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漓,可以叫我笑笑d(^_^o)
遇见你就是我青春的幸运。
 
 

【瑞嘉】新手教学

*学院系列,时间线在★<都是情书惹的祸>之后,傻乎乎的初恋像首诗
@僵持就是胜利   来,我的叶~


1

打架称霸外形欺诈,偏拿恋爱没有办法。

谁让嘉德罗斯是头一回做别人男朋友呢?

好在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班上就有那么对热腾腾的新鲜素材,这不,前一天安迷修送了本《学生行为规范》给雷狮,后一天雷狮就回送了一大坨布料。

安迷修还在那欣喜:“这难道是……跟你同款头巾?”

雷狮冷笑:“傻子,这是三尺白绫。”

将后排喧闹尽数收入耳中的嘉德罗斯在心里冷漠地写下判词:一群弱智。接着又记下要点:要送礼物。

“要让格瑞喜欢。”

“要凸现我的存在感。”

“要让虫子们一看就明白格瑞是我的人。”

雷德逐条背诵,比了个拇指:“放心吧老大,挑礼物的事交给我。”

综上所述,这就是为什么第二天格瑞收到了十箱牛奶。还不只是普通的牛奶,格瑞拿出一盒,受到了深深的震撼,因为盒面上贴着嘉德罗斯的证件照,相片不够大,没被贴住的盒面部分正好印着厂商的广告语:还要再长高一点哦。

格瑞:虽然哪里都不对,但一瞬间居然觉得还蛮有创意的。

更有趣的是……他又拿出一盒牛奶来,上面贴的是另一张相片了,大概是谁偷拍嘉德罗斯午睡吧,拍得还挺好,关键是照片里睡得人畜无害的嘉德罗斯很有……很有……他默默把照片取下来夹进了课本。对,很有艺术收藏价值。

——他当然不知道为了促成这个大礼蒙特祖玛把看家私藏照全贡献出来了。

从这一天开始,格瑞每天掐表整点喝牛奶的佳话传开了。

雷德美滋滋地汇报:“老大,你看他喜欢得不行!”

嘉德罗斯心情不错:“那再送他十箱。”

并不知道他们在商讨什么的格瑞还在兢兢业业喝奶:再不喝全得过期了……


2

自从嘉德罗斯和格瑞谈了对象,课也不怎么逃了,身为班级形象委员的安迷修很欣慰,特意在自由活动课上找到躲在树荫里睡觉的嘉德罗斯,强行把人晃醒,准备促膝长谈一番。

首先是一个很正式的开头,“听说你和格瑞在一起了,感觉如何?”

嘉德罗斯被打扰了补眠,语气不是很好:“啧,跟以前也没多大区别。”

安迷修以为他是在抱怨,便安抚道:“别急,关系都是一步步发展的。”

“切,还用你来教我?我当然知道该怎么发展。”

谈起恋爱来的人连自负的神气都有几分可爱,安迷修忍着笑,不禁想给他指点一二,问道:“那么你们发展到哪步了,还顺利吗?”

“什么到哪步,昨天还在他宿舍折腾了一宿。”

安迷修:咦?Wait a minute?这个进展是不是太快了一些?

“累死了。”嘉德罗斯又说。比起不满更像是炫耀。

谈话的走向不但超出了安迷修的预料甚至还有点超速,他不禁重复了一遍:“累死了???” 

“是啊。”嘉德罗斯随口问,“你和雷狮也经常这样玩到腰酸背痛不?”

“呃,唔……算是吧。”安迷修老脸一红。

“他还送了我一些有趣的东西。”嘉德罗斯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有趣的东西……安迷修的想象插上了翅膀,他也不是没从雷狮那里收到过,最意想不到的一次甚至是一套海盗服,当时雷狮怎么说来着?“你想自己穿还是看我穿……”,哪怕是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耳边被电流蹭过一阵酥麻。

回过神来,却见嘉德罗斯开始掏口袋:“正好我带着,给你个瞻仰的机会。”

“!!!”

