时炸弹的压力让格瑞屈服了,他不得不主动开口问:“你为什么走后面?”

嘉德罗斯伸出手指比划:“你裤子后面沾了些酱,你没感觉到吗?”他啧啧有声,“这个部位,这么深色的一片……让人看到会有奇怪的联想吧。”

格瑞也是奇人,他尴尬了一秒之后,领悟出了一个结论,嘉德罗斯走在后面是为了替他遮挡,好让他不在行人面前丢脸。

但他还没来得及把谢谢说出口,就见嘉德罗斯笑了起来,打破了他所有的幻想:“所以我帮你拍了一个小视频以作留念。”

格瑞:“……”

手机嗡嗡震动起来,提示他有一条新消息。

嘉德罗斯“友善”补充:“对了,我刚还把它发到我们几个的讨论群里了,太好笑了哈哈哈哈。”

诸如此类,林林总总……

嘉德罗斯细数完毕,甚至找到了一个“我是为他好”的光伟正理由:“切,如果连这点小考验都应付不了,怎么指望他去应付梦里那些凶残的突发情况。”

雷狮:“……”

嘉德罗斯又从感情角度向雷狮请教:“你觉得我做得怎么样?有没有吸引到他注意力?”

雷狮想了一下,又想了一下,一拍大腿:“哦,我突然想起来我找安迷修那货有事,下次再聊,白白!”


08 Oct 2017
 
评论(8)
 
热度(241)
© 花糖刺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