嘉德罗斯同学!不可以随便把情趣玩具拿出来示众啊!

安迷修的尔康手摆了一半,只见对方掏出一叠小卡片来。

最上面一张赫然印着“每月约架券”,这五个金光闪闪大字,无声地彰显着威严正直,刺痛了安迷修的眼睛,他一时间都忘记自己应该谴责这种破坏校规的约架行为。

“这……就只是这样?”

“不然要怎样?”

“你刚才说你们俩在宿舍一起玩……”

“联机游戏啊,格瑞打起游戏来跟疯了一样。”嘉德罗斯甩了甩手,那上面似乎还残留着酸麻感。

“你还说你留宿了……”

“你连打游戏通宵都要管?烦不烦。”

安迷修无言以对,他觉得自己正在经受灵魂的拷问,他为自己不纯洁的思想感到羞愧。

然而随着剧情急转直下,他突然有了一个特别好奇的问题,在心里扭捏挣扎了一下,终于道:“你们、你们就没有一些别的接触吗?”

嘉德罗斯起先疑惑了一下什么叫别的接触,然后他回想起自己当初强势脱团心潮澎湃之时,曾经豪言壮语地说了句“我要在全班面前强吻你”,之后……之后……

嘉德罗斯果断回答:“有没有关你屁事。”

两人大眼瞪小眼,一时陷入了谁都不知道怎么往下接话的境地,这时又有人加入乱局。

雷狮不知怎么找到他们的,单手撑着绿化带外的栏杆轻松翻过来:“能别让我老是看见你俩鬼鬼祟祟的么?”

他口气轻松,似乎只是调侃,当他走到安迷修身边时,顺手就扯过后者的领子跟他交换了一个浅尝辄止的吻。

不过在两束堪比探照灯般炯炯有神的目光注视下,想要心无旁骛地跟恋人亲近也是挺困难的。

雷狮问:“他为什么一直盯着我们看?”

安迷修笑得有点尴尬:“大概……在补课吧。”


3

在一堂气氛和祥到让人昏昏欲睡的理论课上,雷狮拿剪子把一次性塑料杯的杯底戳了个洞。

他趴在课桌上,拿嘴对着那个洞,拿杯子当传声筒,尽量往前边儿靠近,悄悄、悄悄地对他的前座同学说:“听,说,你,还,没,亲,过,他,啊。”

嘉德罗斯:“……”

雷狮又悄悄、悄悄说:“是不是不会啊?”

嘉德罗斯不想理他只想掏出神通棍给他一棒槌。

也不知他们这点细碎的小动静是怎么被远在教室另一个角落的同学发现的。

格瑞举手报告:“雷狮影响我听课。”

丹尼尔诧异的目光在格瑞和雷狮遥远的三排三列距离间游移,最后还是走下来没收了雷狮的小纸杯。

没了玩具,雷狮倒是不觉得扫兴,他把手藏进抽屉里,打开自己的终端机给安迷修打字:格瑞这小子有意思,对他对象挺好。

他点击了发送,然后猝不及防的——从教室后排传来了声震整间教室的提示音:“你雷狮大爷喊你看消息了!”

全班同学、以及丹尼尔的目光顺着这铃声又凝固在了雷狮身上。

雷狮:“……”

安迷修,你大爷的。上课不知道开静音吗!


4

公正而言,嘉德罗斯对他对象也挺好的。

上体育课时,老师让同学们结对做仰卧起坐。

嘉德罗斯是这样报数的:“1、2、3、100。”

得,体育老师又不是真的瞎,一气之下直接站在他们身边盯着格瑞重做了。

格瑞:“……”帮忙作弊也走点心好吗!

又比如,前些日子两人确定关系那天,格瑞其实是跷课去找的他,后来丹尼尔老师给两人分别布置了一篇3000字检讨作业。

嘉德罗斯就说了:“你的也给我,一起搞定吧。”

格瑞有点受不了这种优待:“你……差不多够了。”

“有什么关系,反正也不是我写。”

……

所以后来雷德才特别纳闷委屈:“老大,我为了你连6000字检讨都写了,你们怎么还能不顺利啊?究竟遇到什么问题了?”

“没有问题。”嘉德罗斯皱着眉,“但我们还没……那个。”

关键时刻雷德总是摸不到头脑:“哪个?”

嘉德罗斯瞪他:“就那个。”

“啊?”雷德茫然地思索了一圈,发现嘉德罗斯阴沉的目光大概、或许、可能一直定格在自己叽叽呱呱张合的嘴巴上,终于恍然大悟:“你说kiss啊!”

嘉德罗斯还不高兴了:“别说出来。”

雷德诚恳地提问:“所以你们为啥还没,那个。”他在最后俩字上加了重音。

“没机会。”

那你以前怎么能找到那么多机会跟格瑞打架呢,雷德直言道:“老大,以你的人设就算直接冲到格瑞面前要求那个一下,也完全没问题啊!”

他心想,唉,恋爱真是使人OOC呀!

“……”嘉德罗斯看起来有些忍无可忍,“走走走,跟你讲不明白!”

恋爱哪里是这么简单的事呢?

他不是没有勇气冲到格瑞面前扯住对方衣领啃上嘴唇,但只要稍微细想一下就觉得不对劲,像是在生搬硬套什么公式,完全不像……他曾看到雷狮和安迷修做的那样流畅不突兀。

他天生被放纵,没有他做不了做不好的事情,但一经雷狮提醒和嘲笑,才发现自己在跟格瑞交往的事上好像每一步都走得蹩脚,现在他开始怀疑自己的程序是否出了什么差错。

是牛奶送得不够多?还是照片不够帅?

否则为何没有纠缠热烈的化学反应告诉他何时该牵手,何时该热吻。

雷德在旁边围观了他的整场深刻思考,这时候才突然顿悟:“奥,老大,你的意思是自然清新水到渠成毫不做作的那种kiss?”

“嗯哼。”

“这个,”雷德挠挠头,“慢慢等呗,感觉来了你就知道了。”

“什么样的感觉?”

“心里有点痒,又有点着急,夹杂着一股欲罢不能的冲动。”

“说人话!”

“……就像想要大小便?”

真是非常粗俗又无法反驳的比喻。


5

想不明白的事情就留到明天再想。因为今天要用来打游戏。

电视屏幕上,排行榜画面被一大堆烟花彩带特效衬得十分花哨,冠军奖杯后面赫然是格瑞的大名。

嘉德罗斯捶了下地:“格瑞,你存心气死我是不是。”

“不是。”格瑞放下游戏手柄,表示很无辜。

“打游戏倒是来劲,真人PK时怎么不见你这样卖力?”

不爽归不爽,前头有个可赶超的目标其实还是让他蛮亢奋的。果然格瑞这样的对手有趣极了。嘉德罗斯自顾自地打开了新的一局,继续选择了他的狂霸酷炫拽战车。

Bgm不断刺激着神经,他全神贯注。

这次能赢。

没料到格瑞突然回答了他的提问:“我一直赢,你就会一直挑战我。”

嘉德罗斯顾不上理他,duang duang地拼命按着手柄,连身体都不由自主跟着屏幕里的赛车左歪右倒。

“就可以跟你待久一点。”

随着那个轻飘飘的尾音落下,嘉德罗斯的手抖了一下,差点没握住手柄。

刚才格瑞说了什么来着……他一时僵住,眼睛虽然盯着屏幕,却完全反应不过来,直到赛车失去控制装进路边的石堆。

游戏界面上欢腾地闪烁着车辆报废比赛结束地提示,嘉德罗斯却觉得周遭的世界安静了一秒,还飘荡着格瑞那句话的回音。

“哦,你又输了。”格瑞慢慢地蹭到他背后,将一部分身体重点搁到他肩膀上,点评着他的战绩。

嘉德罗斯回过神,转头怒视他:“还不都怪……”

他没能说完。

格瑞抓住他扭头的时机,凑近来亲了亲他的嘴角,嗓音有点低哑:“这么容易被人带节奏,亏你还是No.1。”

格瑞就着倾身的姿势,把游戏手柄从对方的手里抽走了,只需要稍微施加一点力气,就能很轻易地把人压倒在柔软的地毯上。

他一手扶着嘉德罗斯的后脑以防磕疼,一手撑住地面。他仔细观察着嘉德罗斯的神情,直到对方像是允许般地闭上眼睛,才小心地俯下身去。

而后者从紧张到缓慢放松了绷紧的身体,有种突然的了悟,无需事先百○技巧大全,亦没有再讲些情话助兴,缠绕交错的气息就是最佳的气氛助推,本能想后退一步,心却在说要向前。原来这就是所谓的……自然清新水到渠成毫不做作。

原来别看格瑞平日里保持着冰冷坚硬的外壳,嘴唇却像带着灼人的火焰,能顺带把亲吻的对象一起点燃。

他们抵着彼此的额头,小小声交谈:

“格瑞,这是通关奖励?”

“不,这是新手教学。”

嘉德罗斯还微微有些喘,却主动地咬了一下格瑞的嘴角,揽住他的后颈,“教也教完了,别啰嗦,考试吧。”

面对这样的“优等生”,这时候除了恭敬不如从命,格瑞也没什么别的好说的了。

这场唇舌交锋,倘若一定要论个胜负,即便感觉能赢,我仍喜欢输给你。


6

“雷德那货上次跟我说,接吻就像大小便,哈哈,哈哈哈。”

“……”

“你怎么都不笑,不好笑吗?”

“哈……我在思考。”

格瑞开始准备胡诌点什么来跳过这个煞风景的话题。

嘉德罗斯不依不饶地问他:“思考什么?”

“你送我的牛奶太多,真的快过期了。”


元力A班的同学们今天每人都收到了几盒牛奶。这回,牛奶盒上贴着的不是嘉德罗斯个人大头照了,是格瑞大大亲手画的一副两个小人的Q版画,一个龇牙咧嘴,一个面无表情。

别人结婚送喜糖,他们交往送喜奶,现场一片欢声笑语,同班同学恨不得排着队来跟他们道声恭喜。

雷德拼命地想找一个文化点儿的形容词,最后他说:“嫁出去的老大泼出去的水啊!”

蒙特祖玛:“……你还是闭嘴吧。”

金说:“以后再不敢说他们走什么纯情路线了。”

雷狮喝了一口,对安迷修说:“格瑞八成在给我的这几盒里下了毒。”

安迷修叹了声气,有时候真恨自己能明白雷狮的梗。他拿最大号的课本挡着亲了他一下,尝到雷狮嘴里的甜香,说:“那么,要死一起死吧。”

格瑞隔着大半个教室,隔着所有喜气洋洋的同学,看向嘉德罗斯,立刻捕捉到对方也正望过来的目光。

嘉德罗斯像是被烫了一下似的,立刻调转视线看窗外去了,斜射入窗的阳光洒在他的发梢上,他侧脸的弧度十分柔和,大概是在笑。

格瑞便索性肆无忌惮地、遥遥地盯着他看了。

很奇怪,他想,今天的嘉德罗斯怎么比昨天又更好看一点。

但有一点是不会变的。

不需要照搬任何套路,不需要走别人的路,不得要领也并不着急。

只要是我们在一起,我就会喜欢上喝不完的牛奶,做不完的仰卧起坐,还有永远打不完的架。

我们都没有经验,那就一起慢慢尝试吧。



12 Sep 2017
 
评论(51)
 
热度(831)
© 花糖刺猬 | Powered by LOFTER